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搜索大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7章 回家的感觉真好

搜索大师 黯无言 2371 2019.03.21 13:30

  其实耐莉教授心里也是多少有些不敢相信的,但她觉得简十三不会编故事来糊弄大家。而且她毕竟也和雅里一样是土生土长的埃及人,那些传说中的古老神祇,她也几乎是从小听到大的。

  印乐生忽然开口道:“他说的都是真的,除了一个地方。”

  大家都是又一愣,连简十三也有些意外。

  印乐生对着耐莉教授说道:“教授,很抱歉。之前你的那套塞尼特棋,是……是我偷走的。我就是因此犯了偷盗之罪,才没能通过阿努比斯的考验。”

  简十三听印乐生如此说,知道他是真的放下了这一切了,不然以他的性格,他又怎么会自曝其短。

  耐莉教授顿了顿,笑道:“我知道了,就是那套塞尼特棋帮助你找到了黑金字塔,是吗?那说到底也是件好事。放心吧,我不会怪你的,你平安归来比什么都珍贵。”

  见耐莉教授如此善解人意,简十三松了一口气,急忙招呼大家继续吃饭,还把几个凉了的菜拿去热了热。

  这顿饭大家一直从下午吃到了晚上,除了享受了一顿中国美食,每个人也都像经历了一次难以置信的洗礼。

  第二天,因为耐莉教授和方浩宇都有课,不能到机场送简十三。雅里开着小破车将简十三和印乐生拉到了机场,与简十三依依惜别。

  临上飞机前,简十三对印乐生说道:“你什么时候回国,记得联系我,我请你吃饭啊。”

  印乐生微笑道:“我已经和我父母联系过了,他们非常高兴,要来开罗看我。也许过一阵子我就会和他们一起回去也说不定。”

  简十三又和雅里聊了一会儿,这才过了安检。

  飞机要起飞的时候,简十三的手机收到了一条来自耐莉教授的短信。

  “希望你有机会再来埃及,我也计划和方老师一起去一趟中国。方老师说给你带好,他就不单独再发信息给你了。”

  简十三关上手机,闭目合眼地靠在椅背上,眼前不断地变换着两张面孔:优雅大方的耐莉教授,和俏皮可爱的丝丝。

  这一趟的航班不再是红眼航班了,飞机直飞北京,他再转机回威海。

  到了威海,时间已经过了午夜,游牧将简十三接回海滨华府,简十三再次感受到了大海潮湿的气息。嗯,回家的感觉真好啊。

  第二天一大早,简十三又恢复了晨跑的习惯。久违的湿润空气和熟悉的海蛎子味儿,都让简十三觉得精神振奋。而搜索大师系统给他的初始能力让他发现,自己往常每天跑8公里的时间,现在竟然能跑10公里。

  结束了晨跑回到家里,游牧仍旧在呼呼大睡。简十三站在客厅里看着仿佛遭了贼一样凌乱不堪的景象,忍不住骂了一句,游牧这厮,自己不在的时候真是放飞自我,连屋子都不收拾了。

  他做完早餐开始做家务,直到客厅收拾得差不多了,游牧才顶着鸡窝头从卧室出来了。

  他见简十三撅着屁股在那扫地,笑道:“还是有你在好,就跟田螺姑娘似的,我啥都不用操心。”

  “田你娘个脚。”简十三恨不得把扫帚扔过去击中游牧的大胖脸,“你生活在猪窝里也不觉得难受?”

  游牧一边刷牙一边把头从洗手间里伸出来,含混不清地说道:“什么猪窝?男人,我这过得就是男人的生活。再说了,我这不是等着你回来打扫呢吗?”

  简十三一脸悻然,不愿意理他。

  游牧洗漱完毕坐在餐桌前吃早餐,一边让简十三给他讲讲开罗之行的经过。

  简十三一边继续收拾屋子,一边给游牧讲着。

  游牧听完倒是一点也没怀疑,全盘接受了,走到电脑那边开机边说道:“有意思是有意思,但就是太危险了。外面的世界太恐怖,还是家里最好。”

  简十三忽然坏笑道:“要不我跟老冉说说,下个委托案我把你带上,你和我一起去冒冒险,咋样?”

  游牧连连摆手:“不咋样,我可不去。再说了,我们联盟现在正在上升期,我是主力,一天也不能缺席。”

  简十三呸了一声,不再说话。

  快到中午的时候,简十三的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老冉来电。

  “这次的佣金我给你打到卡里了啊,你查查。”老冉劈头就进入了正题。

  简十三不悦:“你个老家伙也不问问我咋样,简直毫无人性。”

  老冉嘿嘿笑道:“你还能咋样?你这不是活得好好的吗?我看中的人能错得了吗?”

  简十三哼了一声道:“告诉你,回头我要是发现佣金让我不够满意,你就等着吧。”

  说完他又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劲儿。嗯,他根本就不知道老冉住哪儿,除了一个联系电话以外,都是老冉单线和他联系。他要是想找老冉,除了打电话还真没有别的办法。

  “放心吧。”老冉语气很笃定,“委托人非常大方,你不仅找回了印乐生,还是让他健健康康地回来的,委托人一高兴多给了不少佣金。给你的那份也不少,够你小子挥霍一阵子了。”

  简十三心里升起了一丝疑惑:“老冉,委托人是印乐生的父母吧?我怎么感觉他家经济条件一般呢?你可别坑人家钱啊。”

  老冉神神秘秘地笑道:“委托人不是他父母,另有其人。我老冉虽然爱钱,但绝不做坑蒙拐骗的事。”

  不是印乐生的父母?那会是谁呢?简十三迅速思考着。难道是印乐生微信里那两个老同学之一?嗯,很有可能。以印乐生他们这批人的年纪,应该已经有人混得风生水起了,多拿出些钱来寻找昔日的同窗,这种事也是很有可能的。

  “没事我就挂了啊。”老冉说道,“最近可能又有新的委托案,我的电话得保持通畅。”

  简十三直觉老冉这是在找借口开溜,笑骂道:”滚吧。这一阵子别来打扰我,我要好好歇歇。“

  老冉贼忒兮兮地笑:“那可由不得你呀,客户的需求就是我们的使命。”

  “使你娘个脚。”简十三对老冉突然拽词感觉到一阵恶寒。

  挂了电话,简十三立马打开手机银行,查看自己的账户进项。果然,有一笔5万块钱的收入刚刚打入他的户头,账户余额:5万零345块。

  乖乖,这位委托人确实是大手笔。自己拿了5万块,老冉至少也得拿这个数,甚至有可能比自己的更多。不,一定是比自己的多。话说,他当初和老冉签过合同没有,利益分配到底是几几开,这件事他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了呢?

  他走到阳台上去,坐在藤椅上,照例点上一支烟,开始翻看《威海都市报》。

  一支烟抽完,游牧也走到了阳台上。他不抽烟,不过是想晒晒太阳。这属于他一天中为数不多的“体育运动”了。

  “游牧,”简十三从报纸里抬起头来,突然问道:“咱们和老冉是怎么认识的?”

  游牧本来懒洋洋的表情忽然不见了,他从藤椅上直起身来,问道:“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