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宋代风流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通化吴庸(下)

宋代风流 网络村夫 2375 2005.10.24 18:45

    沈墨翰笑了笑,举起酒杯向王升、扬志和吴庸笑道:“我们先喝完这杯酒.。”

  众人均点了点头把杯中白酒一饮而尽,那吴庸喝完更是最醉醺醺的叫道:“喝别人的酒果然比喝自己的酒香啊!”

  沈墨翰哑然失笑的道:“从没见过像吴兄这么洒脱的人呢!”

  吴庸嘴巴一撇,说道:“我说的是实话。”

  沈墨翰大笑而道:“刚才听店小二说来,吴兄好象对这治水大有见解啊!”

  吴庸听到沈墨翰如此问道,眼中不自觉的闪过一丝热烈,微微有些得意道:“岂止治水,这农田水利之事没有我吴庸不会的,不是我吹的话,方圆几百里恐无第二个人比的上我。”

  沈墨翰心道:“天下能人也没有如此说自己的,这人不是真有本领,便是吹牛皮之人。”

  “那马县令怎么把吴兄赶出来了,这时正需要吴兄这治水之策呀。” 沈墨翰试问道。

  吴庸长叹一声道:“空有抱负无处投啊,我给马大人进献我的治水之法,马大人连看都没看便直接把我赶了出来,更可气的是还还说这治水之事乃国家之事,寻常百姓不得参与。”顿了顿说道:“这算是那门子道理,这水灾淹的是百姓的家,毁的也是百姓的家,怎么不管百姓的事。”言罢把杯中白酒一饮而尽,显是心中郁闷之极.

  杨志本就对官场不满,这刻不禁叫道:“好,这本来就关天下百姓的事。来吴兄,冲你这句话,我老杨敬你一杯。”

  吴庸欣然举杯畅饮。

  “我到想听听吴兄有什么好的治水之法,可否道来?” 沈墨翰举杯碰了碰吴庸的杯子。

  吴庸回杯和沈墨翰碰了碰道:“看在兄弟这杯酒上,说说但也无妨,反正也没什么人听。”言下大是伤感。

  沈墨翰笑了笑把杯中白酒一饮而尽,拭目以待。

  吴庸清了一下嗓子道:“通化位于黄河和汴河的交界处,历年来都受洪水之灾,只不过今年要更为严重些吧,这所受洪水大部分皆来自黄河,这次受灾实乃官府整治不力的缘故。”

  吴庸喝了一口酒继续道:“通化与黄河交岸共有一百三十处堤岸,全是拿泥土固之,早年李纲李大人曾巡视此地,启奏皇上把这此泥土换成沙土装袋而固,朝廷也曾拨款来办此事,但款子虽下来了,但这泥土却一直没换,故才有今日之祸。”

  沈墨翰与王升彼此对望了一眼,心知这批款子十有八九落到了马德荣的口袋里。

  吴庸接着道:“这治水之法,上者导,中者疏,下者堵也,古大禹治水采用……”

  沈墨翰和王扬三人听得频频点头,彼此交换了一下眼色,这吴庸却是有才干。

  讲了半响,吴庸把这治水之前前后后讲的头头是道,甚有章法。

  沈墨翰心道:“得来全不费功夫,这次可拣到宝了,当下赞道:”吴兄所讲治水之法确是良策,实有惊天动地之才啊!”

  吴庸还是头是次听到有人夸奖他的治水之法,大为高兴,眼中闪过一阵惊喜之色,片刻又暗淡下来,道:“法虽好,可不能用也!”

  沈墨翰笑道:“谁说的,吴兄如此良策岂可不用,说不定吴兄真有可能成为这次治水的总指挥呢!”

  吴庸也非愚笨之人,猛的抬起头来一脸震惊的看着沈墨翰道:“敢问阁下是….?”

  沈墨翰轻举杯笑道:“我就是此次朝廷派来治水的沈墨翰。”

  吴庸心中又惊又喜,惊的是刚才还在说这朝廷委派的治水官员不是好人,喜的是这沈墨翰对自己的治水之法甚为欣赏,当下伏地拜道:“小人有所不知,罪该万死,还请大人原谅。”

  沈墨翰一来怕引起酒楼内众人的注意,二来也实不想吴庸这般,当下扶起吴庸道:“吴兄万勿如此。”

  吴庸心知沈墨翰不会责怪自己,当下顺势而起,老脸一红,微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小人刚刚还说大人呢,大人千万不要介意,只是一时酒后诳语,万勿见怪!”

  那知沈墨翰口中却责备道:“介意的很了!”

  众人一齐楞住,都吃惊的看着沈墨翰,那吴痈更是急的满头大汗,又欲伏身下跪。

  沈墨翰见状,大笑道:“介意吴兄一口一个大人,一口一个大人的叫哦!”

  杨志和王升俱笑了起来,那吴庸这才放下心来,也只是满脸尴尬的笑着。

  “忘了介绍一下,这位是王升,这位是杨志。” 沈墨翰将王、杨二人介绍给吴庸。

  吴庸客气道:“在下表字润泽,称呼我润泽就可以了!”

  四人又重新坐好,喝起酒来,气氛却是要比刚才要和悦了许多。

  王升冲吴庸道:“吴老弟,听你刚才所言,这马德荣似乎在这次灾情中克扣了朝廷的赈灾粮款?”

  吴庸抬头看了看四周道,小声的道:“这马德荣克扣的赈灾粮款之事,我们通化的百姓大都知道,只是苦于没有什么办法,前些日子钱家老二被马德荣追的没办法,欲上京告御状,不知怎么就死在了家中,以后就没人敢提这件事情。”

  沈墨翰皱眉道:“那现在灾民百姓如何生存?”

  吴庸长叹一声道:“今年庄稼全被洪水淹了,颗粒无收,马德荣把朝廷的粮食熬成了粥发放百姓,一碗粥中,九分水,一分米,那怎么能吃的饱呢!”

  王升皱眉道:“这朝廷不是有规定吗?粥食得水米对半吗?马德荣胆敢如此克扣。”

  吴庸道:“这马德荣也不知弄了什么把戏,朝廷一直未曾有什么动静,马县令把粮食都拿出来此市场用五倍的高价卖。”

  杨志大怒,瞪目道:“竟有如此之人,太欺人了!”

  吴庸接着道:“幸好沈大哥来了,我看这次马德荣怎么办!”

  沈墨翰道:“刚才你说的可有什么证据吗?要想把这马德荣扳倒,非得真凭实据不行。”

  吴庸道:“我可以联系乡里乡亲,看看有什么证据没有,要是能拿到马德荣的帐本就好办了!”

  沈墨翰点点头道:“现在恐慌的应该是他们,我们先不支声,他们肯定会有所行动,到时候再说,现在主要的是把这洪水治好,把百姓的生活安顿好,润泽你回去准备一下,过几日开始随我一同治水。”

  吴庸高兴的答应,兴奋的告辞回家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