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给逝者的承诺

九彩记 月下微尘 3564 2003.05.04 01:52

    对于黄娟叙说的过去白叶很认真的听着,从谢紫韵给他的那“堆”书中他曾经看过类似的记载,好像是被称为“补天之役”吧,可他实在没有想过自己竟然有一天能听到,参与过那场被形容为“幽煌翻嚎,渊冥倾泻,三界十方,瞬成焦土”的可怕事件的人亲口讲述。

  不过黄娟的讲述和那本古书的记载有很多地方都不尽相同,在一些重要的问题上更是南辕北辙,这些都在白叶心中留下了不少疑问,但是白叶并没有插嘴提问,他很清楚现在并不是提出这些的好时机。

  而且相对于那场已经过去的危机,白叶对黄娟提到的另一个名词更感兴趣——“魂移”。

  有生就有灭,这是恒古不变的法则,即便强大如神魔之流也不例外,虽然经过长时间的努力,各种族也渐渐掌握了很多延长生命的法门,但不论如何这些都只对生者有效。

  一旦“死”的过程结束,一切就已经不可逆转,虽然凭借强大的怨念又或某些法术,魂魄可以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留在常世,而不是立刻消散于阴间的幽冥晦暗之中,但要想再活过来却决不可能。

  不过有法即有破,自然的法则虽然不可改变,但却可以歪曲,不断的探求并付出了惊人的代价之后,一个可以让死者复活的方法被凭空构想了出来,这就是永不可能的禁忌之术“魂移”。

  之所以称她为禁忌是因为“魂移”如果成功的话,所带来的结果不但不合自然之道,甚至有可能……或者说一定会影响整个世界的运转,当一个已经死去的生命再次活过来,因果定律将混乱,所有人的生活都将直接或间接的被改变,世界也将往另一个不同的方向前进。

  说她永不可能则是因为“魂移”的危险程度太高,成功的条件也太苛刻,

  首先“魂移”不但需要强大的力量,且只能由自己对自己施展,施术的过程本身到是没什么危险的地方,只是让一个拥有强大力量的生命在还活着的时候,用自己的所有去赌这种事情,除非在极特殊情况下否则决不会有谁愿意的。

  在这之后受术者所有的力量、记忆都将被压缩在一点,灵魂则以一种极为脆弱的状态四处飘荡,任何一次微小的能量冲击都有可能让她彻底消散。

  不过真正让“魂移”得到“永不可能”的评语的,还是她最后那一关,当飘荡于天地之间的“魂”终于找到了合适的躯体时,会面临一个不可能解决的问题。

  要想通过别人的身体再次“活”过来,需要两个条件。

  首先,那个身体的原主必须有强烈的求生意志,这样才能最大程度调动“生”的力量,消除缚着在“魂”上的死气,使之成为新生魂——也就是冥界里新形成的灵魂。

  其次,在和新身体的融合过程中,需要身体原来主人全心全意的配合,哪怕那位原主有一丝一毫的反抗,“魂移”也休想成功,稍严重点还会玉石俱焚。

  这也就是说要让一个非常想活下去的人,主动帮助另一个人杀死自己,这根本就是一个从头到尾都极为矛盾的事情,理论上根本就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正因为这样“魂移”从被创出的那一天起,就住定只是个不会实现的美梦。

  但眼前的这位竟然说她的身体是通过“魂移”得到的,他到不怀疑黄娟说谎,因为就算骗了他黄娟也得不到什么好处,更重要的是,虽然没什么理由,但白叶就是相信黄娟不会骗他。

  “这么说起来……你的运气还真不错。”面对黄娟讲述的过往,白叶得出了这样一个相当正确,却让人觉得很逆耳的答案。

  如果是一般人听到话,大概会联想到讽刺、挖苦之类的事情吧,说起来白叶之所以不断刷新连续失业记录,这种说话习惯实在是“功不可没”。

  虽然不是很熟悉白叶的说话习惯,但黄娟并没有像一般人那样认为白叶是在挖苦自己,不论是理性还是直觉上她都非常清楚的感到,白叶不过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如果非说这话里还有别的什么意思的话,那就是对方那一丝若有若无的放心吧。

  “是啊,我的运气确实很好,可这孩子就很不幸了。”提到身体的原主,黄娟脸色一黯。

  “她……”

