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金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 乌云聚(已改)

金烽 野外茶花 3768 2019.07.14 16:30

  从日头西斜打扫到太阳将将落山。

  李全才将柴房和两间卧房打扫了出来,从井里打了点水,洗去一身的尘埃,看着水中自己灰头土脸的倒影,不由的吐槽着自己,真是自找罪受。

  他抬头看天色已经开始变暗了,心道柴房虽然是清理了出来,但今天应该是开不了火了,只能到外面去吃了。

  将东西收拾好后,便出了门,他不放心,又去后门看了看,那小女孩果然还靠在哪里,两个炊饼还是没动,李全便也不管了,转身向着大街的方向走去......

  李全便又坐在了那卖馄饨的小摊上,一边注视着街边,一边等着老板上菜。

  天还没黑尽,但景芝楼上层层翘起的飞檐之上,灯光却已点亮,和着刚升起的一轮明月,犹如点点繁星。

  此时正好是饭点,底楼大门里人们进出不断,李全从大门看进去,便能见着大厅里食客盈满,人们一边吃饭,一边舒意畅谈,显得十分热闹。

  不得不说摊贩的速度很快,没等多久,一碗葱绿面白的馄饨就上了上来,还冒着热气。看着这诱人的馄饨,李全食指大动,他看着这碗馄饨,轻笑着叹道:“也罢,既来之则安之。”说完认命般地吃着馄饨,不过街边却传来了打骂之声。

  李全循声望去,马路对面的景芝楼前,一个短衣汉子扯着一个乞丐模样的男子正在厮打着。

  那人满脸横肉,左脸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身着一身短打,肩上挎着个干瘪的棉布褡裢,两只臂膀显得非常有力,刚迈着粗壮的小腿从景芝楼里走出来,显得十分精悍。

  再看被打的乞丐身上,衣衫如缕,勉强遮蔽着他瘦弱的身躯,怀里捧着半只别人吃剩下的烧鸡,脚上穿一双破旧草鞋,胆怯怯的蜷缩在路边,任人踢打。

  乞丐躺在地上,也不讨饶,反倒是将怀中的烧鸡抱紧,自己默默承受着,那刀疤汉子下手可不轻,乞丐的嘴角已渗出一丝鲜血。

  围观的人不少,都是满脸麻木,还带着一丝对那刀疤的畏惧。而街上人来人往,但一个臭乞丐不值得他们停下脚步。

  想必这乞丐被人打死也不会有人为他收尸吧。

  此时此刻。在这个陌生的时代,陌生的地方——李全不由得对那乞丐生出一丝同情,这不是他圣母心发作。而是内心的孤独和对未来的迷茫,将来自己若是沦落到这一步,会有人帮我吗?

  李全将手中的筷子放下,缓缓地站起身来,向着街边走去,不知从何处吹来的风,让他发丝飞舞,衣袂飘飘,干瘦的身躯之中带着一股莫名的力量。

  ......

  橘黄色的灯光在四周流转,飞檐上的灯笼随风摇曳。

  李全上前按住刀疤的手,面色平静的说道:“朋友,出了气就行了,没必要往死里打吧。”

  事情有些突然,一道身影忽然出现在眼前,刀疤汉子微微一愣,细细的打量着他。周围的人群也安静了下来,一下子,街道之上顿时安静了下来,这里变成了目光的中心。

  片刻之后,刀疤汉子笑了,一张大嘴咧得很开,脸上的刀疤也跟着笑声抖动,左手用力一抽,大声笑道:“哈哈!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来管爷爷的闲事?”

  没抽动!

  “嗯?”刀疤又是用力一抽,想要从李全的手中挣脱出来,但是没想到却被对方死死的扣住,没有丝毫松动。

  李全还是平静地站在原地,冷眼看着。而那刀疤却是满脸憋的通红,手上又加大了几分力气,但还是纹丝不动。

  碰上硬茬子了!对上李全那寒冷的目光,刀疤额头上渗出几滴汗水,他眼咕噜已转,一道精光闪过,随即面露凶狠,右手握拳,朝着李全直直挥出。

  周围纷纷捂上了眼睛,为李全感到默哀,凭他那干瘦的身形,怎么可能是哪强壮的刀疤汉子的对手,而且这刀疤就是一接头混混,长期跟人恶斗,经验不俗,李全怎么可能是对手。

  然而事实并不是人们想得那样,几日下来,他身体已经恢复了不少,心中也有了几分自信。

  望着刀疤挥出的一拳,李全摇了摇头:“真是执迷不悟啊。”话音还未说完,已是一掌拍出。

  霎时间,拳掌相击,空气中犹如一道波纹散开,李全手心被震得生疼,但是这具身体让他本能地握住了那个拳头,随后手臂上一道力量爆炸开来,他右手握着重重一扭,啪的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炸碎了开来。

