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携 手

九彩记 月下微尘 5174 2004.09.22 17:39

    在蓝琪被带走的地方白叶正无精打采的坐在路边,今天上午克罗迪亚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拉着他来到昨晚的现场寻找线索,可到现在仍然一无所获。

  昨晚他把整件事的经过告诉了维丝妮亚和玛格丽特,但姑且不说因为塞蒙的存在而一早拒绝帮忙的女法师,出乎意料的维丝妮亚也完全没有帮忙的意思。

  “不论教廷还是血族和迪亚马特家都和有着相当良好的关系,所以偶像归偶像,有些忙还是不能随便帮的。”

  维丝妮亚在这件事的态度上十分坚决,白叶也能理解她的顾虑,虽然和家里闹得很不愉快,甚至于用离家出走的办法来表达自己的不满,但在重大事情上维丝妮亚仍然不得不考虑家族的立场。

  “虽然不能帮你们把人救回来,但其它方面我到可以尽尽人事。”

  维丝妮亚并不是随便说说,一晚下来她以各种奇异的法术配合现代的工艺把克罗迪亚的伤治好了八成,而秦超也在她的治疗下保住了性命。

  ※※※

  “你要唉声叹气到什么时候。”克罗迪亚边在白叶身旁坐下边道。

  “到彻底绝望的时候吧。”白叶说道:“这样找会有什么用吗?之前你自己不是也说过吗,他们坚持让孙强这样一个普通人来干这事就是为了避免在留下任何能量讯息。”

  “我是说过要在一万条金枪鱼当中迅速的找到特定的一条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克罗迪亚道:“不过如果那只金枪鱼主动配合的话就是另一回事了。”

  “主动配合?”

  “看。”克罗迪亚从衣袋里拿出了一张纸递给了白叶又道:“你们这儿不是有句话叫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又说什么狗急跳墙之类的话吗。”

  “看来那位绑匪头子算准了事情成功后也没他的活路,到不如留下线索看看我们能不能顺代帮他报仇了。” 克罗迪亚笑这说道。

  “这年头坏人也不好当啊。” 听完克罗迪亚的解释,白叶又看了看手里的地图后道:“你一开始就想到会这样了?”。

  “说实话我是来碰运气的,不过我的运气很不错就是了。”克罗迪亚坦言道。

  “看来我的运气比你还要好呢,连动手去找的程序都省了。”在白叶对此有任何表示前另一个声音把话接了过去。

  “你为什么在这里!?”白叶转头看去见他的老板大人和一个没见过的外国男子向这里走过来。

  “你这是对自己老板的态度吗?”

  谢紫韵走到白叶身旁在他的头上敲了一下骂道,而此时克罗迪亚则在狠狠的盯着那位外国男子,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对方的名字。

  “梅特罗斯·卡特莱特……”

  ※※※

  这里是燕山山脉内的一个荒村,村民早在十年前就因某些原因被迁走了,可今晚这里又热闹了起来,只不过为村子带来生气的并不是人类——至少不是正常的人类。

  在离村子两公里外的一座山头上聚集了不少人,除了谢紫韵、白叶外,还有“圣拉斐尔骑士”梅特罗斯·卡特莱特、“大先知”格利哈特·费鲁奇和有着“无色蔷薇”称号的教廷新星安妮·波德莱尔,以及梅特罗斯带来了教廷最后的机动兵力——近二十名圣骑士和七名圣灵导师。

  再有就是身为法师公会领导者之一的“白袍之首”赛蒙·哈瓦里安,当然也包括了血族的“愤怒之王”克罗迪亚·冯·克拉克和雷动唯一的亲传弟子林千绿及御天门的一众高手。

  “那么就这么定了,梅特罗斯你们正面攻过去,御天门的人从侧面,剩下的跟我走后面。”短暂的讨论后谢紫韵自作主张的决定了进攻的计划。

  “不过在那之前我要知道事情的始末。”谢紫韵相当坚决的说道。

  “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梅特罗斯摆出一幅诧异的表情问道。

  “我不是指那些骗小孩子的东西,我要知道那些书面报告下的暗盘。”说着谢紫韵有意无意的瞟了白叶和安妮一眼又威胁道:“要不然我现在就站到那边去也是可以的。”

  “这……”

  “你不说就由我来说吧,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秘密。”在梅特罗斯显出有些为难的样子的时候克罗迪亚已经开口了。

  “表面上他们也好我们也好都是为了从蓝琪身上找到生命之环的下落并得到它,不过其实重点只是如何夺到它而已,因为那所谓的下落从最开始就已经知道了——阿琪的身体就是那枚生命之环。”

  这个答案确实颇具震撼性,除去已经知道那些人和大概猜到是这么一回事的谢紫韵不算,白叶、吴霜甚至是安妮都显得非常惊讶。

  “阿琪是……那枚指环?”白叶讶然道:“难道你们想把阿琪的身体转化成那个什么生命之环吗?”

