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虎啸

九彩记 月下微尘 11308 2003.08.11 20:28

    符咒这种东西对使用者来说确实很方便,但相应的对于站在使用者对面的人就是种很麻烦的存在了,其中最让人头痛的一点就是所有的符咒都是在同样大小的纸张上画满各种非常相似的符号,除非是对各类符咒都有极深研究的人,否则是很难单靠从远处看一眼就分辨出符咒类型的。

  在场的妖怪当中显然没有这种人才,所以他们也不会知道白叶扔过来的到底是什么类型的符咒,不过由于白叶“成功扮演”的高手形象,使得妖怪们条件反射式的把这几张符当做了“破坏力极为强大”或者是“拥有某些神奇异能”的高级货,只见他们一个个摆开防御的姿势或者干脆架起了防护结界,之后死死盯住那不紧不慢的飞过来的四张符咒好来个随机应变。

  妖怪们的做法无疑是正确的,但因为在开始的时候就过分高估了白叶的能力,使得事情的结果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着。

  在所有“观众”注视下四张符终于显示了它们的威力,可惜即没有产生那种超出常理的破坏力,也没有招来什么传说中的生物,所带来的只是一瞬间的强烈闪光罢了,不过由于所有在场妖怪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些符上,使得他们的视觉系统直接承受了强光的冲击,一时间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

  而作为摧残在场者视力原凶的白某人,则在“闪光符”起作用前的一刹那猛的转过了身子,同时一把抱起了赤跟着向前冲了出去。

  “你……你这人好卑鄙啊,怎么能用这种手段呢。”同样被闪光符能得暂时失明的红眸少年,用相当不屑的语气对白叶的行为下了评断。

  “胡说什么,这怎么能叫卑鄙呢,这是战术、战术啊。”白叶不甘心的反驳道。

  “这叫什么站术啊,不要为自己的不良行为找借口了,那样只会显得你更恶劣。”

  “喂,我说你这是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吗?”

  “哼,先不说我并没有让你救我,那些妖怪已经追上了吧。”

  “啊?!”

  回头看去已经恢复视力的一众妖怪爆发了惊人的怒气,一边怒吼着一边追了过来,如果说最初一心执行任务的他们并不想把白叶这个看来似乎“有些背景”的家伙牵扯进来增加变数的话,那么自尊心受到伤害的现在他们应该更希望把这个装模作样的无能男子大卸八块吧。

  “怎么会这样,至少应该会失明个三四分钟才对啊,哎……超出常理的东西就是麻烦啊。”

  白叶一边抱怨着一边又扔了几张闪光符过去,不过同样的手段在短的时间内重复使用的话效果通常会打个折扣,就像现在闪光符对有所防备的妖怪们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呃?怎么会没有用呢?”

  “你说真的说假的啊,他们不是路边的流浪狗,是高等妖怪啊,高等妖怪懂吗?要是连这点学习能力都没有的话,也太……拜托你不要笨成这样好不好。”

  红眸少年一只手按着额头无力的说道。

  “这样啊,你这小家伙懂的还真不少,这么说你好像不是一般的小孩子呢,不过啊,有时一样的战术也会有用的哟。”

  “我早说过我不是小孩子,我是……等等,你说会有用?”

  赤的话因刚落就听见后面传出了重物坠地的声音以及呻吟叫骂的声音,抬眼望去只见妖怪们正摔得人仰马翻不意乐乎,而造成这个场面的罪魁就是不知何时被冻了一层冰的地板。

  “用闪光符吸引对手的注意力,再用寒冰符冰冻地面吗?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想到这种方法……恩,也许他真有两下子吧。”见到白叶表现的红眸少年觉得似乎有必要从新评价身边的男子。

  “接下来吗……当然是继续逃跑了,啊不,应该叫战略撤退才对。”面对红眸少年含有些许期待的目光,白叶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让人十分泄气的话。

  “逃跑?可……算啦。”红眸少年叹了口气,为自己方才稍显幼稚的想法后悔不已。

  “废物到底是废物啊,我竟然指望他能有什么超乎寻常的表现,也未免太……哎……由他去把,反正随手就能把这些追捕者收拾掉,就当现在是偶尔娱乐一下好了。”

