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错爱之浮生一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八 一起出差

错爱之浮生一梦 田园啊 1787 2019.12.22 18:11

  “咦?涟哥哥,我们不坐飞机去吗?为什么没有订机票啊?”

  早晨出发前,苏沐迷糊的问着慕涟,不是要去出差吗?为什么不去机场呢?

  “不是的,苏苏,我们要坐专机去!”

  慕涟一边给苏沐扣紧衣扣,一边回答。

  “苏苏。”

  “嗯?”

  慕涟突然之间用力抱住苏沐,苏沐不明所以。

  “苏苏,答应我,这次出去不要随便乱跑,好吗?”

  “知道了!涟哥哥!我又不是小孩子,不会给你捣乱的!”

  苏沐生气的撅了撅嘴,涟哥哥也太小看我了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但慕涟却迟迟没有把苏沐松开,他紧紧的抱着苏沐,像是要把她嵌入到身体里一样。

  感受到今天慕涟的不同寻常,苏沐没有开口,任由慕涟抱着自己。

  涟哥哥这是怎么了?是出什么事了吗?

  但不知为何,苏沐问不出声,她有一种直觉,即使她问了,慕涟也不会和她说实话的。

  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在了两个紧紧相拥的人上,给两个人蒙上了一层模糊的光晕,这幅场景像是画中的一样,显得那么唯美而又虚无!

  苏苏,如果这次小探知道了这件事,那我就和小探光明正大的竞争吧,只是苏苏,我好怕,好怕最后赢得不是我,我好怕你最后告诉我你爱的一直是慕探!苏苏,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到底该怎么办!苏苏,我,我是不是很自私,偷走了你原本属于小探的感情,辜负了小探的信任,也欺骗了你。苏苏,可是我真的不想放开你,苏苏,如果那一天真的来临,我只求你不要恨我!

  不知为何,苏沐感受到了慕涟的悲伤,那种很浓重,很浓重的,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悲伤。

  苏沐紧紧的抱住慕涟,把头埋在了慕涟胸前!

  “涟哥哥?”

  “嗯?怎么了?苏苏!”

  苏沐直起身子,踮起脚吻了吻慕涟的下巴,“涟哥哥,我爱你!”

  不知为何,苏沐觉得自己应该这么做。说完,苏沐能够清晰看见慕涟眼中的闪过一丝脆弱!

  到底是什么能够让涟哥哥你这么痛苦呢?

  ……………………

  e国,LSA集团

  “教父,我想和您谈谈!”

  欧凯把文件交个慕涟之后,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出去,而是犹豫了下,他要和教父说清楚,教父不是和二少关系很好的吗?我一定不要让教父做出傻事啊!

  慕涟不悦的皱眉,欧凯今天怎么了,难道他忘了在公司里不能叫我教父了吗?

  “有什么事,赶紧说!”

  欧凯面色犹豫,“教父,苏小姐不是二少的人吗?您怎么会……”

  “放肆!”慕涟暴怒的砸了下桌子,眼睛中是一篇血光,他的眼睛微眯,原本就妖媚的眼睛此刻显得十分妖异。

  “谁告诉你的?还是,你调查我?”

  欧凯看着此刻慕涟危险的眯起了眸子,他知道那是慕涟将要杀人的标志,心中蔓延起了一阵惶恐,他知道自己已经触碰到了慕涟的底线,或许自己就要死了吧。但是!即便是死,我也不能让教父做出让他后悔的事!

  “教父,谁告诉我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这件事二少知道了,他恐怕不会原谅您的!而苏小姐也会因此受到伤害的!教父!噗~”欧凯的身体突然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径直的像墙上砸去,又被大力的反弹回来,砸在了地上!

  “教父……”欧凯艰难的呼吸着,他捂住自己的胸口,“咳咳,咳,噗~”欧凯呕出一大口血来,但是他仍旧看着慕涟的方向,慕涟背过身躯,好像在看着墙上挂着的画。

  良久,慕涟出声问道,“欧凯,你跟了我多久了?”

  “21年,零6个月”

  “这么久了啊!”慕涟喟叹了一声。

  “欧凯从小就无父无母,被别人欺凌,如果不是教父救我,恐怕我不会活到今天,咳咳,咳,教父对我恩重如山!欧凯此生,此生都无以为报!即使今天教父想要我的命,我也,也在所不惜!只是,在死之前,我希望教父可以听我一句劝告!真的不要在,和苏小姐在一起了!教父!咳咳!”

  欧凯看不清慕涟的表情,他仍旧看着那幅图,良久,慕涟冷漠的回答道:“欧凯,你回去吧!我不想再讨论这件事!”

  “教父!”

  “出去!我不会再说第二遍!”

  欧凯不情愿的退了出去。

  看来,我要和苏沐谈谈了!苏沐呀!苏沐,你可要识趣啊!

  慕涟看着那幅画良久,为什么?为什么!每个人都让我离开苏沐,奶奶是,欧凯也是,我真的和苏苏有缘无分吗?

  呵呵,即使天下所有的人都反对我又怎么样,我不会离开苏苏的,永远不会!

  慕涟转身,拿出了桌子上的手枪,慢慢的把玩着。突然,他对着桌前的古董花瓶“嘭”,开了一枪!

  放下手枪,看着地上的血迹,慕涟回忆起了第一次见欧凯的时候。

  20年前,孤儿院

  “欧凯,你这个没有父母的孩子,你就是个灾星,是你克死了你的父母”年幼的欧凯垂下头去,听着孤儿院院长的责骂,他已经习以为常了,每天他都有数不尽的辱骂和重活,他们说,你活着的唯一一点意义就是能够替他们劳作!

  真的吗?我活着的意义就是这样吗?

  欧凯曾经问过自己,他不知道答案!

  日复一日的生活已经让他麻木,直到有一天他们被送到了一个家族里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