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宋代风流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武状之争(下)

宋代风流 网络村夫 2532 2005.09.15 19:10

    

  “哈哈,秦炙你的头在此,还不认输?”逍遥无忧单手举起长枪,枪头上正挂着秦炙的头盔。

  “笑话,你的头颅在此,还不下马投降!”秦炙摇晃手中的方天画戟,戟顶正是逍遥无忧

  的头盔。

  场外观战之人无不惊楞,刚才的情形惊险无比,人人都惊出一声冷汗,这刻突然又变成这样,皆大笑不已。

  逍遥无忧和秦炙两人盔甲凌乱,蓬头乱发,形象狼狈之极,座下的俊马也大口的喘着气,显是大为吃力,二人相斗甚久,加上又力大不比,且大部分力量都是马儿承受,故到此刻,马儿也承受不住。

  那蓝杰一挥手,大声喝道:“这马战也算二位平手,稍稍休息一下,进行第三场剑法比试。”

  逍遥无忧和秦炙各自下马,脱下已经破烂的盔甲,换上便袍,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两人又是一人白袍,一人黑袍。

  待二人坐定之后,徽宗站立而起,笑道:“二位爱卿的本领果然是非同一般,更是棋逢对手,今日朕赐你们二人美酒一杯。”

  逍遥无忧和秦炙皆拜地而谢,口中大呼皇上万岁。

  高俅见徽宗欢喜,那能放过如此机会,当下奏道:“皇上,逍遥无忧和秦炙皆乃不世之才,恭喜皇上,大宋又增加两位大将之才。”

  徽宗心中欢喜,看了“爱郎”一眼,深情得意,缓缓对逍遥无忧和秦炙二人道:“二位爱卿,家中还有何人?生活可还好?”

  逍遥无忧和秦炙连忙应答,秦炙抢先答道:“草民家境还好,上有老父老母,下有一弟乃进科二甲头名秦桧,现在在翰林编修。”

  “哦,不错,兄弟二人都乃我大宋的人才,好,好!”徽宗点了点头,大是满意。

  逍遥无忧见状答道:“草民自幼父母双亡,从小在姨夫家长大,姨夫乃是韩世忠将军。”

  徽宗有些楞然,道:“原来是韩将军的侄儿,难怪如此厉害,果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啊。”

  秦炙见逍遥无忧乃是韩世忠的侄子,心中大感惊讶,今日得罪了这逍遥无忧,恐他如难有出头之日啊,一时有些不安。

  蔡京这老狐狸看在眼里,一看秦炙的样子就知道其心中所想,兼平日里和韩世忠一向不合,当下奏道:“皇上,为了已示公平,今日两人之战无论生死,他日另一人不可追究此事。”

  徽宗看了看蔡京,又看了看秦炙和逍遥无忧二人,哑然失笑道:“那就如蔡爱卿所言,你们可以放手一战。”

  秦炙感激的看了一眼蔡京,向徽宗道:“谢皇上。”

  逍遥无忧满脸不屑,心中想到我是那种人吗?等会让你好看。

  两人休息片刻,换上禁卫军递来的木剑,持剑以待。

  司仪太监再此喊道:“第三场比试开始,”

  两人谁也没有出手,静目以待,等待出手的那最佳时刻。

  天空的小雨也像是配合二人的争斗般变的大了起来,在场的观众并没有在意变大的雨水,完全被场中的气氛所吸引住。

  秦炙右手握剑平端,左手垂放在身后,身子微微左倾,剑尖紧紧锁住逍遥无忧。

  逍遥无忧依旧和那日在流韵阁一般,剑指地面,不动如山,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沉静德有如一潭死水。

  整个场内,鸦雀无声,人人屏息静气,凝目注视着二人,只有无边的雨滴落在地面上的嗒嗒声。

  突然,空中闪过一道亮光,把整个人的面目照的一清二楚。

  就在此时,秦炙动了。

  秦炙眼中寒芒剧盛,嘴角不自觉得抿着一个弧度,依旧保持着那握剑的姿势直向逍遥无忧冲去。

  沉重的脚步声配合着雨点的落地声,形成一股铺天盖地的杀气直卷向逍遥无忧。

  逍遥无忧无视秦炙带给他的压力,依旧稳如泰山,挺若松岳。

  待到剑身离自己身前一尺远的时候,逍遥无忧眼中厉芒大盛,斜指地面的长剑随着手势从下向上撩起。

  剑身的水珠也随着长剑的舞动,飞速向秦质射去。

  秦炙眉头一动,嘴角的弧度不自觉得拉大,手中的长剑突得快了几倍,风声更甚。

  飞溅的水珠在空中被劈为两半,丝毫阻止不了前进的长剑。

  “当”的一声脆响传遍全场,完全掩盖了淅淅沥沥的雨声。

  逍遥无忧的长剑正好击在秦炙的剑身上,激得长剑向外荡去。

  逍遥无忧嘴角划过一丝冷笑,往前踏进一步,手中的长剑借反震之力向秦炙的脑袋削去。

  秦炙身体后仰,长剑堪堪从面上划过,右脚顺势向逍遥无忧的手腕踢去。

  两人果真是棋逢对手,这第三场剑也是旗鼓相当,你来我往,不分胜负。

  众人自是看得大呼过瘾,称赞不绝。

  两人却是有苦自己知,经过前面一场马战,二人基本上都消耗了大量的气力和精神,现在全都感到酸软无力,手足沉重之极,呼吸急促,全都咬着牙支持,打到这个时候,拼的就是精神上的力量和头脑了!

  这个时候逍遥无忧就要吃亏许多,自己灵活多变的剑法已经没有多少气力使出来,往往使用一招就要休息好一会。

  秦炙的剑法则刚好相反,走的完全是刚猛的路子,讲究直来直去,故此要比逍遥无忧略战上风。

  听着耳边淅淅沥沥的雨声,逍遥无忧心中一动,有了计较,当下放弃进攻,严防死守。

  秦炙见逍遥无忧完全防守,心中大喜,想必逍遥无忧是气力不支之故,已是强弩之末,当下那还不乘此机会一举击败逍遥无忧,当下招招皆尽全力,务必致对方于死地。

  逍遥无忧立刻陷于绝境之中,生死在一线之间,仿佛随时就有可能死在秦炙的剑下。

  秦炙见逍遥无忧死命支撑,眼中精芒毕露,大喝一声,使尽全身气力,*般向逍遥无忧卷去。

  逍遥无忧被打的节节都退,眼见就要支撑不住,突然,天空中闪过一丝雷电,照亮着逍遥无忧脸上那诡秘的笑容,秦炙心中一震,一种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心下叫糟,正慌乱之际,从逍遥无忧的剑身上闪过一片亮光,那是雷电在剑身上的反射之光,当下眼中不由一顿,手中的长剑不觉一松。

  逍遥无忧眼中精光四射,那种颓废的感觉一扫而空,手中的长剑在空中划过几道诡秘的弧线。

  秦炙眼中闪过一丝怨恨的目光,左边肩头却已是血迹斑斑。

  第三场,剑法一道,逍遥无忧胜。

  各位:不好意思啊,没加群的朋友可能不知道,本人发生经济困难,电脑主板也坏了,所以更新慢了下来,手稿上已经有三万了,没办法,现在吃饭都是问题,请各位大大不要介意啊,我保证不会tj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