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搜索大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 法术通道和时空偏移

搜索大师 黯无言 2376 2019.03.15 13:30

  冥王奥西里斯除了绿色的皮肤让他看上去有些怪异以外,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他笑得很和蔼,仿佛刚才那个恐怖的碎尸木乃伊并不是他一样:“我活着的时候,肤色和你差不多。呃,比你要黑一些。因为我生前沉迷于种植农作物,神祇便赐给我绿色的肌肤。”

  他耸了耸肩,王冠上的红色羽毛也跟着抖动起来:“说实话,我很感谢神祇对我的认可,但是我本人并不喜欢绿色的皮肤。”说着他还冲简十三挤了挤眼。

  奥西里斯的操作让藏身于车厢内的简十三瞬间有些方。作为冥王,他显然很亲民;但他毕竟是阴间的主宰,这个头衔随便提一提都是令人心生敬畏的,更何况在变身之前他还是个绿色的男版伽椰子。简十三都不知道自己是该下车呢,还是该继续躲着呢?

  犹豫了一下,简十三将车窗放下来一条小缝,以示自己对奥西里斯的“尊重”:“呃,冥王大人,你好。”

  奥西里斯的笑容一直保持着,说实话他并不是一个难看的男人,在古埃及那个时代应该也能算得上仪表堂堂了:“你好,简十三。”

  简十三一愣:“你知道我是谁?”

  奥西里斯晃了晃左手的弯柄权杖:“权杖赐予我的智慧,让我愚钝的心能够知道一些事情。”

  简十三听着奥西里斯仿佛唱歌一般抑扬顿挫的措辞,觉得自己好像打开方式不太对……他整肃了一下心神,又问道:“那你知道我是来找人的吗?”

  奥西里斯笑道:“当然,当然。而且我可以告诉你,你要找的人刚刚离去不久,如果你现在抓紧时间,你应该还可以追得上他。”

  简十三一听立刻来了精神,也顾不得什么绿色的伽椰子了,他拉开车门跳下车去,对奥西里斯说道:“谢谢你啊,冥王,我该从哪条路去找他?”

  他边问边环顾四周,却发现偌大的墓室竟然只有他进来的那扇黑门,却并没有另外出去的门。看来又是一扇隐藏的门啊。

  奥西里斯彬彬有礼地错了错身,指了指不远处那石桌石椅,说道:“按照冥府的规矩,你先要和我下一盘塞尼特棋。如果你赢了,你就可以开启去往阴间的大门。”

  简十三忽地顿住了脚步:“呃,你是说我要去阴间?”他不由得打了个哆嗦。死归死,可是他还是想还阳的,丝丝还在等着他。假如他就这样贸贸然去了阴间,他还能回来吗?

  奥西里斯已经当先一步向石椅走去,边走边温和地说道:“是啊。印乐生已经下赢了我,他去阴间寻求永生的最后步骤了。你若是想找到他,那肯定也要去阴间啊。”

  简十三迟疑地跟在奥西里斯身后,路过那具高大的黑色棺椁时还忍不住向里面看了一眼,见里面已经空无一物这才放下心来。他坐在了奥西里斯对面,说道:“冥王大人,那个,我还是要回去人间的,这个你知道吗?”

  奥西里斯放下手中的权杖和连枷,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来一个纯黄金打造的塞尼特棋出来,摆放在二人中间的石桌上。他点了点头:”我自然是知道的。但是阴间和别处不同,不是谁说来就能来,说走就能走的。即便是作为冥王的我,也没有这样的自由。”

  简十三听奥西里斯说得真诚,知道他所言非虚,立刻拧紧了眉头:“壁画上不是说,黑金字塔是你修建的吗?冥界的规矩也是你定的?那怎么制定规则的人也不自由呢?”

  奥西里斯将黑色大理石材质的棋子端端正正地摆放在黄金棋盘上,意味深长地说道:“为什么制定规矩的人一定要打破规矩呢?规矩就是用来遵守的,连制定者也不能例外呀。”

  简十三瞬间汗颜。他用的是现代人的思维和观念,但奥西里斯生前是生活在几千年前的埃及,他们对于规则和诚信,显然有比现代人更珍视的态度。

  简十三点了点头,认同了奥西里斯的说法,索性说道:“先不管能不能回去了,等我先找到印乐生再说吧。”他这一路来大脑已经接收了太多的“黑金字塔只能进不能出”的信号,现在再纠缠这个问题也显得自己分不清轻重缓急,不如暂时先放到一边。

  奥西里斯似乎很欣赏简十三的态度,他优雅地指了指两根不知道由什么木头雕琢而成的,曲线光滑材质细腻的长斫,说道:“你先来吧。”

  简十三抓起一对长斫随便一掷,开始走出了他的第一步棋。看着眼前精美得不可方物的塞尼特棋盘,简十三问冥王道:“你和印乐生也是用这棋盘下的吗?”

  “是啊。”冥王没抬头,下棋的态度很认真。

  “那我就有个疑问了,”简十三奇道,“印乐生已经失踪了两个多月了,怎么会刚刚离开你这里呢?难道他一盘棋下了两个月不成?”

  冥王走出一颗棋子,笑道:“你这个问题问得很好。我当初也很奇怪,那个被称作‘汽车’的大家伙是怎么和印乐生一起出现在我面前的。后来我仔细思考了一下,他拿到的那套塞尼特棋当初只是被我施了可以让人类直接进入黑金字塔的法术,但碰巧印乐生是在车上激活了机关,于是车和他就一起进入了法术通道。正常来讲,那法术可以让人类很快进入这里,但多了一个车,就发生了法术的时空偏移,于是印乐生就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才出现在我的面前。但对于印乐生本人来说,他的感受倒只是一瞬间而已。”

  简十三拿着一颗棋子张大了嘴巴,下巴都快掉到棋盘里去了。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面前这位绿油油的古埃及冥王奥西里斯,一位大名鼎鼎的神祇,居然在和自己谈论“时空偏移”?

  奥西里斯用手在简十三眼前晃了晃,笑道:“怎么?你不相信我们埃及的科学技术已经如此发达了么?”

  简十三胡乱下了一颗棋子,却被冥王的棋子撞得后退了好几步,他思绪有些混乱:“嗯,很多专家都说,古埃及的金字塔修建技术是几千年前的人类不可能掌握的,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奥西里斯的笑容有些淡了,他略叹了口气,说道:“曾经我们拥有过人的智慧和进步的科技,可是这些也和神祇的逐渐衰微一样,从埃及真正的历史里逐渐淡去了。”

  简十三的三观在这一刻遭到了巨大的震荡,他有些迷茫,也有些兴奋。迷茫是因为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而兴奋则是因为自己成为了真正历史的知情者。

  奥西里斯指着简十三再次胡乱下出的一步棋,笑道:“提醒你一下,假如你的棋艺就是这种水平的话,恐怕你就只能永远留在冥界了。不过我倒是挺喜欢你的,并不介意你留下来和我作伴。哎,长夜漫漫啊……”

  简十三这才惊讶地发现,奥西里斯的五颗棋子中,已经有一颗棋子成功地到达了冥河的彼岸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