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搜索大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 又一套精美的塞尼特棋

搜索大师 黯无言 2320 2019.02.27 13:30

  虽然雅里完全不理解简十三在发什么神经,但他个性中令简十三欣赏的部分此时又发挥了作用。

  只见雅里愣了三秒钟,然后摇了摇头,对谢赫说了一堆埃及话。

  谢赫越听越激动,一把拉着简十三向巷子深处走去,边走还边说着什么。

  雅里在一旁没好气地翻译道:“他说,要带你去他家,那套塞尼特棋就在他的家里。”说完还补充道,“一会儿我可不跟你进去啊,我在外面望风,万一你被里面的人控制住了,我也好帮你报警。”

  简十三大笑道:“放心吧,兄弟,我觉得这个谢赫没那么坏。你要对你自己的族人有信心啊!”

  谢赫的家并不远,穿过一条巷子再走几步就到了。不过这里不是主巷道,灯光黯淡了许多,人声也低下去不少,看上去还真有点令人不安。

  谢赫推开虚掩的门走了进去,简十三也没给雅里留在外面“望风”的机会,一把就把他也拉进了屋里。

  谢赫的家果然家徒四壁,空荡荡的,一灯如豆,的确有几分惨兮兮的模样。

  简十三和雅里等在一楼,谢赫踩着吱吱呀呀的木楼梯上去,在上面鼓捣了半天,又吱吱呀呀地下来了。这木楼梯听上去有可能随时坍塌,雅里想了想,连忙往旁边挪了挪。

  谢赫脸上带着一个讨好和显宝的表情,将手里捧着的布包袱郑重地放在了屋里唯一的一张破旧的木桌子上,一层层将已经褪色的包袱打开。

  昏暗的灯光下,一套塞尼特棋出现在简十三的眼前。

  现在简十三知道耐莉教授为什么买下那套棋了。

  长方形的木盒子不知道是用什么木头做成的,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人的手,那木质被摩挲得棕红发亮,看上去好像打了蜡。

  木盒子上的小方格雕刻得整整齐齐,代表“神明居所”的方格里不是普通的雕刻图案,而是嵌入了形式精美的螺钿,与木盒子腰线上一圈细细的波浪形螺钿遥相呼应。

  谢赫拉开侧面的小抽屉,将十枚棋子取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摆放进了方格内。

  和耐莉教授那套不同的是,这一套的两种棋子其中一种是向上昂起的蛇头,另一种是一只蹲踞而坐的黑猫,蛇头和黑猫都是由黑色的大理石雕刻而成,上面还镶嵌着简洁有力的金色纹路,看上去古朴而华贵。

  谢赫的确没有说谎。单看这套棋的卖相,已经值得1000埃币了。

  谢赫注视着这套棋,喃喃地说着什么,眼神中充满了不舍。

  雅里也被这套棋吸引了,他没有想到衣衫褴褛其貌不扬的谢赫,竟然真的有宝贝。他不忘翻译道:“谢赫说,这套棋比之前卖掉的那套更好看,如果不是需要还债,他才舍不得卖掉……”

  简十三从挎包里取出钱,数了1500埃币递给谢赫,说道:“这里是1500埃币,另外的那500埃币,请你讲讲你父亲对于这两套棋,都说过什么?越详细越好。”

  谢赫和雅里同时瞪大了眼睛,而随着雅里的翻译,谢赫的眼睛越瞪越大。他连忙接过埃币揣进衣服里,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几分,手舞足蹈比比划划地说开了。

  其实对于这两套棋的来历,谢赫所知并不很多。他的父亲一直坚持要在临死前才把这其中的秘密告诉他,但可惜父亲中风后失语,也无法书写,又没有事先留下线索,可以说一切都成了谜。

  但从父亲素日的言语举止来分析,这两套棋不是普通的古董,它们背后似乎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父亲曾经说过,他们的家族是一个古老的家族,曾经显赫一时,而他父亲这一支血脉正是这个家族的族长,因此父亲才给他起名叫谢赫,因为这个名字在古埃及语里正是族长、长老的意思。

  而这两套塞尼特棋,据说就和他们家族的过去紧密相关。

  用他父亲原话说,“这两套棋值得好好研究。”

  这就是谢赫所知道的全部的线索了。听上去似乎毫无价值,雅里真替简十三又白白付出了500埃币感到不值。

  但简十三却好像觉察到了什么,他笑眯眯地将塞尼特棋包好,放进挎包里,和雅里辞别谢赫而去。

  两人坐在雅里的小破车里,行驶在满天星斗的夜色中。

  雅里看着神色轻松的简十三,忍不住问道:“简,你刚花了那么多钱,怎么还这么开心?”

  简十三忍不住笑:“钱不就是用来花的么?”

  而他真正发笑的原因,是他花的并不是自己的钱,这些钱都来源于接到任务后老冉给他的那张银行卡。对于这张卡,老冉并没有给他限制额度,再说他花钱也是为了工作嘛。

  估计每次的委托案完成以后,委托人也会把佣金打到老冉那里,从这次的消费额度来看,佣金也肯定不能少了,要不然老冉这不是赔本赚吆喝么?

  简十三又忽然想到了另一个问题,这次案件的委托人是谁?难道是印乐生博士的父母?或者是开罗大学校方?总不会是开罗警察局吧?

  但无论是谁,能舍得施重金寻找印乐生,那一定是很看重这件事的。

  想到这里,简十三不由得觉得自己的斗志又更昂扬了几分。

  此时的雅里已经哈欠连连,只想回到学校后立刻就倒在床上大睡,而简十三却仍旧精神抖擞。

  和雅里在公寓楼门前告别之后,简十三回到房间冲了个澡,便坐在了桌前,把灯光调亮,把那套刚刚买到的塞尼特棋摆在了灯光之下。

  明亮灯光下的棋盘和棋子显得更加精致,尤其是棋子,那黑猫仿佛贵族一般的姿态,竟有种居高临下的聛睨之感。

  简十三把玩着棋子,研究着棋盘,大脑飞速运转着。

  印乐生要在离去前拿到耐莉教授的塞尼特棋,说明这套棋对印乐生来说一定很重要。

  而假如印乐生要去找黑色金字塔的话,那么塞尼特棋上应该就有和黑金字塔有关的线索。

  简十三无法知道的是,印乐生是如何发现塞尼特棋和黑色金字塔之间的联系的,这一环现在是断开的。

  也许是因为印乐生涉猎了大量的古埃及文献,再凭借他自己的知识点,将这一切串联了起来。

  简十三显然没有时间再去一一翻阅书籍,他只能从眼前这套塞尼特棋着手。

  想了半晌,简十三拿起棋盘放在台灯前仔细看着。

  “这两套棋值得好好研究。“

  谢赫转述的父亲的原话,浮现在简十三的脑海里。

  说不定这句话就是它字面的意思——研究棋盘本身。

  如果这样想,那事情似乎就变得清晰了。

  忽然,简十三发现棋盘较窄的那一侧,腰身上那一条镶嵌进去的螺钿,似乎有点不太和谐。

  再仔细看看,在那条波浪状螺钿的中间,隐隐约约有两条极细的断痕,将螺钿分成了两长一短三个部分。

  这看上去似乎是一个——机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