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混在仙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酒逢知己量千钟

混在仙家 梦见甘蔗 2418 2019.03.18 12:23

  世间伤心之人,已经够多了。

  而酒,也似是专门为这些伤心之人准备的!

  世态炎凉,如今就连一只猫妖,竟然也发展到借酒浇愁的地步!

  这是究竟什么样的艰难世道?

  既然这只黑猫发出了饮酒的邀请,总要应承的。

  马铁素有与人为善的心肠,他觉得这只黑猫的外貌还挺顺眼,大概不会有什么敌意。

  除非它搞了阴谋,事先在酒里下毒。

  它不过就是一只野猫幻化的妖怪,萍水相逢,为何要下毒?

  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应当极小?何况我跟它宿无仇怨……

  快意江湖,喝就喝了!

  于是,马铁拍手而起,爽快的答道:“喝酒?好,马某奉陪。可是,你是一只猫啊?”

  黑猫哈哈一笑,忽然直立起来,摇身一变,白气消散后,已赫然化作一位精神矍铄的黑袍老者。

  这位老者中等个头,浓眉大眼,一副络腮胡须。

  仙风道骨倒看不出来,感觉有一些憨厚和滑稽。

  马铁笑道:“猫兄,酒呢?”

  他索性随意的将这黑袍老者称呼作“猫兄”,谁让他是猫变化的呢?

  其实,他更想称之为“猫老头”,但老兄和老头比较起来,还是亲密一些。

  率性而为,方是江湖英雄的本色!

  黑袍老者道:“来了,接着!”他似乎对“猫兄”这个称呼并不反感。

  迎面一件物品,忽然抛了过来。

  马铁伸手抄住,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古朴的酒葫芦。

  酒葫芦?这个玩意够天然、够绿色,有趣之极!

  马铁轻轻晃了晃这只酒葫芦,里面簌簌有水声,想必已装满了美酒。

  想不到这位猫妖如此兴致,我马某虽然不是风雅之人,但岂能不欣然接受?

  黑袍老者朗声道:“小兄弟,待在亭子里喝,未免俗气!不如坐在凉亭屋顶上喝。”

  说罢,黑袍老者忽然不见了。

  只见一道黑影,已经飞快的跃上了凉亭之顶。

  马铁不假思索,亦跟随着一跃而上。

  其实,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他现在的跳跃能力已变得如此优秀。

  好像都没怎么使劲,就跳了上来。

  寒花亭的屋顶,马铁与黑袍老者并排坐在亭瓦之上。

  这是马铁第一次跟陌生人喝酒,也是他第一次坐在屋顶上喝酒!

  此时,迷蒙的烟雨忽然停止了。

  空气清新而潮湿。

  夜风吹在脸上,虽然带着些许寒意,但是却送来一缕淡淡的不知名的花香。

  黑袍老者也从怀中取出一个酒葫芦,拨去塞子,向马铁祝道:“来,老夫先干为敬!”

  说罢,他一仰脖子,居然把酒葫芦喝了一个底朝天!

  这位黑袍老者猴急个啥?我们这是喝酒,又不是喝纯牛奶,慢慢喝会死啊?

  不过,这黑袍老者究竟有多大的酒量?如此做派?

  其实,马铁对于自己的酒量,本来就没有太大自信,看到此状,不免有些踌躇了。

  但马铁本来就是一个率真豪爽的人,他心想:怕什么?说不定那泡鸟屎的缘故,我早已脱胎换骨,喝这点酒也算不了什么。

  于是,马铁也照着样子,仰头把自己手上的酒葫芦也喝了个精干。

  “好酒!”马铁大声赞道。

  这酒入口清凉,香醇甘美,刺激性并不大,估计酒精度数应当不会太高。

  关键是这酒才喝到肚腹之中,马铁就感觉全身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畅,精神也为之大振。

  黑袍老者道:“世间人都说,酒是钓诗钩、扫愁帚。小兄弟,你觉得呢?”