  有了这种想法的赤开始以一种看闹剧的心情看待这场低级的追逐战,说起来凭妖怪们的数量和实力只要随便用些法术,又或稍微讲一讲分工合作要追上白叶其实是件很容易的事。

  可是身为高等妖怪却被眼前这个无能人类耍着玩的事实,让他们的自尊心受了相当严重的伤害,也因此陷于狂怒状态的妖怪们失去了理智,完全没有考虑到那些即正确又实际的方法,只是一味的追在白叶后面白白浪费了围捕的良机。

  对这种做法红眸少年当然不会给以什么正面的评价,但他也明白即使妖怪们的做法相当不理智,但最多也只是把抓住白叶的时间稍微错后了一点而已,因为不论如何普通人的运动能力是无法和非人者相提并论的。

  “也就是几分钟的事吧。”

  这是赤对这场无聊追逐结束时间的估算,然而也许是因为他今天的运势不太适合做判断吧,经过了数倍于估算时间后追逐仍在继续着,且完全没有在短时间内停下来的迹象,如果说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就是妖怪的数目和他们所爆发的怒气都已经增加了数倍吧。

  这种情况一方面要归功于白叶那种学自某位毫无职业道德可言的妖魔猎人的行动方式--也就是把所有挡在他前面的东西不论是价值千金的贵重商品,还是墙壁之类的建筑物通通用炸裂符毁个一干二净,好换取最快的移动速度和最短的移动距离,而另一方面则要归功于他对追在身后的妖怪们那成功的“骚扰”了。

  在各种不同符咒的综合运用下妖怪们的前进速度被大大的拖延了——虽然那些符的威力并不足以对这些D级之上的高等妖怪造成严重伤害,但如果只以干扰拖延为目的的话还是绰绰有余的。

  不过这些情景——包括白叶对待障碍物时所表现出的那种与他自身性格背道而驰的果断绝决,以及那些妖怪超乎寻常的幼稚行为——还不足以让赤动容,当然,他必须承认这两点让他有些意外,真正让他惊讶莫名的是白叶运用符咒的方法。

  那些符的威力自然是不在红眸少年眼中的,但是白叶释放符咒时的搭配方法却是他闻所未闻的,要知道凭赤的经验基本上可以说不论何种法术的施展情形都能知道个大概。

  如果说有什么场面是他不知道的那除了少数新创造出来的秘术,就只有一些从理论上绝不可能出现的情形了,而很显然的白叶并不是那种能自创一家的绝代天才,所以他现在对符咒的使用方法基本上可以归为完全不合常理了。

  当赤又一次看着白叶把一把符咒向身后扔去——这次是在产生了一场小范围的地震的同时数十股奔射的水柱把当先几个立足不稳的妖怪能得狼狈不堪,从而把刚刚开始加速的追击者们的速度再次拖回了原点,红眸少年终于忍不住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那个……我插一句可以吗?”

  “有什么问题吗?”

  “符咒可以这样用吗?我的意思是说……就象刚才你是怎么让动地符和激流符同时起作用的?”

  天地万物相生相克这是极少数恒古不变的真理之一,就拿土和水来说有道是水来土掩,五行之术中土克水更是不争之实,同时施展这两种属性的法术通常只有一个结果就是——失败,即便是术法精通的高手也不能幸免,但白叶这个横看竖看都没什么本事的家伙却成功了,这让红眸少年非常奇怪。

  “丢过去就可以啦,这有什么好问的。”

  “呃……可是一般来说这种用法是不可能成功的啊,土之术会克制水之术使它不能生效,而这之后消耗掉部分力量的土之术也会由于法力不足而失败的啊。”红眸少年耐心的解释道。

  “疑?是这样吗?没人告诉过我啊,恩……不管了,反正能用就行。”

  白某人的回答让赤更加疑惑了,看着白叶继续使用各种属性冲突的符咒修理一众妖怪,苦思半晌仍旧毫无头绪的红眸少年只得把这种结果归于瞎猫碰上死老鼠式的好运了。

  不过再好的运气也有到头的时候,眼下的白叶就似乎陷入了这种情况,由于没有办法一边跑一边使用结界,白叶不得不向火势小的楼上跑去,沿途造成的破坏自不必说反正在生命比商品更重要,以及就算它们不被我炸掉也会被火烧光的考量下,白叶并没有因自己的作为产生一丝的不正当感,最终当白叶跑到了六楼后不久又一面墙壁挡在了他的眼前。

  对这面墙白叶当然不会给予什么特殊的待遇,二话不说一张炸裂符就打了过去,然而在声光效果结束后这面墙并没有像它的先辈那样变成一堆碎块,而是仍旧完好无损的立在那里甚至连一条裂缝都没有产生。

  “怎么会这样?这真的是墙吗?”