  “她只是一个普通人……”略微停顿后,黄娟讲述了这个身体原主的经历。

  正如黄娟所说的,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只是个普通人,但却并非真的那么普通,身为某家拥有相当规模报社的记者,虽然还只是个新人,但凭着过人的才华、诚恳虚心的态度、严谨认真的工作风格以及靓丽的外表,可以说她的前途无可限量--只要她愿意像很多人那样,在大多数时候把名为“良心”的东西锁进保险柜的话。

  但是敢作敢为的性格,加上她性格中一个致命的弱点,断送了她的一切,这个弱点本来应该是人性中最美好、最值得赞颂的东西之一,那就是“正义感”。

  人人都有“正义感”,只不过大多数人在大多数时候,在“正义感”与现实利益间选择了后者,但她不是,说她天真也好,但这个女孩就是相信邪不胜正,就是相信恶有恶报。

  当她通过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一个叫周军的人在从事一件天理难容的钩当时,为了寻找证据她竟然混入了周军的组织。

  姑且不说她这一举动到底是过分天真乐观,还是受某些电影的毒害,总之开始时一切顺利,她找到了需要的证据--足以把周军送进监狱的证据,但是她没有像那些电影中的主角那样全身而退--或者说她并不是这初戏的主角,她被发现了。

  当她被带到周军的面前的时候,周军即没有对她百般ling辱,也没有逼问她任何问题,他用两个字就解决了这件在一般人看来相当麻烦的问题。

  “活埋。”

  不论这个女人为何而来,又或找到了什么,对周军来说既然对方不过是个普通人类,身为非人者背后又有那个强大组织撑腰的他,就没有任何担心的必要。

  本来也确实如此,但谁也没想到这个普通人类女孩极强的求生意志,竟然招来了那个飘荡在虚空中的魂,更没人想的到这个求生之念如此强烈的女孩,竟然放弃了自己的生命,帮助伊利丝·蓝·迪卡·梅迪西斯完成了“魂移”。

  “就是说你答应帮她对付性周的那伙人,她就把身体给你用了。”对于“魂移”

  最后那个千古难题,竟然被如此简单的方法解决了,白叶一时间还真挺难接受。

  “简单的说就是这样。”

  “还真是个特别的女孩啊。”尽管那个女孩的在这件事中,从头到尾做法都相当的天真,甚至可以说有点幼稚,但对于她对自己信念的近乎固执的坚持,白叶心里还是颇为佩服的。

  “那你以后……”

  “继续啊,答应过那孩子要帮她报仇,就决不可以半途而废。”黄娟的话中透出了无比的坚定。

  “可是……谢紫韵那边……”想到谢紫韵和眼前这位一样都是那种极为有主见的类型--说白了就是极端的固执加上少许的自以为是,白叶不由大为头痛,说到底他是不希望谢紫韵和黄娟两人,为了周军那种人渣拼命的。

  “大不了和她同归余尽,我死了那个约定自然也就算了。”说着黄娟淡然一笑站起身来接道:“抱歉,耽误了你这么久。”

  “那到没什么,你要走了吗?”

  “是啊,再怎么说受了那么重的伤到处跑也不好。”接着黄娟低声向白叶道: “你那件衣服……我……下次再还你。”

  “好,这没问题。”顿了顿白叶道:“可你难到不能暂时放弃吗?我那位老板并不是那种有常性的人,等过一阵也许就……”

  “我既然答应了那孩子,除非我死否则我是不会为任何理由退缩的。”

  “我不是让你放过那家伙,可是你现在对付他的话,谢紫韵一定会阻止你的,你难到不明白吗?就算你真的拖她一块死,又怎么样呢……那孩子的愿望呢,谁来完成?”白叶少有的用相当激动的语气说道。

  “你是在担心我吗?”黄娟眼都不眨的盯着白叶。

  “这……这个……”

  “可惜我要辜负你的好意了。”

  “你怎么不明白……”

  “我很清楚,可是……我答应了那孩子只要她把身体给我,我立即就帮她复仇,这是给逝者的承诺,对我来说有非同寻常的意义,所以……抱歉了。”

  说着黄娟转身飞也似的去了,只留下白叶一个人呆呆的望着河水出神,好一会白叶才喃喃的道:“给逝者的承诺吗,那现在就只有看看你和她到底谁比较固执了。”

  ※ ※ ※

  人物卡:

  姓名:吴霜

  种族:人

  性别:女

  国籍:中国

  年龄:24

  身高:161cm

  体重:52kg

  爱好:多到数不清

  职业:历史学家

  秘密职业:无

  所属门派:无

  专署武器:破魔枪·苍雨(手枪)

  能力总评: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