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金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 梨花院落(已改)

金烽 野外茶花 3075 2019.07.13 16:20

  翌日一早,李全便被店主叫了起来。

  洗漱完毕之后,李全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背上包袱站在了旅店的门前。

  这时,旭日东升,东边的云彩刚好擦拭上一抹红霞,清晨的微风吹拂着他的衣袖,耳边的碎发也在风中轻扬,大地的第一缕阳光打在身上,让他显得有些出尘。

  李全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微笑,他轻声向着远方打着招呼。

  “你好,一二零八年。”

  随即自嘲般的摇了摇头,拉紧背上的包袱,向着前方走去。

  太阳出来之后,街上就开始热闹起来了,坐在街边小摊吃饭的路人、指挥着仆役打开店门的商户、跳着扁担沿街叫卖的贩菜农户、坐在街边讨食的乞丐等,没有人催,没有人赶,各种各样的人就都开始汇聚到街上,一切都是那么的悠闲,但一切又都充满了活力。

  李全一口包子就着一口咸菜,慢慢吃着,默默的看着来往的人群,这会令他感到非常悠闲,与前世匆匆来往的生活截然不同,这里一切都是那么的恬淡舒适,他心中向往的生活就是这样正常的过着。

  真希望未来也能这样过下去啊!

  不过这几天他从村里到州城里,这一路上见到的乞丐流民可真不少,他也向一些流民问了些话,那些人说的都差不多一样。

  山东也算富庶的地方了,靠近海岸,盐场无数,富户多如牛毛。可都被官商垄断了,与平民百姓无关,普通百姓还是靠着那一亩三分地过活着。一般时候,有地的用心耕耘也不愁也不愁温饱,没地的到盐场当个盐户混个温饱。时间久了,大家也就这样不好不坏的过下去了。

  可惜平淡的生活不是总会有的,从泰和初年起,各地旱涝不断,盐税上涨,农户们就只能完全寄希望于老天了,运气好了,今年有个好收成,省着点吃,还能为明年留下些存粮。但大多时候运气都不会好的,今年旱了,明年又涝,老天就不让百姓们有个活路。更不要说南北战事又起,课税愈重,一个个的都只好背井离乡,到他乡找些生路了。

  而无路各走的人落草为寇,干起私盐贩卖,百十成群,成山立寨。那盐寇杨安儿的父亲,听说以前就是一个做马鞍的,后来活不下去了,带着一家老小,落了草,成了盐寇。靠着贩卖私盐,手下养活着数百亡命之徒,成为了一方大盗。

  只是听说前些年杨家寨遭逢了大变,已远不如从前了。

  这些都是这个时代的一个缩影,李全也只能轻叹一声,他现在也没有改变的实力。

  想到这些,他心中犹如燃起一团火焰,对未来充满了斗志。

  ......

  吃完早饭,李全便踏上了寻找住所的道路。

  今天他尽量要给自己找到一个能住的地方,价格不能太贵,所以也只能去牙行问问了。

  牙行就是说合交易的场所,就是从交易双方之中评定出一个买卖双方都能接受的价格,促使买卖成交,而牙行则是赚一些中间差价,不过如今的大多数牙行自己也做一些租售的买卖,跟后世的中介差不多。

  到了牙行,跟人说了自己的需求,便有牙人领着李全去看房子。

  潍州城有两个治所,一个是潍州刺史衙门,而另一个则是潍县县衙。一条中大街将整个潍州城分为东西两郭。东郭地形低矮,码头商市都在这边,多是一些穷苦人家住的地方。而西郭不一样,地势高显、风景秀丽,多是些士族官绅的居住和办公地点,两个衙门都坐落于此。

  所以牙人自然带着李全去东郭看房了,东郭分为八巷,北边是商市码头,会比较富一点,所以房租自然也会更贵,跟着牙人看了几处房子,李全都不是很满意。

  在征得李全同意之后,牙人便带着李全来到了南四巷。

  走了一小会儿,两人就来到了一个远离闹市的小巷,里面就有着几处宅院,门前挂着灯笼,院子高墙灰瓦,四周绿荫环绕,颇为宁静。

  虽说东八巷是普通百姓住的地方,但这里的几处宅院的环境也算清幽雅致,地方也不小,而牙人说这边房屋便宜,那倒是个不错的地方,李全心中对此很满意。

  不过李全却是空欢喜一场,牙人并没有带着他停下,而是继续往前走,在一个破落院子前停了下来。

  李全仔细一看,差点楞在了原地,只见院子墙皮脱落,露出灰色的夯土;再向院里看去,院里有一颗梨树,此时也正值花期,白色的花朵随风晃动,些许花瓣随风飘落在地,而地上长满了杂草,显得整个院子破败不堪。

  “您看这里如何,这院子和是旁边院子的别院,都属一家的,只是这里的主人许久以前就去中都住下了,这里就闲置了下来,房主便打算置出去,三间平房,加上个前后大院子,只要您一贯五一年,您看如何?”