  虽然嘴里这样嘟囔着,但白叶还是很明了这种现象的原因的,说白了也很简单对于担负着支架功能的墙壁立柱之类的东西自然会做的坚固一些,而拜不断发生的恐怖袭击所赐这类东西几乎每个月都会被加固一次,久而久之它的坚固程度自然不是初级炸裂符能对付的了。

  知道即使再炸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白叶就想换条路跑,可当他回过身来却发现妖怪们已经把去路堵死了,白叶放眼看去妖怪们充满杀气的眼神和不时发出的低吼确实具有相当的压迫感,可惜鼻青脸肿的面容和挂在身体各部位的一些商品却冲淡了这种感觉,甚至让人产生了大笑一场的冲动,而很显然的在另一边的两位面对这种场面的时候都没什么忍耐的能力。

  再次受到羞辱的妖怪们已经有点出离愤怒了,他们此刻唯一想做的事就是把这个可恨的人类生吞活剥——至于要抓赤的问题已经被放到了第二位,就在他们要把这个想法付诸实际的时候,白叶再次做了一件颇为惊人的举动。

  “救命啊!!谁都行!!快来救救我啊!!!”白叶用他所能达到的最大音量叫喊着。

  “喂!!你在干什么啊!!”对于白叶这种相当丢脸的行为,妖怪们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至于赤则是在愣了一下后就大声的斥责了他这位“临时同伴”的举动。

  “干什么?当然是求救了,难道有什么不对吗?”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误的白叶用相当无辜的表情和语气看着红眸少年,这让赤觉得相当的无力。

  “好了,先不说你这种行为到底对不对吧,你真觉得会有人来救你吗?”

  “这个吗……不知道啊,可这种事情不试试看就不会知道结果吧,还有不是来救我,是来救我们。”面对红眸少年的质问白叶用极为平静的语气回答着。

  “说什么啊,我早说过了我从来没让你救过我,而且我也用不着你来救,特别是现在也不会有什么人来的。”

  赤话音未落仿佛要证明他的错误似的,一阵低沉的咒文传入了他们和一众妖怪的耳中。

  咒文结束的同时弥漫的黄沙笼罩了一众妖怪,伴随它一起出现的还有那沙漠般的干燥——足以吞噬每一丝水份的干燥。

  在黄沙之中妖怪们惊恐的发现他们的身体正在迅速的干枯,当所有对抗或者逃离的举动都宣告无效后,他们发出了包含恐惧与绝望的哀嚎——这也是他们发出的最后音阶,接着他们的生命离开了干枯的身体,而最终那些已经干枯的身体也化为了飞舞的黄沙。

  当最后一个妖怪也化为尘埃之后,在逐渐消散的沙尘中慢慢显露出了女法师那俏丽的身影。

  “都说了让你在外面等了,怎么又跑进来了,你看多危险啊,我要是在晚来一会儿你可就成了他们的点心了。”玛格丽特埋怨道,不过她温柔的语调和更加温柔的笑容却削弱了这句话原本的意思。

  “啊,抱歉抱歉,我只是想看看有没有生还者,再说我现在不也没什么事吗。”虽然做了口头上的道歉,但看白叶的态度就知道他并没有“悔改”的意思。

  “你之所以没事是因为我救了你啊,真是的,再这样小心我下次不管你。”见到白叶如此不听教诲,女法师无奈的做了自己都不太相信的威胁。

  “不要这么绝情啊,再怎么说我们也是朋友啊,你不会真见死不救吧?”

