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搜索大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 塞尼特棋

搜索大师 黯无言 2395 2019.02.19 13:30

  简十三选择了“是”之后,脑海中的系统页面忽然变得很宏大。

  他看到自己已经获得的三项技能在枝叶繁茂的科技树的最末端,闪着霓虹般醒目的红光。其余的部分都是灰色的,下方标注着XX金字样。

  翻过一页,是同样枝丫斜出的复杂的物品包项目,全部都是灰色的。

  最底端写着:已获得:零金,已消耗:零金,余额:零金。

  简十三又试着用意念操控了一下系统的出现、消失和上下左右翻页,发现这种操作十分灵活而且简便。

  他摸了摸下巴,有片刻失神。

  虽然获得了初始技能,但他完全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有什么改变,甚至因为晨跑出汗过多,他此时还有点渴。

  也许因为技能太初始了,而他的身体素质本身就很好,所以改变不过微乎其微。

  耐力,抗饥渴,抗毒,他感觉系统赋予他的这三项初始技能,除了某种程度上增强了他的体质,还似乎意味着印乐生这件案子有极大的危险。

  看上去他很有可能会遭遇疲劳、食物和饮水的危机,以及中毒。

  转念一想,危机与机遇并存,这些他猜测中可能会遇到的危险,会不会也是一个提示,是寻找到印乐生的关键?

  简十三坐在收拾了一半的旅行箱上,又翻了翻那一叠关于印乐生的文件。

  这是一个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委托案。一个历史学家的失踪,从种种现有证据上分析,他很大可能性就是迷失在了埃及的沙漠戈壁之上,因体力不支而丧命。

  开罗警方已经将关于一件失踪案能做的调查尽可能做到了,他们只是暂时没有找到印乐生的尸体。

  是的,75天,印乐生还活着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

  如果真的是这样,简十三的任务似乎很简单:找到印乐生的尸体,并将之带回开罗。

  但要想在苍茫的沙漠中找到一具尸体,和大海捞针恐怕也没有什么区别,这可就绝不简单了。

  游牧靠在简十三卧室的门口,愁眉苦脸:“你这一走,家里没人做饭了。”

  简十三笑着虚踢了他一脚:“饿不死你,你不会叫外卖吗?说不定有哪家送餐的是漂亮妹子呢。”

  游牧也笑,然后又认真地问道:“我看网上说埃及不太平,你要不要搞点防身的家伙?”

  简十三摇头:“到了再说吧。现在搞了我连机场安检都过不了,非给扣下不可。”

  游牧点了点头。他倒是不怎么担心自己这位兄弟兼室友。看他一米八几的身高,貌似很瘦实际上一身腱子肉,跟自己这种终日坐在电脑前撸啊撸的人不具有可比性。

  游牧深深怀疑,只要简十三想,他完全可以赤手空拳抡倒诈尸的木乃伊。

  虽然简十三无比自然地接受了委托案,其实他对埃及可以算是一无所知。他从没去过埃及那么远的地方,对埃及文化的了解也仅限于影视作品。

  一天之后,简十三已经顺利地到达了广州。在机场稍作停留,他就伴着浓厚的夜色登上了飞往开罗的红眼航班。

  这趟航班乘客并不多,偌大的空客A330只有三分之一满席。除了一队看上去是旅行团的中年男女之外,大部分都是一些商务打扮的人士,还有几位戴着头巾的很明显是阿拉伯人。

  空中小姐是几位非常漂亮干练的中国人,带着职业的微笑礼貌地为乘客提供服务。

  简十三坐在商务舱的第一排,离那些叽叽喳喳兴奋之情溢于言表的游客们很远。一位眼睛比还珠格格还大的空姐给他倒了一杯咖啡,然后又礼貌地询问他旁边的乘客要喝什么。

  那位乘客正从扶手里将小桌板挪出来,又把一块长方形的样子奇怪的木头盒子摆在小桌板上。

  对空姐的询问,那人头也不抬地谢绝了,然后又从木头盒子较窄的那一侧拉出来一个小抽屉,从抽屉里面取出几块大大小小的圆形木头,很认真地摆在了木头盒子上方。

  那人的举止吸引了百无聊赖的简十三,他一边喝咖啡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注视着那个木头盒子。

  那是一个做工颇有些粗糙的长方形木盒,侧面似乎彩绘着一行模糊不清的图画,上面横三纵十共有三十个凹陷的方格,有的方格里刻有形状不同的图案,有的方格里则没有。

  那人拿出来的小原木是两种,一种像跳棋的棋子一样,圆锥形顶端带一个小圆球,一种则像小型的木墩,每种各有五个。

  那人将同种类的小原木分别摆在木头盒子纵长的格子两头,然后单手支颐开始对着面前的东西发呆。

  简十三盯了他片刻,直到把一杯咖啡喝光,那人也没有再动一动,仿佛被眼前的木头盒子催眠了。

  简十三叹了口气。长途飞行确实有些无聊,特别是这种夜航的航班,想看看舷窗外的景色都没有。小电视里放的是一部他看过好几遍的极老的《盗墓迷城》,也丝毫不能吸引他。旁边的人还老僧入定了,而他却因为咖啡因而殊无困意。

  他刚要伸手去前面的袋子里随便取一本什么航空杂志来看,隔壁的乘客似乎感受到了简十三的躁动。

  他放下了支着下巴的手,扭头向简十三微笑道:“会玩塞尼特棋么?”

  简十三一愣:“什么棋?”

  此时简十三才看清了那人的正脸。他有着中国人典型的国字脸,精干的小平头,双眼炯炯有神,并没有被催眠的迹象。

  小平头笑了笑:“我以为你来往开罗,一定会玩塞尼特棋呢。”

  简十三摇了摇头:“这是我第一次去埃及。”

  “哦,我就说嘛。”小平头了然地点了点头,随即又指了指面前的长木盒,“这是埃及的塞尼特棋,是从古埃及时代开始就有的棋类游戏,连法老都很爱玩。”

  说实话,简十三完全看不出这个简陋到有些难看的盒子和棋子,能有多好玩。虽然不能说精通,但是对于跳棋、象棋、军棋、围棋甚至五子棋这些日常的棋类游戏,他还是擅长的。

  小平头看出了简十三眼里的疑惑,不由分说开始给他介绍起塞尼特棋的游戏规则来。

  玩法很简单,简十三立刻就听懂了。

  小平头从木盒侧面的小抽屉里又拿出了四根半圆形的木棍,介绍说这个叫长斫,用掷这个来代替掷骰子。根据平面和圆面向上来确定不同的点数,根据点数来移动棋子,棋子可以跨越任何方格。如果棋子遭遇对方的棋子,那么对方的棋子将后退相应的步数。

  最先将自己的五颗棋子全部从棋盘上移出,就算获胜。

  小平头将他头顶的射灯按亮,笑眯眯地说道:“怎么样?咱俩来一局?”

  简十三同意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聊以解闷。

  小平头让简十三先行掷长斫。简十三掷出了三个平面,一个圆面。

  “这是三,你可以走三步。”小平头笑着,他忽然神秘地凑近了一点,压低声音道,“你知道么?塞尼特棋下棋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亡灵穿越阴间的过程,而和你下棋的人,就是冥王奥西里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