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罗 网

九彩记 月下微尘 4658 2009.04.13 07:25

    稍显凌乱的街道上,为数不多的行人自顾自行走着,期间也包括了一位短发青年和一位失明少女。在夕阳的斜影中,他们肩并肩缓步前行,用只有彼此能听到的音量,轻轻交谈着,在一片宁静中,远远看去是那样写意悠然。

  是的,一片宁静中。眼下这个时间,这条街应该要更热闹一些才对。现在的情形并不常见,甚至可以说从未有过,对于一个熟悉这条街道,警惕性又高的人,本应注意到其中的不寻常。只是警惕性过人的男子,并不熟悉这条街道。而熟悉这条街道的少女,又实在谈不上什么过人的警惕性。

  况且,他们之间的交谈,也让两人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四周的不同寻常。

  “我一直想问你……”

  失明的少女试着向身边始终不肯透露姓名的男子,问出一个一直想知道的问题。

  “什么?”

  哪吒侧过头,看着少女有些紧张,又有些犹豫的脸庞。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似乎好不容易才积攒出了足够的勇气,失明少女沉默了好一阵,才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我对你……好吗?”

  许蕾身旁那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神秘好心男人,自然就是哪吒,在听到问题后,他有些愕然的反问着。说真的,他并不觉得自己对这女孩有多好。仔细算一算,这些天不过是偶尔接送许蕾,去一所免费的盲人学校学习盲文。中间又心血来潮的请这女孩吃了两三次汉堡,如果这样就算对人好的话,那些真正对别人很好的家伙,就实在太可怜了。

  “是的,你对我很好,已经很久……不,从来都没有人对我这么好。”

  失明少女肯定的点着头。虽然她也知道,客观的说,身边这个男人对自己实在谈不上有多好,但是之前日子的种种遭遇,让她变得像迷失在沙漠里,快要渴死的旅人。只要有人递过来一杯水——哪怕那杯水如此之少,甚至面还可能掺杂了致命的毒药,她都会毫不犹豫的喝下去,并且衷心感谢,那个递给她水的人。

  “可是我很害怕……害怕这一切都是在做梦,就像我经常做的那些梦一样,在梦里边,我……”少女苦笑着轻轻摇着头,说话的声音也变得有些轻微的发抖,“……你知道的,那种以为自己是个无所不能的英雄的梦,那些梦是那么真实,我几乎以为我真的就是自己梦里的那个人,可那终究是梦,终究会醒过来……你知道吗?我好害怕,真好害怕,怕我会突然醒过来,又变成孤零零的一个人……我……很害怕……”

  孤独,是很难忍受的东西,而且这个世界上,恐怕再没什么东西比它更难忍受了吧?况且,还是一个处那这种生活环境下的失明少女。

  “你放心,只听人说过由来好梦最易醒,想当然也知道,要从恶梦里醒过来是没那么容易的……你不知道吧?我家那个聪明的妹妹可经常说,我的存在本身……就是恶梦。”

  不能算是很好的安慰,严格点说的话,很糟糕。这或许和出言安慰者本身的性格有关,但被安慰的一方却显得很受用,至少她的语调已经开始慢慢恢复了正常。

  “你经常提到你妹妹,你很喜欢她吗?”

  “喜欢她?开玩笑,这世界上没有谁比她更让我讨厌了,明明就什么都不懂,又脆弱,又害怕寂寞,却偏偏要装出一幅多知多懂,无比坚强的样子,而且从来就不肯认错,不肯听人劝,反正,实在是太不可爱了……”

  哪吒滔滔不绝的数落起了幻橙的不是,最后他又总结道。

  “你看,就是这么回事,如果说这世界上有谁最让我讨厌,一定就是我那聪明的妹妹。”

  “只是普通的兄妹吵架而已,别这么说啊,而且这种偶尔闹闹小别扭的兄妹关系,听起来感觉真好。”

  “这哪里普通了?而且你说小别扭?才不是那么简单,我告诉你,既残缺有被错误调整的灵……”本来想说什么的哪吒,想了下又觉得有些事情不好随便说出来,至少,现在还不好说出来,于是又临时改口道:“算了,不提她了。”

  “每次提起你妹妹你都这么激动,看来你真的很在乎她呢。”

  “胡说八道,谁会在乎啊,那个……”

  “好、好、好,我知道她又任性,又不听话,还很自以为是,不过终究是你妹妹啊,做哥哥的,不就是要吃点亏吗?而且……”

  “住嘴!我不用你教我怎么做!”