  “哼,照你这种惹麻烦的程度就算想救也救不过来吧。”

  “知道啦,下次会改进的,保证不再范类似的错误。”感觉玛格丽特似乎真的有点生气的白叶连忙作出了认真的保证——只不过类似的保证在他还上学的那段日子里也经常向各类老师做出,而结果吗……大概过不了多久就要因为完全相同的理由再做一次完全相同的保证了。

  可好在女法师并不知道这些历史再加上她也没有真的生气——玛格丽特只是想让白叶知道并不是所有时候都会有人来救他而已,因此也就没再说什么,但在白叶看来对方似乎仍然余怒未熄,于是连忙把话岔到了别的地方。

  “其实我也不是完全没收获啦,瞧我这不是找到了一个生还者吗。”说着白叶把一直躲在他身后的赤拉了出来。

  如果可能的话赤并不希望和玛格丽特照面,他今天一时不小心被追踪着发现,不得已之下干脆放火把整做商场烧掉好趁乱逃跑,可没想到这次那个家伙竟然亲自出马,要不是正好有几个人闯了进来打乱了那位的布置,自己的情况还真是挺危险的。

  另一方面虽然几个闯入者都是很厉害的高手--当然要除去最后进来的那个家伙,他们的行动也充分的吸引了追踪者们的注意,但红眸少年很清楚如果他马上就跑出去一定会被那位发觉的,到时候自己所要面对的情况和先前就并无不同了。

  所以他干脆隐藏了全部的气待在原地不动,好等那位追踪者的头领和闯进来的人类真打起来了再跑,可没想到竟然会被白叶发现了,而且这个似乎没什么本事的家伙还说要“救”他出去。

  本来赤随手就可以杀掉白叶的,但他却怕因此暴露自己的位置,到后来则是觉得和白叶在一起颇为有趣,也就由得白叶带着跑东跑西了。

  但玛格丽特的出现让赤再次想起了自己的处境,而最重要的是这位女法师不论是经验还是实力都远非白叶能比,断不会像白叶那样以为自己只是个普通的小孩子,一个不好说不定还会和自己打起来。

  如在平常对方实力虽强自己却也不惧——其实以赤那种好斗的个性应该会非常兴奋才对,可这会儿开打却九成九会把那位追踪者的头领引来,到时候可就真的大为不妙了。

  所以玛格丽特出现之后红眸少年一直躲在白叶身后没出声,希望能就这么混过去,可白叶却很干脆的把他拉了出来让赤的好梦成空。

  “看来你这次救了一个很不得了的家伙呢。”玛格丽特盯着赤看了一会后下了这样的判断,同时强大的魔力开始在女法师的指尖凝聚。

  “你说什么啊大姐姐,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子而已呀。”红眸少年用相当可爱的表情辩白着,然而他的身体表达了另外的意图,知道非打一场不可的赤浑身沐浴在炙热的火焰中准备速战速决。

  “喂,喂,你们干什么啊,现在不是自己人内哄的时候吧。”就在双方一触即发的时候,旁观的男子适时的进行了劝解。

  “这种来路不明的家伙谁知道会打些什么注意,为防万一还是收拾掉比较好。”女法师直截了当的说明了自己的意图。

  “我说大姐姐,随便就说人家是来历不明而且抱有恶意未免太不淑女了吧。”没等白叶说什么红眸少年已经发出了不满的声音。

  “哼,难道你会是什么正义的使者吗?还有,请你记住,我受的教育是教我如何有效的消灭敌人而不是成为什么淑女。”

  “啊……这么说大姐姐你很有把握杀掉我喽?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并不这样认为呢。”

  随着不友善的对话的进行红眸少年的掌中升起了两个火球,而相应的女法师指尖的闪电也不安分的闪烁着。

  “喂!!先听我说两句好不好!!”白叶的喊声终于吸引了双方的注意力,只见他顿了顿接道:“我知道赤的出现确实有些诡异,可现在也不是打架的时候啊。”

  “哦?我还以为你神经大条到觉得一切都很正常呢。”对于白叶的说法红眸少年给以了无情的讽刺。

  “我有时候反应是有点慢啦,可也不至于认为一个小孩子在这种时候还能若无其事的吃东西是正常现象吧。”白叶苦笑着道。

  “那你还……”

  “随说你来历不明可到底是小孩子啊,总不能扔下你不管吧。”

  “哼,这么说你到是个善良的好人了。”

  “那到不至于吧,我只是拥有最底线的同情心罢了,总之还是不要打的好,万一把你怕的哪个人引来就不好了。”

  “你……”

