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生逢迷途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时运不济

生逢迷途 齐鲁炎阳 3294 2019.05.17 00:27

  有句话不是说“喝凉水都塞牙缝”么?不巧的是,这样万中无一的“好事”,被张志恒摊上了。

  七个任课老师的办公室,张志恒因为没交作业挨个走了个遍。准确地说,张志恒因为作业的无故丢失被迫享受了这等特殊待遇。除了打碎牙肚里咽,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虽然张志恒极度怀疑自己的作业消失和高伟有关,但由于没有直接证据,他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和高伟那样的野蛮人,讲道理是绝对讲不通的。到时候逮不到狐狸还惹一身骚,何必呢?

  在张志恒有限的人生认知里,类似高伟这样的恶人,自己最好是有多远躲多远。

  回想起在各科老师办公室的谈话,张志恒的心里突然有点百味杂陈。

  “张志恒,想不到你这小小年纪做起事来这么出格,别的同学都能交上作业,就你搞特殊?”

  “张志恒,你是不是忘了我刚开学的时候在班里讲过什么?超过三次不交作业,我的课你就可以直接不用上了。”

  “张志恒,你要知道你来许川四中的目的是什么,我们欢迎每一个有梦想有追求的学生,但是我们不希望看到一个连作业都不交的学生在这个学校长期出现。念你是初犯,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

  “张志恒,这刚开学一个星期你就敢给我上眼药。而且我听说你还不仅是给我一个人上眼药,初一课程总共七门,你是挨个给我们这些任课老师上眼药啊?你这么做,对你又能带来什么好处?”

  “张志恒,这次不交作业我就先饶了你这一回,如果说再有下次,咱就得好好说道说道了。”

  “张志恒,就你这样的学习态度,我严重怀疑你在三个星期后的第一次月考中能不能及格。”

  “张志恒,我对你还是抱有很大期望的,我也希望你来到这里是真的为了学习。希望你端正一下自己的态度,回去把作业补上,这个事咱就先翻篇了。”

  张志恒抬头看看天空,深邃、蔚蓝、广阔无垠。他突然感到自己像一粒沙尘般,渺小如斯。

  这个时候的张志恒,冥冥中他的人生已经发生了改变,朝着和他理想道路相悖的方向,慢慢地开始位移,直到完全把他拉离了最初的轨道。只不过很可惜的是,他置身其中,却浑然不觉。他还满怀期待地憧憬着三年后能进入许川一中,直到被现实打脸以后,他才有点如梦初醒。

  从办公楼回到教室,张志恒像打了一场恶仗似的浑身疲惫,那是一种自内而外的身心俱疲。高伟看到他这副模样,心里别提有多爽了——看这个怂包的熊样,肯定是被老师们训得不轻。他妈的想跟老子斗,你还嫩着呢!自以为奸计得逞,高伟现在真是看什么什么顺眼,当然,除了张志恒。

  对于张志恒的郁闷,杨松都看在眼里,作为张志恒的好朋友,他当然知道张志恒心里的委屈,不过杨松毕竟不是当事人,所以很大程度上也帮不到张志恒什么,只是对于高伟的厌恶,在无形中又加深了许多。

  如果说写作业是种痛苦,那么补作业绝对算得上是种煎熬。只是对于张志恒而言,这样的煎熬却不得不去面对。毕竟自己仅仅是一个学生,对于校规校纪,对于老师,唯一能做的事情只有服从。处于叛逆期的张志恒还全然没有意识到,他的逆鳞正在现实的逼迫下复苏,并开始缓缓地露出獠牙。

  一开始张志恒写作业的心态还很端正,到后来当他写到第四门作业的时候其实都已经有点抓狂了。他的心里充满了愤怒与不甘,凭什么?凭什么一份作业别人一遍就可以过而我必须要写两遍?!一种巨大的压抑充斥着张志恒的每一个细胞,并很快将他同化成一体。在这种压抑的驱使下,张志恒的作业质量终于出现了严重的状态下滑。如果和他之前的作业相比较的话,现在的作业,用惨不忍睹形容,毫不为过。七门课程的作业,陡然成了张志恒唯一的宣泄口,偶尔会因用力过大,笔尖将作业本划破,他都仿佛没看见一样,只是机械式地在纸上写着。他的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就是快点将这七门课程的作业全部补齐,至于合不合格,他根本就不在意。

  有什么好在意的呢?张志恒这么想着。

  “2002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得更晚一些/停靠在八楼的二路汽车/带走了最后一片飘落的黄叶······”窗外突然有音乐的声音传来,应该是学校的广播室又开始趁着课余时间给全校师生“增加生活情趣”了。要放在平时张志恒说不定还有心情去欣赏一下,但是现在他的心里只剩下无边的烦躁,不管什么声音传到耳朵里都像是噪音。张志恒皱了皱眉,撕下一张纸揉成两个纸团塞进耳朵,继续手中未完成的作业,丝毫没有注意到下一节课是体育外场课。

  “走啦张志恒,别这么用功了。”张志恒耳朵里的纸团被拿掉一个,顿时眼睛里快要喷出火来,回过头来,却对上一双澄澈如水的眼睛。张志恒愣了,眼神里的不悦瞬间消失一空,因为站在面前的不是杨松,也不是其他和他一起考入许川四中的小学同学,而是他的现任班长——倪明哲。

  张志恒有些搞不明白了,班长这是干嘛?

