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金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 夜尽天明(已改)

金烽 野外茶花 2575 2019.07.17 16:49

  夜雨敲窗,人们都沉醉在梦乡里,整个永丰巷万籁寂静,出了淅淅沥沥的雨声,没有了任何的动静。

  “梆!——梆!梆!梆!”

  梆子轻响,一快三慢,在小巷中缭转回荡,又有声音喊道:“丑时四更,天寒地冻。”

  循声望去,只见更夫四十来岁,窄额头,宽下巴,长着一张三角脸,头戴斗笠,身着蓑衣,一手提着灯笼,一手拿着梆子,嘴上哈欠连天,睡眼惺忪的沿着街道边走边敲,熟练无比。

  更夫就这样半眯着眼,一路敲打着又过了几条街巷,见着时候差不多了,深深的打了个哈欠,心中思量着,打完前面的那条街巷,差不多就可以回家了,老婆孩子热炕头,自己要回去好好睡上一觉了。

  现在四更已过了大半,再过一会就到了五更了,人们差不多要早起了,也不用敲了,一般他到了这时候,都差不多该回家了。

  想到马上能回家,更夫精神就好了起来,腿上也不由得加快了几分,迈步向着前面的永丰巷走去,地上的雨水被踩的四处飞溅。

  巷口黑沉沉的,犹如一头噬人的猛兽,正张着嘴等待着猎物自己送上们来。

  说来也怪,巷外阴沉沉的没有一丝风,可是到了这巷口,却风声不断,连带着旁边门上的风铃也被吹得摇摆起来,发出铮铮的声音,伴着屋檐滴下的雨水声,此起彼伏。

  更夫快步走进巷里,又是一阵阴风吹过,将手中灯笼也吹得摇晃起来,他赶紧将灯笼紧紧护住,但却没什么作用,灯笼中的火光,闪烁了几下,还是扑的一下就熄灭了,四周一下子就暗了下来,没有了一丝的亮光,只剩下晃动的风铃声音,在小巷中婉转不绝。

  他拍了拍手中的灯笼,见没什么反应,就伸手向怀中摸去,摸了几下,这才发现自己出门时忘记带火折子了,不由得挠了挠头,暗骂自己粗心大意,望着漆黑的雨巷,无奈的叹了口气。

  好在更夫自己打了十几年更,对于这条道早已烂熟于心,就算眯着眼他也能走回去,所以也没有感到担心,便在黑暗中慢慢前进......

  “梆......”

  他应声跌倒在地,手中的梆子摔了出去,落在地上,发出了声响。他双手撑在雨水之中,也不只是什么将他给绊倒了,而手上却黏乎乎的好像杵到了什么东西一般,更夫不由的大叫晦气。

  他就势坐在地上,赶紧将手擦了擦,又伸到鼻子前面闻了闻,手上不像是水,倒像是血液一般,带着股浓烈的血腥味。

  更夫皱了皱眉,鼻子在空中吸了吸,这才发现,这股血腥味似乎正是从身后将自己绊倒的东西上传来的。

  他喉咙微动,心中咯噔一响,向着那绊倒自己的东西爬过去。

  “轰——”

  恰好这时,远处雷声轰鸣,一道电光出现在当空,雷光发出刺眼的光芒,将更夫眼前之物照的雪亮。

  他定眼看去,只见地上有一具尸体,血流了一地,眼睛瞪得很大,正直盯盯的看着自己。

  更夫被吓得连连后退,仔细看了看手上的血液,一张脸煞白的脸随着电光的消散而隐去......

  ————————————————

  第二天一早,虽然折腾了一夜,但李全还是早早的醒了过来,听着外面似有声音。

  他侧耳倾听,除了清脆的雨声之外,还有其它的声音,难道是她哥哥醒了?

  想到这里,李全麻溜的爬起了床,穿好衣服,刚出房门。就听见院子外面传来一阵怒喝:“哼,给我砸,不准走脱一个。”

  话音刚落,前面的院门便被“嘭”地砸开。

  “嗯?”

  李全脸色猛的变,没有过多犹豫,一个闪身,进屋将长枪拿在了手里,再走出门时,笔挺的身躯如同劲松一般伫立在门前。

  空中的雨珠仿佛停顿了!

  只见院子外,一伙身着蓑衣,头戴斗笠,腰上别着佩刀,怀揣绳索的捕手、弓手(普通的衙役),顶着密集的雨水从院门里鱼贯而入。

  “你们是什么人?”

