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搜索大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9章 一只胖鸟

搜索大师 黯无言 2358 2019.04.06 13:30

  吉尔奥古斯本来是天山脚下一个不大的小城镇,因为最近这几年登山客的逐渐增多而慢慢发展成了一个旅游小镇,已经比从前繁华热闹了许多。

  四月的初春正是最好的登山季节,当我们抵达吉尔奥古斯的时候,发现小镇里已经住满了前来登山的背包客了。

  不过我们没打算像他们那样在这里盘桓太久,我们甚至没打算入住任何一家旅馆。在镇里一家颇有名气的小餐馆饱餐一顿之后,谢廖沙将越野车开到临近山脚下的山路上,道路到了那里已经是尽头,接下来的路只能靠双脚去走了。

  山脚下有一个专门开辟出来的停车场,我们将车停在那里,带好所有的必需物品,开始徒步前进。

  最开始的三个小时,我们是和很多登山客在一起前进的。伊万和其中一两个聊得特别好,我也在旁边听着。据他们说,吉尔奥古斯这里登上的是天山的南坡一条支脉,当地人称之为“瓦涅山”。

  瓦涅山的地貌和天山北坡不同,那里并没有层峦叠嶂的针叶林,而在山脚处是一片赤红色的荒漠,看上去很像美国著名的科罗拉多大峡谷。再往上走绿意就多了起来,荒漠上开始生长出了逐渐茂盛的草原,从草原再向山顶攀登,才能看到剥蚀高山和积雪的冰川。

  瓦涅山的景色就这样分层构成,看上去十分美丽壮观,再加上海拔并不是特别高,落差也小,是很多初学登山者都十分喜欢的地方。

  我们一边听着登山客的讲述,一边向上走着,坡路都十分缓和,逐渐升高。我们的身体慢慢适应,也被四周围独特的景色所吸引,大家一时间都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渐渐地,太阳向地平线落去,一层薄薄的暮色笼罩了瓦涅山。

  在进入草原之后,路边偶尔会有简陋的民宿,一些登山客见天色已晚便决定留宿,明天一早再继续向上攀登,我们身边的人越来越稀少了。

  当那两个和伊万聊天的登山客也决定在一家民宿留驻时,天色已经很黯淡了。登山客好心提醒我们说,这家民宿是瓦涅山上的最后一家,再往上走就没有了,他们建议我们也留宿在这里。

  我当时觉得登山客的提醒是非常及时的,我也赞同留宿。

  可是谢廖沙却说,他研究了瓦涅山的登山攻略,知道再往上走一段会有一个天然的山顶平台,是一个极佳的看日出的地点。如果我们能在那里露营,就能看到世界上最美丽的日出。他还拿出存在手机里的一些从网上下载的照片来,作为他这番话的佐证。

  安娜和罗萨都是女人,都很喜欢浪漫那一套,她们觉得走到现在都没有特别疲惫的感觉,也都很想第一时间目睹瓦涅山的日出,于是对谢廖沙的提议大力赞同。

  伊万当然是对罗萨的话言听计从,我那时已经隐隐感到伊万不怀好意了,当然不能放心让罗萨和他们单独去,只好也同意了谢廖沙的提议。

  于是我们和登山客告别,成为了唯一一队继续在暮色中向上跋涉的队伍。

  大概又走了四十多分钟,在谢廖沙经过了一番确认之后,我们终于找到了那个天然的山顶平台,那时太阳已经沉入地平线下面了。幸好可以及时找到,不然夜晚中登山对于新手来说无疑是相当危险的。

  那个平台不是很大,严格来说不能算是个平台,因为在那周围有一些向上凸起的小石峰,石峰将平台的三面围拢了起来,看上去非常安全。而石峰与石峰之间有一些不大的空隙,透进来晚霞的余晖,从那里应该可以看到明早的美丽日出。

  等帐篷扎好了,天色已经完全黑透。我们点燃了篝火,煮了些食物当晚餐,就着夜色吃饱了肚子。登山的疲倦这时显现了出来,大家都有了困意。

  伊万说上半夜他来守夜,下半夜由我来,考虑到谢廖沙的年龄比我们两个都大,我同意了伊万的提议,先钻进帐篷里去睡了。我自己一顶帐篷,安娜和罗萨一顶,谢廖沙和伊万一顶。

  我的睡眠一向不太好,此时虽然经历了一天的颠簸疲惫,睡意汹涌,却仍然翻来覆去半天睡不着。

  就在我即将进入梦乡的时候,恍惚中我仿佛听见守夜的伊万在低声说些什么,而在他的语音中还夹杂着另一些奇怪的声音,好像是鸡叫或者鸟叫,但我没能太过注意,就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伊万把我叫醒,说已经过了12点了,该我守夜了。我打起精神,穿好外衣钻出帐篷,却发现谢廖沙也坐在篝火旁。我奇怪地问他:“你不是在睡觉吗?下半夜我来守夜就可以了。”

  谢廖沙没说话,却笑呵呵地指了指脚下的什么东西。

  我借着篝火的光亮一看,谢廖沙的脚下竟然躺着一只被绑了双脚的胖鸟,差不多有一只母鸡那么大,棕褐色的羽毛很纯净,没有一丝杂色。胖鸟的眼睛很大,此时像是在看着我,然后还“叽叽”地叫了两声。

  谢廖沙轻轻踢了一脚胖鸟,笑道:“别叫,再叫现在就宰了你。帐篷里还有两位美女在睡觉呢,别吵到她们了。”

  我当时那一瞬间的感觉让我自己觉得很诡异:我觉得这支胖鸟能听懂谢廖沙的话。只见它缩了缩脖子,低垂了头,不敢再叫了,但眼神里却流露出一丝无助。

  我清醒了一下头脑,问谢廖沙道:“这鸟是哪儿来的?”

  伊万走过来坐在了谢廖沙身边,也笑道:“你进帐篷没多久,我就发现那边的草丛里有动静,”他指了指不远处的一片茂盛的草丛,草丛里还长着不少的灌木,“我担心是什么野兽,便拿了根棍子走过去看看。”

  谢廖沙拍了拍伊万的肩膀,笑道:“朋友,别把你自己描绘得那么大无畏。你也是听那些登山客说了,瓦涅山上并没有大型猛兽,你才敢过去的吧?”

  伊万呵呵笑了起来:“那你别管,反正我是过去了,也没觉得害怕。”伊万也踢了踢脚下的胖鸟,胖鸟小心翼翼地向旁边挪了挪,似乎有些吃痛,“于是我就在草丛里发现了这个家伙。也不知道是什么种类的鸟,我还从来没见过肥得跟鸡一样的鸟呢。不过估计就是因为它太胖了,所以飞不动了才掉在了这里,被我给捉到了。”

  谢廖沙打量着胖鸟,说道:“看样子好像是某种野鸡,听说纯天然的野鸡肉质鲜美,还有大补的功效呢。”

  伊万点了点头,得意道:“反正这只鸟看上去就很好吃。我打算等天亮了看完日出就把它烤了,咱们吃完了再继续登山。”

  谢廖沙连连点头表示同意,而胖鸟听到伊万的话,眼里却闪出一丝惊恐的神色。我真的希望那时自己是眼花了,看错了,一只鸟怎么可能有那么像人类的眼睛的生动眼神呢?

  可是我发誓,我的确看到了胖鸟那样的眼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