  哪吒大声打断了失明少女,之后看了看许蕾委屈的面容,又无奈的叹了口气,努力把某种近乎失控的情绪重新压抑住。

  “有些事你不明白的,所谓两个人的关系,并不是真由那两个人决定的……嘿,说起来,当初那些老鬼做她的时候,一个个那么急功近利的,这段日子里想必都很后悔吧?如果稍微转换下方向,她现在的性格就不会扭曲到这种地步,至少也能达到你的十分之一,不,百分之一就好,很多事情就不会弄到今天这种地步。”

  “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我……”

  许蕾红着脸低下了头道,并未注意到对方话里那些显得莫名其妙的部分,也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声音把话接了过去。

  “对这件事,我也想表达下自己的看法。”

  天空中,太阳最后一丝余晖,斜斜照耀着她孤单的身影。虽然只是微风,可随意扎成马尾的美丽长发,却依然飘扬着。黑色的皮背心,配着同样色泽的皮裤和长靴,嘴上叼着抽了一半的香烟,左手叉着腰,打神鞭似乎也只是随意的提在右手里。十余米外,不知何时到来的幻橙,正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男女。

  “这个小姑娘可能真的很不错,可我不觉得自己有那么差啊,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为什么要被你这样的家伙说性格扭曲啊!”

  “你是谁?”

  听到这突然出现的声音,失明少女一脸诧异的问道。

  “初次见面,我就是你旁边那个既任性,又爱胡闹,还不肯听人劝,兼且个性真正扭曲到几点的傻瓜的妹妹。”

  说是赌气报复也好,水火不相容的两个人,给对方的评价,竟然惊人的一致。

  “啊……我……”

  少女似乎想说些什么,可话刚开了个头,就已经失去了知觉。

  “这样对待信赖自己的女性,难道不觉得过分吗?”

  “做这种挑衅会让你显得很无知啊,我聪明的妹妹,不用想也该知道,这只是基于善意让她暂时失去知觉而已,解决掉你们之后,我自然会让她醒过来的。”

  “你肯定弄醒她的。是你,而不是我吗?”幻橙轻轻的笑着,手中的打神鞭开始按照奇异的轨迹舞动起来,“伏击的一方,总是有了万全的把握,才会出现的。”

  “该说自以为有把握才对。”扫了一眼周围那些除去伪装,各持法器的茅山弟子后,哪吒又冷笑道:“在我看来,解决你们这些废物,并不需要太长时间。”

  “那你就试试看啊!”

  “正有此意!”

  哪吒双手一伸,紫焰蛇牙枪凭空出现在他手中,紧跟着随手一盘,数十道紫焰分袭周围的茅山弟子,而他本人,则在紫色火焰笼罩下,持枪向幻橙扑了过去。而几乎就在紫焰蛇牙枪出现在他手上的同一时刻,覆盖着道道金光鞭影,犹如*般,从四面八方抽向了哪吒。

  方圆数公里内最高的一座建筑物顶端,渺月和专程由茅山该来的盈水、暮风两位长老,一起俯视着在稍远处打做一团的幻橙和哪吒。

  虽然被称为长老,但光看外表的话,绝对不能在盈水和暮风两人身上加个“老”字。暮风看起来最多不过三十来岁,而身为女性的盈水,看起来更不过双十年华,她和渺月站在一起,反到显得比后者还要年轻不少。

  “幻橙的实力好像又有长进。”

  暮风皱着眉道,不论是语气还是表情,都可以很容易的感觉出,这位茅山长老,对本派“最强兵器”战斗力的提升毫无欣喜之情。

  “是啊,在这样下去,真的不好办了。”沉着脸附和暮风之余,盈水又转对渺月用充满希翼的语气道:“渺月你也要更加努力些才行,茅山的未来,终究还是要靠你来支撑的。”

