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搜索大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 绿色的伽椰子

搜索大师 黯无言 2367 2019.03.14 18:30

  简十三缓缓地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完全置身于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色空间里。

  他活动了一下身体和四肢,感觉到自己仍然是一个有实体的状态,只不过他根本看不到自己而已。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人死了以后就是这样的吗?陷入无尽的漆黑深渊?

  他赌赢了吗?他的灵魂已经离开肉体,而并没有被荷鲁斯之眼吊坠束缚住吧?

  紧接着,他就听到了丝丝的哭喊。这哭喊声仿佛离他很近,又仿佛离他很远,游移不定,若即若离。简十三用尽力气大喊着:“丝丝!别怕!我在这里!”

  然而丝丝的哭声并没有停顿,仿佛她根本没有听到简十三这震耳欲聋的喊声。简十三又大吼大叫了一会儿,直到他喊得声嘶力竭口干舌燥,也没有得到丝丝的任何回应。

  渐渐地,丝丝的哭声弱下去了,直到最后听不见了,耳畔又恢复了寂静。

  忽然,仿佛是黑暗中有人点燃了火把,一簇火光出现在简十三的视野里。他一阵狂喜,正想对着那火光跑去,却发现又有更多的火光陆续亮了起来。

  他微微眯起了眼睛,以便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光亮。不过一会儿,他的视线适应了周遭的光亮,他发现自己置身于另外一间房间里,四周的墙壁仍然是黑色大理石的,他应该仍然还在黑金字塔的内部。

  这间房间的大小和格局都和刚才那间藏宝室差不多,但是却没有了那些璀璨夺目的金器和珠宝。阶梯下面也没有养着黑鱼的水池,而是一片低矮但却浓密的植物,上面居然还结着累累的硕果。那是一种简十三叫不出名字的果实,看上去有点像火龙果,但却是紫黑色的外皮。

  在简十三正对面的那堵墙下,远远地可以看到有两张石椅对向摆放,石椅的中间是一张石桌。石椅和石桌都是由和墙壁同材质的黑色理石雕刻而成,显得古朴厚重。

  与石桌石椅隔得不远,是一具竖着摆放在墙边的黑色石棺,棺盖紧闭,散发着一种令人心惊胆战的气氛。

  而再看过去,另外一堵墙下,是一个简十三非常熟悉的东西。

  他忍不住揉了揉眼睛。难道是自己刚才在黑暗中待了太久,视力出现了幻觉?

  那安静地停在那里的一个大东西,竟然是一辆汽车。

  一辆很明显是来自于现代社会的汽车,一辆深蓝色的雪佛兰开拓者。

  这辆车就那样突兀而无声地出现在了黑金字塔的墓室内部,与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显得非常另类。但它又很真实,真实到简十三可以看见它挡风玻璃上映照出来的火光,以及车子里边的内饰。

  这是印乐生的车。

  怪不得开罗警方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印乐生的车,原来他的车竟然也来到了黑金字塔里。一定是他开车到了吉萨高原后,成功破解了塞尼特棋的机关,塞尼特棋中蕴含的冥王之力将印乐生和他的车一起带到了这里。

  简十三接受委托案之后第一次找到了证明印乐生去向的最直接的证据,他不禁兴奋起来,将适才的伤感和不安暂时抛在脑后,向那辆汽车走去。

  不得不说,黑金字塔内部的空气质量真的非常好,完全不输给负离子充沛的绿洲。不仅植物可以在这里存活,印乐生这辆车在这里停了两个多月还是一尘不染,仿佛刚洗过一般干净。

  而车里,和车外一样干净。除了依然插在锁眼里的钥匙,印乐生几乎没在车子里留下任何线索,就连后备箱也空空如也。

  简十三失望地坐在驾驶位上,试图思考印乐生的去向。而且他第一次生出一种念头,找到印乐生之后先不由分说揍他一顿解解气,谁让他把自己跟遛二傻子似的遛了这么久?

  正颓丧间,简十三听到安静的墓室里传出一声刺耳的“嘎吱”声。他寻声望去,立刻暗叫一声不妙,急忙一气呵成地关上车门,按下儿童锁,把自己包裹在车体内部。

  因为他看到,那具放在墙角的黑色棺椁,棺盖正在缓缓打开。

  尽管已经经历了沙漠毒蝎的密集恐惧挑战、斯芬克斯的死亡谜语挑战,此时的简十三还是觉得头皮发炸。

  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幸能亲眼看到一只千年木乃伊从棺椁里头颤颤巍巍地走出来的。别人看的那都是电影特效,而简十三和这一幕只隔着一层汽车风挡玻璃。

  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幕。

  棺椁里先是伸出一只绿色的手,然后又是另外一只绿色的手。两只手撑在棺椁两侧,似乎在用力支撑身体。而当它的身体出来的时候,简十三知道那身体为什么需要支撑了。

  那根本不能称得上是一具身体。那只是一块一块的碎块拼接起来的一个勉强呈人形的物体,它以一个扭曲、诡异的姿势蠕动着,挣扎着,具体动作请参见《咒怨》中从楼梯上爬下来的伽椰子。

  而它的头也是绿色的,歪歪斜斜地堆在那堆“身体”之上,眼睛紧闭,仿佛轻轻一动头颅就会掉落般摇摇欲坠。

  它用这种别扭的姿势,仿佛一大堆随意捏摆的橡皮泥一样,痉挛着向简十三走来。

  如果不是有印乐生的雪佛兰开拓者保护着他,恐怕他立马就会拔腿而逃。可是这墓室就这么大,他又能逃到哪儿去?他只能祈祷自己比这堆东西跑得快了。

  就在这扭曲破碎的木乃伊离车头只有不到两米的距离的时候,它忽然起了奇妙而迅速的变化。

  它的身体仿佛被一双无形的大手修补,从脚部开始一点点地复原,慢慢恢复成一个正常的人。一件纯白色的麻布袍子覆盖在他绿色的身体上,紧接着是一顶插满了红色羽毛的白色王冠出现在了他绿色的头上。

  它睁开了眼睛,伸出了双手,左手出现了一根头部弯弯的权杖,右手出现了一只连枷。

  一丝细微的光晕在它身周环绕,虽然并不耀眼,但却立刻将刚刚那只面目可憎的木乃伊衬托成了另外一个气势雄然、肃穆庄严的王者。

  简十三几乎看呆掉了,这种近距离接触神迹的机会千载难逢,令他大开眼界。不过他内心深处依然被最初那个绿色的伽椰子所惊吓,并不敢随意打开车门。

  只听那人开口说话了,声音却是意想不到的柔和:“我是冥王奥西里斯。你不用怕,你的灵魂现在来到了黑金字塔,你是安全的。”

  车里的简十三听得一清二楚。他打量了奥西里斯半天,开口问道:“你……为什么是绿色的?”

  连简十三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但既然已经开口了,他倒觉得这个问题很有问的必要。你说奥西里斯会不会认识布鲁斯班纳博士呢?还是说,斯坦李老爷子最初是从奥西里斯这里获得了灵感?

  作为漫威的铁粉,简十三觉得这个问题问得好。

  奥西里斯微微一笑,说道:“我活着的时候,和普通人的肤色都是一样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