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我本炼炁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一章 斩草除根

我本炼炁士 小河有水 2260 2019.05.16 18:54

  (没有想到,已经完结的老书,现在还有人投月票和推荐票,收藏也每天都在增长,而新书却无人问津,这两天收藏竟然有下降的趋势,让人徒呼奈何!

  也怪自己作死,上本书完结后一时心血来潮换了频道,老书友只有寥寥几人跟过来,这还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不过,小河还是要感谢各位新老朋友,谢谢你们的收藏打赏和推荐票支持!谢谢!小河不会放弃!请大大们继续支持!)

  ……………………………………………………………………………

  周洪强装作没有听到他的话,而是转开了话题:“那株蔓陀萝还没有找到,小庆,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现在还不好说,明天天亮我就带人上山去找。”

  “行!我让洪春和文元他们和你一起。”周洪强走了两步,突然又转过身来向周庆伸出手道:“你昨晚上那种驱蛇的符还有没有?给我一张带在身上,特么的,以前还真没料到这山上的蛇这么多!”

  “再过两个月就没有了。”周庆掏出一张昨晚用过的驱蛇符递给他,“带在身上,一年之内蛇都不敢近身。”

  周洪强刚走,杨远声、阿邓才、桑阿普和老乌等人便围了上来,一个个伸手跟周庆讨要驱蛇符,周庆将剩下的七张全部分了出去,却还是有几个人没有得到,只得答应过两天再给他们一人画一张。

  对于自己人,周庆一向都是非常大方的。

  一夜无话。

  周庆照常半夜起来站桩直到天明,吃过早饭,便和周洪春、何文元、李大李二他们带着工人上了山,至于胡宏彬和杨永松两人,周洪强没有通知,周庆也懒得搭理他们。

  五个工队百把号人背了几枝枪浩浩荡荡地出发,用了两个多小时才到山顶,正准备分散开来寻找,老乌却说道:“我很久以前就听说过乌台山东侧有块死人坡,只要走近那里的人都活不出来,搞得不好就是那株蔓陀萝在作怪。”

  “有这种可能!”周庆稍作沉吟便问:“具体的位置你有没有听说过?”

  “只知道个大概方向,乌台山东侧偏北。”

  “有个大概方向也好,起码省了一半事。”

  周庆和几个工头商量了一下,东南方向不去,所有人分成十个小队向东北方向搜寻,互相之间用对讲机保持联系。

  为了方便支援,周庆带人走在十个小队的正中间,找了近两个小时,却仍然一无所获。

  原始森林里古树遮天,藤蔓丛生,而且还要边开路边走,要在其中找一株最多两三米高的植物,简直无异于大海捞针。

  此时已经接近正午,太阳开始毒辣起来,众人都是汗流浃背,只有周庆仍然清清爽爽。

  “歇一会,吃点东西再找。”周庆一屁股坐了下来,正准备拿出随身带着的饭团充饥,突然,对讲机“嚓嚓嚓”地响了几声,接着何文元的声音传了过来:“周庆,我们找到了。”

  周庆一听这话顿时就精神百倍,“长什么样子?在什么地方?”

  “放心吧,蔓陀萝我们又不是没见过,只不过这株大了许多而已。对了周庆,这株蔓陀萝还开着花呢,特么的,这花采一朵下来都可以做草帽了。”

  “我草!你倒是说在什么地方啊!还有千万不要靠近它十米之内,等我来了再说。”

  “不用你说我们都知道,离得这么远,吹过来的风都熏得脑袋发晕,谁特么敢走近去找死啊?”何文元显得有点兴奋,说起来就没个完,周庆又催了他一遍,他才来了一句:“离你那边不超过三公里。”

  这话等于没说,对讲机的有效通话距离就是三公里,超过了就接收不到信号,谁不知道他们在三公里以内啊?

  周庆无奈地把对讲机收了起来,看准正北方向拨出砍刀,开路前进。

  实际距离不足两公里,但仍然走了一个小时,周庆看着前面那株蔓陀萝,不由得喃喃叹道:“真特么不愧是成了精的玩意儿啊!”

  普通的蔓陀萝能够长到两米就算不错的,但眼前这株竟然有两层楼那么高!笼罩了方圆七八米的范围,而且在它周围大约十米内,竟然是寸草不生!

  因为这株蔓陀萝的精魂被周庆灭了的缘故,它那脸盆大的花朵和巴掌大的叶子已经被太阳晒得有些枯萎,估计过上一段时间,就算不来铲它自己也会死亡。

  阿邓才叹道:“脸盆大的蔓陀萝花,而且进了十月还在开花,这说出去有谁会相信?”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咱们没见过的东西,不等于它们就不存在。”周庆将手中的砍刀挽了一个刀花,大步向着那株蔓陀萝走去。

  何文元有点担忧地在后面喊:“周庆,你先找点东西来塞住鼻子啊!”

  “用不着!”他闭气最少也能闭半小时,砍这株花又能用得了几分钟?

  成精的草木本体远比普通草木要坚坚韧得多,但在周庆贯注了真气的刀锋之下,这株蔓陀萝仍然很快就被砍倒在地。

  他拿出从大料场顺来的塑料袋,从枝条上摘了一些花和叶装了进去,然后封好放进背包里,这是给师兄带的药材。

  这株蔓陀萝实在是太大,花和叶也太多,不可能全都采回去,剩下的只能烧掉。

  将树干枝叶都拖到一边后,周庆才开始拔树根,哪知他运足真气连拔了两次,那树根竟然还是纹丝不动。他现在双臂的力气,如果运足真气的话两千斤都不止,可竟然拔不动这树根。

  又试了一次之后,他只得悻悻然地放了手,转而将那些枝干花叶全部收到一处,浇上工人们带来的柴油焚烧起来。

  等到所有的枝干花叶全部烧尽,空气中没有了那种含有剧毒的刺激性气味之后,周庆才叫了几个力气大的工人来到树根之前,四五个人一起发力,那树根却还是连动都不动一下。

  “特么的,我就不信了,咱们一百多号人,会拿这根树桩没办法。”周庆发了狠,让人砍了几根长木杠来一头削尖,从树桩旁边打进去,几十个人用力往几根木杠上一压,那树根终于被撬了起来。

  树根上的根须也被扯动,但并没有全部拔出来,看样子似乎延伸得非常远,怪不得这株蔓陀萝方圆十米之内都寸草不生,原来下面早就布满了它的根须。

  众人合力将树根拔了出来往里一看,全都吓了一大跳,那树洞里面竟然埋了一堆白骨,有人的也有动物的,有的看起来还很新鲜,应该死的时间还不久。

  “还真是没冤枉了你!”周庆嘟哝了一句,又念了几遍往生咒,超度这些枉死的亡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