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时光里故事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反目成仇

时光里故事中 张晓宸. 3122 2019.02.12 11:00

  平常下课除了跟董毅刚玩,更多的时间我跟刘磊交流,毕竟我俩是同桌。

  有次课间休息,我跟刘磊无意间聊起动画片,发现他也在看宠物小精灵,而且比我了解的更多,因为这个,他还把每天一起放学走的伴儿介绍给我,一个同样喜欢宠物小精灵的人。

  陈效力。

  “你意思超梦厉害?”我问陈效力。

  陈效力说那当然,拥有暗系操纵意念的精灵,你觉得呢?

  “他说的对。”刘磊在旁边说。

  因为宠物小精灵,我们成为了好朋友,几乎在学校一有空闲时间,我们三个都会聚在一起聊天,关系自然超越了董毅刚。

  有次体育课,老师让自由活动,我们三个聊着天。

  “不如这样,陈效力你以后就是妙蛙种子,我是胡地,刘磊头圆,他就是杰尼龟。”我说。

  “什么叫我头圆就是杰尼龟,你才头圆呢,你还胡地,你就一小火龙。”刘磊摸着他的圆脑袋说。

  我笑着说:“你头不圆摸什么摸?”

  “你俩够了,我觉得刘磊说的对,你就一小火龙。”陈效力说。

  我心想,这三个小精灵在动画片里关系很好,我们三个关系也不错,如此便好。

  嗒伊嗒伊,陈效力学着妙蛙种子叫着。

  吼儿吼儿,我也学着小火龙叫着。

  我俩看着刘磊,他迫于压力,无奈的叫着,喔儿喔儿。

  哈哈,我们仨相识一笑。

  体育课结束前,老师让我们在操场跑了一大圈,下课回到教室,我看着坐在一旁的刘磊,闭着眼睛假寐,那头上冒着白烟,如同老僧入定一般。

  刘磊,我叫他。

  他睁开眼睛,问我干嘛?

  我指了指他头上的烟气,说你头冒烟了。

  他没好气的说:“我头上又没长眼睛,看不见。”

  “我想说的是,你要得道升天了。”我小声的说。

  “你才升天了,我不就是胖么,排汗系统发达不行吗?真是的。”刘磊翻着白眼说。

  “哈哈,我这不是不懂嘛,”我说。

  刘磊一副懒得理我的样子,这杰尼龟……

  因为跟他俩走的近了,慢慢跟董毅刚疏远许多。有次放学,董毅刚问我怎么这几天不跟他玩了?

  我说跟他们一起聊动画片上瘾着嘞。他问我什么动画片?我说宠物小精灵。他撇了撇嘴说幼稚不,多大了还看这动画片。

  我皱了皱眉头说:“你不感兴趣,不代表别人不喜欢。”

  董毅刚弓着腰,说幼稚就是幼稚,跟兴趣无关。

  我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摇了摇头不再理会。

  下午到了教室,看见董毅刚跟陈效力在说着什么,气氛不太对呀。

  我走过去,听见他们在争执。

  “说你幼稚就是幼稚,咱这年龄看七龙珠多带劲,非要看什么小精灵。”董毅刚说。

  陈效力气的握着拳头,“你说谁幼稚,在说一遍试试。”

  “谁看小精灵谁幼稚,班里这么多同学,就你们仨天天说那动画片,也不嫌累。”董毅刚道。

  我走上前,对陈效力说算了,咱们去外面。说罢,我搂着陈效力往教室外走去。

  我俩走了没几步,身后传来声音,幼稚的人看幼稚的动画片,还不让人说,真幼稚。

  你妈的。

  陈效力从我手中离开,一拳砸向董毅刚。

  砰。

  拳头与脸部碰撞,董毅刚往后退了两步,捂着脸说:“你小子有病呀,说你两句怎么还动起手了。”

  “你嘴太贱。”陈效力激动的说。

  我贱,大爷的。说着,董毅刚挥着拳头砸向陈效力。

  我看着他俩打成一团,一边是刚来时交的朋友,一边是因为动画片而结交的朋友,帮谁?

  正当我思索着,董毅刚抓着陈效力的头发,说就凭你这点能力,想跟我打,真幼稚。

  我看着被抓头发的陈效力,对董毅刚说算了,放手吧。

  谁知董毅刚冷冷的看着我,说道:“那天要不是你满嘴跑火车,我跟朱倩楠早好上了,你瞧瞧你干的好事,幼稚的家伙。”

  我没想到董毅刚会说这话,脑子一热便说:“你说什么,当时你要表白拉着我去,没追到手怪起我了,你赶紧把手给我放开。”

  董毅刚狠狠的对我说:“滚一边去。”