  “喂,体育外场课哎,你不去啊?”倪明哲笑了笑,对还在愣神的张志恒说道。

  张志恒缓过神来:“啊,谢谢班长,我······我作业还没补完,我不想去了。”这倒是实话,虽然体育外场课一直是大家翘首以盼的课目,但相比手中未完成的作业而言,很明显这堂课的吸引力就很有限了。毕竟不去上这一堂课不会少块皮掉块肉的,但是作业如果不能在老师限定的时间内完成,后果绝对不是他张志恒能承担得起的。

  “你不想去就不去啊?不行,咱们班的人都去,你不能搞特殊。”倪明哲继续说道。

  这语气,好像在哪里听过······

  张志恒像被噎到了一样,突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对啊,人家都能去上体育课,我为什么要搞特殊呢?作业嘛,迟早都会完成的,体育外场课一周却也就这么一节,机会难得,浪费了实在可惜。

  想到这里,张志恒也不好再推迟什么,只好将作业本合上,对倪明哲说:“嗯,好吧,我去上体育课。”

  “这就对了嘛,咱们班的同学,你好像是唯一对体育课不感兴趣的呢。爱学习是好事,但是也得劳逸结合啊。”倪明哲的口吻听起来就像是老师一般。张志恒沉默着往外走了几步,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返回到自己的坐位将作业本细心地藏好,才又重新走了出去。

  倪明哲看到这一幕不由得觉得好笑,这个小子,写个作业而已,居然当宝贝似的。

  她哪里知道,张志恒这么做,唯一的原因也不过是怕重蹈作业丢失的覆辙。

  按照四中的惯例,一般体育课都是好几个班在一块上,这次也自然不会例外。张志恒到达操场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等候在这里,毕竟体育课不是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的,自由活动之前,总要有老师讲解一些东西。

  创新一班的体育老师叫陈江河,年龄不大,大约有三十五岁。毕业于省体育学院,据说曾经参加过国内顶级的体育赛事,因为受伤,不得已退出一线,来到了许川四中做了一名体育老师。这是张志恒第二次见到体育老师了,依然是那副装束,平头、休闲装,外加一双运动鞋,整个人看起来十分干练。此时此刻,看着面前站着的三个班的学生,陈江河开始训示:“同学们,今天我们来讲解一下足球运动。这个足球运动啊,你们知道起源于哪里么?”

  “英国。”“美国。”“意大利。”“西班牙。”底下学生七嘴八舌地开始回答。

  陈江河有点哭笑不得,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丢不丢人?啊?丢不丢人!还英国、美国、意大利、西班牙,《水浒传》都读过吧?高俅!对,那家伙算得上咱中国历史上少见的球王。我只说一遍哈,足球运动,起源于咱们中国,在宋朝的时候,叫做蹴鞠。刚才有同学提到英国,我就顺带着再说一下,英国,是现代足球的起源地,英超在世界足坛中也是占据着不小的国际地位,当然西甲、意甲,也是五大联赛的重要组成部分。扯远了哈,扯远了。咱们言归正传。今天我们这节课的主要任务呢,就是认识足球运动。一会儿我会针对颠球、传球、带球做一下动作示范,你们练习一下。首先咱们来讲一下颠球。这个颠球呢,力度的把握很重要······”

  张志恒的注意力完全不在操场上,所以对于陈江河讲了些什么他也根本没有听清楚,以至于陈江河宣布解散自由活动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喂!你小子这是怎么了?我看着怎么有点魂不守舍的?”杨松看出张志恒的异常,跑过来轻轻踢了他一脚,开口问道。张志恒回过头来看到杨松,摇了摇头:“没怎么。”

  “行啦,奶奶的,不就是几份作业嘛,你看你愁眉苦脸的摆给谁看呢?走,咱也去那边领个足球踢踢。”杨松不由分说地拽着张志恒往体育器材室的方向跑。

  一个足球突然从天而降,不偏不倚正中张志恒的脑门。杨松正拉着张志恒,听见砰的一声,回头一看,张志恒原地晃了两晃,突然间栽倒在地。杨松顿时脸色突变:“志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