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宋代风流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李府夜宴

宋代风流 网络村夫 4240 2005.10.27 12:34

    很难相信这是朝中一品大臣的府邸,整个李府点地极小,前后错落就就那么间房屋,府上全部佣人和丫鬟加起来也就三十号人。

  今晚入席的人不多,李纲的家人自是不说,在座的除了沈墨翰以外,还有四、五个人,那曾进也赫然在席。

  曾进左手边是一年约四十许的青衫文士,双目炯炯有神,气度高雅,见沈墨翰望来亦微微点头。

  青衫文士左手侧则是一彪汉的威武青年,身材挺拔,面目冷俊,正一人端坐不语。

  曾进右手侧亦是一三十多的中年文士,身材消瘦,整个看来气度不凡,只是脸色微白,看来应该是没休息好。

  李纲偕同夫人当先入席,李夫人年龄在四十到五十之间,打扮并没有像一般官家妇人那样珠光宝器,反而很朴素,当也掩盖不住那绝色的容颜。

  李纲笑呵呵的请夫人坐下后对沈墨翰道:“不要拘谨,就当是自己家里一样,在坐的各位以后都是一自己人,这是你师母。”说着指向了李夫人。

  沈墨翰起身向李夫人鞠道:“师母万安,学生有礼了。”

  李夫人仔细打量了一下沈墨翰笑道:“早就听我们家老爷在我面前夸奖你,今日一见,确是仪表堂堂,气度非凡。”

  沈墨翰谦虚的道:“那里,这都是恩师抬举我,子忧愧不感当啊!”

  李纲呵呵一笑转向李夫人问道:“云儿呢?怎么没见她?”

  还未等李夫人说话,就从屏风后面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应道:“爹爹,云儿来。”紧接着从屏风后面走出一妙龄少女。

  众人见到此女无不眼前一亮,一身谈绿色配合粉红色轻纱罗裙,足蹬一白色绣花鞋,俏丽的脸上略施粉彩,长长的睫毛微微卷起,显得秀丽无比,这女子正是李纲的女儿李秀云。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干什么去了?来,让爹给你介绍一位青年俊杰你认识。”李纲微微有些不高兴,责怪的问道。

  “就是你在我娘面前提的那个沈什么?”李秀云眼中亮光与闪,疑声问道。

  “怎么说话的,这么没规矩,一点礼貌都没。”李纲闻言责怪道,转而向沈墨翰说道:“子忧,别介意,这丫头被我和她娘贯坏了,没一点规矩。”

  “子忧怎么会见怪呢,如此才显示小姐的直率。”沈墨翰微微笑道,心下却想到,你都这么说了我能见怪吗?再说我也没功夫和一个小丫头较真。

  “如此就好。”李纲哈哈大笑,言下甚是高兴。

  “哼,算你识相。”那李秀云对沈墨翰哼了一声,一脸得意。

  “云儿,还不坐下。”李夫人不知道这调皮女儿还会说什么话,当下拉了拉李秀云失意她坐下。

  那李秀云一脸不高兴的坐下。

  “对了,子忧,还没恭喜你成为师傅的学生呢?”早见见过的曾进向沈墨翰道。

  “那是我的荣幸。”沈墨翰回言道。

  李纲笑着对众人说:“子忧以后还少不了你们指点,今后你们要多多指点子忧。”

  众人纷纷点道应道,沈墨翰自当回礼至谢。

  “沈老弟,他日朝中如有不明之事,尽可来找我冯懈。”曾见右手侧的三旬中年文士说道。

  “广贤还是这般热情。”李纲笑吟吟地说,转而对沈墨翰说道:“今后朝中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尽可问广贤,广贤若不明白再可来寻我。”

  “不过,广贤若是不明白之处,老夫恐亦无所知啊。”李纲继而呵呵笑道,显是对这冯懈评价甚高。

  “恩师过誉了,学生还有诸多不明白之处需向恩师请教。”那冯懈谦虚道。

  那曾进见沈墨翰一脸迷惑,当下解释道:“广贤乃是户部侍郎,子忧他日入朝,少不得讨教一饭翻。”

