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反 角

九彩记 月下微尘 5247 2009.04.08 06:18

    独裁者这种生物,随着世界的发展,似乎已经越来越少了。尤其在某个国家,把消灭这类生物作为自己的追求之后,这种生物的递减速度,更是变得越来越快。

  当然了,由于过分的自以为是,使得被一边,并不一定真属于所谓的“独裁者”。但不管怎么说,照这样下去,难保有一天,这种曾经称霸整个世界的强大生物,会完全绝迹也不一定,虽然科学家经常告诉我们,生命是非常顽强的。

  相对于世俗世界类独裁者生物。由多到少的递减过程。在秘密世界中,似乎从来没有过这类生物大量繁衍的记录,这似乎和秘密世界里,普遍采用“共同决策”的模式有关。唯一的领导者——事实上有些教派是没有这个位置的,例如法师公会——和最高级别的干部们,一起决定己方的走向。

  可以说,在秘密世界中,不论哪个教派,只要那些最高级别的干部们,一致反对领导者的决定,那么这个决定,就绝对不可能生效。只不过要让那些精明过头的家伙,保持一致并不容易。况且一个优秀的、有智慧的领导者——就比如神州六至中“鬼王”韩虚——会用种种手段,让底下的人无条件支持自己,从而拥有近乎“独裁”的权力,但那终究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以茅山而论,虽然在悠长的历史中,的确也出过能够彻底压制长老会的豪杰之士,但目前的掌教真人显然不是那种人物。所以目前的茅山,和绝大多数教派一样,所有重要事物,都由长教真人和众长老共同决策。除此之外,能够参于其中的人只有一个——渺月。

  单纯讲究实力的话,由于“灵偶驻形”巨大的优势,渺月是比不上幻橙的。如果讲究智慧谋略,话渺月也未见得就比幻橙更高明。于是在凡事讲究实力的秘密世界中,有一个结论似乎很自然就能得出来,幻橙理应比渺月更值得同门信赖。

  可惜事实恰恰相反,不论是在茅山众长老的眼中,还是在普通弟子的心里,渺月都是个比幻橙更值得依靠的存在,抛开某些先天因素不谈,从最直观的因素考虑,之所以会造成这样的局面,恐怕就要归咎于两人南辕北辙的行事风格了。

  幻橙办事果敢干练,讲究行事效率,用最小的代价换取胜利,但是相应的,一旦她认这个代价是最小的、最必要的,那她就会毫不迟疑的付诸行动,简单的说,就是该牺牲的一定会被她牺牲掉。

  如果只就事论事,幻橙这样做当然没什么值得指责的地方,但对于和她站在一条阵线的人们来说,久而久之因此积累巨大的压力,也同样不可避免,在见识过几次幻橙处理事情的手段后,要想对她保持信赖,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气。

  而渺月办起事来,就完全是另一个风格了。他注重的不是效率,是人心的感受,是否能确实减少“牺牲品”的数目,至于任务本身完成的状况,则被排在了次要的位置。

  如果说同样一件事,幻橙可以做的又快又好,同时还能把损失控制在最小范围内的话,那么事情改经渺月的手处理,不论所需的时间,还是付出的代价,都会增长不少。

  这么看起来,把事情交给渺月来办,远不如交给幻橙办妥当。但是几乎所有茅山弟子,都愿意跟在渺月身边办事,虽然按照一般的推理,由于渺月会付出更大的代价来完成一件事,所以被牺牲的机会也应该增加很多才对。

  不过事实上并非如此,相对于幻橙面不改色的牺牲下属换取胜利,渺月则宁可付出别的代价,或者延长处理一件事的时间,总之但凡有一线之路渺月也不会牺牲任何人,跟在这种领导者身边,当然要比跟在幻橙身边安全很多。至少,在心理上,会觉得安全很多。

  于是,加入说幻橙每完成一个任务,就会相应的增加周围人们的恐惧感的话,渺月则在不断的积累着信赖。女道士也曾经试图改变这个局面,哪怕是装模作样也好,幻橙也曾努力的尝试着,不牺牲什么就完成任务。

  可不幸的是,她很快就发现这是办不到的,因为分在她手上的任务,根本就不存在“不牺牲”的可能。

  虽然幻橙也用诸如“这是配合每个人不同性格的分配方法”宽慰自己,但在心里,却有一个声音不断提醒她,事实并非如此。终于有一天,在满地的尸体与鲜血中,带着一身几乎致命的伤痛,靠坐在残垣之侧的女道士,向躺在不远处,带着笑脸面具,同样满身致命伤的男人抱怨起来。

  “我当然知道有人演黑脸,有人演白脸的重要性,可是姑且不说能力的问题,相比之下,我这样的大美女不是更适合演白脸吗?”

