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在异界修仙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重逢(求收藏)

我在异界修仙宫 优优优优优 2434 2021.05.04 00:42

  午夜十二点。

   N市次级商圈,各形各式的建筑被一条细长弯曲的道路相连接,建筑里几乎都亮着灯,距离歇市还远得很。

  几只滞留的候鸟扑棱棱地飞进夜色,鸟瞰之中,一个不起眼的小白点正沿着这条弯曲的道路缓缓前行。

  再靠近些看,这个小白点与其他小点的行进路线完全不同,好像茫然四顾地穿行在水泥森林里的野兽,与周围井然有序的景象有些格格不入。

  那是一个男人,看脸不过二十五六,还年轻得很。他刚刚结束和几个学妹的聚会,被妹子们灌了不少酒,其中一个学妹说要开车送他回宿舍,被他拒绝了。

  青年有些意兴阑珊地松了松领子,明明应该是饱受同龄人嫉妒的待遇,这人却有些愤愤不平,眉头紧锁地嘀咕道:“什么今朝有酒今朝醉…不敢苟同,这也太…”

  他很想说,同为许教授的门生,这未免也太堕落了,但他喝得实在有点晕,这个词的偏旁部首在他脑子里零碎地盘旋了半天,最后变作一声叹息。

  许教授是一位非常勤奋且刻板的教授,他当初也正是因为和这位教授意气相投,才力排众议来到许教授的门下,却没想到他的到来让许教授对于学生的期许发生了改变。

  因为他的时间表排得满,教授特意把学业的标准放宽了些,在学生间的“风评”反而上升,后来的几个学生都没有那么用功了,这几个学妹情况尤甚。

  她们乐得看见许教授把心力倾付在学长一个人身上,对她们少点关注,其中一个在酒会上更是直言自己只是来走一趟混个资历的,毕业之后完全不会从事这个方面,这几年只求和教授相安无事,只要能顺利毕业就好。

  “还不如自己喝,哎……”

  他不会对别人的生活方式指手画脚,他只是觉得很孤独,好像被困在了局中。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周围的人都是以这种轻松的状态活着,几乎不关心明天会发生什么。

  想必许教授也是如此,明知道几个小徒弟都在混分,却也还是手下留情,能给过的都过了。

  他决定去实验室坐一会儿,哪怕只是待在那儿,他也能感到心情平静,至少不用面对这种让人突然陌生的繁华和精致,这夜晚街边的灯火在他看来已经有些妖魔化了,像是伸长了荧光肉须钓取猎物的鮟鱇,张了大嘴等着要吃人。

  到实验室大约要走两三公里,还好都是些大路,路边灯火通明。这两年的天气越来越反常了,此时明明是盛夏,N市的夜晚应该是闷热无比的,却不知为何刮着阵阵寒风,路过的行人纷纷裹紧了大衣。

  这阵冷风把青年刮醒了些,他想起外套还挂在自己胳膊上,一看肘弯却是没有,可能刚才醉得厉害,已经掉在某处的街上了。

  青年的脖子上挂着实验室的名牌,被风吹得咔咔响,好不容易翻了过来,一寸照旁只写着一个名字:吕梁。

  他现在只剩一件衬衫御寒,只好把步伐加快,没成想更倒霉的还在后头,天空中居然飘起了细雨,密集地落在他的肩头,他那件薄薄的白衬衫很快就被浸湿了。

  不是吧……

  这雨很快就下大了些,吕梁只好狼狈地头顶胳膊快走起来,他已经清醒了八九分,刚跑了几步就想起来在这样的大雨中奔跑应该很危险,如果摔倒就得不偿失了。

  他不跑却有人跑,在雨中有人撞了他一下,给他往旁边搡了个趔趄,吕梁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实验室门卡,又往裤兜里摸手机,空的。

  吕梁心里一沉,缓了一秒才想起来他的手机好像最初就放在外套里,眼下已经丢了,最后的一分酒也吓醒了,眼睛瞪得发直。

  “不好意思。”撞他的人说话很快,几乎听不清他的咬字,只见这人片刻也未停留,快步地继续向前走去,很快便接着跑了起来,似乎很着急的样子。

  这声音是……!吕梁惊而抬头,只来得及瞥了几眼他的侧脸。

  这人的兜帽在刚刚和他相撞时滑落了大半,露出兜帽下柔软顺直的黑发和一张秀气的侧颜。此人鼻梁挺拔,看起来兼容了亚洲人的纤细和欧美人的深邃,皮肤又白,整张脸看起来只有优点,没有缺点。

  吕梁记忆中猛地跳出一个形象鲜明的人来,这是他自打小学时代就认识的好友,名叫温小云,两人当年感情极为深厚,说是彼此的铁杆也不为过。

  初中毕业后,温小云家离奇地举家失踪了十年之久,不论吕梁怎么找都找不到他的去向。原本还以为他家里是出事了,这才连夜离开,又或许他早就做好了离开的准备,一旦毕业就不声不响地搬离了国内。

  不论如何,他人一定不在本地,不然就吕梁故乡那样的小城,也不至于一点消息也没有。

  没想到他竟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一转眼的功夫,那人的身影都快消失了,吕梁眼看着他要在前面的路口转弯,急得大喊一声。

  “——等等!”

  那人好像没有听见他的呼喊,根本就没停下来等他,吕梁想都没想拔腿跟了上去,还好他平时有按时锻炼,发力之下距离很快拉近了不少,他打算接近些再喊一次,故而一直卯着一股劲。

  两人一跑一追,不过几分钟过去,雨势已经越来越大,逐渐把人的脚步声都盖住了,雨水暴力地把他的头发全糊在额头上,水被鼻子分了岭地往下直淌,吕梁只好随便抹了一把。

  周围的视野实在太差了,他脚下踉跄,着急往前踏步,不料踩了个空,整个身体跌进一个被雨水埋没的深坑……

  他的右脚踝应该是扭了,一下子疼得钻心,更恐怖的是这股剧痛让他短时间内失去了即时反应的能力,只能任凭自己往下掉。

  强烈的失重感令吕梁瞬间丢失了平衡,他只感觉自己的心脏“砰砰”地猛跳了两下,紧接着就滞留在了原地,不然怎么会像是要从喉咙里拽出来一样痛苦。

  这是个没盖井盖的雨水井,这场雨实在下得夸张,道路都被雨水打起了一层浓重的雾面,谁又能看清道路正中有一片深色的区域?

  只是一恍神的功夫,吕梁已经能听见脚下湍急的水声,在死亡面前他根本喘不过气来,只觉得胸口闷得难受,哪怕脚上火辣辣地疼,也难以维持住他此刻逐渐稀薄的意识。

  他昨天就该在实验室里通宵,而不是和学妹去聚什么会。或许第二天有人会在路上发现他丢失的外套和手机,从而发现他已经失踪的事实——只可惜他和教授的新项目才做了三分之一,这个答卷,他最终还是交不上了……

  吕梁的懊悔在湍急的水响前根本不值一提。他在窒息之中不知不觉晕迷过去,因此没能看见在彻底掉进水里之前,有一道柔和的白光接住了他。

  随着一声轻轻的爆裂,这团白光转瞬之间就完成了包裹住吕梁的身体、急剧收缩并从原地彻底消失的一系列变化,只有吕梁脚上一只棕色的皮鞋掉在水里,被水流彻底吞入卷走,浮浮沉沉地迅速远去。

  这个雨夜,人们都各自忙碌着,苦苦等待着香甜的睡眠,没有人知道世界上凭空少了这样一个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