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搜索大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 真理的天平

搜索大师 黯无言 2382 2019.03.17 18:30

  印乐生一边说一边紧盯着简十三,一双眼睛布满了红血丝,看上去目眦尽裂,好像疯魔了一样。

  简十三连忙松开印乐生的手臂,双手做向下压的动作,安抚印乐生道:“印博士,你别激动。我那么说也不是在谴责你,我对于学富五车的博士们都是很尊敬的。我的意思是,做人应该有交代,不应该不告而别,对吗?至少也该让大家知道你去了哪儿吧?”

  印乐生用颤抖的手摘下眼镜,用衣襟胡乱擦了擦又戴上,神情愤愤地说道:“你觉得我说了有人会相信吗?我说我去黑金字塔寻找永生之法,你觉得学校不会把我送去精神病院吗?”他停顿了一下,又说道,“再说了,我不是给雅里打电话说了‘我找到了’么?这就是我的交代啊。”

  简十三觉得印乐生的前半段话还有点道理,的确,连他自己都不相信什么劳什子的永生,即便此时他都已经置身于冥界,面前就是山峰一样的阿努比斯了,他仍然觉得像是在做梦。

  但印乐生的后半段话又让他觉得火大,那句没头没脑的话算什么交代了?这书呆子的脑子还真不是普通人能搞明白的。

  “你辛辛苦苦毕业得来的博士学位,多少人羡慕的大学教授工作,还有那些关心你的亲人、朋友,你就都丢下不要了?”简十三问道。

  印乐生看了简十三一眼,目光里竟然带着一抹怜悯,仿佛可怜的不是他印乐生,而是无知的简十三:“不是我丢下他们,是命运抛弃了我。”印乐生小声说道,“我即便回去了,也是个死。你可能已经调查过我了,那你就应该知道,我的肺癌已经到了晚期,全面转移,治疗对于我来说是没有用的。”

  “难道你就为了完成这所谓的委托任务,就要把我从希望中带回到绝望里去吗?啊?”印乐生眼里的怜悯变成了质问,“那你和杀了我有什么不同?”

  简十三顿时哑口无言。他一向自诩能言善辩,舌灿莲花,即便在阿努比斯面前也能侃侃而谈,如今却被印乐生三言两语说得舌头打了结。

  他不得不承认,印乐生说得是对的。如果一个绝症病人能在这里获得新生甚至是永生,自己为什么要阻止这一切呢?想一想最坏的情况,也无非是没有完成老冉给他的任务,又花了老冉那么多钱。嗯,钱可以用后面的任务慢慢还,大不了自己就不要佣金了。至于是否辜负了委托人的信任,鬼知道这个案子的委托人到底是谁?老冉又没有说过。

  “可是,这里是埃及啊。你在这里获得了永生,是不是就要永远留在这里了?”简十三半晌问道。

  印乐生叹了口气:“这我不知道。我还没来得及研究,冥界是否都是相通的。我的时间不多了,你也知道的。”

  简十三看印乐生那副憔悴却执拗的样子,心里不由得开始同情起他来。之前想过的找到了他要扁他一顿的想法,早就烟消云散了。如果不能把他带回人间,那至少帮助他获得最后的永生吧,也算自己没白来这里一趟。

  阿努比斯已经半天没说话了,只是居高临下地看着面前这两个渺小的人类生魂在那里你一言我一语地对话。而那列排队的灵魂也依然像集体睡着了一般,毫无反应。只有那只鳄鱼头的怪兽在阿努比斯脚下不耐烦地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露出一嘴可怕的巨齿獠牙和一张血盆大口。

  阿努比斯回过神来,开口道:“怎么样?你们商量得如何了?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印乐生还没开口,简十三倒抢先说道:“死神大人,印乐生已经在塞尼特棋的对弈上赢了冥王奥西里斯,按理说应该已经获得了永生,为什么还需要在这里排队呢?”

  印乐生略带感激地看了简十三一眼。他知道简十三转变了心意,但他能做出的感激之举也不过是看一眼而已。

  阿努比斯傲然道:“奥西里斯只是给了那些赢棋的人一个可以获得永生的机会,而是否真正具备永生的资格,最终决定权还是在这里——”

  他向着身前那架巨大而精美的银色天平摊开了双手:“只有通过它的考验,才能获得最终的永生。”

  “哦?如何考验?”简十三问道。他不禁觉得这一幕似乎有点眼熟,好像在哪个奇幻电影里看过,但他却一时想不起来了。

  阿努比斯没说话,挥了挥大手,只见排在台阶下的最近一个灵魂迈着僵硬的脚步拾级而上,停在了天平面前。

  阿努比斯又是一挥手,天平右侧的盘子里立刻出现了一枚巨大的白色羽毛,但尽管这枚羽毛比简十三的个子还高,天平的指针却没有出现丝毫地移动。

  阿努比斯道:“凡人啊,献出你的心,让我看一看你是否曾经恶贯满盈。如果你的心脏比羽毛还轻,你就能获得无上的永生。”

  那个灵魂将手一下子伸进自己的胸膛里,又一下子拔了出来,手心里紧紧攥着一颗赤红色的心脏。虽然没有出现血溅当场的景象,这一操作还是唬了简十三一跳。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赫然发现自己的心还在砰砰地跳着,这真是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

  那灵魂将掏出来的心脏放在了天平左侧的盘子里。只见天平毫不犹豫地一下子向心脏那头倾斜下去,几乎触到了底了。

  简十三又是吓了一跳,不由得多看了那个灵魂几眼。这个家伙活着的时候得是多么大的一个恶人啊!

  阿努比斯双臂一振,嗓音嘶吼道:“罪恶的灵魂,决不能玷污冥界!来啊,阿米特!“

  他的话音刚落,那头一直蜷缩在他脚下的鳄鱼头怪物突然长身暴起,张开深渊一般的大嘴,啊呜一声就将那个灵魂吞入了口中。整个动作迅捷无比,简十三还未来得及眨眼,那叫阿米特的怪物已经在砸吧嘴了,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阿努比斯对简十三道:“看明白了?这就是最终考验。这根羽毛来自于真理女神,她洞悉人世间的一切罪恶。只有和羽毛一样轻盈,或者比羽毛更加轻盈的心灵,才有资格获得永生。”

  他终于将目光移向了印乐生:“你觉得你对自己的善良有把握吗?”

  简十三也看向了印乐生。他对印乐生其实并没有深入地了解,是否真正问心无愧,只有每个人自己才清楚吧。

  印乐生并没说话,但神色却是极其自信。他脚步坚定地向阶梯上走去,虽然走得很慢,但却并没有胆怯的意思。

  终于,他站定在天平前面,只见他伸出右手,闭上眼睛,猛地插入到自己的胸膛里,将心脏掏了出来。可能因为他是生魂的缘故,和刚才那个被吃掉的灵魂不同,印乐生的心脏仍旧在他的手心里跳动着。

  印乐生将跳动的心脏缓缓放在了天平之上。

  只见天平中心的指针不易察觉地微微颤动着,颤动着,突然,放心脏那边的银盘略微向下一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