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宋代风流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通化吴庸(中)

宋代风流 网络村夫 2680 2005.10.23 22:49

    通化明显的还残留着洪水冲刷过的痕迹,一片狼籍,街道上横七竖八的躺着惨不忍睹的灾民,最大的有年近七旬的老者,瘦骨嶙峋,拿着一张破旧的席子就这样随便的躺在街道上,年纪小的更是可怜,脸色腊黄,拿着一双无助的眼睛望着路上的行人,祈望其中有人能发点好心肠,给他们一点吃到。

  杨志的性格比较直接,长叹道:“我本来以为我已经够惨了,没想到他们比我们还要惨。”言下大感唏嘘。

  沈墨翰心中也是大感震惊,楞道:“朝廷不是给发放了赈灾的粮食吗?为何还是这般?”

  王升双眼精光一闪,接口道:“说不定这里面藏着什么惊人的秘密,粮食应该发放给县衙了。”

  杨志怒道:“说不定就是那马德荣克扣这赈灾的粮食的,真恨不得一刀砍了他的头。”

  沈墨翰拍了拍杨志的肩膀道:“暂且先忍耐,我们去打听一下消息。”说着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座酒楼。

  这座酒楼门前上题一匾,上书“天下第一楼”五个烫金大字,大门两则各贴一联,上联是“东南西北食四方”,下联是“春夏秋冬论五邦”对联前面各自摆放着两个石雕狮子像,气派倒也不小,口气更是不小。

  几人迈入酒楼,早有店堂伙计迎了出来,店小二把众人引入楼内。

  整个大厅内人不是很多,三三两两的坐了几桌,兀自在那说着什么,只有一张桌子单独伏案一青年人,一身淡青色长杉,右手环抱着酒杯,喃喃自语着不知道说些什么,楼内几人均对沈墨翰几人进来也不在意。

  沈墨翰待店小二收拾妥当微微笑道:“小二哥,店里怎么这般冷清?平日里生意也是这般吗?”

  不知道是不是天下所有的店小二都喜欢搭话,这家店小二长叹一声,说道:“客官,你有所不知,本店乃是通化第一号酒楼,在这远近可是闻名的,生意原本是好的不得了,这人可谓是多如牛毛。”突得觉得这么形容有些不礼貌,笑道:“得,公子你别嫌小的这话难听,小的也没有读过什么书,您别介意,自从这大水一来,就很少有人来了!”言罢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是为了洪水而叹,还是为了酒楼没人而叹。

  沈墨翰微笑接口道:“朝廷不是发放了救济金和粮食吗?为何百姓还是这般?”

  店小二那知道这是沈墨翰在套他的话,口没遮拦的说:“朝廷的那点粮食和银两那能到我们百姓手里啊,都进了马大人家里呢!”说到此处突然有所警觉,小声的道:“小的刚才都是瞎说,公子你别放在心里,就当我没说。”

  沈墨翰三人对望了一眼,均心知肚明,眼中闪过果然如此的表情,王升接口道:“马县令怎么不见治水啊?”

  店小二是一个快嘴巴的人,指了指那伏在桌案上的年轻人道:“看见了那人了吗?”

  沈墨翰等人依言看了一眼那伏在桌案上的年轻人,点了点头,满脸疑惑的看着店小二。

  店小二接着小声的道:“这人姓吴名庸是我们通化有名的才子,今此科举要不是没给送银两,说不定也会高中呢,这不,为了这治水之事,不知道给马大人提过多少次建议,可马大人就是不听,还派人把他赶了出来,这不现在天天在这喝酒,借酒消愁。”说完摇了摇了头,眼中满是惋惜之色。

  沈墨翰心中微微有些惊异,故意道:“朝廷不是派人前来治水了吗?你们有什么可以去找他啊!”

  店小二摇了摇头道:“天下乌鸦一般黑,我看这朝廷派来的官员也不是什么好人!”

  杨志性子较直,一听这话,有些不高兴,正欲上前训斥店小二几句,被沈墨翰轻轻拉了拉他,冲他微微摇了摇头。

  那店小二可是自己也发现了话说多了,说了许多不应该说的话,轻声对沈墨翰几人道:“小的看几位还算好人,忍不住多说了几句,几位千万不要到处说啊,否则小的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沈墨憨几人大感好笑,点了点算是答应。

  这时,那伏桌的年轻人叫道:“小二,拿酒来。”

  这店小二皱眉道:“吴公子,还要酒,你都还欠好几杯酒钱呢!”

  那伏案的吴庸猛的抬起头,双目一瞪,望着店小二说道:“不也就几杯酒钱吗?还怕少了你不成,待我上奏朝廷,朝廷应用了我的治水之策,一并还你。”

  店小二嘲笑道:“我看我这辈子是等不到了,你那什么治水之策要是行的话,马县令怎么还把你赶出来。”

  吴庸显是被店小二说到痛处,双脸逼的通红,对店小二怒道:“好你个狗眼看人低,马县令不足以为谋也,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我的厉害。”转而大声喊道:“大梦谁先醒,我自空肚杯。”言罢竟喃喃笑了起来。

  店小二看了一眼吴庸,嘴里暗骂道:“疯子。”便不再理他,欲返身去给沈墨翰准备酒菜。

  沈墨翰与王升对望了一眼,均笑了起来,王升叫道:“小二,去给这位公子送上几杯好酒,算我们的。”

  店小二有些惊奇的看了沈墨翰等几眼,劝道 :“ 几位公子不必如此,这人每天都是这样,没钱还给公子几位的。”

  杨志摆了摆手,有些不耐烦地道:“叫你去你便去,干什么这般啰嗦?”

  店小二见杨志面现凶像,也不敢多言,喏喏的应声去了。

  那吴庸自也是听见沈墨翰等人的话,头也没抬的说:“店小二说的对,我是一个穷人,不必如此对我。”

  杨志大怒,心想人家替你给酒钱,你还这般,便道:“你这人怎么这样,不喝便罢,也省得我们的酒钱。”

  吴庸嘿嘿笑道:“天下没有这样的好事,你们到底要我干什么?我吴庸就算再穷,断然也不会干伤天害理之事的,你们的酒不喝也罢。”

  沈墨翰与王升对望了一眼,彼此均闪过一丝讶意,没想到这吴庸也还有这般骨气。

  杨志听完心下大为佩服的同时也忍不住回应道:“就算是干什么坏事,也不会找你这样的人。”

  吴庸也不答话,口中大笑道:“大梦谁先醒,我自空独杯。”

  沈墨翰喝了一口热茶笑道:“几杯水酒而已,难道吴兄认为自己只值几杯水酒吗?”

  但凡名人高士,不怕杀头,不怕辱骂,最为有用的办法就是激将发,这吴庸到底有几分本领现在还不知道,但这过臭毛病到是重的很。

  吴庸闻言果然坐了起来,猛盯着沈墨翰看,眼中精光四射。

  沈墨翰摔先捧起茶杯抿了一口热茶,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道:“吴兄不介意的话来这边坐坐。”

  吴庸嘿嘿一笑,也不答话,拿起空酒壶一步三晃的行到沈墨翰这桌坐下。

  这时那店小二也端着酒菜上来,摆满了一桌,见吴庸也坐在桌子上,呵呵笑了一下,对吴庸小声道:“吴公子,你今天算是遇到了贵人,是这位爷心好,也算你幸运。”

  吴庸白了一眼店小二,气的没说话,径直拿起店小二刚端上来的白酒,给自己倒了一大杯,一口而尽,然后意犹未尽的抹了抹嘴说道:“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