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农女小福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打算

农女小福妻 顾暖之 2067 2021.04.22 17:38

  眼看着苏阮走了,子腾一指牛轲廉的鼻子,低声恶狠狠地说了一句:“你完了你!”

  “我怎么了?”牛轲廉很茫然,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他有错吗?

  “你在这里继续劈柴,以后多动手少动嘴,不然坏了公子的大事当心他把你给劈了!”

  子腾扔下依旧很纳闷的牛轲廉,直奔上房。

  不过他在门口就站住了,原本设想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苏姑娘没有赶公子走的意思,反而是两个人坐下准备吃饭了。

  子腾停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很是纠结。

  宋瑾一抬头看到了他,“有事吗?”

  子腾看了眼面容平静的苏阮,给自家公子使了个眼色,“没事,就是想看看菜够不够,不够我再去拿。”

  宋瑾颔首,“够了,你们也去吃饭吧。”

  “是。”子腾垂眸转身离开。

  宋瑾端起饭碗来,心里不太宁静,看子腾的眼神,大概又发生了什么事情,跟阿阮有关,会是什么事?

  苏阮瞥见他战战兢兢的眼神,没有理会。他不是享受阶级制度吗?他不是玩心眼吗?那就让他玩个够。

  反正她不在意别人怎么说,这里谁都不认识她,只要不触及国法,可以安安稳稳的生活就行。

  管谁的唾沫能淹死人,反正淹不死她,自然有让人住嘴的时候。

  就让这宋谦礼白白浪费时间好了,谁让他这么坏的,活该!

  苏阮回头一想,自己也够坏的,明明想让他一场空,又不戳破,让他在这里虚度光阴,唉,还真是没办法呢。

  吃完饭,杜鹃进屋想要收拾餐桌,苏阮把她给拦住了,回头冲宋瑾道:“既然你们非要住在这里,也顺便帮忙做点事情吧,让你的手下把桌子收拾了。”

  让他们住,但是不让他们安生,看能坚持多久!

  宋瑾也不在意,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模样,施施然站起身,“不用别人,我也可以,做这些是应该的,回头我还要给你们伙食费,还有给杜鹃姑娘做饭的工钱。”

  说着,他竟然真的亲自动手去拿碗筷,他那个人看着特别悠闲清雅,做这种事倒也没给人什么格格不入的感觉,反而有一种赏心悦目的美感。

  苏阮叉着腰看着,有点纳闷。现在不是流行“君子远庖厨”吗?他看起来不像会做这种事,为了留下真可谓忍辱负重了。

  正琢磨着,忽然宋瑾脚下一个不稳,手里的碗筷一下子掉在地上,他也连忙扶住了桌子,咳嗽起来。

  哗啦一声,那两只瓷碗粉身碎骨,碎片纷飞。

  “咳咳……抱歉……咳咳……”

  宋瑾一手扶着桌子,一手遮住嘴巴,脸色苍白。

  刚才吃饭还好好的,这么一会人又犯病了,苏阮无奈,走过去拍了拍他的后背,冲门口的杜鹃说道:“麻烦你把地扫一下吧。”

  “哎!”杜鹃答应一声,麻利地找来笤帚簸箕,打扰地上的残破碎片。

  苏阮拍了两下觉得不对劲,赶紧撤回手。她倒不是在意什么男女授受不亲这些,只是这么做未免会让他误会,那就不好了,刚才纯属情急之举。

  瞧着他不像是作假,咳得耳根子都红了,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微微泛着泪光,惹人怜爱。

  苏阮给他倒了杯水,“喝口水吧,可能会好一些。”

  “……多谢。”宋瑾接过水杯一饮而尽,平复了一下,“我觉得好多了,真是对不住,打碎了碗。”

  “没事儿,碎碎平安嘛。”苏阮根本不在乎这个,把装菜的盘子端起来去了厨房。

  宋瑾抚着心口,望着她的背影,轻轻念道:“碎碎平安……真好。”

  随后又闭上眼睛长叹一声,颇为惆怅。

  以前没有在意过自己的身体,想着能侍奉母亲临终便了,自己能活多久都无所谓。

  但是现在他后悔了,从没想过自己的心上会住上另外一个人,而且想要陪伴她长长久久。

  看来,是时候出去一趟,好好的治疗一下自己的身体,不要老是这么病恹恹的,哪怕是她跑了,自己好歹也能追上去啊。

  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很没用。也难怪……

  罢了,他打消了一瞬间涌现出的想法。既然决定置身事外,那就什么都不要想,否则不仅会惹祸上身,还会牵连到阿阮。

  下午没什么事,苏阮开始着手准备购买一些小动物回来养,出去转了一圈,打听到这里附近的牲口市场一般都是阴历的十六开市,今天恰好是十一月十五,明天就可以去了。

  苏阮出门本来打算一个人,虽说她能力超群,但是宋瑾还是不放心,派了牛轲廉去跟随。

  等人走后,他这才把子腾叫到厢房,“说吧,发生了什么?”

  子腾请自家公子坐下,倒了水,这才规规矩矩站到一边,将中午在后院的情况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宋瑾端着水杯,手指摩挲着杯沿,看不出是什么情绪。

  子腾琢磨了一会,还是忍不住说道:“公子,快过年了,咱们是不是也得回去了。回去跟娘……跟夫人商量一下,看看她是怎么打算的。”

  宋瑾一抬眼,眸色暗沉,“我的事不需要任何人说。”

  “是,属下知错。”子腾态度诚恳,倒也没怎么害怕。公子的确生气了,但他们相处多年互相了解,公子断然不会因为这点错误处罚他。

  宋瑾叹了口气,把杯子放在桌上,“这世上,恐怕只有我娘是不会为难我的。我喜欢的人,她又怎么会不喜欢?不过你说的也对,我不能不回去。

  这样吧,再留一些日子,看看阿阮的态度再做打算,反正京城离此地不是太远。另外,也要给那些人一个杀我的机会,回去以后他们就不会出现了。”

  “是。”子腾长出了一口气,公子不责罚他不代表没记仇。看样子公子对苏姑娘是真的上了心,能从他嘴里说出“喜欢”二字,还是第一次。

  看来,只要取得苏姑娘的欢心,将来自己的安全就有了保障。只要苏姑娘给他求情,他就算犯再多的错也可以逢凶化吉。

  这事要不要告诉黑牛呢?算了,总要有一个人顶包,只能委屈黑牛兄弟了。

  

举报

作者感言

顾暖之

顾暖之

牛轲廉:呜呜呜,人家好可怜,被好兄弟给卖了还帮着数钱,命苦。

2021-04-22 17:3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