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宋代风流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王韶之孙

宋代风流 网络村夫 2317 2005.09.04 12:44

    为了方面御言院的工作,徽宗特意在皇宫附近安排了一座院落作为御言院的办公地点,地方虽然不是很大,但环境却是很好,很适合进行办公。

  沈墨翰跟着那名报信侍从直奔御言院而去。

  还未走到御言院门口,远远便望见一人单立门外,身材修长,有若松柏,沈墨翰随口向那报信侍从问道:“可是此人?”

  “正是此人,这人已经在此等待大半个时辰了。”

  “恩,沈墨翰使劲夹了夹座的白马,加速向御言院奔去。

  看见沈墨翰而来,门口的侍卫向那人说着什么,想必是告诉这人要等之人来了。

  那人闻言,抬头看了看飞奔而来的沈墨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待沈墨翰走近身前便供手而道:“下官王升拜见沈大人。”

  沈墨翰连忙下马,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这人,确是生的一表人才,年约三十许,身型挺拔,一脸的刚毅,浑身充满了一种爆炸的力量,一看就给人一种硬汉的感觉。当下回应道:“王兄,万勿如此多礼,教王兄在此等候多时,实乃惭愧。”

  王升有些惊讶地看了看沈墨翰,没想到沈墨翰如此谦逊,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之色,道:“久闻沈大人之名,今日一见果非同一般啊!”

  “哈哈,王兄客气,我们进去再谈,想来王兄在此站的有些累了吧。”沈墨翰挟同王升一同走进厅内。

  主客各自坐定之后,沈墨翰端上侍从刚上的茶茗,浅浅喝了一口而道:“这是杭州特制的龙井王兄请。”

  王升依言喝了一口热茶道:“清香淡雅,确是好茶,不过王某前来可不是喝茶的。”

  沈墨翰心中暗笑着人好生性急,也未言语,吹了吹漂浮在茶面尚未散开的茶叶,静目以待王升的下文。

  王升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道:“在下听闻皇上成立御言院,采纳天下之良策,今见我们大宋前有猛虎,后有饿狼,国家危矣,可我大宋武备松懈,现有微薄之意,愿献与皇上,还望皇上采纳。”说着从怀中小心翼翼地掏出一个黄色的小本子来。

  侍从接过递与沈墨翰。

  这黄色小本子约有一尺见方,上书“议汰兵疏”四个大字,笔迹铿锵有力。

  沈墨翰翻开本子仔细观看起来。

  “臣闻皇上成立御言院,欲采纳天下良策为己用,实乃大宋之幸,皇上之明也,感皇恩之浩荡,尽臣子之忠贞,今臣奏为简练军实,以裕国用事。

  臣窃以为天下之大患,盖有二端,一乃国力不足,二乃兵伍不精。

  …………

  愿皇上采纳,辰愿肝胆涂地而效之,臣王升敬上。

  桌子上的油灯发出幽暗的灯火,把厅内照的暖烘烘的,沈墨翰凝目细看《议汰兵疏》,心中忍不住大声赞叹,这王升对行军打仗甚有见地,心中对其也刮目相看。

  这份《议汰兵疏》确是鲜明地指出了现今朝廷军队的一些弊端,可谓一针见血,只是过于直接,言辞不留情面,送上朝廷肯定会被童贯这大将军反对,沈墨翰低头不语。

  半响之后,沈墨翰沉声问道:“王兄是何许人?现官居何职?”

  王升虽然十分希望沈墨翰发表一下看法,但又不得不答,面带愧色低声答道:“下官现禁军校尉,本是世家后人,说起来实在愧对先祖。”言下惭愧不已。

  “哦?”沈墨翰大感惊讶,双目一动不动的盯着王升。

  王升轻轻叹了口气,道:“先祖王韶。”

  “可是当年大破吐蕃的王韶王老将军?”沈墨翰惊道。

  “正是先祖,可惜在下未能光大先祖所创立的名业,反而落得如此下场。”王升言下大感惭愧。

  “王兄此言差矣,岂不闻靠先人祖辈者乃无能者为之,靠自身努力者乃真英雄所为,我看这份《议汰兵疏》写的甚有见地,他日王兄必然会前途无量。

  王升大喜,沈墨翰此言显是认可自己写的那份《议汰兵疏》,一来高兴,二来感激,大声说道:“沈大人一语惊醒梦中人,请受王某一拜。”说完便欲伏地而拜。

  沈墨翰连忙起身扶住王升笑道:“王兄客气了,难得你我一见如故,在下表字子忧,如不嫌弃,可称我子忧。”

  “那子忧也称呼我为约明吧!如此才不见怪,我也不‘吃亏’呀!”王升也是豪爽之人,大声笑道。

  “来人,去准备一些酒菜,我们边喝边聊。”沈墨翰大是高兴,连命令侍从去准备酒菜。

  “约明兄这份《议汰兵疏》确是一针见血地指明了现在军中存在的问题,果是将门之后啊!”沈墨翰举了举酒杯向王升敬道。

  王升闻及此言,大是伤感,凝望着杯中美酒黯然道:“自先祖去世之后,父亲完全没有那种雄心壮志,家道日见没落,我自幼跟随爷爷苦练武艺,勤读兵书,只望有一日能像先祖那样驰骋沙场,为大宋尽一己之力,往日也曾上过几次奏章,皆如石沉大海,了无音信,今知道皇上开此御言院,故此又来上言了。”

  沈墨翰陪王升叹了一口气,道:“约明兄,放心,我定会向皇上举荐的,兄之大才,足可为大宋之将也。”

  王升大喜而道:“如此就多谢子忧了!”

  “只是……”沈墨翰微微有些停顿,为难的说道。

  “子忧,但讲无妨。”王升满脸疑惑。

  “约明兄,应知道当今朝廷的情况,《议汰兵疏》中所写,虽属实,但我想会触动一些当朝权贵,不好的话,进言不成反而掉了脑袋。”沈墨翰微吟片刻,缓缓而道。

  “啊!照子忧这么说,按岂不是没有什么希望了?”王升大为沮丧,失落之色尽入眼底。

  “也不是全像约明兄所想那般,只要抓住一个好时机,就有可行之法,我们现在所缺的只是一个机会。”沈墨翰安慰道。

  王升脸色凝重,一脸的无奈。

  “约明兄,万勿如此丧气,我沈墨翰定当相助到底。”沈墨翰言辞恳切。

  “哎!只有如此了!”王升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