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搜索大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0章 愤怒的机长

搜索大师 黯无言 2361 2019.03.27 18:30

  简十三哈哈大笑,拍着米哈尔的肩膀说道:“靓仔,看你的骨骼精奇,是万中无一的搜索大师奇才,维护世界和平就靠你了。我这有本秘籍,见与你有缘,就十块钱卖给你了!”

  米哈尔被简十三搞得一脸懵圈,迷茫地说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呢。”

  简十三笑够了,这才整容说道:“好了,不和你闹了。接下来就把谢廖沙和维克多一起叫过来吧。”

  米哈尔疑惑地问道:“伊万和罗萨的事情最复杂,怎么不先叫他们上来确认一下?”

  简十三摇了摇头:“你也说了,他们的关系复杂,还是留到最后我们再集中火力突破一下。”

  米哈尔不置可否,叹息着下楼去了。简十三却有些意兴阑珊。作为一个单身狗,他对这些男女关系之类的东西可以说是最不擅长了,如果这件案子只是停留在这个层面的话,那也太乏善可陈了。

  谢廖沙和维克多,一个是机长一个是副机长。今天他们没有飞行任务,都穿着日常便装,但从走路姿势和神态表情上,还是能看出来这是两位训练有素、经验丰富的驾驶员。

  谢廖沙身材挺拔,中等身高,头部微微有些秃顶,但头发梳理得一丝不乱。维克多比谢廖沙年轻一些,目光灵活跳脱,双手插在口袋里,对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我不知道为什么有失踪案要调查到驾驶组的头上。”谢廖沙语气充满了明显的不满,但碍于米哈尔在旁边,他还是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难道你们认为我们在开飞机的时候,还有闲暇去犯个罪什么的吗?”

  简十三堆起一脸的笑容,温和地说道:“放轻松点,机长。我们目前并没有把任何人当成嫌疑犯,所有人都是在协助调查。相信你们比我更希望事情早一天水落石出,对吗?”

  “哼。”谢廖沙显然对简十三的解释并不买账,“你说得好听,可是给我们的感受却很糟糕。对不对,维克多?”他向坐在旁边的副机长寻求攻守同盟。

  维克多笑嘻嘻地耸了耸肩,双手仍旧插在裤子口袋里:“机长,我倒觉得没什么。毕竟这就是灯塔现在对待驾驶员的态度嘛,我已经习惯了。”

  听上去维克多虽然没有同意谢廖沙的说法,但他随即给出的对灯塔航空的控诉,却明显比谢廖沙所说的话更重。

  米哈尔忍不住在旁边说道:“维克多,怎么灯塔对你们不好吗?”

  维克多瞟了一眼米哈尔,显然对这位曾经的少东家并不顾忌:“先生,你还年轻,参与的公司事务也并不多,对这些不了解我们也不会怪你。但是,想必你也了解过同业的其他公司。就比如说海岸线吧,给飞行员的待遇比灯塔高出许多不说,任务量也没有那么重。难道这个对比不够鲜明吗?”

  米哈尔到底还是年轻些,听到维克多这番话,他脸色微微涨红,语气也激动了起来:“怎么,海岸线对你们伸出橄榄枝来了吗?你们要在这个时候抛弃灯塔吗?”

  维克多微微一笑:“先生,我只是做一个简单的对比,你别激动嘛。”

  谢廖沙沉稳地伸出一只手示意维克多闭嘴,然后施施然开口道:“我们对灯塔的忠诚是毋庸置疑的,维克多只是口头上这么说说。去年灯塔的机长对待遇不满,曾经要发起罢工,是我在努力之下平息了这一场风波。如果想跳槽到海岸线,我们早就走了。”

  他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睛却并没有看向米哈尔,显然他对这位少东家更加不屑。

  简十三手里拿着谢廖沙和维克多的资料,发现谢廖沙所说属实。以简十三对机长这个行业的粗浅了解,这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只要罢工必然能得到想要的结果的行业。培养一个优秀的飞行员所费不赀,如果要晋升为一名合格的机长,就更是路途漫漫。所以,任何一家航空公司最可贵的宝贝并不是那些价值数亿的飞机,而是飞行员本身。

  简十三对米哈尔使了个眼色,米哈尔愤愤不满地又走去煮咖啡了。幸亏他的办公室里设置了这架功能齐全的咖啡机,不然他尴尬和愤怒的时候还没有宣泄的合适途径了呢。

  简十三维持着礼貌的微笑,说道:“我不是灯塔航空的人,所以我对贵公司内部的纠葛并不了解。但作为连续三名失踪者所乘坐的飞机的驾驶组,你们有义务配合我。”

  维克多仍旧挂着一个玩世不恭的微笑,而谢廖沙则小声嘟囔了一句:“中国人……”

  简十三不以为意,他问道:“请问二位,在三次飞行中,你们是否离开过驾驶舱,离开是去做什么呢?”

  谢廖沙阴沉着脸不说话,维克多回答道:“每次飞行,我和机长都会在飞行平稳后换班上个洗手间。”他笑道,“这是人之常情,生理需要。”

  “好的。”这个回答没有出乎简十三的预料,他接着问道:“那请问,在这三次飞行中,你们有发现什么特殊情况吗?”

  维克多反问道:“能有什么特殊情况?”

  谢廖沙忽然开口道:“特殊情况倒谈不上。但我发现那三次飞行都格外平稳,没有任何气流产生的颠簸。但实际上,那三天并不是都晴空万里。”

  谢廖沙虽然脾气倔强,但到底还是个专业飞行员,而且是功勋飞行员,他的专业性让他忍不住说出这个连他自己都觉得反常的发现。

  这一点,之前乘务长安娜也提到过。

  维克多笑道:“机长,那算什么?你是灯塔最优秀的机长,甚至是飞行员中最优秀的,飞行平稳那不是再正常不过了吗?”

  谢廖沙微微摇了摇头:“维克多,我这是实事求是。再优秀的飞行员也不能和气流对抗,再说气流变化瞬息万变,飞机机身出现颠簸才是正常的。一连三次毫无颠簸,反倒平静得有些反常。”

  维克多不以为意,但却挑了挑眉不再说话。

  简十三沉吟了一会儿,又问道:“你们觉得,你们机组人员之间,彼此的关系怎么样?”

  谢廖沙很笃定也很简洁地回答道:“很好。”

  简十三看向维克多,维克多依旧笑嘻嘻地:“妹子们都不错。就是安德烈成天板着一张砖块脸有些讨厌。不过我们也没什么过节。工作嘛,大家都是为了工作。”

  简十三看着维克多,问道:“你们觉得,机械师伊万和空姐罗萨之间的关系如何?”

  维克多愣了愣,一直笑嘻嘻的面孔终于有了瞬间的呆滞,但随即又恢复了笑容:“伊万这个家伙,他……”

  “闭嘴。”谢廖沙忽然低低地吼了一声,喝止住了维克多后面的话。维克多立刻闭紧了嘴唇,不再出声,脸上闪过一丝尴尬。

  “我不认为私人之间的关系和这连环失踪案有什么关联。”谢廖沙脸色阴沉。“调查案件和挖人隐私,根本就是两码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