  “不是吗?用有这样的力量却不用,宁愿和我一起被追的到处跑,就是为了躲开某个人吧。”白叶以难得的敏锐说出了红眸少年的心事。

  “我告诉你我谁都不怕……”不过虽然嘴里这样说,但赤在深吸了一口气后还是收起了火焰道:“不过你说的也对,现在不是进行无聊打斗的时候。”

  “这就好。”说着白叶转头对玛格丽特道:“玛格丽特,那你……”

  “你说怎样就怎样吧,希望以后不要后悔才好。”女法师无奈的耸了耸肩散去了魔力。

  “谢谢你啦,玛格丽特。”

  “这没什么,反正又不关我的事。”说这话时女法师有意无意的转过了脸,把嘴边的笑容隐藏了起来又道:“我用传送术带你们出去好了,免得又碰上什么麻烦。”

  “那太好了,我一直都想试试那是什么感觉呢。”白叶表现得很兴奋,可停了一下又接道:“安培秀树呢,一直没见到他不会出什么事吧?”

  “你不用管他,说不定一会儿他就从什么地方滚出来了。”

  出于对安培秀树破坏她今天约会的不满,女法师并未给这位阴阳师什么好话,但没想到她话音刚落旁边的墙轰的一声破了个大洞,抱着水野遥的安培秀树竟然真的“滚”了出来。

  对于阴阳师如此怪异的登场方式白叶等人当然是张目结舌不明所以了,直到安培秀树站起身来顺手把陷于昏迷中的遥交到白叶手中之后,众人才回过神来。

  “我还真不知道你这么尊重女性的意见呢,说让你滚出来你还真用滚的啊。”作为第一个发言者女法师并为表现出关心之类的态度,反而给以了安培秀树极为毒辣的言词。

  “胡说什么,我是很尊重女性没错,可也至于这样做吧。”

  “哦?这么说你不是自己滚出来的?”

  “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我确实是被一个家伙打出来。”

  听到对方的话玛格丽特着实吃了一惊,虽然早猜到安培秀树是因为战况不利才会以这种方式出场,按照事先的估算虽说这个家伙一边抱着水野遥一边和人打架以至于影像了实力的发挥,但对方怎么也应该十几个甚至几十个高手一起出动才可能造成这种场面。

  安培秀树并不是那种普通的好手,在日本他是仅次于“三长者”的实力派人物,就算是在整个秘密世界中他也是排在百名之内的超级强者,现在对方仅以一人之力就得到了这种战果怎能不让人惊异。

  如果说女法师是因未知的强大对手而惊异的话,那旁边的红眸少年就是因为太了解将要面对的家伙而紧张了,一路跑来他和那位追踪者的头领也打过几次,虽然每次都被他逃脱了,但赤也知道正面交手的话千招之内一定会被对方所擒,现在又要面对这个让他无比头痛的家伙有些紧张也在所难免吧。

  有人惊异有人紧张也有人--毫无所觉,这个人自然就是白叶了,不过对即将面对的危险没有感觉却并不代表他的心里非常轻松,他怀中的水野遥呼吸微弱脸色煞白,就连原本丰艳的双唇也变得毫无血色一看就知道伤得不轻。

  “遥怎么了?”白叶一边用符咒镇压水野遥的伤势,一边向安培秀树做出询问。

  “我晚到了一步,让遥中了那家伙一招。”安培秀树平静的说道,如果不参考他刚才的行为光听语气的话,就好像水野遥只是个和他毫无关系的路人似的。

  “她伤的很重,单靠我的符是治不好的,最多……也只能暂时减缓伤势恶化的速度,还是赶快离开这里找地方给遥治伤吧。”

  “我知道,不过不解决他的问题的话咱们可出不去呢。”

  白叶顺着安培秀树的目光望去,只见在被破坏的墙壁的另一边正站着一个壮硕的男子,男子的身后则是数十形态各异的妖怪。

  “赤,乖乖和我回去。”就在白叶仍在猜测对方身份的时候,壮硕男子已经直奔主题了。

  “我说你每次都重复一便这种话难道不烦吗?”红眸少年没好气的说道。

  “这么说你还要拒绝了?”

  “当然,有本事就抓我回去啊。”

  赤的回答早在壮硕男子的预料之中,所以也就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而是转对白叶等人说道:“你们呢?”

