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聊斋世界的刽子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赛诸葛孔令

聊斋世界的刽子手 羊吃小白菜 2067 2020.12.18 21:35

  袁得泰在租的院子里一连等了十来天,才等到府台大人的召唤。

  “明天就是监斩孔令的时候,今天早点休息养精蓄锐,明天跟着我先当捧刀的刀童吧!”

  “是,师傅!”

  一夜无话。

  第二天,整个汴梁府的人都沸腾了。大水寇的二当家孔令都连续斩了三年了,还没有杀死。让汴梁府的百姓都心中发慌。

  人人都在议论这个贼子什么时候死。

  刚站在台上,府台大人就让人端上来八个红布盖着的托盘。

  “师傅,那是什么?”

  “出红差的赏钱。一般只有二两,在事后就给了。这次为了杀为了斩杀赛诸葛孔令,三年来,行刑了十次。逼疯了三十六个侩子手。

  这次府台大人每个刽子手赏银一百两。一会儿你就收下吧。”

  “这个好,做刽子手还有钱拿。”龙飞虎笑道。

  “你要是为了赏银做刽子手,你也不用学了。干不长久。”袁得泰幽幽的说道。

  “师傅,徒儿知错。徒儿并不是为了赏银才做刽子手的。”龙飞虎赶紧认错。

  “午时三刻已到,准备行刑。”随着一声大喝,罪犯赛诸葛孔令被带到台上。

  “不要啦,不用拽。爷爷我回自己走。这里我比你们熟悉。”得意洋洋的语气气的周围的衙役恨的牙疼。

  “来吧,这次又是谁伺候老爷我升天啊?”赛诸葛孔令向八个刽子手看去,看谁谁躲。

  这是龙飞虎第一次离得这么近见到囚犯,赛诸葛孔令身上散发的血腥之气令他窒息,身体忍不住的发颤。

  “静气凝神!你要是被他吓住了,就不可能杀的了他。”袁得泰叮嘱道。

  龙飞虎听得此言,才从赛诸葛孔令恐怖的气势中走出来。

  “我来!”一个年龄在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人站了出来。

  “这不是城南王员外的私生子罗小河吗?他怎么来做刽子手啦。”一位认识罗小河的中年老板说道。

  “我大陈朝皇帝以孝治天下。王员外不管认不认识罗小河,那王员外再怎么说也是他爹。”另一位老板一口道破其中的奥秘。

  “哦~我明白了。我听说来斩杀赛诸葛孔令的刽子手,很多都是死的自己最亲最近的人,这么说罗小河来揭榜,杀赛诸葛孔令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另一位老板恍然大悟。

  “这罗小河的心也太狠啦。”

  “这不是忤逆不孝吗?”

  “这怎么能说是忤逆不孝呢。如果能杀了赛诸葛孔令,罗小河可以得到赏银一百两自己也能名声大震。如果杀不了赛诸葛孔令,这也没什么损失不是。”

  此言一出周围的人看着罗小河就像看到吃人不吐骨头的恶狼似的,都用鄙夷的眼神盯着他。

  台上的龙飞虎听了众人议论的话,也觉得这罗小河心也太黑了。自己也鄙视的盯着他。

  罗小河手持钢刀站在刑场上,面对众人的流言蜚语面无表情,只是死死地盯着赛诸葛孔令的后脑勺。

  其实他盯的,是赛诸葛孔令后脑勺往下三指的地方,那里正是下刀的地方。

  “行刑~”

  刑场上一声大喝。

  两边儿的鼓咚咚咚震天响。

  鼓声结束,犯人的头颅必须得砍下来。

  只见刀光一闪,罗小河手中的钢刀已经挥了出去。

  周围观看的人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不知道下一刻落下人头的是谁。

  鲜血飞溅,人头落在刑台上。

  “哗~”

  “快看~是王员外的人头。”

  龙飞虎分明看到罗小河用颤抖的双手,捧着王员外的人头。面容似笑非笑,似哭非哭。

  “哈哈……爷爷早就说过杀~”

  赛诸葛孔令仰天大笑,话刚说到一半儿头就飞向了半空。后半句他永远也说不出来了。

  金刀袁得泰接住孔令的人头,给他安在脖颈上。用画着符箓的黄表纸,在脖颈上缠绕一圈,封住刀口。一手比划着口中念叨:

  金刀执法,

  头不落地。

  上天浩德,

  往生西方。

  “哗~”

  “赛诸葛孔令死喽~”

  “赛诸葛孔令死了~”

  “赛诸葛孔令死了~”

  周围的人狂热的欢呼道,热闹的像过年似的。一波一波的呼声传向远方,整个汴梁府的百姓都热烈了起来。

  一个鞭炮声响起,带动了周围的人纷纷买来鞭炮放了起来。

  “这次行刑一波三折。没有想到,刽子手中还有这么好手艺的人。”刚刚说话的老板道。

  袁得泰带着自己的徒弟龙飞虎,默默地向台下走去。

  龙飞虎用炙热的目光,盯着自己的师傅袁得泰,自己以后也能做到。

  “这只是一个任务,我们刽子手是在刑场上用鬼头刀执法。你如果心生崇拜,就永远不会超过师傅。你这是在自己给自己树立一座大山。”袁得泰提醒自己的徒弟道。

  龙飞虎说道:“师傅,别人都杀不了赛诸葛孔令的脑袋,只有你师傅你出马,才把孔令的脑袋给斩了下来。你难道不高兴吗?”

  袁得泰站住脚说道:“如果能使世间没有罪恶,师傅宁愿金刀生尘。”

  这一刻,龙飞虎觉得自己的师父的背影是那么的崇高伟大。就像曾经有个大夫说的那样:但愿世间人无病,宁愿架上药生尘。

  正在往回走的袁得泰站住了,前面站着手捧钢刀的罗小河。

  “我要和你比刀,看谁的刀快。”罗小河严肃的说道。

  “不用比啦,你的刀比我的快。”袁得泰回道。

  “还请袁师傅指点晚辈。既然晚辈的刀比你的刀快,为何我杀不得赛诸葛孔令?”罗小河问道。

  “你的刀虽然比我的刀快。但是你还做不到,眼到、心到、手到。所以,赛诸葛孔令能在你出刀的一瞬间躲过去。”

  “还请老师傅赐教。”罗小河大礼参拜道。

  “你的心到了,但是眼和手没有跟上。在你心中出刀的那一刻,赛诸葛孔令就感应到了。他把头缩了回去,你的刀挥过,他又把头伸了出来。

  同时还用自己的头发割掉了王员外的人头。再把人头扔在自己面前,这就造成了刽子手用刀杀了自己亲人的假像。”

  袁得泰看罗小河好像不信,提醒他道:“假如你不信可以看看令尊的脖颈上,是不是粘着一根白发?”

  “多谢老师傅指点。罗小河铭感五内。”罗小河跪下重重的叩了一个响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