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搜索大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 飞机上的奇遇

搜索大师 黯无言 2370 2019.02.20 13:30

  简十三捻起一枚棋子走了三步,有些哭笑不得。

  听小平头故作神秘的语气,不知他是想吓唬吓唬简十三这个初来乍到的愣头青呢,还是真的相信了这种无稽的传说。

  小平头一边掷长斫,一边用很认真的语气说道:“埃及是个很神秘的地方,很多故事和传说,也有很多奇怪的无法解释的事情。”

  简十三没说话。对于他来说,最奇怪的就是印乐生的失踪了,其余的事情都和他无关。至于印乐生的失踪是不是什么神秘的无法解释的事情,那要等他去查找了才能知道。

  “关于塞尼特棋的古老传说,是和古埃及有名的神祇冥王奥西里斯有关。”小平头话匣子打开就关不住,也不理会简十三的态度,自顾自地说道,“在古埃及人心中,人死了之后都要和冥王下一盘塞尼特棋。只有赢了这盘棋,才能通过冥王的考验,人的灵魂才能获得永生。”

  “这棋盘上没有刻图案的方格,代表的是神明的居所。如果人生前敬重神明,死后才能得到神明的相助,帮助代表亡灵的棋子通过阴间的重重困难,到达永生的彼岸。”

  简十三掷出了一个“六”,将一枚棋子远远送出,笑道:“那咱俩谁是冥王?谁又是那个希望得到永生的人呢?”

  小平头忽然变得很紧张,神色严肃地在嘴唇上竖起一根食指:“嘘——!不要胡说,冥王是能听见的。”

  简十三摸了摸下巴,不以为然地说道:“那这么说来,要想获得永生,就得有高超的塞尼特棋技艺了?”

  “是啊,那当然。”小平头连连点头,接着又苦着脸说道,“我就不怎么会下,学了很久了还是没什么进展。”

  简十三强忍住笑意,继续在棋盘上一路前行:“那你可得好好练练,事关永生,可不是小事。”

  小平头似乎没听出来简十三话语里的讥讽,反倒应和着:“是啊,我一直在练呢。”

  不到半个小时,简十三的五枚“小木墩”就全部从棋盘上走了出去,他赢了。

  小平头满脸的懊恼和不甘,嘟囔着:“凭什么你第一次玩就赢我啊?你肯定原本就会玩!”

  简十三笑着解开安全带站起身来,伸了个大懒腰。棋类这个东西,运气和智商同样重要。运气不敢说,但智商他绝对比小平头强。

  简十三决定溜达到舱尾的洗手间去放个水,顺便活动活动委屈了太久的大长腿。

  机内的商务舱和经济舱之间除了隔着帘子,还隔着一个洗手间,此时两个手拉手的小人儿正亮着红灯。

  穿过帘子,简十三发现那一队旅游团也都没有睡觉,虽然喧闹声低了不少,但不说话的几乎都在玩平板,看电影。

  就在简十三要穿过这一队旅游团所在的座位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脚下的地板在剧烈地震动,整个机舱瞬间变成了上下摇动的箩筐,而自己和乘客就成了在一堆糯米粉中被滚得七荤八素的元宵。

  他迅速抓紧身旁的椅背。一个中年妇女发出了火车鸣笛一般刺耳的尖叫,向前盲目伸出的手一把抓住了简十三的裤子。

  在中年妇女的带领下,几乎所有的女性乘客都发出了尖叫声,震荡着简十三的耳膜。与此同时,有几个行李箱的盖子被剧烈的动荡弹开,几个硕大的行李箱从里面滑落出来。坐在下面的乘客一边尖叫着,一边用各种扭曲的姿势躲避着,拍打着,有的人甚至已经哭出了声。

  简十三想要挣脱开女人的抓拽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然而那女人在面临死亡的威胁之际生出了无穷的大力,他竟然没能挣脱掉。

  只听“唰”地一声闷响,每个乘客的眼前都掉落出来一个黄色的氧气面罩。

  “各位乘客,我是本次航班的机长,我们的飞机正在通过一个较大的气流,机身会产生颠簸,请大家不要惊慌,务必留在座位上系好安全带!”

  广播里传来机长浑厚的声音,然而并没有缓解乘客的紧张,机舱里仍然乱糟糟的一片。

  简十三的视线忽然模糊,耳边的尖叫和哭喊仿佛瞬间远去,他的身体变得轻飘飘的,好像一片羽毛。

  难道坠机了?我死了?简十三疑惑不解。

  “别紧张。”一个温和而富有磁性的男性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一切都会好的。”

  简十三扭动脖子向声音来的方向看过去,模糊的视线里是一个一身白衣的男人,看不清他的面孔。

  他使劲眨了眨眼,还是看不清那个男人的样貌。他知道自己的双眼视力都在1.5,和近视完全不沾边。

  但那个声音给了他极大的安全感,他觉得无论这个人是谁,他一定没有恶意。

  “先生?先生?你还好吗?”

  简十三回过神来,视力立刻恢复了正常。

  他发现自己仍然站在机舱走道上,那位大眼睛的空姐正扶着他的胳膊,微仰着头,神色关切地看着他。

  环顾四周,那些掉下来的氧气面罩依然还在,有些已经被乘客戴在了脸上。不远处有几位空姐在整理掉落的旅行箱,安抚乘客的情绪,检查是否有人受伤。而飞机的颠簸已经停止了。

  简十三冲空姐摇了摇头示意没事,依然向机尾的洗手间走去。

  刚刚飞机的确有大幅的颠簸,这不是幻觉。在洗手间里简十三仍然能感觉到自己的膝盖处被那个惊慌的大姐抓得有些微微作痛。他对着洗手间的镜子看了半天,觉得自己的眼睛也没什么问题。

  从洗手间出来,乘客们的情绪已经平复了不少,几个旅行团的大姐正在互相调侃刚才的失态,聊以缓解尴尬。

  简十三慢慢踱在走道上,寻找着刚才那个对他说话的男人。他们认识?还是老冉安排的同伴?

  可是一直到走回他的座位,他也没看到熟悉的面孔,更没有人穿白色的衣服,只有一位年轻的女子将一件白色带浅花纹的外套搭在手臂上。

  更没有人和他打招呼。

  他带着疑问坐在座位上,系好安全带。

  小平头弯着腰在地上寻找适才掉落的棋子,嘴里不知道嘟囔些什么,语气很是不满。

  简十三带着满肚子问号进入了梦乡。

  飞机在清晨到达了开罗国际机场。

  简十三随着人流走出来,身边的旅行团立刻变得生龙活虎,纷纷拿出一个红色的小帽子戴在头上,看上去和火车站搬运行李的工作人员似的。

  那位抓过简十三裤子的大姐兴奋地指挥着:“来来来,姐妹们咱们合个影!”

  简十三拉着旅行箱走出闸口,环顾了一圈,便看到了一块白色的大牌子,上面仿佛天书一般写着三个歪歪扭扭的大字:简十三。下面还画蛇添足地加了一行莫名其妙的英文:Thirteen Jane。

  举着牌子的是一位面孔黧黑,眼睛圆圆,愣头愣脑的埃及青年。

  简十三大步流星地走了过去,用他那不怎么流利的英语问道:“你是雅里么?我是简十三。”

  青年呆了呆,回道:“Jane,你怎么是个男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