  那牙郎虽然觉着李全没什么钱,不过却也没有瞧不起他,也是用心的给李全介绍了一下,但这里着实是太破了,压在他手里已经有不少时日了,心中盘算着今天定要将之盘出去。

  李全眉头微皱,没有说话,只是望了望旁边的正经院子,再看了看牙郎给他介绍的院子,心中已颇为不满,心道自己虽没什么钱,但一个正常的房子还是能租下的,牙郎这是在纯心膈应自己的嘛。

  牙郎见他模样,心怕他有什么误会,赶紧补充道。

  “也是您赶的巧,昨儿旁边的院子才被一个老头租了去,你别看外面不算太好,但其实.......呵呵,不过您放心,我检查过了,您这个院子虽破,但里面没坏,下雨也没有积水,屋顶定然还是完好的。”

  他说话时,李全也在默默的打量着这个院子,院子可能荒废久了,杂草丛生,墙角上还挂着蛛网,这肯定很久没有人住过。不过这里的确挺不错的,清幽宁静,地方也挺大的。到时候自己打扫打扫,定是不错的地方。

  牙人见李全还是沉默着,以为还是嫌这里太破旧了,心中一急,但是嘴上还是嬉笑着向他说道:“咳咳,您看这里虽然是挺破旧的,但打扫一下还是一间不错的院子,你要是嫌贵了,我还可以给你便宜点,一贯三如何,这价钱你到哪里也租不到。”

  李全微微一愣,见着还能便宜,心里已经意动了,但本着能便宜点就是一点的的原则,脸上便做出嫌弃的模样,向着牙人试探。

  “你这里着实是太破了,你看这半人高的草,怕是许久没人住了吧,要是再没人住,估计这房子就要烂了,一两银子,你要是租,我就要了。”

  牙人听着李全的话语,脑中不断盘算着,价钱实在是太低了,不过心里一想这破房子要他真不要了,怕是真要砸在手里了,但一贯的价钱实在太低了,便决定再提高一点,于是呵呵笑道:“一两银子哪行啊,你诚心要租的话,我再给你便宜点,一贯二如何?”

  不过李全哪肯啊,于是两人一番讨价还价,最后还是李全棋高一手,以一贯一成交了。

  牙人又带着李全在房子外面逛了一圈,给他仔细介绍了周边的环境和注意事项之后,便转身离去了。

  到此,李全终于长舒了一口气,住所的问题终于是解决了,他眉间也渐渐舒缓了开来。三间夯土平房,一间用来做柴房烧火做饭,还能剩下两间当做卧房,再加上这么个大院子,也才一贯一,着实捡到大便宜,不过打扫院子确实麻烦。

  李全在院子里略微打扫了一下,然后哼着小曲儿,围着自己的新房子转了转,虽然是租的,但好歹也是自己的第一个家啊,他心情到也不错。

  等他走后院外,才发现后院围墙边躺着个乞丐,他过去仔细打量了一下,才见着躺在这里的原来是个小女孩,看着十一二岁的模样,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下面是一张干瘦的脸,脸上脏兮兮的,身上是穿着一件破袄,在那里不动的仿若一具尸体一般,没有半点生气。

  不过她见着李全走了过来,却小嘴微翘,对他微微一笑。他这才发现,那小女孩有一双明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对着自己的这一笑,眼睛弯的像是月牙儿一般,满满的灵韵从中溢了出来。

  李全轻轻一叹,像这年纪,不是本应该在家嬉戏打闹,正是天真纯洁的年纪吗,而且气质也不一般,不像一般家庭出来的女孩,也不知却怎么沦落到如此境地。不过见她饿的有气无力的模样,就进屋拿了两个自己没吃过的干饼给她。

  不过这小女孩微微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摆了摆头,拒绝了李全的好意。李全也不管那么多,将两个炊饼用油纸包上,放在了她身旁后,就转身进了自己的院子,继续清理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