  屋檐下的雨帘,遮住了李全的身躯,他声音有些低沉,手中的长枪微微颤动,枪尖闪着寒光,冷冷的话音之中,有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压迫感。

  空气也为之一窒!

  进来的那捕头模样的男子,眉头微皱,望着气势骤升的李全,冷声说道。

  “尉司!”

  “尉司不去抓贼,闯进我这院子里是做什么?”

  “你叫李全?”

  “正是在下!”

  雨越下越大,在他的斗笠上飞溅,如一道道的水雾般,慢慢散开。他望着李全,微微一笑道。

  “嗯,那没错了。”说完轻轻地挥了挥手。

  一众弓手便纷纷上前,长刀森然出鞘,刀光劈开雨水,指向李全,脚步在地上踏出一道道涟漪,缓步向前,不断的缩小范围。

  尉司是城内的治安部门,属录事司管辖,相当于后世的市GA局,为首的长官是录事判官,手下有着百十号弓手,专管缉盗、捕贼、查案。不过听说前些日子盐课被劫,他们人手折损了大半,就连判官大人也折在了其中。

  今日却不知为何来为难自己,李全有些想不明白。

  但是看他们不打算善了,李全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

  长枪嗡的一声响,李全动了,一道烈风骤现,枪尖在空中划出一道圆弧,出现在了手中,李全轻轻转了转手腕,白蜡杆制成的枪身就在他手中微微颤动,锋利的枪头闪烁着寒光。

  不过这时,那兄妹两的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小姑娘探出个脑袋出来,看着外面的情况,满院的刀光将她惊呆在了原地。

  对方有二十多人,自己这边还带着两个拖油瓶,今天是栽了。

  李全剑眉微蹙,气势微收,偏过头去望了望小女孩,轻声问道:“你哥哥醒了?”

  听见他的话语,小女孩这才从震惊之中反应过来,小母鸡啄米似的点点头,李全了然,转回头淡然地说道。

  “来吧!”

  “我也不想为难你。”

  那捕头闻言,微微摇头,招了招手示意捕役退下来,这才望着李全说道:“若你真要反抗的话,恐怕里面的......”

  恐怕里面的那个乞丐已经死了吧,李全微微一叹,无奈地收枪而立。

  “说吧,你们到底来干什么的?”

  “抓你的。”

  “为什么?”

  “昨天的刀疤还记得吧?他死了......”

  “原来如此。”李全摇摇头,苦笑道,“还真是多管闲事的报应啊。”

  说完将长枪倚在墙边,拱着手平静地说道:“来吧。”

  捕头一个眼神,几个捕手走上前去,将李全的手捆了起来,准备带走。

  这是,一道干瘦的身影,倚靠着墙,慢慢地走了出来,口中若有若无地说道。

  “昨日之事和恩公无关,你们抓我吧......”

  捕头见状,皱了皱眉,向着身后低声说了几句,一个跑堂模样的男子走了过来,打量了乞丐几眼,这才轻声禀告道:“正是昨天的那个乞丐。”

  捕头点点头道:‘正好,一起带走!’

  一伙弓手一拥而上,将两人给带走了,留下了一个不知所措的小女孩站在了原地。

  院子的梨树上,一朵梨花被雨点打落,飘落在地上,在泥土里溅起一朵土花。

  ......

  院门之外,街坊领居都出来围观了,就连住他旁边院子的老头伫立在门前望着李全。而围观的一群人更是对着李全二人指指点点,嘴上不停的说着什么。

  “你可知道昨夜,我们这东八坊发生了起凶案呢,死了三人呢,其中一人从巷子里面爬了出来,这才被更夫发现了,我听说场子都流了一地啊。”一妇人在人群中说道。

  “是啊,是啊,我去看过了,地上全都是血,可真是惨啊。”旁边有去现场看过的应和她道。

  又有人指着李全二人说道:“巡尉司的人说是他们杀的,不过我看着两人小胳膊小腿,也不像是凶手啊。”

  “诶,你可别不信,你看旁边那个较高的,我听人说,昨天下午,就将其中一个死者打的可惨了。”

  “真哒?”

  “真的……”

  尉司的人将李全他们抓了之后,也没有进行盘问,直接将他两丢进了大牢里,就临走时说了一句。

  “明日刺史大人要升堂初审此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