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火影:忘忧草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三章 终局之前

火影:忘忧草物语 青丘玥 2300 2018.07.13 08:10

  在纲手对角都的尸体进行分析,并且得出了螺旋手里剑对施术者会造成不可逆的伤害这一结论的时候,千里之外的某个地下基地里,大蛇丸对着突然闯入的佐助,发动了转生仪式。

  他失败了,反过来被佐助所吞噬。

  杀死了大蛇丸的佐助开始了召集同伴的过程,先是希望集齐雾隐七把刀的水月,然后是驻守南方据点的香燐,最后则是被关押在北方据点内的咒印之源重吾。

  四个人,组成了名为「蛇」的小队。

  在佐助将「追逐宇智波鼬」的目的传达给三名新队友的同时,关于他杀死了大蛇丸的消息也通过被解放的实验体之口,传达到了这片大陆的每一个角落。

  无论是木叶,还是晓,都得到了这个消息。

  “他要来杀你了。”天华轻声道,“开心吗?你的计划,马上就可以完成了。”

  “……抱歉。”鼬沉沉地道,“你明白的,到了今天,即使我后悔了,也已经无法回头了……条件已经不允许了。”

  “所以我才没有阻止你。”

  “在那之前……我还有件事,想要托付给你。”

  “托付给我?”她重复了一遍,忽然讽刺一笑,“到了这一步,你居然还有什么要托付给我……呵,说吧。”

  ——可我就是该死的没法拒绝你。

  “……我有反思的。”鼬这样说道。

  什……么?

  意识到这句话确切含义的天华惊愕地睁大了眼睛。

  “或许正像你所说的那样,我太过自以为是了。”鼬露出一丝细微的苦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就算我意识到我的决定并不妥当,也没有机会去更改了。”

  “我死了之后会发生什么,我无法掌控,即使提前做好安排,也有可能无法凑效。”

  “但至少……我现在可以把未来托付给你。”一只赤眼的乌鸦落到了鼬的手上,“这是止水曾经托付给我的左眼,我现在,要将它转交给你。”

  “最强幻术……「别天神」……”她喃喃道,“「守护木叶」……你竟然……会把它交给我。”

  她本以为已经坚不可摧的内心产生了一丝动摇。

  “你怎么会知道……”鼬先是一怔,旋即露出一丝了然,“果然,你知道很多。”

  “关于这个……我暂且不能对你解释。”天华有些艰难地道。

  “没关系。”鼬微笑了一下,“我只要知道,你会把以后的事照顾好就行了……止水的眼睛就交给你了,我相信你有能力使用它,也能将它用在妥善的地方。”

  “……你把我想得太好了。”

  “那也没办法。”鼬唇角那个细微的弧度加深了一些,“我现在所能选择的,也就只有相信你、相信佐助了……相信他与你、与木叶那几个孩子的羁绊。”

  “宇智波鼬……你真残忍。”天华虚虚地捂住了半张脸,“但我却不得不照做……因为你所在意的,我同样难以割舍——你所期望的,也是我所期望的。”

  “止水哥哥的眼睛……我就收下了。”

  得到了答复的鼬身形化为数十只乌鸦消散了。

  “……真是的。”一个人留在原地的天华微微地叹了口气,“兄弟两个都不是让人省心的角色呢。”

  “不过比起那个……”她看向了不远处的山洞,“四尾的人柱力……也差不多该醒过来了吧。”