  沈墨翰心下明了,当即对冯懈执礼道:“子忧谢过冯大人。”

  冯懈闻言笑道:“沈老弟,你我们都是恩师门下,理应彼此关照,你叫我冯大人太过于见外,我需长几岁,你称呼我一声冯大哥即可,万勿大人大人的叫。

  沈墨翰心下对这冯懈大声好感,说道:“如此,小弟就恭谨不如从命了,冯大哥。”

  众人闻言都笑了起来。

  那曾进指了指身侧的青衫文士和那威武青年说道:“这两位子忧肯定定也不知,我就与你介绍一翻。”

  “这位是恩师的头号智囊白裕章。”曾进指了指身侧的青衫文士向沈墨翰介绍道。

  “大家都喜欢称呼我白先生,子忧往后也可如此称呼我。”那青衫文士笑道。

  “这位是李府第一剑手卢正。”曾进继而介绍道。

  卢正对沈墨翰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绪之生性沉默,子忧万勿见怪。”白先生笑了笑解释道。

  “那里,子忧虽不曾习武,但对习武之人却是敬佩万分,看卢兄应该也是一位高手。”沈墨翰向卢正笑了笑说道。

  “沈兄你如何知道我是高手?”卢正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顿了顿说道:“不介意的话,可以称呼我绪之。”

  “呵呵,绪之也称我子忧,其实但凡一个人长期从事某项事物,都会形成某种特性,我们刚才聊了半天,惟独绪之一言不发,可见其心智沉稳,为人冷静,这般性格需长期反复从事一项事物方可形成,看绪之两眼有神,身型挺拔威猛,故此应该是一习武之人,且武功不凡。”沈墨翰缓缓道来。

  众人讶然的对望了一眼,眼中闪过惊讶之色,白先生说道:“子忧果然不愧有状元之才啊,怪不得恩师如此推崇。”

  “那里,那里,只是子忧平常书读的比较多,喜欢研究事物的缘故罢了。”沈墨翰大为谦虚。

  那李秀云也大感惊讶,继而笑吟吟的对沈墨翰说道:“那你说说看他是什么人?”用手指了指曾进,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之色。

  众人一怔,皆笑了起来。

  沈墨翰心中一楞,心下确是只知道这曾进自称是李纲的学生,难道不是?当下向曾进望去,只见曾进笑咪咪的望着自己,一言不发。

  分别向众人望去,皆含笑不语,只有李秀云颇为得意的望着自己,而李夫人则是责怪的看着李秀云,一脸的无奈,沈墨翰心中隐隐把握了什么般。

  略一思量,心下便明,笑了笑说道:“假如子忧没有猜错的话,曾大哥应该是你表哥!”

  “啊!你怎么知道?”李秀云轻声讶道,一张小嘴合不上拢。

  众人亦为之动容,一脸的震惊。

  看到大家如此模样,沈墨翰便知自己猜对了,笑了笑说道:“其实这也不难,首先在场几人之中,小姐选上曾进便可得知,小姐定是和曾大哥的关系很熟,亦只有很熟的关系,才能如此开玩笑而不介意,这是其一。”

  这道理虽然有点勉强,但也说的过去,众人知沈墨翰还有下文,皆点头以待。

  沈墨翰清了清嗓子说道:“其二,要多谢师母的指点。”

  众人无不转头望向李夫人。

  “好啊,娘,原来是你告诉他的,云儿怎么没看到啊?”李秀云不依地拉着李夫人的衣袖撒娇。

  李纲也是一脸奇怪的看着夫人问道:“可是夫人告诉子忧的?”

  李夫人见大家都望向了她奇道:“没有啊,我未曾说过半句,子忧何以如此说道?”

