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搜索大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6章 案件进展陷入胶着

搜索大师 黯无言 2381 2019.04.04 18:30

  简十三眼前的黑暗和刚才的一片白一样纯粹、浓密,他几乎以为自己失明了。

  紧接着他就听到米哈尔的声音还在说着:“……你说彼得为什么把卧室的门锁上?他这房间里也没什么秘密呀?”

  简十三回过神来,发觉自己还坐在彼得卧室的大床上,房间里一灯幽暗,米哈尔依旧略微弓着腰看着鸟笼里的胖鸟,完全没察觉简十三有什么不对。

  “米哈尔,”简十三略微大声地问道,“我坐在床上多久了?”

  米哈尔被简十三的声音吓了一跳,回过头来迷惑地回答着:“什么?你不是刚坐下吗?”

  简十三没说话,他努力镇定着自己的情绪,回忆着刚才发生的那无比怪诞的一幕。

  米哈尔说他刚刚坐下,可是他却觉得在那片白雾里至少待了十分钟,看样子时间在两处是不对等的。

  他相信,自己的精神是绝对没有问题的,那不应该是他的幻觉,可是他还没有办法去相信刚才那一幕是真的。

  那个叫五月的小孩子稚嫩可爱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回响,那种真实的感觉又不像是假的,至少简十三不会自己无缘无故去想象出来这样一个小孩。

  如果他能看到五月的样子就好了,他就能更肯定一些了,中国人不是常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吗?

  但五月说了,他之所以看不见她,是因为还没到时候。这是什么意思?还说以后再去找她玩?

  简十三不禁汗毛倒竖。乖乖,他不会是阳寿将尽,遇到前来勾魂的死神了吧?莫非比什凯克附近的死神是个孩子的模样?太荒谬了。

  米哈尔见简十三的神色变幻不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忙扔下令他感兴趣的胖鸟,问道:“简,你怎么了?有什么发现吗?莫非——”他眼睛一瞪,“彼得的房间里有夹层?”他立刻想到了很多过往类似的案件,罪犯会将受害人的尸体砌在墙里,不由得瞟了一眼卧室的墙壁。

  简十三瞪了他一眼:“这房间一面靠洗手间,一面靠客厅,一面是靠外的冷山。剩下的唯一一堵墙那面是隔壁邻居,这样的老房子墙很薄的,很难有夹层,你想多了。”

  米哈尔出了一口气,说道:“那你想什么呢?我看你有点心事重重的样子。”

  简十三站起身来向外走去:“是啊,我们此行没有发现,事情胶着起来了,我正在想办法。”

  米哈尔跟出门去,一路问道:“想到了吗?”

  简十三忽然回过头来问米哈尔道:“你们吉尔吉斯斯坦有没有什么神话传说或者民间故事里面,讲到一个特别小的小孩子的?”

  米哈尔一脸懵逼:“什么小孩子?你说什么呢?”

  “就是那种很小的小孩子,大概三四岁左右,有这样的传说人物吗?”简十三问道。

  他想起了印乐生博士失踪案里出现的奥西里斯和阿努比斯,也许刚才他遇到的那个五月,就是一个这样传说中的人物。在此时调查走入死角的时候,他也只能不按常理去推测了。

  “哪有那样的人?”米哈尔反问道,“简,你好奇怪。”

  “算了。”简十三挥了挥手,“就当我没说,我们走吧。”

  可以说,除了再次印证彼得对罗萨的感情,以及他们的确在孩童时期就认识的这件事,简十三和米哈尔此行毫无收获。

  两个人继续回去监视罗萨,路上简十三给游牧打了个电话,让他查一下,吉尔吉斯斯坦的神话传说、民间故事包括宗教信仰里,有没有一个三四岁的孩子,或者是以孩子的形象出现的。

  等到他们在罗萨楼下停驻了半个小时左右后,游牧给他回信了,内容很简单,俩字:木有。

  嗯,这也并没有出乎简十三的预料。很有可能五月不是来自于吉尔吉斯斯坦,话说,神仙妖怪之间的籍贯是按什么划分的?这个他还真不知道。

  他回忆了一下和五月的对话,五月用的是什么语言来着?想了半天,他却发现了一个让他更加迷惑不解的事:他不知道五月用的是什么语言,但他却能清楚地听懂。

  这种感觉和与奥西里斯、阿努比斯甚至斯芬克斯对话是不一样的,他能明确地分辨出他们用的是古埃及语。

  更扑朔迷离了。难道五月不是神仙,也不是妖怪,只是他脑海里的一个小人儿?总不会是他分裂出来的第二个人格吧?

  很好,他来比什凯克破案,案子还没怎么样呢,自己倒给折磨得人格分裂了。

  简十三在脑海里一顿胡思乱想,思绪飞出去很远很远。坐在一旁的米哈尔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连忙将早已准备好的三明治拿出来啃着,还递给简十三一份。

  简十三下意识地拿过三明治,机械地吃着。

  而员工宿舍楼上罗萨的房间里,窗帘依旧半掩着,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动静。

  监视持续到晚上九点多罗萨入睡,简十三和米哈尔则返回米哈尔的公寓。

  简十三翻阅着一整天各监视小组的报告,同昨日一样,没有什么可疑的动静。明日就是机组休假的最后一天,如果明天再没有收获,也不能继续再给机组放假了。

  据米哈尔说,董事会对这件事反对得很厉害,认为这种停工行为等于是自己承认自己有问题,灭了灯塔威风而涨了他人志气。甚至有几位董事担心海岸线会在此时跳出来明目张胆地挖角。

  对此简十三只能说,这几位资本家真是只想到自己,不考虑别人甚至不考虑大局。如果不是为了米哈尔和维拉,他真想甩甩袖子就此走掉,让灯塔直接倒掉算了,管它呢,大不了让老冉赔点钱。

  另外简十三还特意嘱咐米哈尔,告诉他手下的人不要虐待彼得,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好好伺候着,就是别让他跑了。如果彼得想通了,就立刻和他们联系。

  米哈尔安排好事情,回房睡觉去了。简十三也不想再通宵,冲了个澡也爬上了床。

  次日,两人依旧是一大早起来,简十三给自己和米哈尔易了容,二人准备完毕,出门去监视罗萨。

  而罗萨似乎对一切都不感兴趣起来,除了中午去了灯塔大厦的员工餐厅吃饭,依旧一整天待在家里。上午她接到了尤利娅的电话,约她出去逛街,她也语气恹恹地婉拒了。

  这三天里,伊万并没有和罗萨联系过,监视记录显示,就连一条短信都没有,也没有在其他APP上联系过。

  也许伊万因为在妻子和孩子身边无暇分身,也许是伊万也想和罗萨分手了。罗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憔悴下去,望远镜的镜头里,简十三发现罗萨的眼袋很重,目光无神,鬓发凌乱。

  除了这些以外,最后一天的监视依旧一无所获。

  而彼得那边传回来的消息是,彼得除了胃口不佳以外,在囚禁地始终一言不发,没有任何寻求合作的意思。

  明天,罗萨他们的机组就要再次执行飞行任务了,而到了明天,彼得也被囚禁满48小时了。

  事情的进展却阻滞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