  “我们也有的挑吗?”安培家的阴阳师淡然道。

  “如果你们不做无畏的反抗的话……可以死的痛快点。”壮硕男子的口气相当的大,但看他的神态似乎很有信心做到他说的事情。

  “还真是宽大啊,不过先不管你能不能做到吧,就这么杀了我们不会有问题吗,王虎尊者。”

  安培秀树的话并不随便说说,也许这个名叫王虎的壮硕男子真有消灭他们全体的实力,但也应该会考量这样做的后果吧,毕竟不论是他还是玛格丽特都不是那种可以随便杀掉而不用担心会招来可怕报复的人。

  “只要手脚干净没人会知道你们是死在我手里的,再说你和那个女法师本来不也是经常会自动失踪的类型吗。”对与安培秀树所说的后果王虎有着充分的认知,但他并不担心会出现那种情况,或者说他并不怕那种情况的出现。

  “你的表达方式还真是直接呢,打就打吧,反正后悔的绝不会是我。”安培秀树自信的说道,不过他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

  虽然没有见过但王虎的名字他是听过的,在那个几乎囊括了整个中国及东南亚的非人者组织里,王虎拥有排名第三的强大实力,即便是神洲人类中最强的“神洲六至”单打独斗想胜他也颇为不易。

  当然安培秀树并不相信对方能凭一己之力消灭自己这边的所有人,他和玛格丽特自不用说,那个叫赤的小子应该也拥有A级之上的力量,这样就算除去受伤的水野遥和没什么用处的白叶,己方还是有着非常强大的战力。

  可问题是在他的印象中这个稍显沉默寡言的壮硕男子并没有说大话的习惯,换句话说既然王虎这么说了就代表他有相当大的把握,这无疑是让人很头痛的事情。

  “玛格丽特你怎么说。”眼看战斗即将开始安培秀树急于了解同伴的想法。

  “他比你还讨人厌……”女法师冰冷的答道:“既然想死那就成全他好了。”

  “啊,我发现你的说话方式也很直接呢。”说完似乎毫不介意女法师评价的安培秀树转对赤道:“你也没什么问题吧?再怎么说有我们帮忙收拾这只大猫也容易些呢?”

  “大猫吗?也对,你说的不错,暂时就和你们联手好了。”赤相当同意安培秀树的说法,不管这些“同伴”到底是些什么家伙,总之他们很强就对了有他们帮忙成功的机会确实要大一些,于是临时的战斗同盟就这样达成了。

  看着对面摆开驾驶的三人王虎微微的笑了一下,接着一挥手站在他身后的妖怪们一起攻了上去。

  “宿阴动·缠影”

  随着安培秀树的喝声无数黑色的荆棘从地中出现缠住了妖怪们的身体,就在他们试图挣扎的时候,强大的闪电和猛烈的火焰把妖怪们送上了通往黄泉的不归路。

  “你看自己的手下不顺眼吗?这么着急让他们来送死?”作为旁观者的白叶说道。

  “这只是例行的战法而已。”

  “呃?”

  “数量占优势的一方当然要做出这样的攻击才对。”说着不理目瞪口呆的白叶转对其他人道:“下面让我们正式开始吧。”

  “那就接招吧。”

  说话间安培秀树手中已多了一把古旧的折扇,随着扇子的打开可以看到一面写着奇异的文字,而另一面则以一只九首炎龙为中心换画满了千奇百怪的生物。

  “九净藏空,阴阳骤动”

  应和着安培秀树的声音“九净”开始散发淡蓝色的光芒,突地安培秀树合起了折扇并把它高举过头喝道。

  “钢鬼招来”

  强芒闪现后一个巨大的暗红色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只见安培秀树伸手向王虎一指“钢鬼”怒吼一声便扑了上去。

  面对皮肤坚硬如铁且力大无穷能轻易开山裂石的钢鬼,壮硕男子完全不为所动,左手一探竟然晃都不晃一下就接住了钢鬼的全力一击,可与此同时钢鬼左手抡起,更加猛烈的一拳已经打了过来。

  震人心魄的虎啸骤然响起伴随着虎啸声双方的拳头击在了一处,只听得钢鬼一声惨叫整只右臂已被轰的粉碎,紧跟着王虎又是一拳击出伴随着另一声的虎啸钢鬼的上半身已经化为了血肉的碎块,这就是王虎的“虎啸皇拳”。