  “怎么说呢,要演这种戏不是单纯有能力演,或者适合演就可以演的,比起这些资质,导演和编剧们的信任更重要。”

  “胡说,要经常背黑锅的那边,不是该由一个更被高层信任的人来演才对吗?”

  “我可不这么想,演黑脸的家伙,必要的时候可以推出去斩了以平民愤,可是演白脸的一方,就能不能经常换人了,而且最好始终由一个人来演,就像我,不就一直没被领导换掉吗。”

  “你说了这么半天,就是想说小偷、骗子什么的,更能赢得别人的信任吧?真是个不知羞耻的家伙!”

  “不要随便扩大打击面,我也是很努力的在生存啊,还有,你都是这么对待好心安慰你的朋友吗?”

  “不好意思啊,我对一边往别人伤口上撒盐,一边自吹自擂的家伙都是这样,而且……我可不记得自己有过‘朋友’那种奢侈品。”

  那次谈话对幻橙的影响很大,从那天起,她再没有试过改变自己,来换取周围人的信任。反而更加坚决的贯彻属于自己的风格,也许这是自暴自弃的一种体现吧?但是女道士也有着自己的考量。

  “一台戏,需要各种各样的角色,既然不能成为正面人物,那么就试试其他的角色好了,不管演什么,只要演的足够好——好到无法替代,好到非你不可,那样即便导演如何不喜欢你,你仍然会站在舞台上,除非导演对你的厌恶感,已经超过他对票房的考量,又或者他找到了可以代替你的东西。”

  就是在这种心态的推动下,幻橙完成了一个又一个任务,虽然在这个过程中,茅山上下对她原本就少的可怜的信任感,早已荡然无存,但是女道士的重要程度却与日俱增。正像幻橙设想的那样,尽管不信任、厌烦,甚至畏惧,长教真人和长老们仍然不得不依赖她。

  就在幻橙的办事方法越来越极端的同时,渺月仍旧按照自己的步调前进着,不断积累着身边众人的信赖,抒缓着这些人因幻橙而来的巨大压力,并且成为这些人——权力核心之外的普通弟子们的精神支柱。

  当然,要说渺月做事一点变化后没有也不对,随着权力的增长,渺月不愿意牺牲的对象的范围,也随之扩大了。

  “我们守护神州大地,不就是为了普通人能更好的生活,那样的话,怎可以不把他们的生命当回事,随我们的心音予取予夺,那样的话,我们又和被我们赶走的家伙有什么区别!?”

  渺月不断这样主张着,而在他终于进入最高决策层的圈子后,他的主张也得到了采纳。茅山成为了神州大地——甚至整个秘密世界中,极少会在行动中,尽量避免普通人伤亡的门派。尤其在那些渺月亲自主持的事件中,更是把这种理念推展到了最大。

  就拿这次的行动来说,如果让幻橙来主持。女道士大概会让茅山弟子,隐藏在这附近的居民当中,等到哪吒进入一个合适的范围后,骤起突袭吧?这应该是伏击的正道,但是真这样做的话,附近的居民势必伤亡惨重。

  “我们事先把附近的居民撤走,之后让我们的人装扮其中的一部分,到哪吒进入天地缚妖阵的范围后发动攻击。”

  这是渺月所制定的计划,初次听到这个计划的幻橙,曾经产生了很强烈的反弹。

  “你开什么玩笑!?我那傻瓜哥哥虽然是很蠢没错,但你也不要真把他当白痴好不好!”

  不动声色的撤走那批居民本身到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使用类似“失魂香”的东西,配合适当的安排就可以解决。问题在于撤走这些人之后,空荡荡的社区——虽然渺月说让茅山弟子化装顶替,但显然和原本的人口数字,仍旧会存在巨大的差距——很容易让哪吒产生怀疑,到时只要他稍微探查一下,整个计划就算泡汤了。

  “只是稍微增加了一点失败的机率,却能保全很多无辜的生命,这不是很值得?”

  “你在说笑话吗?那所谓的一点失败的机率,可是在百分之七十以上!”

  “我说了,这很值得!”

  “我不同意!!”

  “幻橙!希望你没有忘了,这次行动由我主持,你必须听我的调遣,如果有任何不满,你可以向长教真人和长老会提出,如果他们都支持你,我会改变我的决定的!”

  “你!!!”