  “张晓宸你离远点,我来收拾他。”陈效力说。

  “你还收拾我,瞧把你能耐的,幼稚的东西。”董毅刚说着,用脚踢陈效力。

  我忍无可忍的说去你大爷,随后,我一拳往董毅刚脸上砸去。可想而知,双拳难敌四手,一会儿功夫,董毅刚被揍成猪头。

  初中三年,说的好听点,董毅刚当了我三年陪练,不过,这是后话。

  我们点儿也清,不造成流血事件,专往身上招呼,当陈效力再次出拳,董毅刚被打翻在地,起不来了。

  “哼,废物,说我们幼稚,起来呀。”陈效力说。

  董毅刚在地上捂着头,说你俩狠。

  本来我们就沾光,毕竟二打一,见董毅刚不在嘴贱,我拉住陈效力,说走吧,跟这种人没道理讲,下次在嘴贱,继续操练。

  陈效力见我这样说,便不再理会躺在地下的董毅刚,跟我出教室门。

  我俩在厕所边洗着手,陈效力说这小子真嘴贱,一口一个幼稚,看个宠物小精灵怎么了?

  我说你也别往心里去,估计刚好你在,也是借题发挥。

  我把那次打赌表白的事跟他说起,陈效力听完,说心理扭曲的家伙,变态。

  我们回到教室,看董毅刚坐在座位上,见他也不皮干,就坐到座位上各自休息,因为来得早,班里同学没有来全。我坐在座位上想,后来董毅刚又找朱倩楠了?被拒绝真是因为我么。

  正当我想着,刘磊来教室了。

  陈效力见刘磊进来,坐过来跟刘磊说起刚才发生的事,刘磊听后很是气愤。

  “这家伙嘴太缺德,让我收拾收拾他。”说完,起身就要去找事。

  我们见他起身,赶紧把他劝下。

  我说:“你怎么跟个窜天猴似得,一点就上天,我们已经教训过董毅刚了,你要教训,也得等他满血状态吧,一残血,你打他不臊吗?”

  刘磊气呼呼的坐下,喘了口气说:“行,明天收拾他。”

  我见他鼻孔冒出的两股白气,跟牛魔王似得,这要真打,非得把董毅刚打残了不可。

  我们三言两语,扯到别的话题,正聊的起劲儿,叮叮叮,该上课了。

  徐老师走进教室,推了下眼睛,“同学们,开始上课。”

  这位男老师讲课风格标新立异,在讲台上如沐春风,配上他那独有的磁性声音,很快带动了我的学习渴望度。

  下课后,我意犹未尽的翻着书本,回想徐老师刚讲的课文重点,有这一位语文老师,想不考好成绩,都难。

  下午有节微机课,进微机室时老师给每人发了一双蓝色鞋套,搞的跟进入无菌室似的。

  里面一老师说道:“同学们,我姓魏,今天是你们第一节微机课,今日学习内容是练习字母打字。”

  魏老师跟我们讲解一番操作后,打开软件,我们开始练习打字。

  电脑屏幕显示字母,我们只需按上对应字母即可,主要是手放在键盘姿势和准确度,时间越短越好。

  听着同学们指尖传来的敲击声,回想起之前玩仙剑时,点键盘如小鸡啄米般,我有模有样的按照魏老师所说,标准姿势练习打字。

  放学后,我跟刘磊他们把鞋套还给魏老师,闲聊着走出教室。

  出了校门分别后,我去取自行车。

  “恁娘的,谁把我自行车气儿给放了。”看着干瘪的后车轮,无奈的骂到。

  没办法,我打开锁,推着车子出车棚,看见前面有个修车铺,我让师傅帮忙修理。补好胎,师傅说两块,我将钱给到师傅,骑车正准备走,突然想到今天老师留的作业没抄,看了眼修车师傅,本想让他看一下车子,见他在忙,索性推到学校门口,锁好回学校去抄作业。

  老师每次会在下午放学前,将当日作业写在黑板一角,今天最后一节课在微机室上,大意了。

  看来刘磊和陈效力也没抄作业,明天早上有他们忙的了。

  我到教室将黑板作业抄好,转身出校门,咦,我自行车呢?刚明明放在这了,怎么不见了。

  我在刚放自行车地儿转了一圈,也没见到,走向旁边的文具店询问,老板听完,告诉我最近小偷很猖狂,要是没见,八成是被小偷偷走了。

  我戳,刚还幸灾乐祸的想刘磊他们没抄作业,现在可好,自行车丢了。

  “晓宸今天回家有点晚,干啥去了?”妈妈说。

  我进门把书包往鞋柜上一放,将自行车丢的事情跟妈妈说起。妈妈听后,跟我数落一番小偷,更多的,则在说我。

  你也是,忘抄作业,不会把自行车先存车棚吗?

  本来丢自行车心情也不好受,我没接妈妈的话,往洗手间走去洗手。

  继父从厨房端着一盘菜出来,对妈妈说:“算了,晓宸也不是故意的,现在确实小偷多,我那同事前两天,把摩托车停在楼底下,上楼拿个东西,下来就不见了。”

  妈妈还在絮叨着,爸爸把饭菜全端上桌后,说多大点事,不就丢了个自行车么,给晓宸在买一个就是,我看现在好多初中生都骑山地车,周末我带他去伞塔路买一辆。

  “就你知道护他。”妈妈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