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搜索大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2章 落于下风

搜索大师 黯无言 2332 2019.04.17 18:30

  米哈尔不理解田少观的心态,好奇地问道:“那你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呢?天底下并没有绝对的自由啊。”

  田少观想了想,很认真地回答道:“其实我的生活过得还不错。虽然不能说大富大贵,但衣食无忧总是没问题的,何况我对物质这些东西并没有太高的要求。”

  看他如今在这里过着回归自然的田园生活,的确是对物质需求不高。

  “我的工作挺顺利的,继父对母亲也很好,继父的两个孩子对我母亲也很好,可以说,我没有任何的烦恼。”田少观说道。

  简十三想起了他看过的田少观的资料,正如他自己所说,他平日里性格温和,为人平和,家庭关系、同事关系也都很和睦,没有理由成为一个遁世逃避的人。

  仿佛看穿了简十三的念头,田少观接着说道:“我并不是逃避。只是我活到28岁,始终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你们会有这种感觉吗?就是那种想找到活着的意义,不辜负到这世上走一遭的那种感觉。”

  说着,田少观站起身来走到竹窗边,看着后院随风摇曳的花朵,和咕咕叫着踱步啄食的母鸡,眼神空茫。

  “我的工作很忙,我每天都是早出晚归,周末全部贡献给加班。最开始我觉得很充实,可后来我发现,我几乎没有任何时间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简十三忍不住问道:“那你想做什么呢?躲在没人知道的地方,喝喝茶,养养鸡,做做手工艺品吗?那你可以请个年假,何必要这样呢?”

  他的语气里充满了淡淡的讽刺意味。他本来不想打断田少观的,但他有点受不了眼前这个大男人一副“全世界都不懂我”的样子。男人不就是应该努力奋斗,为自己和家人换取更优渥的生活吗?大半个地球的人都在上班,如果人人都像田少观这样想,世界就瘫痪了。

  田少观看住简十三,眼神里竟然带着一丝怜悯:“你这么说虽然有失偏颇,但也不能算错。我就是想支配自己的生活,养只狗,养几只鸡,种种花,喝喝茶,做一些竹制品,不用为生计所累,不用被人情世故牵绊。如此而已。”

  简十三迅速地说道:“你这就是不负责任的逃避。”

  田少观笑了,缓缓说道:“原本我也像你这样想。可那一瞬间我就想明白了,所谓责任,到底是什么呢?我究竟应该对谁负责?答案显而易见,可是很多人却视而不见。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对自己负责,而且只需要对自己负责即可。”

  简十三摇头:“人是社会性的动物,不仅要对自己负责,还要对社会负责。更何况,你还有母亲,你可别忘了。不能因为你的继父对她好,你就可以不负责任。你有给她养老送终的义务。”

  田少观神色微微黯淡了一点,但很快又恢复了常态:“你说得对,我应该对母亲负责,所以一直以来我赚的钱都给了我的母亲,我每个月只留下一点生活费。至于你说的什么社会性,只有身在社会之中的人才有社会性,而我远离尘世,那些已经与我无关了。你想一想,人在进化为人之前,不也是茹毛饮血的动物么?是动物,就应该回归自然。”

  简十三好像听到了最荒谬的话一般,眉毛一挑:“你对你母亲负责的方式,就是给她钱?太可笑了。她需要的是陪伴,是亲情,是你能够在她身边。“

  田少观叹了口气,沉默了一会儿,这才说道:“当初她执意要嫁给我继父,宁愿离开生活了几十年的家乡,移居国外。当她做了这个选择的时候,看上去我的陪伴对她来说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简十三语气锋利:“这么说,你是在责怪你的母亲,认为是她先离开了你,所以你也要离开她?”

  “不,”田少观语气坚定,“无所谓谁离开谁。只是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母亲也好,儿子也罢,血缘亲情不应该成为这个选择的阻碍。我尊重她,她也应该尊重我。”

  简十三气结,半天说不出话来。一向伶牙俐齿的他居然也有哑口无言的时候,而且一向脾气好的他被气得张口结舌,这种情况还很少见。

  这个田少观,说得天花乱坠,其实说白了就是自私,只想着对自己负责,却罔顾其他。简十三暗暗想着。

  一直没说话的米哈尔开口了,但却不是对田少观,而是对简十三:“简,为什么我们一定要留在母亲身边?”

  简十三连翻了几个白眼:“你个妈宝男,有什么资格问这个问题?你不就是巴巴的从法国跑回比什凯克帮你母亲的吗?”

  米哈尔一脸不解:“是的,没错,但那是我自愿的啊。当年我离开比什凯克去法国留学,也是我自己想去的,我爸我妈也没拦着我。如果不是父亲去世了,我估计我一辈子也不会回灯塔工作,妈妈也尊重我的想法。”

  简十三很不满:“你别捣乱好吗?难道你不想让他们回去做个交代吗?”

  米哈尔道:“当然想了,但一码归一码。我和妈妈虽然感情很好,但我们一直都给彼此很大的空间,比如我自己住在公寓里,没和妈妈住在一起。在灯塔出事之前,妈妈的业余生活也很丰富的,我从来不干预她。我倒是觉得,如果她能给自己再找个伴儿,那就太好了。”

  简十三不耐烦地喝了一口茶:“你这个和田少观那个才是两码事,好吗?你要是哪天没个交代就失踪了,维拉铁定会疯掉。”

  米哈尔挠了挠金色的长发,仿佛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和简十三解释一样,只好求助一般看了一眼田少观。

  田少观转身拿着陶壶为二人添茶,慢慢说道:“我理解你的想法。其实在我受到她的点化之前,我的想法和你的一样。我也不知道我怎么说才能让你明白我现在的感受。但,佛祖释迦牟尼你肯定知道吧?”

  简十三道:“别忘想用大道理来说服我。我对各类鸡汤免疫。”

  田少观笑道:“难道你不觉得,你和我说的那些才是真正的鸡汤吗?”

  简十三刚喝道嘴里的一口茶噗地一下子喷了出来,连连咳嗽,急忙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抹嘴。

  田少观抱歉地说道:“对不起,我没有恶意。我只是觉得,像释迦牟尼这样,能放弃王子的地位、锦衣玉食的生活和挚爱的双亲,只是为了求得顿悟,这样的状态就是我的追求。”

  简十三连连摆手,他此时充满了言语交锋之后的挫败感:“得,人家佛祖是为了度化众生,你只是为了你自己而已。”

  田少观点头道:“是啊,我才疏学浅,没有佛祖那样的大智慧,度不了别人,连你都劝说不了,也只能度度自己了。”

  简十三真是一句话也不想和田少观说了。

  他实在是说不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