  开玩笑!说什么向长教真人和长老会提出意见!那根本就是废话!如果在八位长来全部健在,也许还会有些用处吧?毕竟大多数长老仍旧属于利益、效率为优先考量的类型,自己以实际情况说明,对于这么重大的事件,他们应该会站在自己这边才对,可现在不行了。

  那些精于盘算的长老,已经被自己那个傻瓜哥哥杀得一个不剩,留下的都是些意气用事的家伙,虽然长教真人还算明白事理,但如果长老们一致反对的话,就算他支持自己也没什么用。虽然拥有智慧和实力,但是现在的那位长教真人,并不是个强势的领导者,而长老们的态度吗……看着渺月一边说,在场的盈水、暮风两位长老,就一边不停点头的样子,就知道这伙人根本就不用指望了。

  “真不知道这些家伙长没长脑子!”

  那次之后,作为唯一一个可以让她说说心中不满的对象,幻橙在白叶面前骂了自己那些同门,将近两个小时之久。

  “长没长脑子到在其次啦,你那位渺月师兄还真是个很特别的人。”

  说是习惯杀戮也好,看透生死也罢,秘密世界中人习惯性轻视生命,始终是个不争的事实。为了自己的正义、使命、利益或者其他什么东西,牺牲掉那些无辜生灵,实在是很普遍的做法。

  当然也不是没人提出相反的看法,但大都是些新进的毛头小子,而且即便是这些人,在经历一段时间的秘密世界的生活后——只要没被自己的主张害死,也都无一例外的改变了他们的观点。

  “姑且不说怎么生存下来的吧,到了今天的身份地位,还能坚持生命的重要,不是应该赞赏才对吗?”

  “坚持生命的重要?我想你是搞错了,渺月坚持的是人命的重要。”

  人命和生命的区别是显而易见的,虽然很多时候,人们会有意无意的忽略两者的差别,不过即便站在普通人的立场考量,特意忽视两者涵盖面的区别,不但稍显自私,甚至可以说完全不可理喻。更何况对秘密世界中人来讲,这其中的分别,不仅仅是观念上或者内心感受的划分,这两个词有着更实际的,甚至是性命攸关的差别。

  “总之就算只单纯在意人类的生命,和其他草菅人命的家伙比起来,也算难能可贵了。”

  正所谓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白叶对渺月的感觉还是相当不错的,虽然渺月对待幻橙,以及和幻橙处的还算不错的人——比如他白大公子——的态度让他有些不满。

  “喂!你是在讽刺我吗?”

  “我只是随便说说感想,你不要随便对号入座啊,虽然你坐这个位子,看起来还真蛮合适的。”

  “哦?是这样吗?我说白少侠,有很多成功人士说被我用鞭子抽感觉很爽,你想不想试试看?”

  “啊、啊,尊敬的女王陛下,我可没有那样的爱好。”

  总之,既然反对无效,幻橙也就只有在甩手不干和积极配合,这两者中择一为之了。正所谓事有轻重缓急,就算只考量个人的安全问题,女道士也明白,现在决不是和渺月怄气的好时间。

  而在白叶的立场——事实上他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立场,反正以一个在计划中处于边缘状态人来讲,他白某人不论保持着什么样的立场,都不重要,因为根本没人会在乎他的意见,而且他也确实提不出什么有价值的建议。不过百无聊赖之中,他还是注意到了一些在渺月的计划里,只字未提的细节,就比如那个名叫许蕾的失明少女。

  “虽然没有特别提出,可应该不会怎么样才对。”

  当白叶拿这件事去问幻橙的时候,虽然后者明显露出了“你是白痴啊,竟然会问这种蠢问题”的表情,但基于两人正处于上升阶段的交情,女道士还是回答了白叶的问题。

  “依我那傻瓜哥哥的个性来看,既然他救过那女孩一次,就决不会再对她不利——至少在那个女孩,做出些背叛他的事情之前是这样,而且你应该庆幸这次的计划由渺月负责,更应该庆幸那个女孩子是人类。”

  “你这么一说,好像做人类还是有些好处的样子?”

  “怎么?在这之前你已经准备转业了吗?如果是的话,我到希望你不要放弃,我认识个朋友很擅长把人炼成僵尸一类的东西,我可以推荐你去,这样以后就不会有人在我旁边,喋喋不休的说些废话了。”

  就这样在不满,争吵和怀疑之中,验收成果的一天终于到了。附近的居民已经被撤走,所有人员也已经各就个位,“天地缚妖阵”——或者说白叶制做的符咒,也还一切正常。连最后用来隔绝外界视听的“虚无法界”,也已经顺利启动,哪吒更已经出现在了肉眼可见的距离内……

  一切都还顺利,至少,到目前为止,都还顺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