  “不,其实只要证明了蓝琪就是那枚指环,那重点就不再是生命之环本身了。”

  “你不觉得自己的说法很矛盾吗?”

  “这也没什么矛盾的。”

  似乎很喜欢向人结实事情始末的梅特罗斯插道,跟着在不知情的人们——特别是安妮复杂目光的注视下圣拉斐尔骑士娓娓道出了事情的真相。

  ※※※

  “当七原罪的号角再次嘹亮于万邦之空,当深渊中的yu望再次充斥纯洁的心灵,飘零于异邦之世的羽翼,将苏醒于因果轮回之中,为终结那罪与罚的无尽宿业,唱响永恒的奇迹之音……”

  这是蓝琪的母亲玛莉亞死前对蓝琪说的,这些话也同样写在格利哈特送给蓝琪的《圣经》扉页上,不过这些话最早却是出现在圣子和布拉曼特·路斯菲尔同归于尽的地方,而在完整的版本上还有另外的内容。

  “……在那清澈的歌声中,徘徊在生命与智慧间的心灵会作出最后的抉择。”

  “这些话是什么意思?”白叶不解的问道。

  “我们原本也不知道它的含义——甚至没有重视过这些话,可后来一个来源不明的消息让我们重新审视了这些话的含义——我想那个消息应该是克罗迪亚女士有意泄露给我们的。”说着梅特罗斯看了克罗迪亚一眼,后者则不屑的把头转向了另外一边。

  “克罗迪亚女士告诉了我们血族正在密切注视着一个女孩,以及布拉曼特·路斯菲尔在挑战圣子前最后所说的话。”

  “说了什么?”谢紫韵颇感兴趣的问道。

  “我将以死亡超越因果的束缚,扭转命运的走向,为世界寻找新的生机,然而,尘封的齿轮,停摆的时钟,到了约定的日子,都将重新运行,当生命之环再次归于唯一拥有者的时候,那既定之人将在我和我的好友间进行选择,可不论那结果如何都将重新被因果之律束缚,除非那结果在所有人——甚至在主宰命运者的想象之外。”

  “这到底在说些什么啊?”听得莫名其妙的白叶问道。

  “我们到现在也没有完全明白这些话的意思,可当我们把这一切串在了一起之后,却得到了一个不可能的可能性。”梅特罗斯沉着脸道:“圣子和布拉曼特·路斯菲尔中的一人将会借那女孩的身体复活。”

  听完梅特罗斯的话在场众人——那些没听过或被有意误导的人们——都露出了复杂的表情,然而也有一个人的表情却相当的单纯,没有疑惑、不可置信或是惊讶,紫发女子的脸上有的只是杀气。

  “这样的话还真有点意思……”谢紫韵的语气非常平静——平静得甚至让梅特罗斯都觉的有点心里发寒——而后半句却因为声音过小的缘故在场的众人并没有听清楚,不过站在紫发女子身边的白叶却隐约听到了后半句的内容。

  “命运……又是那个讨厌的家伙。”

  ※※※

  带着一众御天门的高手在向荒村前进的林千绿仍旧是那幅古井无波的样子,但在心里她多多少少有那么一丝不快。

  直到最后他们仍旧不得不分开来进行攻击,随然表面上说是为了分散对方防守的力量,但真正的原因大家心知肚明,对于一个彼此之间完全没有信任可言的联盟来说,与其时时刻刻堤防着自己的盟友在背后捅上一刀,还不如各自为战来的安心,这所谓的联手合作的结果让她非常失望——虽然这个结果早在她和大多数在场者的预料之中。

  如果抛开既成事实纯以林千绿个人的立场来说,她是不赞成帮助教廷的,虽说彼此之间关系还算不错,但天知道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帮助一个曾经敌对、今后也大有可能敌对的势力寻求更强的力量,大多数人都不会干这种事吧。

  可惜做出决定的人就是那极少数之一,林千绿不明白他的师父为什么这样做,她也看不出这样做有什么好处,而雷动更没有向她解释这一切的原由——事实上雷动从来没有向她解释过自己的决定。

