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农女小福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阿阮

农女小福妻 顾暖之 2053 2021.04.02 13:57

  到了晚上,苏阮照旧把煎好的药送去宋瑾的房间,却看到他正在床边挣扎着想下地。

  他这样子别说下地走路,能坐起来已经是很不错了,苏阮忙把药放下,按住他的肩膀,“你是不是想折腾自己,一直都好不了,然后拖着我不让我走?”

  宋瑾不得不停下,歉意地一笑,“当然不是,我怎么能忍心拖累你,我只是想……”

  他面露难色,欲言又止。

  这男人本来就长得极好看,苏阮在联盟军的时候也算见过很多男人了,好看的也有,但都没有他身上的那种气质。

  有的人太阳刚,有的人又略显阴柔,中等的又缺少一些气度。

  可宋瑾跟那些人都不一样,他真是那种上帝的完美杰作,既漂亮又不会有女态,出尘脱俗又带着一丝烟火气,不会让人觉得难以接近,只是会觉得自惭形秽。

  尤其他一笑,似乎满世界的花都开了一样。苏阮暗自摇头,她总算明白,什么是掷果盈车之貌。这人,纯粹就是个祸水。

  根据他的那种表情和神色,苏阮心里有了猜测,“你等着,不要乱动。”

  她转身出去,宋瑾果然乖乖等着,直到店小二再次进来,手里还拎着一个……恭桶。

  宋瑾顿时惭愧地低下了头,店小二却见怪不怪,“公子不要不好意思,您受了这么重的伤,当然不能随便下床。你放心,这事以后都交给我,苏姑娘已经给过我赏钱了,这就是我分内之事了。那我先出去了,一会再来。”

  店小二怕他不自在,就出了房间。

  这一番话让宋瑾颇为感慨,没想到苏阮不仅有本事,还很细心,做事既不拘小节又懂得照顾别人的感受。

  如此面面俱到的女人,天下怕也难找。他更加坚定了要娶她的信念。

  他从来没有说谎,从山上看到苏阮打死野猪的那一刻,他就想要娶她,从未变过。

  至于她的担忧,他也清楚。其实外貌什么的,并不重要。他的家里还缺漂亮的女人吗?可还不是一样乌烟瘴气的。

  从小他就看着父亲身边的女人使用各种招数夺得宠爱,这本来并不奇怪,女人只有得到男人的宠爱,才能有更好的生活,尤其是他家里这种环境。

  但是他绝对不能容忍自己娶那种女人,那种为了自己和孩子,可以随意伤害其他人的女人,太可怕了。

  他一直都被人夸赞容貌,可又有几个人在意过其他的东西呢?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是一个身世和外貌都很平凡的人,安安稳稳度过一生。

  偏偏上有娘亲,他不能去死,那么,总有权利娶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吧。

  他一定要娶到苏阮,一定。

  店小二再次离开后,过了一会,苏阮这才进屋,她可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她什么没见过呀,这算什么。

  反倒是宋瑾很不自在,此刻他正靠在床头,伸手想拿药碗喝药。

  苏阮见他的确虚弱,干脆又直接喂给他。

  他这人挺奇怪的,喝药跟喝水一样容易,不见有一丝犹豫,苏阮好奇,就问了一句:“你不嫌苦?”

  宋瑾微微摇头,“从小喝惯了。”

  “这样啊。”苏阮不太理解,她从小就身体好,感冒都很少有,见到别人吃药都会替他们觉得难吃,“那好吧,我出去了。”

  “等一下。”宋瑾叫住她,略微期待又有点尴尬,“我饿了。”

  他感觉挺抱歉的,受了伤给她添了不少麻烦。原来没离开家的时候觉得自己还行,现在才知道,除了会点琴棋书画之外,他什么本事都没有。

  “噢。”苏阮一拍脑门,惭愧惭愧!她居然忘了这回事了。中午他半睡半醒就没给他吃饭,现在都晚上了,又没给。

  再这么下去,估计他不是受伤而死,是被饿死的。

  “你等着。”苏阮再次出去,没过多久端来了一个托盘,放在床边。

  “大夫说你身子还虚,这两天不能吃太好,先凑合吃点东西吧。”说着,苏阮端起碗来,想要递给他,又想起他连一个药碗都拿不动,干脆坐下来喂他。

  这在她看来,挺平常的,只是她忘记这是什么年代了。男女授受不亲的一个朝代,这么做已经很过分了。

  好在宋瑾心里想娶她,也没说别的,生怕她会让店小二来喂他,于是安静地等她的投喂,心里却像踹了一只小鹿一样,砰砰跳个不停。

  不知道是不是思维影响,他越看苏阮越喜欢。现在的苏阮鼻梁正中有一条很长的疤痕,不知道在山上为什么没有,他猜测可能那时候是擦了粉遮住了。

  但是这并不影响什么,她现在的神情看上去特别安然,仿佛什么事都隔绝在外一样,与世无争的样子让他很心动。

  尤其是她的眼神,看着他很是平常,并不参杂着任何一种情绪。面对一个男子能够这么泰然自若,本身就很不平凡。

  他是真的没有在意她的长相,更喜欢她身上的那种韵味,是一般的女人身上所没有的。

  苏阮不知道宋瑾的内心活动,等他吃饱了就准备离开。

  宋瑾有些依依不舍,“苏阮姑娘,多谢了。”

  苏阮一摆手,“这么叫太麻烦了,不用客气,叫名字就好。”

  宋瑾想了想,“那,我唤你阿阮可好?”

  苏阮脸一沉,“不好。”

  说完也不理他,直接出了门。心里还想,这人还真是不能给好脸色,容易蹬鼻子上脸。阿阮岂是他能叫的?

  宋瑾碰了一鼻子灰,也不气馁。至少她同意不必用尊称了,这就是一个好的开始。他相信一句话: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只要他坚持不懈,总有一天阿阮会被他打动的。

  …………

  按照大夫的说法,宋瑾这人身子原本就弱,受了伤也会比同样情况的人更严重,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恢复。

  总之,宋瑾一连三天没能自己吃饭,在床上躺了七天才能下地稍微走动。

  苏阮就是想离开也不行,总不能就这么把他扔在这吧,那样还不如不救他。

  她心里也不得不承认,这人给她的感觉并不讨厌,不过也谈不上好感就是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