  就在鼬派出的分身与天华谈话的时候,为了追寻佐助的踪迹,同时还有着了解当初真相的隐藏目的,作为火影的纲手也派出了两支小队寻找鼬的下落。

  「务必要保证鼬存活。」

  这是她特别强调的一点,尽管有些不解,但也并没有人对此提出质疑。

  出发的日子下着瓢泼大雨,似乎是个不太好的预示。

  雨霁之后,搜寻小队的八人在卡卡西的安排下分散开来,除了牙、卡卡西,还有鸣人、雏田与大和的三人组合各自带着一只忍犬之外,其余人都与两只忍犬一同行动。

  三人组尚未离开太远,就发觉了有人跟踪。

  ——是兜。

  他将已知的晓的情报交给了鸣人——他宣称那是从鸣人的话中得到启发的自己所给出的感谢。

  随后掀开的斗篷下所露出的半边已经被大蛇丸细胞侵蚀的身体令人骇然,三人试图对他进行抓捕,却以失败告终。

  与此同时,将身边人全部遣出以打探消息的佐助,在孤身一人的状态下,遭遇了迪达拉。

  一方想要得到与鼬相关的情报,另一方则是与宇智波积怨已久,双方一言不合,便打了起来。

  …………

  “香燐……”收到某一个灵分身反馈的信息,天华忍不住皱了皱眉,“就在南边的镇子上,而且正在往这个方向来吗……君麻吕,我们必须尽快离开了。”

  “天华小姐?”君麻吕微微诧异,“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香燐是个很出色的感知型忍者。”她解释道,“虽然对你并不熟悉,但是她恐怕还记得我的查克拉。”

  “现在她还没有发现我,仅仅是因为距离的遥远而已。”

  “不过,现在和她同队的人还有你曾经的朋友,或许也是唯一的朋友——要见见他吗?”

  “他和天华小姐……是敌人吗?”君麻吕明显地迟疑了一下,然后这样问道。

  「朋友」这个词让他的心中升起一股陌生的期盼。

  “并不是敌人。”天华摇了摇头,“我只是不确定现在该不该见到佐助而已,但如果仅仅是重吾……他们现在并不在一起,你要去见他的话也没问题。”

  “那么……我果然还是想见见他。”

  天华露出了了然的神情,并且打算按照灵分身先前反馈的信息去寻找重吾,却忽然感受到了一场细微的、或者说是遥远的震动。

  与之相对的,是某一个灵分身的消失——或者说,是被一种无法抵御的强大力量在一瞬间吞没了。

  …………

  一道形状接近于「十」字的巨大光柱冲天而起,远观之下宛如通天之梯,在一瞬间吸引了各方人员的注意。

  木叶搜查小队的几人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望向爆炸的方向。

  卡卡西的眉毛拧了起来:“这感觉,那查克拉是……晓的……”

  从地下探出头的绝看起来相当吃惊:“迪达拉竟然……自爆了……鸢呢?”

  “应该也……被卷到那个爆炸中去了……”探查之后没有发现鸢的踪迹,绝再次缩回地下。

  而分散各处的蛇小队几人也见到了那惊天的爆炸。

  香燐惊呼一声:“佐助就在那儿!”

  她不安地闭上眼,竭力感知着佐助的查克垃。

  几秒钟后,香燐睁开眼,满眼不可置信的神色:“佐助的查克拉……感觉不到了!”

  “我们不是要去那里集合吗?”水月一惊,“难不成……”

  他从腰间掏出一个卷轴,见到卷轴上表示着万蛇的图象消失不见:“果然不出我所料!”

作者感言

青丘玥

青丘玥

当你辱骂一个人的时候,请先把你自己放在他or她的立场上、想想他or她的实际处境,而不是理想化地代入你自己的世界观——是的,世界观,在不同的位置生存的人,看到的世界、思考的问题都是不一样的——然后问问你自己,换了我在那个位置,我能做得比他or她更好吗?   当你觉得,我能做得更好并给出一个你觉得做得更好的做法时,请你从舆论也好政治也好实际受益人也好方方面面考虑到这个做法会引发的社会影响和后果,然后再定论它是不是真的是一个更好的做法。   做不到更好就少逼逼,否则就说明你也不过就是个眼高手低只会耍嘴皮子的家伙罢了。   我不是个多厉害的人,不是个多高尚的人——现在这社会你想活得高尚一点都得顾忌自己的安全,但我起码能做到一点——尽全力去将心比心,而不是以己度人,尽全力去理解、体谅他人,而不是拿自己都做不到的标准苛责他人。   不管做不做得到,我至少尽力去那么做了,而不是一天到晚无理取闹。

2018-07-13 08:1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