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金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潍州城

金烽 野外茶花 3768 2019.07.12 16:44

  才过日中,李全便已经走到了潍州城下了。

  绵延六里的城墙横亘在眼前,放眼望去,虽布满斑驳,但城楼之上旌旗招展,墙垛后面也不时有人影闪动,显然防备森严。城楼之下有青石刻着三个大字“潍州城”,青石之后便是潍州城的南城门。

  这个时候进城的不多,出城的倒是不少。都是些早起卖菜的农户,三三两两的往回走着,虽然都是衣着朴素,但各自都带着笑脸,兴许是货物卖了出去,那定是高兴的。

  李全慢步向着城门走去,门洞中短暂的黑暗之后便豁然开朗,繁华的古城展示在他的眼前,从南城门进去就是潍州城的中大街,中大街贯穿南北,将整个城内分为东西两郭。

  东郭地形低矮狭小,共分为八巷,是平民百姓住的地方,没有什么可说的。

  而西郭地形高显、风景秀丽,南北共分成四坊,北二坊主要是士族官绅的居住地点和办公地点,而南二坊靠着海边,又有着港口,就成了城内的商业和文娱之地,庙宇酒肆、商行店铺都坐落于此,所以显得分外的繁华。

  李全所进的就是南二坊,眼前的一切让他感到惊讶。

  一走进便发现街道两旁店铺林立,百二十行经商买卖都有,衣食住行也都不缺;街上车马不息,行人密布,接踵摩肩,不断推挤着他往前进。而各种叫卖闲谈之声更是不绝于耳。

  不到一会他便如河水入江、溪流进海,融入到了人群之中。

  李全在后世见过不少大城市的繁华,却都如过眼云烟,令他生出一种被排斥的感觉。可是这里不同,潍州的繁华虽然朴素,但却十分真实,充斥着烟火的气息,能令人生出亲切之感,这让他第一次感到是真实的活在了这个时空之中,而不是一场梦。

  在人流中恍然行了片刻,等回过神来,他才见到前方十字街口一群人正围着看些什么东西。

  等他走进,才看见街口上贴着一则公文,公文是繁体楷书,李全虽不习惯但也能看懂,上面画着两个头像,正是一个通缉令。

  不过周围的平民识字的可没几个,一个个的好奇不已,纷纷撺掇着个白发老头给他们讲讲上面写着什么。

  那老头两鬓霜白,杵着个短杖,苦读一生,也只是个童生。不过这却不影响他显摆自己的学识,顿时化身为儒学大家,口沫齐飞,摇头晃脑,用文言念上了一遍。

  不过这一众平民老百姓又怎能听得懂呢,顿时抓耳挠腮,不知所云,又求着老童生给他们解释。

  “真一群凡夫俗子也。”老头一看群众们如此反应,嘴上充满了嘲讽,不过正好让他显摆,老头虽然气喘吁吁,却面露红光,脸上一幅一生所学,只为今朝的模样,对着围观的人群高声说道:“潍州录事司奉刺史令,核准潍州文字,捕捉劫掠盐业司犯人杨安儿一伙。若是有人发现踪迹告官,支给赏钱五百贯;若是捉拿到盗首杨安儿赏钱一万贯;捉到其妹杨妙真赏钱五千贯。如果有人藏匿罪犯,与犯人同罪。”

  众人听到这里才知道,原来这公告是一则通缉令,捉拿的正是前两天盐业司的盐课黄金被劫的罪犯。顿时一个个的勾肩搭背的闲聊了起来,此时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最大的娱乐活动大概就是老少爷们们围坐在一起,看热闹和闲谈八卦了吧。

  “这大脸汉子原来叫杨安儿,竟是匪首呢,值一万贯啊,若是捉到他,我这一辈子可都不用愁吃喝了啊,还能娶上两门小妾呢。”

  旁边有人回应道:“那五大三粗的妇人模样就是杨妙真?若是捉到她五千贯也不算亏呢。”

