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宋代风流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杨志卖刀(下)

宋代风流 网络村夫 2749 2005.09.28 12:03

    青面汉子把牛二扭转身来,抬起大腿照牛二屁股上就是一脚,把牛二踢的一个前扑,卧到在地。

  牛二爬将起来,口中满是灰尘,脸面已被檫破,抡起右拳,一拳向青面汉子脸面打起来。

  青面汉子矮身躲过,口里对众人说道:“街坊邻居都是证人,我杨志身无盘缠,自卖此刀,是这泼皮抢夺我的刀,到了官府望街坊邻居们替我杨志做个见证。”

  牛二见青面汉子躲过,脸上凶光毕露,对围观众人道:“我看谁看见了,我牛二就要他的小命!”

  这牛二乃此处地痞流氓,众人都怕了他,哪敢与杨志做证,皆掩面而走,更无人上前相劝。

  沈墨翰见此,心中大怒,上前一步道:“你是哪里人?光天化日之下,胆敢做出如此之事?”

  牛二斜眼瞥了一眼沈墨翰,见沈墨翰一身儒袍打扮,面目斯文,以为只是一个多事的寻常书生,冷冷而道:“你是何人,敢来管老子的事,是不想活呢?”说罢便欲上前痛打沈墨翰。

  青面汉子杨志见沈墨翰出言相助,大生感激,又见这沈墨翰一副斯文样,恐遭这牛二毒手,当下踏前一步,横在沈墨翰身前,对牛二怒道:“你待怎样?”

  沈墨翰知杨志此举显是怕牛二对自己不利,轻手拍了拍杨志的肩膀对牛二喝道:“难道没有王法吗?我们一同见官去!”

  牛二也不是那种愚笨之人,心想这人口口声声去见官,要知现在官场黑暗无比,无背景之人哪敢惹上官司,又见沈墨翰面貌俊秀,气度不凡,恐是哪家王孙贵族的公子,当下问道:“你是何人?”

  沈墨翰瞥了一眼牛二,冷声而道:“我是沈墨翰!”

  沈墨翰现在在汴京可算是小有名气,牛二自是也曾听说过,心中一惊,试问道:“可是今科状元?!”

  杨志显是刚来汴京,并不知道沈墨翰的名声,故此时并未在意,听到牛二如此问道心中大惊,转过头来一脸震惊的望着沈墨翰。

  沈墨翰万万没料到这牛二竟也知道自己的名头,心中有些惊讶,但还是微微点了点头。

  虽然和自己心中所想一般,牛二还是有些惊慌,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笑道:“既然是沈大人,小的自是不敢和沈大人争夺宝刀了,小的告辞了。”说完悻悻而逃。

  沈墨翰心中哑然失笑,这牛二溜的到挺快的。

  杨志听这人乃是今科状元,心中大是惊慌,隐隐又带有一些欢喜当下感激道:“多谢沈大人。”

  沈墨翰见这杨志为人恩怨分明,不畏**,心中自然也十分欢喜,当下说道:“如此好刀,杨兄定是十分喜爱,如何肯卖?”

  杨志神色一黯,长叹一声:“古有秦琼卖马,今有杨志卖刀,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

  沈墨翰见杨志衣衫不整,满脸灰尘,脸色蜡黄,知这杨志肯定是没了盘缠饿了好几天,当下说道:“今日一见杨兄,大感快慰,小弟就请杨兄喝上几杯,还望杨兄万勿推辞。”

  杨志知是沈墨翰看穿了自己现在的境况,心中大为感激,忍不住感激道:“沈大人……”

  沈墨翰打断了杨志的话,笑道:“人在外,哪能没有个不方便的时候,杨兄就无须多说,走,我们一起喝酒去。”

  二人相偕到附近的酒楼处,找一僻静的位子,点了酒菜。

  “我看杨兄武艺非凡,不知道是哪里人士?”沈墨翰给杨志满上一杯白酒问道。

  杨志神色略带愧色,黯然道:“我本是三代将门之后,五侯杨令公之孙,昔时官任殿司制使,只因皇上盖万岁山,差我等十个制使,去太湖边搬运花纲石赴京交纳,不想我押着那花石纲在黄河里遇到风浪,打翻了船,失陷了花石纲,不能回京附任,逃到他处避难,如今赦了我们的罪状,我今次来京乃是去枢密院复职。”

  沈墨翰举杯一饮而尽,奇道:“那杨兄为何落到这般摸样?”

