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宋代风流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林冲落难

宋代风流 网络村夫 2810 2005.10.30 10:26

    次日,少不了被蒋嵩等责问一翻,众人无不羡慕沈墨翰被李纲收为学生。

  生活似乎又回到原点,上榜的学子们都帮着准备殿试,沈墨翰因为李府的事,一直没去找鲁智深和林冲,二人反而来找沈墨翰了。

  鲁智深依然还和以前一样,林冲却是消瘦了许多,有点郁郁寡欢。

  “林大哥,怎么了?”见到林冲如此模样,沈墨翰自是十分关心。

  “哎……一言难尽,今日我们出去喝个痛快。”林冲拉着沈墨翰和鲁智深出去喝酒,沈墨翰看出了林冲心情不好,也不好拒绝,于是三人便一同外出饮酒。

  在酒席间,林冲便一五一十的道来,原来那日高衙内调戏林夫人被林冲喝止后,色心未减,反而联合林冲一同乡陆虞候设计欺瞒林冲,要不是林冲去的急,林夫人恐已糟那高衙内之手,那同乡陆虞候自知理亏,怕林冲找麻烦,这几日不是躲到那里去了,是故心中大是烦闷,故此来找鲁沈二人吃酒。

  鲁智深听后大怒,要去一刀砍了那什么高衙内,被林沈两人劝阻。

  酒后三人行到阅武坊巷口见一穿破旧战袍的大汉,手里拿着一口大刀,插着个草标儿,立在街口,口里自言自语说道:“竟然无一人识货,如此宝刀竟然没人买。”

  爱武之人,自是喜欢兵刃,要在平常,林冲定会去看看此刀是否如他所说,可惜这几日心情不好,故此未曾理会。

  那知那卖刀之人又道:“这么大一个京城,竟然没有一个识得兵刃的人!”

  习武之人,本就喜爱兵刃,林冲听这卖刀之人如此藐视京城之人,当下说道:“我到要看看你的什么刀?”

  那卖刀之人听闻林冲如此说道,便伸手把手中的弯刀拔了出来,刹那间,光芒四射,明晃晃的夺人眼目。

  林鲁二人见了齐声叫好,林冲问道:“果然是好刀,怎么卖的?”

  那卖刀之人,轻手拭擦着刀身,说道:“这刀是祖上传来的,我今天没了盘缠,若在平常在高的价钱也不卖,寻常之人我开价三千贯,今日就卖你两千贯。”

  林冲道:“这刀确是值两千贯,但现无人来买,你若肯一千贯,我便买你这刀。”

  那卖刀之人急道:“我急着用钱,你要是真心想要,我便让你五百贯,一千五百贯卖你。”

  林冲笑道:“就一千贯,你若同意我便买你的刀,”

  那卖刀之人略一思量,咬牙道:“金子当生铁卖了,一千贯就一千贯吧。”

  林冲带那卖刀之人回家中取钱,沈鲁两人自是各回各处。

  次日,天还未大亮,鲁智深便匆匆跑来。

  “兄长,怎么了?这么早来有什么事吗?”沈墨翰疑惑的问道,这鲁智深平常很少来临安会馆,今天这般早来,想必是有急事。

  “兄弟,不好了,林老弟被高太尉关入大牢了。”鲁智深语不惊人死不休。

  “什么?昨天还好好的,今日怎么就变成这样了?”沈墨翰大是震惊。

  “还不是那鸟人高衙内,上次欺占嫂嫂不成,这次设计陷害林老弟,说林老弟欲行刺高太尉,给抓到大牢里去了。”

  “还有这般事情,我们一同去看看。”沈墨翰当下随鲁智深同去大牢。

  牢营里当值的牢头孙定,为人还算正直,平日也听过林教头的名声,这刻也没有为难沈鲁二人,让他二人见过林冲。

  林冲见到沈鲁二人大是高兴,原来那日林冲买完刀不久,高太尉便请人来让林冲去试刀,不想却是高太尉计策,把林冲带到白虎堂,这白虎堂乃商议军机大事之处,常人不得入内,还未等林冲回过神来,高太尉便和左右排列军校拿下林冲压入大牢。

