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搜索大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系统,我跟你没完

搜索大师 黯无言 2390 2019.03.06 18:30

  见到简十三被蝎子蛰了的腿肿得老高,谢赫心里立刻弥漫起浓重的绝望。

  虽然他很贪财,虽然他瞒骗了简十三,但他觉得简十三是个好人,而这个好人马上就要死在他的面前了。

  他死了,自己怎么办?独自靠这些不知道能坚持到什么时候的固体酒精躲避蝎子,等到天亮了再徒步回去开罗吗?

  骆驼已经跑散了,带来的辎重烧掉了一大半,如果再失去这个伙伴,自己能否活着出沙漠绝对是个大问题。

  谢赫急忙从自己包裹得如同木乃伊一样的身上三下五除二抽下来一根布条,牢牢地绑在了简十三的大腿根部。

  不管简十三还能活多久,这样也多少能防止一下毒素的继续扩散。

  简十三手里的烟还没抽完,一大截烟灰掉到了身上。他收回心神,看了看自己惨不忍睹的腿。不行啊,老子可不能死在这鸟不拉屎的沙漠里,就算死也得死在中国啊,怎么能做一个埋骨他乡的孤魂野鬼呢。

  他扔掉烟蒂,开始用力地挤压伤口。好在腿已经没有了知觉,就算使劲挤压也感觉不到疼痛。

  黑色的液体不断地被挤了出来,把他的裤子都染黑了。大概挤了十分钟左右,黑色的液体终于越来越少,直到开始挤出红色的血液,简十三这才满头大汗地停了下来。

  他晃了晃头,甩了甩手,除了腿部仍然没有知觉以外,他竟然没有其他的不适。头也不晕,手也不麻,看样子毒素没有再进一步进行侵袭。

  简十三大胆猜测自己身体里的毒素抗性可以保住他的命,但他的确没有想过,这个能力能不能保住他的腿。

  万一他活下来了,腿却废了,自己后半辈子不能跑步,要终生坐轮椅或者带假肢,一想到这里他还是觉得万念俱灰。

  “系统,我草你姥姥!”简十三忍不住对着寂静的夜空发出一声大吼。

  谢赫吓了一大跳。但他看简十三仍旧面色红润、精神头十足,心里的绝望倒瞬间散去了不少。

  折腾了大半夜,谢赫有些精疲力尽。此时担心的情绪一走,他立刻觉得十分疲倦,恨不得倒头就睡。

  简十三看出来了谢赫的困意,便示意他可以小睡一会儿,由自己来守着这些固体酒精。

  谢赫见简十三即使受了伤也不忘照顾自己,心里立刻升起了一股感激之情。他有些愧疚地比划着,用蹩脚的英语试图将心里的秘密告诉简十三:“天亮了,这些沙漠毒蝎就会散去。我们只需要坚持到天亮就行了。”

  简十三听得半懂不懂,但总算明白了谢赫在让他等天亮。他点了点头,示意谢赫休息,自己来守夜。

  尽管毒蝎群还在火焰圈外摩拳擦掌蠢蠢欲动,谢赫还是一歪头就靠着简十三的大腿睡去了。

  简十三本想将谢赫的脑袋推开,但一来圈子太小没有空间,二来反正他的腿还麻木着,就暂且给谢赫当一回枕头吧。

  简十三再次燃起一颗烟。

  他感觉他和谢赫就像去西天拜佛求经的唐三藏,窝在孙悟空给他画的小圈圈里躲避妖魔鬼怪。

  这应该是简十三有生以来度过的最漫长的一个夜晚。

  好在夏季的沙漠太阳升起来得比较早,在他们的固体酒精即将要告罄的前一刻,天边终于出现了一丝救命的光亮。

  和它们来的时候一样,这丝光亮刚刚露头,沙漠毒蝎就像接到了撤退的信号一样,齐刷刷地向后退去。伴随着和它们出现时一模一样的窸窸窣窣的声音,不到片刻,所有的蝎子全都不见了踪影。

  目睹了这一切的简十三有点目瞪口呆。这些沙漠毒蝎生活在什么地方?难道是生活在地底?真是来无影去无踪。

  在确认了身边方圆五米以内除了一大片烧焦的蝎子尸体之外,再没有活着的毒蝎之后,简十三叫醒了沉睡的谢赫。

  谢赫眯着眼睛看着天边的朝阳,迷迷糊糊地说着:“我死了么?我到了阴间了么?”

  简十三没听懂,但他意味深长地看了谢赫一眼。谢赫让他等天亮,而天亮了这些毒蝎果然散去了,这家伙的确对他有所隐瞒。

  然而此时二人已经顾不得这些了。当务之急是必须立刻离开这里,否则到了夜里,毒蝎一定还会去而复返。到那时,他们可就必死无疑了。

  简十三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腿,安心地发现浮肿消退了不少,虽然隐隐作痛但已经恢复了一些知觉。谢赫将简十三扶起来,让他靠在矮墙上,自己则来回跑了几圈,查看带来的补给还有多少剩余。

  这一晚他们损失惨重。

  数匹骆驼全部跑光,补给烧毁了一大半,用来做燃料的固体酒精全军覆没。而烧毁的补给则大部分都是食物,这是最致命的。

  因为没有了能负重的骆驼,简十三又伤了腿,即便是剩下的一小半补给他们二人也无法完全带着走。

  在经过了一番迅速地考量取舍之后,他们决定将剩余的所有的纯净水、食物、帐篷和几样必备的户外用品带上,每人拿了一把沙漠之鹰和数发子弹,轻装上路。

  简十三从其中一个包裹中找到了药物,将一种消炎药碾成末敷在了伤口上扎好。尽管他不知道这有没有用,但他得保证自己在接下来的旅途中伤口不发炎不恶化。

  谢赫从包裹里找到了那根被他嘲笑过的手杖,给简十三拄着,而他自己则背负了大部分的辎重。他知道昨夜是简十三救了他的命,他心里充满了愧疚和感激。

  简十三看谢赫这样殷勤,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他俩人现在一个弱一个残,只能摒弃芥蒂继续前进。

  好在地图和指南针一直在简十三整日不离身的贴身挎包里,而且他的智能手表也有离线地图的功能,他们虽然行进的速度犹如蜗牛一般,毕竟还是在向着正确的方向走。

  尽管简十三伤了腿,行动的速度仍然快过谢赫。在中午两个人简单地喝了点水、吃了点饼干之后,简十三和谢赫交换了背包,承担了较重的那个。

  隔天一早,简十三发现自己的腿已经彻底消肿了,知觉已经完全恢复。看来系统真的没有骗他,他真的从沙漠毒蝎的致命一击中活了过来。最幸运的是,他们似乎已经走出了沙漠毒蝎聚居的范围,没有再遭遇过了。

  和再次恢复了生机活力的简十三相比,谢赫却越来越憔悴。没有了骆驼的谢赫体力透支很快,渐渐地走上一两个小时就要停下来歇上半个小时,到了第七天的时候,几乎就是简十三在拖着谢赫走了。

  而和谢赫的精疲力尽相比,更残酷的是,他们的食物所剩无几了。

  原本按照谢赫的估算,他们骑着骆驼最迟在六天内就能到达预定地点,然而骆驼没了,他们又越走越慢,剩下的那点食物很快就消耗见底了。

  晚上,两个人窝在仅剩的一个帐篷里,用手电筒照着面前剩下的最后的口粮。

  一袋干巴巴的小圆面包,总共四个;一盒豆子罐头,还有巴掌那么大一小块风干的牛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