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搜索大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0章 是梦境吗?

搜索大师 黯无言 2370 2019.04.06 18:30

  正当我看着胖鸟的眼神,心里暗自吃惊的时候,谢廖沙拍拍屁股站了起来,对伊万说道:”之前你抓鸟把我吵醒了,我一直陪你到这会儿,现在我得去睡一下了。“说着,谢廖沙就打着呵欠向帐篷走去。

  伊万耸了耸肩,对我说:“我也去睡了,你自己警醒点。”

  我点了点头,坐在了篝火旁边,向里面添了几块炭,让火势更大一点。红彤彤的炭火映照在胖鸟的身上,把它的毛色都照红了,温暖的炭火似乎让它觉得很惬意,它微微动了动圆胖的身体,只是眼神中仍然带着惊恐。

  我忍不住向旁边挪了一小段距离,不知道为什么,我下意识地想离这只诡异的胖鸟远一点。

  四月份的后半夜天气仍然微凉,尤其是在山里,这种凉意似乎来得更浓烈一点。我虽然睡了几个小时,但大家都知道,熬夜的话,后半夜是最难熬的,大概两个小时后,我觉得有点冷,又有些困。

  于是我回到帐篷拿了一条薄毯,回到篝火旁又加了一点炭。渐渐灼热起来的火焰和毯子的温度让我觉得十分舒适,而这种舒适更加深了我的困倦之感。

  在这之后发生的事情,我每次回忆起来都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可是,那种感觉比做梦更加真实,真实到让我无法忽视这一切。我原本是不愿去相信的,但是那种真实的感觉让我不能冒这个险。

  恍惚之中,我好像置身于一片浓厚到化不开的白雾之中,我连自己的双手都看不清楚,那种感觉和失明了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就在我十分慌乱和紧张的时候,我发现白雾逐渐散去,越来越淡、越来越稀薄,我开始能看清周围的模样了。

  尽管如此,周围也还是一片白,但那种白和之前的白雾不同,那似乎是四周砌起了白色的墙壁,墙壁高耸直入云霄,而我就被这墙壁包围在其中。

  “有人吗?”我很茫然,忍不住大声喊道。

  可是除了我自己的回音,并没有任何的声音。四周寂静极了,就像我的耳朵失聪了一般。

  我开始向前走去,可是四周的白色墙壁似乎随着我的脚步在向周围扩散,无论我怎么走,看上去我和它们的距离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就在我既失望又害怕的时候,一个小孩子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听那两个男人说,你叫彼得?”小孩子的声音听上去非常小,大概只有三四岁的样子,口齿还有点不清楚,但意思表达得很准确。

  她口里的“那两个男人”,指的应该就是谢廖沙和伊万。

  “是啊,我是彼得,你是谁?”我下意识地就回答了小孩子的问题,好像她稚嫩的语言中有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力量一般。

  “你好,彼得,我叫五月。”小孩子的声音回答我,之后我就看到,一个胖墩墩的,扎着两条小辫子的小女孩站在我脚边的不远处,她个头小小的,脸蛋圆圆的,一双大眼睛好像葡萄一般,看上去非常可爱。

  “五月?”我疑惑地重复了一遍小女孩的名字,“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哪里?”

  五月两只小胖手揣在衣服的口袋里,脑袋偏着看着我,说道:“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但我每次想要和人说话,那个人就会出现在这里。”

  我觉得五月的话很奇怪,我听不懂。可能三四岁的小孩子说话就是这样颠三倒四的,我和这样年龄的孩子接触不多,不了解他们的行为特点,但我知道小孩子说话多半都是这样。

  “五月,你的爸爸妈妈呢?”我看着她说道,“这里很危险,你不应该在这里,你知道怎么联系他们吗?我可以带你去找他们。”

  我也许是在梦里吧,但我还是很清楚地记得,我是来瓦涅山登山的。如果五月一个人出现在山上,那她一定是大人带来的,而和大人走散,她独自一人无疑非常危险,我应该帮助这个小孩。

  五月笑了笑,但随即又扁了扁嘴,似乎马上就要哭出来了:“我和妈妈走散了,我不知道妈妈现在在哪里。”

  我一听就觉得事情有点麻烦了,我不可能把这样小的孩子扔在山上,我的良心是绝对不允许的,可是我又不能离开罗萨。我暗暗下定决心,天亮以后想法说服罗萨和我一起把五月送下山,至少先送到吉尔奥古斯的警局也好。

  那时,我几乎完全忘记了,周围是一片亮眼的白色这件事。这根本就不正常,和山上我们露营的景色截然不同,而我那时不知道怎么了,竟然忽略了这些。

  “五月,你的妈妈叫什么名字?她的电话你能记得住吗?”我问她,“叔叔带你去找妈妈,好吗?”

  “名字?”五月圆圆胖胖的脸上现出一副好奇的表情,“妈妈就是妈妈,妈妈没有名字。”

  我叹了口气。也是,一个三四岁的孩子,你指望她能完整说出自己父母的名字本来就是可能性不高的。连自己妈妈的名字也记不住,那电话号码就更别提了。

  不过我也没有太气馁。我只要把五月送到警局里去,那如何寻找五月的父母就是警察的事情了。

  “没关系,五月。”我说道,“那等天亮了,叔叔就带你下山,然后让警察叔叔帮助你找妈妈,好吗?”

  五月歪着头看了我半晌,才开口说道:“你现在心里很失望,有一件事情对你很重要很重要,但你却没有办法做到,对吗?”

  听到五月突然转移了话题,而且还是这么成人的一个话题,她开始像个大人一样说话,我的心里一惊。不过惊慌之后,我很快就开始思考五月的问题,就好像我的思绪被推着向前一样,不由自主地去思考五月的问题。

  几秒种后,我对着五月点了点头。

  五月也点了点头,又奶声奶气地说道:“有一个你很关心的人,这个人对你来说,是你生活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这件令你很失望的事,与她有关,对吗?”

  我又点了了点头。是的,那个人就是罗萨,而那件事就是,罗萨的心离我越来越远,却与伊万越来越近了。

  五月伸出一只小胖手挠了挠肉乎乎的脸颊,说道:“如果我说,这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人,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在她身上发生一件很可怕的事,而你可以救她,你会去做吗?”

  我心头又是一惊,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血液几乎快要凝固了:“什么事?”

  五月眨巴着大眼睛:“那个帐篷里睡着的一个女孩,年轻的那个,她就是那个人吧?我能看到她身上笼罩着非常浓厚的黑气。妈妈说,有这种黑气的人都会在不久死于非命。”

  我惊骇极了,几乎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如果她不是一个那么小那么小的小孩子,我都能冲过去摇晃着她,质问她为什么诅咒罗萨。

  可是我没有。事后我回想起来,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能那么轻信了那个小孩子的话。这一切就像鬼使神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