  “两位长老的夸奖,渺月实在愧不敢当,况且幻橙师妹虽然做事稍欠稳妥,但终究也堪称是我茅山的柱石之人。”

  “哼,她?”盈水皱着眉毛冷哼了一声,“缈月,别说孩子话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是怎么一回事,那种家伙真的可以相信吗?就算我们手里有能制住她的器具,让她不能公然造反,可谁能保证她以后不会暗中下手呢,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盈水说话的同时,旁边的暮风不断点着头,摆出一副“确实如此”的表情。看着两位长老的样子,一丝难以捉摸的笑纹在缈月嘴角一闪而逝,接着他恭敬地向两位长老施了一礼。

  “两位长老的意思渺月明白了,今后定会加倍努力,一来不叫长辈们失望,二来也好对得起九泉之下的恩师。”

  “梧雪师姐到未……”

  暮风似乎想说些什么,却被盈水用一阵清脆的笑声打断了。

  “孺子可教。”盈水一脸欣慰的拍着缈月的肩膀,跟着转过身,背对着这个“即以厚望”的晚辈,狠狠瞪了暮风长老一眼,同时才大声道:“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暮风师弟,咱们也该下去活动活动了。”

  说话间,两人和渺月打了个招呼,让他这就开始运转“天地缚妖阵”后,就朝不同的方向飞了过去。看着他们逐渐远去的身影,渺月的脸上又露初了之前那难解其意的笑容,只是那笑容这次并非一闪而逝。同一时刻,他整个人也朝半空中升了上去,与之一起升到空中的,还有另外二十七组,共一百零八名精挑细选而出的茅山弟子。

  “三十六张天罗符,七十二张地网符为一组,共二十八组,按二十八宿的方位排列,再合以秘法咒言,就布成了天地缚妖阵。”

  之前一直停留在口头介绍上的“天地缚妖阵”终于登场了,就见此时渺月手捏法诀,在他身体四周尺许之处,飘浮着三十六张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天罗符,和七十二张散发着银色光芒的地网符。

  渺月将一个人负责这一百零八张符咒,而其他的茅山弟子,则四人一组,合力负责同等的数量。不仅如此,缈月还肩负着总管调度整个“天地缚妖阵”的任务,这也从另一方面证明了他的杰出。

  “起天罗,架地网,降妖伏怪捕凶邪……”

  残阳已逝,月映晴空,皎洁的光华下,凝立半空的缈月,衣角发梢于夜风中悠然飘舞,他手引法诀,用清朗的声音高诵咒言。

  “不怕你千秋道行惊寰宇,不怕你逍遥四海无拘束,不怕你三界五行闲来往,不怕你手转日夜分星河…………”

  缈月声音未落,四周茅山弟子也已开始用异常悠扬的顿挫,念诵着那宛似歌谣的词句。

  “如今既入我罗网中,管叫你遭劫在数命难逃……”

  咒言念诵之中,以缈月为首的茅山弟子们,不断的变化着复杂的法诀。自虚无之中,金光闪闪的天罗,银光灿烂的地网逐一显现,一张又一张、一层又一层,封锁了四周所有的方向,遵循着经过无数先贤细心推敲的轨迹,围向了它们唯一的目标。

  “天地缚妖阵?正牌的姑且不论,这种急就章的假货也想拿我!?”

  哪吒双手高举,紫焰蛇牙枪犹如风车般旋转,紫炎、狂风构筑成无坚不摧的漩涡,第一批的罗网立刻被搅的粉碎。

  只是这半成品的天地缚妖阵,威力不足以压制哪吒,茅山众人早在最初就以了然,也早有补救之法。首批罗网一毁,由分别手持“捆仙锁”和“遁龙桩”的盈水、暮风两位长老带领,数十名茅山弟子手持法器现身半空,以人力弥补法阵的疏漏之处,暮风长老更高声喝道。

  “尔已经身处绝地,还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时!”

  “就凭你们!?通通给我去死吧!!!”

  面对围攻,哪吒不但没有丝毫退缩,反而显得斗志昂扬。只见他周身法宝尽出,几个躲闪不及的茅山弟子,当场被打得粉身碎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