  众人继而又纷纷向沈墨翰望去。

  沈墨翰微微笑道:“虽然师母语言上没有告诉子忧什么,但师母在行动上却告诉子忧了。”

  众人皆释然,那李秀云更是凶巴巴的说道:“快说,我娘怎么在行动上告诉你的。”

  沈墨翰对李秀云洒然一笑:“刚刚小姐在指曾大哥的时候,师母有些责怪小姐,相比师母和曾大哥有些关系,从年龄上看应该是亲戚关系。”

  未等大家说话,沈墨翰接着说道:“其三,白先生,冯大哥和绪之全是曾大哥介绍的,可曾大哥惟独没有好好的介绍自己,这里面肯定是有原因的,综合其上三点,故此子忧大胆的猜测曾大哥是小姐的表哥。”心下却想到,难道你曾进介绍人时说自己是谁谁的侄子不成。”

  “好,老夫总算没有看错人。”李纲大声笑道。

  曾进几人皆对沈墨翰叹服不已,那李秀云更是热烈的看着深墨翰。

  “来,为子忧如此大才,我们是不是应该喝一杯?”白先生笑道。

  “理应如此,来。”冯懈当先举杯。

  一时间,大家杯影交错,热闹非凡。

  酒过三巡,李纲忽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不知道这次刘将军打辽怎么样了,前方许久都没什么消息了,不知道燕云十二洲能拿下来吗。”

  “恩师放心,这次我们宋金联合打辽,完全可以从新把燕云十二洲夺回来。”冯懈问言说道。

  “本来我想在皇上推荐韩将军为主帅的,没想到童贯和蔡京这两个老匹夫却是一意支持刘将军,哎,皇上不听老夫的话。”李纲大感叹一身,昂首把杯中的白酒一饮而尽。

  “不知道恩师所说的刘将军可是刘延庆将军?”沈墨寒疑声问道。

  “恩,正是刘延庆将军。”冯懈替李纲回答。

  “子忧听闻刘延庆将军战功赫赫,行军打仗甚有章法,不知道恩师为何如此担心?”刘延庆现在为大宋军方三大支柱,沈墨翰自然是知道。

  “子忧有所不知,现今朝廷里说到兵权,最大的应该是童贯和太尉高俅,童贯亲领八十万禁军,可谓是大宋领兵最多的人,可此人却无半分本领,打打山匪或许还行,但是去和辽人打却是万万不行的。高太尉更无半分本领,只会讨好皇上,若不是皇上恩宠,否则能坐到太尉的位子上。若说行军打仗之人非宗泽、刘延庆,韩世忠三人而已。宗老将军长期布守边关,不能轻易调遣;刘延庆也年老体弱,且随蔡,童二人一向主合,我怕刘将军深信金人之言,最后要吃大亏;韩世忠将军正值壮年,作风硬朗,本是此次的最佳人选,奈何皇上如此。”李纲言下大是叹息。

  沈墨翰心中一动,说道:“恩师可是担心金人?”

  李纲冲沈墨翰看了一眼:“子忧也看出来?”

  沈墨翰沉声说道:“金人狼子野心,绝不会满足辽国那一点点的地方,我大宋国库充足,迟早有一点金人就会打我们大宋的注意。”

  “可惜朝中没有几人有子忧这般见识,那蔡匹夫更是做着和金人共分辽国土地的梦想,浑然没有意识到近在眼前的危难。”李纲言下大感到叹息。

  一时众人无不在暗自己思量大宋的未来在那?无一人说话,整个气氛沉闷无比。

  半响之后,还是李纲当先笑:“看看,怎么又谈起国事了,只谈风月,不谈国事,来,来,我们来喝酒。”

  一时间,众人纷纷举杯而起,席间又回复了那热闹情景,但人人心中却总也抹不掉那股忧心。

  酒尽人散之时,天色已晚,沈墨翰带着七分醉意回到临安会馆,众人都已睡下,只有那店小二倚在油灯前,等待着顾客。

  这一夜,沈墨翰一晚没睡,脑中一直想着大宋的出路到底在那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