  “就你们这些憨货也敢去捉那些悍匪?没听说吗早上在城外发现了具尸体,正是撞见了这伙盗匪,才被杀的哩。”

  “呵呵,我等就是开个玩笑,谁还不要命了呀,敢去惹那些杀人不眨眼的盗匪。”

  “就是,就是。”

  李全听到这里,心里微微惊讶,早上官道边的凶案,现在已经人人皆知了吗,这不会是有人故意散布消息,引起混乱吧,不过这群劫匪长的可真粗犷啊。

  盐业司黄金被劫的事虽不需要他来操心,但也兴许是个机会。

  不过李全也没有多想,先在城里熟悉熟悉再说,这潍州城他还没来过呢,定要好好逛逛,这古代的烟花之地,他可是好奇已久了啊......

  ————————————————

  “滚吧,我们这里不招人了。”那酒保模样的男子非常鄙视的说道,然后‘砰’的关上了后门。

  “哼,气煞我也,不招就不招,不就是洗碗的吗?牛气什么?莫欺少年穷懂吗?”李全站在门外,指着这青楼破口大骂,真是气坏他了,他来这里寻个扫地打杂的事情做作,心中盘算着一边工作一边还能欣赏风花雪月,如果能成,那真是快哉。可惜,那招人的瞧他不上,觉的他没什么劳力,就将他赶了出来。

  哎,李全无语的顺着街道走着,这下他对烟花之地不好奇了,只剩下气愤了,他心想等自己有钱了,日日夜夜都住在这里,天天让那酒保给端茶送饭,到时候对他好一顿羞辱才解恨。这种情况下,他也只能用精神胜利法让自己开心些了。

  他慢慢走着,同时打量着街道两旁的商铺酒楼,思索着自己的出路。自己拥有后世的记忆,这年头对他来说处处是商机,可做个没有地位的商人,到处都能受到酒保那样的鄙视,而且大多挣钱的行当都是官营,走私又管的极严,而这普通行业做得再多也不过是待宰羔羊,等蒙军南下,一切都是飞灰。

  他又想了想自己这前身因没钱治病的父亲、早上那青衣公子的威风八面,这些都让他无比动容。自己非要进衙门里混个官当当,手上掌握了实力才能让自己有些许的选择,不过自己一无出身、二无钱财、三无门路想要混进去可真不简单。

  但这也难不倒他,这年头没有出身也没关系,只要会炒作自己,有了知名度,再加上自己的后世知识与才气,便不愁没人赏识自己。而且他听人说,刺史连县令都可以举荐呢,只要自己引起了那些达官贵人的注意,便有了机会。

  且要说哪里达官贵人最多,应该要属州城里的奢华之地了吧,而州城里除了那些风花雪月之地,便就只有高级酒肆了,而城内最大的酒楼就是景芝楼了,平时达官贵人们邀席请筵多在那里,于是他转过街角就向着景芝楼的方向走去......

  ————————————————

  天光渐暗,大街上车马来往,行人渐少,各种小吃摊也在街边摆下,小摊边上伸出一杆望杆,杆上挂着个酒旌,表明这里是做吃食生意的,再在摊上点上一盏五彩灯笼,虽不算明亮,但贵在引人眼目。

  长街转角处,那景芝楼的三层建筑,已经映入眼帘。楼上挂着不少灯笼,紫红油漆在灯光的照耀下散发着光芒,二楼的镀金招牌上龙飞凤舞三个大字——‘景芝楼’,更是闪烁着金光。这景芝楼不愧是潍州城内最大的酒楼,仅仅外观上就如此奢华夺目,难怪达官贵人们都喜欢在这里用餐。

  看着富丽堂皇的酒楼,李全心知里面的消费定是不低,但肯定是好吃的,他穿越过来就吃了些青菜、野果和几条小鱼,想到大餐,便把他给馋的不行,不过他只能空咽几口唾沫,摸了摸兜里的十二两银子,心中无奈,这钱只能用在刀刃上,现在还没有机会,要保存实力。