  下一刻,李全收身负手而立,浑身衣角无风自动,锐利的目光扫视着四周,眼中透露着杀意。

  终于,刀疤汉子抱着有些扭曲的手臂,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打破了街道的寂静,随即头也不回的逃出了人群,向着远方跑去。

  周围的人们这才反应了过来,张大着嘴巴,惊讶的望着李全。

  李全收回了目光,向着地上的那个乞丐看去,他没有管那逃走的刀疤,因为他不觉得那人还能给自己造成什么威胁......

  那个乞丐已经昏迷过去了,但还是紧紧地抱着手中的半只烧鸡。李全将他拍醒后,他才挣扎着站了起来,有些怯懦地对着李全一拜,道了一声多谢恩公后,便摇摇晃晃地离开了。

  李全望着他佝偻的背影,又看了看那些麻木的百姓,无奈的叹了口气,没办法这个时代就是这样!

  回到座位上,从钱袋中,掏出十文钱递给摊贩后,便也向着新家走去。

  还不错,已有了一个新家了!他轻笑了声。

  月色正浓,远方是他瘦高的身影,寂寥而又挺拔。

  而那逃走的刀疤会给他造成怎样的麻烦,他还根本不知道。

  ......

  李全出了中大街,又过了几条小巷,前方就是他的家门。旁边那老头家门前亮着灯笼,兴许也是才到家,但好歹也给这条巷子带了些亮光。

  李全手上提着一些吃食,循着亮光,打开院门,拖着疲惫的身躯走了进去。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后院的树下又坐了一个人,一个是那小女孩,另外一个居然是傍晚在街上被打的乞丐。

  两人都斜靠在墙角,那小女孩正拿着那半边烧鸡慢慢啃着,但只啃了两口,就没有再吃了,只是轻轻地拍了拍肚子,挺起胸膛,脏乱的脸上也扬起了微笑,再伸出手将烧鸡递给自己兄长,示意兄长自己已经吃饱了。

  不过肚子若是不‘咕咕咕’叫的话,真就是一幅吃饱了的模样。

  那男子心生感动,也没有接过来,只是轻轻的揉了揉小女孩那乱糟糟的头发,又从怀中拿出了一个馒头,柔声说道:“清儿,你吃吧,哥已经在外面吃过了,你要是没吃饱,这还有一个馒头呢......”

  不过话还没说完,喉咙里便轻轻的咽了下口水,脸上的青肿也因为吞咽有了些疼痛,他自己肯定是没有吃过的,但也不想让妹妹看出些什么端倪,便强打这精神支撑着自己。

  小女孩点了点头,又啃了几口,慢慢的咽了下去,虽然只是别人吃剩下的半边烧鸡,在她嘴中却仿佛是玉盘珍馐一般,大概又吃了一小半,就不肯再吃了,便又将剩下的烧鸡递出,然后瞪着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阿兄,两眼透露着坚决。

  那男子看着小女孩那发着亮光的眼眸,知道了妹妹的心意,就没再拒绝,接过来轻轻地啃了一口,慢慢的咀嚼着,就又将烧鸡递了回去,道:“清儿吃吧,哥真不饿。”

  小姑娘接了过来,不过眼中却闪烁着泪光,然后用手指了指自己,小嘴续咬了一口,随后又递给了自己的兄长,用手指着他的嘴巴。示意两人一人一口,都要吃下去。

  那乞丐男子心中一暖,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却强忍着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将自己的妹妹抱在怀中。

  乌云闭月,夜色渐深。

  两个虚弱的人就这样在昏暗的灯光下相拥取暖,不过乞丐男子的意识却已经开始有些模糊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