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搜索大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5章 一个叫五月的小朋友

搜索大师 黯无言 2393 2019.04.04 13:30

  简十三从第三个抽屉里翻出了一个扣着的相框,上面是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眉眼之间和彼得有几分相似,那应该是彼得的父母。

  彼得的资料上显示,他的父母已经在多年前因一次飞机失事而去世。将已故双亲的照片藏起来,却将罗萨的照片摆在显眼的位置,可见罗萨在彼得心中的分量。

  而那些陈旧的玩具和儿童书,不出意料的话,应该是从前彼得和罗萨在一起玩的时候,罗萨留下的。

  第四个抽屉和第五个抽屉里,是一些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户外用品,看样子彼得平日闲暇的时候喜欢去郊外爬爬山看看风景,这倒也符合一个单身男性的特征。

  没多久,客厅里凡是能放东西的地方已经都被简十三和米哈尔搜索过了,没有什么能引起额外注意的东西。

  厨房里也干净得仿佛从来没做过饭一样,但冰箱里堆叠得井然有序的食材却证明,彼得平时在饮食上也比较注意细节。

  再就是卧室了。

  简十三推了推卧室门,赫然发现卧室门竟然也是锁上的。这一点倒是有些意外。一般来讲,人们在独居的时候,通常不会将卧室的门单独上锁。

  除非卧室里有很重要的东西。

  简十三和米哈尔对视了一眼。米哈尔煞有介事地将耳朵贴在了门上,微蹙着眉头听了半天,向简十三尴尬地摊了摊手。

  简十三一闪身拱开碍事儿的米哈尔,又掏出“挖耳勺”开始鼓捣门锁。卧室的门锁结构比大门的更简单一点,很快二人就听到了“咔哒”一声。

  卧室里同样是窗帘紧掩着。而且因为彼得的工作性质,作息经常日夜颠倒,有时候会在白天补眠,卧室里的窗帘是遮光帘,就更将整个卧室遮掩得仿佛一个通往异次元的黑洞。

  就在简十三摸到墙上的电灯开关,将灯打开的那一瞬间,他耳畔听到了一声奇怪的“叽叽”声。

  灯亮了,略显昏黄的灯光下,狭小的卧室一览无余。正中间一张宽大的双人床,左侧带一个单独的床头柜,柜上放着一个圆形的复古闹钟。床对面的的墙上是一面嵌入墙里的衣柜,衣柜旁是一扇通往浴室的磨砂玻璃门。

  右侧靠窗是一张电脑桌,上面摆放着电脑显示器。而在显示器的旁边,居然放着一个巨大的铁质鸟笼,鸟笼里趴着一只黄褐色羽毛的鸟,那鸟——很胖。

  刚才那声“叽叽”声,应该就是这只胖鸟发出来的吧。简十三瞟了一眼胖鸟,发现胖鸟好像刚刚被从睡梦中惊醒一般,眼帘半开半闭,睡意朦胧。

  简十三走到床头柜处,拉开抽屉检视着。米哈尔则走到电脑桌前翻找着。

  很快,卧室就搜索完毕,而浴室里除了一个药箱和一个放置杂物的壁橱,显然也没有更多可以放东西的空间。

  彼得的家里,竟然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和失踪案,或者其他可疑的事情发生联系,他们甚至连一把水果刀都没有找到。

  简十三不禁回忆起那天彼得对自己亮出来的匕首,似乎有点比一般的匕首宽,难道是彼得顺手从厨房拿的切菜刀?

  他忍不住坐在了床脚上,心里有一些失望。没有任何线索和证据,那就只能再找彼得进行突破,可是彼得看上去嘴严得很,简十三并不想对他再施加什么暴力,刑讯逼供可不是他的风格。

  那怎么办?回去再继续监视罗萨吗?简十三点亮智能手表,查看了一下跟踪组发来的实时报告,罗萨今天一整天都在员工宿舍里没出门,吃饭都是叫的外卖,也没有和任何人通过电话,更没有人去找她。

  就在简十三开动脑筋想辙的时候,米哈尔开口了:“简,你看这只鸟,很特别,我从来没见过……呃……这么胖的鸟。”

  简十三转过头去,看到米哈尔正站在鸟笼前面对着胖鸟观察,而胖鸟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好像马上又要睡着了。

  “你说,它这么胖,还能飞起来吗?”米哈尔问道。他对于没发现任何线索并没有气馁,他觉得简十三还会像之前那样继续想出更多的办法。

  简十三叹了口气。他现在可没心情看什么胖鸟,他在想接下来该怎么办。实在不行,也只能对彼得来点狠的,可他并不是那种狠人,要不然就让米哈尔的手下动手,自己在旁边看着,见机行事。

  可是看着他也有可能看不下去,不忍心。他简十三的原则是以理服人,以德服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

  忽然,简十三感觉到一阵剧烈的头晕目眩,整个人就像在游乐场里坐大转盘一样,完全失去了方向感,他如坠五里雾中,忍不住闭上了双眼。

  发生什么事情了?难道是地震?不像啊,只有晕眩却并没有震动感。难道是自己连续几天的忙碌,体力不支了?不会吧,搜索大师系统给的能力这么弱鸡的吗?

  片刻后,晕眩感渐渐退去,简十三觉得好多了,连忙睁开了双眼。

  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彼得的卧室里,旁边也不见了米哈尔,周围只剩下一片仿佛浓雾又仿佛云彩的化不开的白色。这片白色重重包裹着他,自己好像置身于一朵硕大无朋的棉花糖里。

  “你是来陪我玩的吗?”

  脚下响起了一个稚嫩得令人心碎成渣渣的、奶声奶气的童音,简十三忙向下看去,却仍看到一片白。

  “你……你是谁啊?”简十三开口问道。随即又觉得自己很蠢,竟然和一片白茫茫对话。

  “我是五月啊,你是谁呀?”童声回答着,听上去甚至还有点咬字不清。简十三觉得这个孩子充其量不会超过四岁。

  呃,哪里来的孩子?为什么他会在这个奇怪的地方碰到一个这么小的小孩子?

  “啊,我叫简十三。”他还是回答了。这个孩子虽然神秘,但声音听上去毫无危险,让人忍不住就要回答她的问题。

  “好奇怪的名纸吖。”童声大奇。

  简十三有点尴尬。他的名字是草率了点,但也不至于这么奇怪吧?话说,五月这个名字也没好到哪儿去呀。

  “嗯,那个,五月,你能告诉我我这是在哪里吗?”简十三的脸偷偷红了红。向一个稚龄儿童求助,这还是他生平第一次。幸好此处无人,没人能看到他的脸红了。

  “嗯……”听上去五月似乎在咬手指,“我也不知道。”

  虽然萌得令人心碎,但简十三还是觉得有点失望:“那五月也不知道我怎么才能离开这里了?”

  “呵呵……”五月憨憨地笑了起来,“这个我倒是知道的。”

  “啊?”听到这个,本来不抱希望的简十三反而愣了。

  “嗯……我现在还看不到你,”五月嘟嘟囔囔地说道,“说明你还不该来这里。你先回去吧。以后你再来找我玩。我感觉你这个人挺有意思的,和别人不太一样。”

  听着五月像大人一样说了这么长一串话,简十三更是愕然,他觉得这段话的信息含量极大,但已经没给他分析的时间,他就眼前一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