  鲁智深听后大怒,只欲去杀了那高太尉,被林沈二人相阻,仍自喋喋不休。

  沈墨翰暗自思量,这事牵扯到高太尉,须得谨慎行事,当下安慰林鲁二人,便去寻李纲,看有无办法可救林冲。

  李纲也知这林冲之名,听闻之后,暗一沉思,便告之其罪难免但性命无忧,让沈墨翰先行回去等消息,便出府而去。

  几日之后,林冲本是死罪,改配沧洲牢城。

  众邻舍并林冲的丈人张教头及鲁智深、沈墨翰几人都在府前替林冲送行。

  与林冲齐来的还有那押送官差董超、薛霸两人。

  林冲执手对老丈人说:“泰山在上,今日被那高衙内所害,惹了一场官司,今日,有些话想对泰山大人说,自蒙泰山大人错爱,将令爱许配林冲,已有三年,不曾有半点差池,虽不曾生半个儿女,亦未曾红过脸,更无半点争执,今这点横事,配去沧州,生死存亡未保,,娘子在家,林冲心去不稳,诚恐高衙内威逼这头亲事,且娘子还青春年少,不要因为林冲耽误了前程,今日各高龄在此,林冲立纸休书,任从改嫁。”说完二眼泛红,显是心中苦楚之极。

  张教头也有一身脾气,当下怒斥道:“林冲,不要说如此之话,今你皆因小女而故,变成此样,又不是你的错,今日就当去沧州躲灾避难,早晚会回来的,依旧夫妻完聚。明日我就把小女并锦儿接回去,我看那高衙内还能怎么着。”

  林冲感道:“感谢泰山厚意,只是林冲放心不下,不要耽误了娘子,泰山可怜林冲,便依了林冲,林冲死也瞑目。”

  张教头那里肯依,众高龄亦说行不得,不欲林冲休林娘子。

  林冲见众人不依便道:“若不依林冲之言,林冲便誓不与娘子相聚!”言辞大是恳切。

  张教有见状只好说道:“既然如此,那暂且由你写下,我不把女儿嫁人罢了,他日你回来了,你们再行相聚。”

  当下林冲让众高龄取来纸笔写道:

  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因身犯重罪,发配沧州,生死未定。家有妻子张氏年轻,林冲愿立此书,任从改嫁,用无相争。林冲今日写此休书,实乃本意,并无相逼,立此文书为证,大宋宣合元年三月。

  林冲写完,打了手模,眼泪直如下流,滴到休书之上,显是痛楚不已,身旁之人无不落泪,鲁智深更是须发皆张,双目赤红,内心愤怒无比。

  正当这时,林娘子哭嚎的跑来,锦儿抱了一包衣服,一路跟来。

  林冲见了,起身接着道:“娘子,林冲有话要说,今刺配沧州,生死不保,恐耽误了娘子的青春,现已写下休书在此,林冲走后,娘子自行改嫁,不要为林冲耽误了娘子。”

  林娘子听闻哭道:“相公,我不曾有半点对不起之人,如何把我休了?”

  林冲苦笑道:“我是一片好意,恐怕日后耽误了你。”

  张教头劝道:“放心,这林冲要是回来,你们可再成夫妻,这林冲不回来了,只教你守节便是。”

  林娘子听到此言,心中更是悲痛,又见了这休书,一时哭到在地,晕了过去。

  林冲和张教头慌忙救了起来,半响林娘子苏醒过来,仍自哭泣不已。

  林冲安抚好林娘子后转而对鲁智深和沈墨翰说道:“多谢两位兄弟周全,才保得林冲这条性命,今后林冲不在,两位兄弟要多加保重。”

  当下林冲与那押解官差董超、薛霸起身而行。

  “兄长,我看这两名官差不是好人,怕路上为难林大哥,麻烦你跟上护送一段时间,假如那两官差本分的话密集速速回来。”沈墨翰个鲁智深低声说道。

  鲁智深眼中精光一闪,微微点了点。

  待林冲走远之后,众人方转头回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