  此时,马铁居然打了一个酒嗝,随意的说道:“诗?我不会做。愁?我也不想扫。酒,我却照样喝!”

  黑袍老者听罢,哈哈大笑道:“说得好!什么钓诗钩、扫愁帚,全是他娘的放屁!酒就是酒,老子爱喝就喝,为何非得等到写诗才喝?”

  马铁道:“真要喝多了酒,诗恐怕也写不出来了!……”

  黑袍老者道:“至于扫愁帚,嘿嘿,喝酒如果可以解愁?那就是荒天下之大谬!”

  马铁觉得这个怪老头有趣之极,附和道:“听老先生一席话,胜读百年书!来,再来喝。”

  马铁一仰脖子,嘴巴对着酒葫芦,又咕咚咕咚大灌起来。

  黑袍老者同样没闲着,也是作出痛饮之状。

  奇怪的是,刚才明明把手上的酒葫芦里的酒给喝干了,怎么隔了片刻又能满饮?

  莫非这是一个永远喝不尽的酒葫芦?

  没错,这就是传说中的永续模式!

  马铁发现了这个酒葫芦的大秘密,心中更加欢喜,大声赞美道:“好酒,好葫芦!”

  黑袍老者笑道:“当然是好酒!老夫敢保证,以后你喝的酒,绝对没有比这葫芦里的酒更好的了!”

  马铁道:“哦,那么我是要感谢你了?”心中却纳闷:为什么黑袍老者要说我以后再也喝不到如此好酒?

  黑袍老者道:“萍水相逢,感谢说不上。只不过请你喝酒而已,哈哈……”

  马铁问道:“你专程来这儿,就是为了等我么?”

  黑袍老者道:“老夫只是随便等个酒友,既然你先来了,就可以算是等你了!”

  马铁又道:“你算准了我会经过这座亭子?”

  黑袍老者笑道:“我根本就没有掐算,又何来的算准了?”

  马铁道:“那么你的意思是,今夜我们在此相遇,你请我喝酒,这一切纯属巧合?”

  黑袍老者道:“巧合并不恰当,倒不如说是有缘。”

  马铁道:“有缘?那么,你为何不问我叫什么名字?也不介绍自己?”

  黑袍老者道:“名字只是代号,你这辈子可以叫张三,下辈子可以叫李四,又何必多问?”

  马铁哈哈大笑道:“好!说得好!来,我们再喝!”

  现在马铁心情大好,他觉得连这位猫老兄的名字也不必知道了。

  猫兄就是猫兄,这已经足够了!

  于是俩个人又开始痛饮起来,一会儿的功夫,他们已喝了整整四个葫芦的酒。

  马铁第一次察觉自己酒量是如此的宏伟,心中不禁暗自诧异,甚至还有一些得意。

  难道我今晚是李太白转世、酒仙附体么?怎地有如此海量?

  黑袍老者忽然问道:“小兄弟,你心中是否有所爱之人?”

  马铁差点一口酒喷出来。

  这个老头怎么回事?现场版的恋爱调查么?老不正经!

  此时在马铁的脑海中,忽然涌现出芊漪、绿川和齐小曼的身影。

  这三个人都极美的女子!目前也只有齐小曼,似乎对自己有点意思。

  但是在她们当中,到底哪一个才是自己真正所爱之人?他其实也说不清楚,也不知道答案。

  至于吞食鸟屎之前的二十三年时光,他根本就没有爱过。

  爱情,也许对马铁来说,曾经就是一种只停留在文学作品里的奢求。

  想到此处,马铁心中顿时莫名烦乱起来,他一仰脖子,灌下一大口酒。

  酒中,似乎突然有了一丝苦涩的味道。

  过了半晌,马铁才悠悠的答道:“也许还没有……活在这个世界上,找寻一个真正所爱之人,实在不是一件易事。”

  黑袍老者笑道:“尘世所有的爱恨,都是虚无。假若你仍没有所爱之人,也算不得什么。哈哈……”

  世间的爱恨都是虚无?这就是猫兄给出的结论。

  原来,答案竟是如此简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