  于是就只能在景芝楼外随意找了个小摊坐了下来,打探着里面的情形。不过巧的是,刚好看到那早上带人查案的青衣男子正带着仆役从楼里出来。

  他看得出奇,不过一旁的摊贩却不乐意了,见着个衣着破旧的男子坐着半天,却也没有点些吃食,自己也不好去赶的,但是见他没打算动,却有些忍不住了,于是走上前去问道。

  “敢问客官可要点些什么吃的吗?”话语虽然温和,不过表情却有些僵硬了,一幅你不点吃的话就赶紧离开,不要挡着我做生意了的样子。

  李全了然,加上肚子也有些饿了,见他这里煮着混沌,便歉意的回道:“不好意思,刚才一时出神,给我煮上一碗混沌,再加两个炊饼,若是有些咸菜,也可为我上一些。”

  小贩听他点上了不少,也不赶他了,心满意足的过去烹煮食物,没过一会,一碗混沌就端了上来,热腾腾的,冒着热气,上面还撒着葱花。

  李全尝了一口,也不知是这身体太久没吃过正餐还是怎地,竟然觉着好吃,囫囵的就把一大碗吃了个精光,剩下两个炊饼就着汤水咸菜慢慢吃着。

  那摊贩见他吃的爽快,很是给了自己的面子,上前略带骄傲的说道:“小兄弟觉着怎样,我这手艺不差吧,我可是在这街上开了十多年了。”

  李全听他开了十多年,就生了打探消息的注意,不过这混沌味道确实不差,便笑呵呵的回道:“老哥的吃食着实不错,是老字号的水平,而且老哥在这里开了不少年了,对这潍州城定是熟悉不过了吧?”

  小贩一听他这话语,顿时满面红光,将自己介绍了一番,然后将自己十几年的光荣史都讲了出来,期间也夹杂着这城里的人文政事,听的李全满脸冒汗,急忙问道:“厉害,厉害......王大哥你可认识刚才进去的那青衣公子?”

  “哎,我兄弟在里面做大厨的,这怎么会不认识呢,那公子叫辛翰,是新到任的刺史家的公子,这几日因这盐业司黄金被劫,到处邀请着乡绅寻求帮助呢,不过却没什么人来。”摊贩用手指了指对面的酒楼,示意自己在里面有人的。

  “哦?刺史大人是新到任的?”李全却从一大堆话中听到了关键信息,原来这刺史是新来的,这其中就有说道了。

  “那可不是嘛,二月初到任的,这才刚刚三月,中间就发生了黄金被劫,也真是倒霉呢。”

  才刚到任就发生了劫案,这是赤果果的下马威啊,刺史新任,没有亲信,这劫案若是靠刺史自己怕是解决不了。估计唯有跟下面的官吏认输了,做个印矬子了呗;要是不认输,估计下台之日不远矣。不过刺史缺少人手,自己缺少门路,这不就是机会嘛。

  于是摸出一两银子嘱咐着老板帮他留意一下,这两日楼里可有什么筵席。小贩见也不用自己出什么力就能拿下一两银子,便高兴的答应了。

  李全就着咸菜吃完大饼后,灌下一大口热汤,就起身离去了,今夜的住所,还没有着落呢。

  他在街上逛了几圈,又四处询问了一遍,终于让他找到了个便宜的旅店,可那黑心老板也要了他铜钱五十文,这房钱可真贵啊,最便宜都收了他五十文,可知道刚才吃了一顿饭都才用了十几文钱呢。心知住旅店必定不是长久之计,明日到处去看一下,租下一见房来,也好有个固定住处。

  夜色迷离,星光放亮。

  他又花了二十文向老板要了桶热水,洗去了几日来的疲惫后就沉沉睡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