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农女小福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谈话

农女小福妻 顾暖之 2018 2021.04.14 15:04

  自己的亲人回来了,杜鹃的病顿时好了一大半,平日里做饭都是她的事,现在有了精神,就想要重新掌厨。

  不过杜清平在屋里转了一圈,有些窘迫,家里什么都没有,怎么做饭吃?

  刚才苏阮只是给杜鹃做了一碗白粥,已经放凉了。她本想帮忙去买点东西,就见宋瑾离开的两个跟班又回来了,手上还拿着东西。

  宋瑾让他们把东西放下,把人又赶走,这才对苏阮说:“我准知道这里什么都没有,来的时候特意准备了一些,你看看成不成?缺什么就打发他们去买。”

  他们带来的都是一些比较常用的东西,吃的穿的用的,甚至还有笔墨纸砚。

  苏阮指着那套文房四宝问:“这是做什么?我们用不到。”

  宋瑾厚着脸皮一笑,“这是我用的。”

  苏阮一挑眉,“你用?为什么要拿进来?这些东西多少钱,我给你。”

  听她这么说,宋瑾不高兴了,无奈道:“阿阮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给你们买的东西怎么还能要钱呢?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她琢磨了一下,可能自己刚才说的话的确有些太生硬。但是没办法,她又不想嫁给他,为什么要对他客气?

  不过看在他这么热心帮忙的份上,面子还是要给的,想到这些,她的态度也就软了一些,“我只是不想平白无故要你的东西。”

  宋瑾本来想说什么,有杜家父女在诸多不便,也就转移了话题:“菜都买好了,你们看着做吧。”

  杜鹃看得出他们俩有话要说,心里对于这个宋公子印象还是不错的,这人相貌好,举止谈吐皆不错,看得出是真心对待阿阮的。

  她扯了扯杜清平的袖子,“爹,咱们去做晚饭款待宋公子吧。阿阮,你也不要帮忙,我和我爹就行。”

  苏阮点头,她也想趁机会跟宋瑾把话说清楚。

  那父女俩在外屋切菜生火,宋瑾听了听动静,回头看苏阮,觉得两人离得远了一些,有些话太大声又怕外人听到,就往前凑了凑。

  “阿阮。”

  他的声音又轻又柔,似呢喃一般,犹如轻轻拨动的琴弦,淡雅动人。

  “阿阮,你不要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有些时候不要总是拒绝别人。我知道你有那个能力,自己可以做任何事,可我只是想帮帮你。

  我的确是想求娶你,你若是不答应也没有妨碍,我不会勉强你的。哪怕不谈及婚姻,你也是救过我两次的恩人,权当我报答你不好吗?

  为何你对杜鹃可以那样温和,待我却如此冷漠?我真的那么让你厌恶吗?”

  他一边说,一边望着她,眼中是小心翼翼的希冀,生怕听到什么肯定的答案。

  面对这样的人,苏阮也狠不下心,她本来就不是狠心的人,否则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搭救这两个人。

  “宋瑾,你如果想不让我讨厌你很简单,以后不要再跟我说娶我的话,我可以跟你做朋友。”

  宋瑾眼前一亮,随后眼里的光又黯淡下去,失望至极,“阿阮,为什么这么抗拒我?我哪里做的不好吗?”

  她摇头,“不是你不好,恰恰相反是你太好了。你是富贵人家,我是平民百姓。你是风姿绰约,我是貌丑性野。我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怎么可能会在一起?”

  “阿阮!”他非常纳闷地瞅着她,“我并不嫌弃你貌丑性野,你为什么会嫌弃我英俊富贵?容貌是父母赐予我的,家世也是生来就有的,我做不了选择。

  我不信你跟那些平庸之人一样,只在意这些表面的东西。如若你以这些为借口,我可以自毁容貌,离家出走,跟你生活在一起,可你认为那样的我,就是真的我吗?”

  这一番话竟让她无言以对,他说的没错,说到底她在意的都是这些外在的东西,到底他这个人怎么样,她并没有想过。

  但是有一点他说的不对,至少她觉得是错的,“宋瑾,你明白吗?恰恰是你认为最没用的表面,才是这个世上生存的最终法则。”

  这个世界男尊女卑,贫贱界限明显。他这样的人随便招招手就有大把的女人愿意做他的妻妾。

  可女人呢,只是男人的附庸而已,没有自主权。如果她是土生土长的张玉兰,可能不会想这么多,但她不是,她是苏阮。

  就连张玉兰都不服从命运的安排,不惜以命相博,她更不会屈服。

  宋瑾语气忽然轻松起来:“我是说真的。”

  “嗯?”她没听明白这天外飞来的一句。

  他轻笑,“如果你在意这些,我会舍弃。”

  苏阮脸黑了,“就算荣华富贵可以抛弃,那你不要你的家人了?我真不明白,我不就是救了你两次嘛,你怎么就想娶我?天下好女人那么多。”

  他的唇弯成一个很好看的弧度,“你也说了,天下好女人那么多,我总不能都娶回家吧。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我相信自己的眼光,你就是我要取的那一瓢。”

  苏阮不想搭理他了,这人真是个死脑筋,说了半天等于没说。

  只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她不说话,不代表他就停住了,“其实我也不是那么不孝的人,我出生在一个大家庭,我父亲有很多孩子,孝敬他的人不缺我一个。

  等将来我在这边安顿好,完全可以把我娘接过来,跟我们一起生活。你说好吗?”

  “宋瑾,你可真是个人才。”她无不讽刺地说道。

  宋瑾笑着,一边听着外屋的动静,一边说:“阿阮,你可不可以别这么见外,叫我谦礼好吗?”

  “想得美。”苏阮懒得跟他废话,直接掀开门帘去了外屋。

  宋瑾看着那还在晃动的门帘,轻叹了一口气,看来这追妻之路,任重而道远啊。

  很快,晚饭做好了,杜清平把家里的桌子摆好,碗筷也准备好,将炒好的四个菜端上桌。

  而后搓了搓手有些歉意地说:“时间匆忙,只准备了这些,还是托了宋公子的福,这样招待两位恩人真是失礼。”

  

举报

作者感言

顾暖之

顾暖之

其实阿阮现在对宋谦礼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只是一时之间还谈不到感情,慢慢来。

2021-04-14 15:0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