  杨志长叹一声,恨道:“那高太尉,欺人太甚,因我未曾使些银两,就将我赶出殿司府,不复采用。”言下大感气恨,一口喝光杯中白酒。

  沈墨翰也心中大叹,感叹道:“那高俅也太恶心了,前日里见儿子高衙内迷恋我林大哥的妻子,使计害的我林大哥刺配沧州。”

  杨志一震,问道:“可是八十万禁军统领林冲?”

  沈墨翰惊道:“杨兄如何知道?”

  杨志苦笑道:“此事说来好笑,我来汴京的路上,路过梁山泊还和林大哥打过一场!”

  沈墨翰差点把口中的白酒喷了出来,一脸诧异的看着杨志。

  杨志笑了笑道:“沈大人别急,那时林大哥刚上梁山入伙,被那头领王伦纳投名状,恰好在山下遇见我了!”

  沈墨翰自是不知道这些江湖之事,当下疑声问道:“投名状?”

  杨志知沈墨翰对这等江湖之事不太知晓,解释道:“江湖上有条不成文的规定,但凡好汉们入伙,须要纳投名状,就是放你下山去得一人,将头献纳,他便才能无疑心!”

  沈墨翰大惊,怒道:“哪有这般道理!人头岂是这般就献纳的吗?那王伦也太欺人了吧!林大哥如此敦厚之人,如何干得了此等事来!”

  杨志长叹一声道:“林大哥确是老实之人,王伦给他三日期限,林大哥见人不忍相害,待到第三日,便遇上了我杨志,与我斗了起来。”

  沈墨翰知杨志话来说完,也没搭话,举了举酒杯,期待下文。

  杨志饮尽了杯中之酒道:“这一斗,我们打的是大为痛快,也是不打不相识啊,反而结成了朋友!”

  沈墨翰接道:“这三日期限已过,后来怎么样了?”

  杨志顿了顿道:“我变与林大哥一同回山见那头领王伦,我待杀了那王伦,让林大哥坐头把交椅,林大哥相阻,不让我杀那王伦,那王伦却也再未提及投名状之事。”

  沈墨翰心中一叹,道:“林大哥为人太过于相好,那王伦今后少不了为难林大哥。对了,杨兄,你见过鲁大哥没?他应该和林大哥一起吧!”

  杨志一怔,转而问道:“你所说的鲁大哥可是花和尚鲁智深?”

  “正是,那日林大哥刺配沧州,鲁大哥便暗中保护林大哥。”沈墨翰当下把那日送行之事一一道来。

  “我也曾听林大哥说起过,林大哥在野猪林中险些被差衙所害,幸好鲁智深相救,方才没事!”杨志对鲁智深也大力钦佩。

  二人相谈甚欢,到告别之时,依有不舍之意。

  沈墨翰从怀中包裹中取出些银两,对杨志道:“杨大哥遇到困境,小弟这有些许银两,杨大哥万勿推迟。”

  杨志大是感动,也不推迟,道:“多谢兄弟,今日之恩,杨志他日来报。”

  沈墨翰见杨志神情黯然,问道:“杨大哥,今后有什么打算?”

  杨志长叹一声道:“我也不知道,只得回家去做些买卖吧!”

  沈墨翰见杨志本领高强,如此大为可惜,沉思片刻,微吟道:“杨大哥如此本领,回家太过于可惜了,不若和我一起,他日我奏表皇上,启用杨大哥,那岂不美哉!”

  杨志听后大喜,也觉办法甚好,便随同沈墨翰一同回临安会馆。

  各位读者大大,我正在凑钱修主板,不出意外的话,10月初就可以开始恢复快速更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