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搜索大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2章 奔赴玛纳斯国际机场

搜索大师 黯无言 2470 2019.04.02 18:30

  简十三想了想,对米哈尔说道:“游牧发来的资料上说,这三个人明天都会在玛纳斯国际机场当值。我们明天直接去机场,会会他们。罗萨这边你另外安排人盯着。”

  米哈尔点了点头,照例拿起电话安排去了。这一次的连环失踪案,灯塔航空的确付出了很大的人力物力财力,为了维护灯塔的运营,他们也是拼了。

  简十三则调出今天其他八组跟踪人员的跟踪记录,发现都是一些琐碎的日常生活的片段,他认真过滤了一遍,确认除了罗萨的行为之外,并没有其他更值得注意的线索。

  时间已经入夜,米哈尔安排妥当之后打着呵欠进卧房睡觉去了。简十三现在感觉自己每两天睡一觉这个频率刚刚好,否则即使躺上了床也毫无睡意。

  他索性拿出那一大堆易容原材料,认认真真地开始手动实操起来。虽然大脑里已经被灌注了基础知识,但实践经验更加重要,尤其是这种技能,很大程度上是属于操作型的熟练工种。

  人在精力集中的时候,总是会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仿佛是没过多久,天边就露出了鱼肚白,简十三这才意识到自己忙碌琢磨了一整夜。不过今天他们要去直接面对三位地勤,他觉得并不需要伪装了。

  米哈尔也没有赖床,起得很早。大概在他常年的留学生活里已经养成了早起的习惯。昨天他和简十三聊天的时候,还曾经讲起过他在法国的一段艰难岁月,无非是中二病犯了,认为自己有独立的能力,坚决不动用父亲打给他的钱,而自己去餐馆洗盘子。

  简十三当时心里暗暗想,送出国去这个动作本身就是花费最大的了,还差那点生活费吗?不知道这是不是富二代的通病,总有那么一段时间认为财富是自己的压力和阴影,孰不知有多少人渴望这种压力和阴影渴望得都要犯病了。

  不过简十三对于米哈尔本人倒是没有什么偏见的,还觉得这个孩子真不错。这不,米哈尔简单吃了点早餐,又精神奕奕摩拳擦掌地准备和简十三一起踏上破案之旅了。

  玛纳斯国际机场距离比什凯克市中心大约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他们二人早早出发,一路风驰电掣,很快那栋造型别致颇有后现代感的机场大楼就出现在了二人的视野当中。

  停好车后,米哈尔带着简十三向工作人员通道走去,边走边说道:“我已经安排好了一间房间,按照他们三个人的工作空隙来进行,先是列夫。他十点之后才有工作。”

  简十三点了点头,跟着米哈尔左拐右拐,走进了机场大楼一间不算宽敞的小房间。房间里只有两张沙发,一张双人座的,一张单人的,还有一张小小的长方形咖啡桌,角落里放着一台落地式的饮水机。看上去像是一个简朴的休息室。

  这是简十三特意叮嘱米哈尔的。之前在米哈尔那间巨大而豪华的办公室里询问,给了简十三一个不太好的感觉。这也是为什么警局的审讯室面积都很狭小的原因:心理学上来讲,逼仄紧张的空间能给嫌犯施加一种无形的心理压力。

  这三位地勤虽然还没有被正式列入嫌犯的范畴,但适当的压力会让简十三觉得更像是一场正规的审讯。

  简十三和米哈尔坐在那张双人座的沙发上没多久,列夫就拖着沉重的脚步进来了。

  列夫个子不高,体重却着实不轻,这大概和他常年当司机缺少运动有关。他的头微微有些秃顶,一双小眼深深地埋在了脸部的赘肉里。他穿着机场统一的地勤人员制服,外面套着一件小马甲显示着他VIP客服司机的身份。而马甲虽然已经是特制的加大码,却仍然无法系上扣子。

  当列夫坐进那张单人沙发里的时候,本来看上去十分结实的油皮木沙发发出一阵痛苦的吱呀声,仿佛随时有可能坍塌。

  看列夫这体型,就绝对不是那天晚上的跟踪者。简十三想着。

  但为了保险起见,简十三还是循例问道:“列夫,昨天你休假一天,请问你都做了些什么?”

  列夫想了想,开口道:“我睡起来就去了趟超市给铅笔买狗粮。哦,铅笔是我养的腊肠犬。然后回到家待到中午,吃了午饭睡了一觉。下午我带铅笔去公园玩了一会儿,基本就是我坐在长椅上看着它跑来跑去。然后就回家了,之后就一直在家待着。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听上去列夫是一个和游牧差不多的宅男,但比游牧更勤快一点。可以想象,再这样下去,游牧的体型迟早有一天也会变成列夫这样。

  米哈尔看了看简十三。他也是听过两次那个男人和罗萨的通话录音的,列夫一开口他就知道这并不是他们要找的人,所以他觉得没有必要再问下去了。

  简十三却又问道:“你认识彼得和谢尔盖吗?”

  列夫顿了顿,回答道:“认识,不过都不是很熟。”

  “那你觉得他们两个人最近有什么异常吗?”简十三想在见到后面两个人之前,尽可能多地掌握一些信息。并不是所有的资料都会录入系统,然后被游牧黑到的,他需要知道更多资料里没有的内容。

  “异常?”列夫困惑地揉了揉鼻子,“谢尔盖又喝多了,摔破了膝盖,这算异常吗?我倒觉得这挺正常的。他要是哪天不喝酒,反倒有点异常了。”列夫嘿嘿地咧嘴笑了,露出了一口不那么太白的牙齿。

  “至于彼得,嗯,”列夫沉吟着,“他总是独来独往的,我估计了解他的人也不多。他好像没什么朋友。”

  简十三谢过了列夫,示意他可以走了。

  米哈尔兴奋道:“排除了一个,我们的目标范围又小了。”

  简十三给他泼冷水:“别高兴得太早,也许我们要找的人根本就不在这三个人中呢?”

  米哈尔没接茬,自顾自地说道:“第二个是谢尔盖,他应该刚刚给一架要起飞的飞机搬完行李。”

  等了大概一刻钟,谢尔盖满头大汗地推门进来了。一进屋他就嘟囔个不停:“咳,你们知道从停机坪走到这里要多久吗?几乎是横跨整个机场——天,你们要问的事情最好是有价值的,否则——”

  他话说了一半,就开始坐在沙发上喘气。看样子他跑得很急。

  而简十三和米哈尔彼此对视了一眼,这个声音,也不是那个神秘男人的声音。米哈尔几乎立刻就要请谢尔盖出去了,但简十三还是保持谨慎。

  他的确听到了那个男人真正的声音对罗萨说了“对不起”三个字,那是在餐馆里,当时周围比较嘈杂,男人的声音又很低沉,他并不能肯定自己是否真正掌握了他的声线。

  而电话里的声音是经过了电流改变的,和本人真正的声音并非百分百相同。他还要再进一步确认。

  他看了看谢尔盖的头发,的确是棕黑色的。再看了看谢尔盖的身形,常年的行李搬运让他身材保持着健壮和匀称,似乎和那夜的跟踪者、和罗萨见面的神秘男都有几分相似。

  他又看向了谢尔盖的右手。谢尔盖因为是行李搬运工,他的双手此时还戴着一副毛线手套。

  “谢尔盖,你好。”简十三说道,“我能看看你的手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