  尽管如此千绿还是相信雷动所做的事的正确性,但此时她还是忍不住想起了森罗绝阵一役中谢紫韵对她说的话……

  “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雷动确实不是个坏人,他也不会为一己之私伤害任何人,但是,一个责任感过于强烈的人,远比一个自私自利的人更危险、更可怕。”

  因为……

  “一个自私的人在为自己的利益牺牲身边的亲朋时,多少还会有些许的犹豫、动摇,但一个使命感过于强烈的人在做同样的选择时,为了自己的责任他不会有一丝的迟疑。”

  林千绿是个极有主见的人,至少她不会因为一个没见过几次的人——甚至某种程度上可以算是敌人的人的几句话就转变自己的想法,但这次不同谢紫韵说的事情她早就明白,只是一直都不愿意去面对,那些话却把这些她一直在逃避的事实强行摆在了她眼前。

  谢紫韵说的很对,自己的师父——“御天弦”雷动就是这样一个人,为了天门御主所肩负的让神州道统薪火相传的责任,他可以做任何事,也可以牺牲任何人。

  为了这份责任他任由自己唯一爱过的女人客死东赢,还是为了这份责任他对敬其如兄长的张语非见死不救,仍然是为了这份责任他坐视相交千年的左秋浩然战死黄山……

  林千绿相信总有一天雷动也会为了同样的原因任她赴死,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自己很早以前不就决定要为他和他肩负的责任而牺牲吗?既然如此主动去牺牲和被别人牺牲掉又有什么区别呢?

  ……应该没有区别吧。

  ※※※

  “千绿小姐这么晚了还带这么多人跑来这种地方,难不成要学人打劫吗?”

  在离村子还有一段颇远距离的地方,身穿黑色燕尾服、头戴黑色高筒礼帽,脸上罩着一幅白色笑脸面具的男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也打断了林千绿的思绪。

  “是你。”

  “当然是我了,要不谁还敢挡住千绿小姐的脚步呢。”

  “你想怎么样?”

  “这还用问,我那不记名师父不是说过了吗,不会让你们搀和这件事儿的。”戴笑脸面具的男人说道:“只要你答应就这么回去……”

  “就凭你吗?”林千绿冷冷的打断了对方。

  “这个啊……凭我一个对付你们似乎真有点勉强。”戴笑脸面具的男人看了看林千绿身后那些摩拳擦掌的御天门高手又道:“可谁告诉你我是一个人呢?”

  说着戴笑脸面具的男人举起了手杖,十多具棺财从他四周破土而出。

  “我那不记名师父炼死人还是很有一手的,林小姐要不要试试这些不坏金尸的品质如何呢?”

  “当然要试。”林千绿喝道:“九龙七海阵!”

  随着林千绿的喝声她身旁的那些御天门高手迅速的向四周散了开来,犹如暗流般的力量纵横交错的“卷”向了戴笑脸面具的男人和他四周的棺财。

  “九龙七海阵”是创自黄帝手中的太古奇阵,当年涿鹿之战黄帝就是凭此阵困住了蚩尤,才得以从容发动碎宇的“大灭封界”,毁掉了蚩尤近乎不灭不朽的肉身。

  在神州大地上存在过的法阵中,除去极少数像“森罗绝阵”那种超越常理的存在外,完全的“九龙七海阵”便堪称最强,正面作战的威力甚至还在龙虎山的“九天十地封魔大阵”之上。

  然而九龙七海阵的诀窍虽然在古籍中留有详细的记载,但阵型却已随着黄帝的死而失传,这就使得这前古奇阵只能存在于传说之中。

  但在森罗绝阵的最后一役——九野天星殿的战斗中,林千绿被王圆箓用计困于护剑用的九龙七海阵中因此得见了此阵的全貌,后来森罗一役因碎宇破空飞去而告终,但林千绿的心里却记下了九龙七海阵阵型,后来更进一步让这古阵重现人间。

  “森罗绝阵里的收获吗?看来两边的老大都想用借这次机会检验下成果呢,这还真是……巧得很啊。”

  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音量嘀咕的同时,戴笑脸面具的男人把手杖往地上重重的一顿,他四周的棺财立时炸了开来,同样有如暗流般的力量立刻倒卷了回去。

  “九龙七海阵!?”

  看着眼前的一切林千绿脸色变了,这固然是因为惊讶,但更多的则是因为对方那连面具都掩藏不了的嘲讽笑容。

  “难道千绿小姐忘记了?我当时也在场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