  “拖下去对大家都没什么好处,我们就在下一击决定胜负吧。”夹着两拳轰毙钢鬼的余威壮硕男子决定一击定胜负,一边说已经一边摆出了“虎啸皇拳”中最强的“虎啸绝杀”的起手式。

  “就这样私自决定可不太好吧。”虽然嘴里抱怨着但既然王虎以拉开了架式,也就容不得女法师等人说不了。

  “九净藏空,阴阳骤动,邪军招来。”

  在邪军那青发蓝肤、独目六臂周身上下被雷电包裹的身体由无转有的同时,刚把白叶和水野遥置于“绝对障壁”守护中的女法师也开始飞快的念诵咒文,魔法的光芒不断在她的四周闪耀。

  “虎啸绝杀·一啸红尘惊”

  足以惊动万丈红尘的拳劲合着猛烈的虎啸向白叶等人打了过来,而另一边玛格丽特的“雷电风暴”,配合着被安培秀树以“寄神之术”操控的邪军,一起迎了上去。

  就在双方的力量即将对撞的瞬间一直没做声的红眸少年突然向后跃去同时笑道。

  “各位慢慢玩啊,我就先走一步了。”说着赤的身型化做了一团火焰,转瞬消失不见。

  而交手的双方虽然无不在心中大骂赤的行为,但此时他们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已经饱受火劫摧残的建筑再也支称不了自己的身体彻底坍塌了。

  “王虎和那小鬼的气都消失了,看来已经走了。”在已经变成废墟的商场里一个由魔力撑起的空间内安培秀树说道。

  “真是讨厌的小鬼,下次见到一定要好好修理他。”想起赤临阵脱逃的行为女法师不由得恨声道。

  “没错,一定要好好教训那个小鬼才行,不过说起来那只老虎还真是厉害,要不是他急着去追那小鬼我们的情况也许会不太乐观呢。”安培秀树说道难得两人的观点竟然如此一致,这时一直没说话的白叶突然插道。

  “你们都没事吧?”

  “成蒙关心,我没什么事。”安培秀树答道。

  “谢谢你,我没什么事啦。”玛格丽特温柔的笑道。

  “那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遥她……”

  “对对,要赶快给遥治伤才行,玛格丽特拜托你把我们传送出去吧。”听到白叶的话安培秀树急忙应合道,而玛格丽特看了看白叶相当焦急的表情后也点头答应了。

  “玛格丽特,那个……”就在准备离开之前白叶突然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女法师道。

  “什么?”

  “今天恐怕不能陪你去夜市了。”

  “没什么,以后还有机会的,不过……”

  “不过?”

  “要陪我去两次才行啊。”

  “啊,这没问题,别说两次了两百次也可以呀。”

  “好啊,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别赖帐啊。”

  “当然不会。”

  听到白叶的保证女法师甜甜的一笑,接着念诵咒文把大家一起传送了出去,而这个空间在失去魔力的支称后也在瞬间被沙石填满。

  月色当空王虎独自站在街边欣赏着城市的夜景,感受着那种身在人群当中又离所有人都很遥远的感觉。

  “尊者。”一位素衣丽人来到壮硕男子身后轻声唤道。

  “没找到吗?”

  “属下无能。”素衣丽人惭愧的道。

  “不怪你,在这种大城市里,他既然有意躲起来要找到他确实无异于大海捞针。”化解了属下的不安后王虎把一张照片递到了素衣丽人手中。

  “这是……”

  “吴用刚刚遣人送来的,照他的说法赤一路往这里逃过来就是为了它。”

  “既然吴老这么说了,那应该不会有什么错了吧。”虽嘴里这么说着但素衣丽人的表情却显的略有迟疑。

  “这到不用担心,吴用对不牵涉他自己的事情是从来不会犯错误的。”顿了一下后王虎接着道:“你去查一下近十年来这个城市所有黑暗交易的记载,搞清楚那东西在谁手里然后把它能来,只要有它在手不愁赤不自己送上们来。”

  “谨遵令喻。”

  素衣丽人去后王虎站在原地略微思索片刻也跟着举步而去,不久便消失在了夜色人流之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