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寻常的委托

九彩记 月下微尘 6516 2004.01.16 21:26

    天空--人类永远的向往,但千百年来普通人类要凭借自己的力量飞翔仍然只是个不切实际的梦想,终于,当古老的信仰被新兴的名为科学的宗教取代之后,这个梦想终于变成了现实。

  “只要能飞--哪怕不是凭自己的力量,而是借助冷冰冰的工具也也无所谓吗。”望着机窗外辽阔的天空年轻的修女轻声感叹道。

  “安妮你在说什么傻话,只要能飞管他用什么方法,啊,那块炸鸡不吃的话给我好了。”

  年轻的修女身边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却一身红衣主教装束的少年,正飞快的消灭着飞机上提供的食物--单这一点他到和一般嘴谗的孩子没有什么区别。

  “格利哈特大人,您为什么会对这些粗糙的食物感兴趣呢?”安妮疑惑的看着身边的少年,不过她还是把炸鸡递了过去。

  “吃东西关键是要吃的高兴,至于菜色的品质只要还能入口就好,从这一点来说这里可比梵帝冈要强多了。”格利哈特一边把炸鸡塞进嘴里一边说道。

  “这样说的话,难道格利哈特大人以前都不是在愉快的进餐吗?”

  “你以为每顿饭都有十来个人站在旁边看你吃,会是件很愉快的事吗?”格利哈特不满的撇了撇嘴又道:“要不是这样我干吗讨这苦差事……恩?安妮,你为什么那种表情,吃东西耶到了吗?”

  “我没事……只不过有一点……头疼。”安妮无力的说道。

  “这样啊,那要注意身体才好,这次的任务可不轻松呢。”

  “多谢大人的关心,不过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一下。”

  “说说看。”

  “正如大人您所说的这次任务并不轻松而且也很重要,但高层为什么会把那样家伙也选进来了呢?”

  “你说他们吗?”格利哈特看了看坐在后排的一个正在睡觉的壮汉和他身边带着眼睛的斯文男子道:“按照《阿尔庭和约》以及《罗马协议》的规定在必要的时候他们要协助我们的,这还有什么问题吗?”

  “我不是说这个,我知道最近中东的局势很恶劣,教廷一时间抽不出人手,才要求那些家伙的援助,可是……为什么连希隆·塞罗特那样的家伙都跟来了呢?”

  “这有什么不好吗?在新一代的圣骑士中他的实力可是数一数二的。”

  正如格利哈特所说的那样,希隆·塞罗特是“神州之役”后成长起来的新一代圣骑士中最杰出的人物之一。

  尽管安妮不愿意承认但这个男人绝对不能小看,他的力量十分强大,可以说他是除了自己外最有希望成为君主级圣骑士的人选之一,不过这只是单纯的考虑到力量的问题,如果算上品行的话教廷中任何一个人--哪怕是负责打扫的杂工--都比希隆·塞罗特有资格。

  从他来到梵帝冈的那天起,这座神圣的城市就开始了“劫难”,除了教廷的戒律上明确指出“绝对不允许”的事情外,这个男人几乎都做遍了所有的坏事。

  事实上为了体现主的慈爱,教廷大多数的戒律都用了相当温和的表达方式,比如“最好”、“尽量”之类,这种做法无疑给了某些不良份子以良机,只要想想这个家伙在这次行动中可能作出的事情,安妮就有一种抱着定时炸弹到处走的感觉。

  “力量并不是全部啊,那样的家伙只会败坏教会的形象而已,高层到底在想些什么。”

  安妮激动了起来,她的言词也有些逾越了自己的身份,如果是其他的教会高层听到,恐怕会提出严厉的指责吧,但好在听她说话的那位”高层“并不是个计较这种事情的人。

  “不要把所有人都骂进去啊,虽说这个计划是经过元老会的讨论决定的,但在具体人选方面可是梅特罗斯自己拿的主意。”

  “这……怎么可能,就算是圣拉斐尔骑士也不可以一个人决定这么重大事啊。”

  “通常情况确实是这样的,不过,那天不知道为什么讨论到一半的时候,所有的与会者都突然肠胃不好,结果虽然坚持到了最后可也实在没力气和梅特罗斯争论人选的问题了。”

  “难道梅特罗斯大人他……”

  “安妮,我给你一个忠告。”格利哈特以一种沉重的表情说道:“以后一定不要喝梅特罗斯亲手端上来的饮料。”

  “多谢您的提醒,格利哈特大人。”安妮恭敬的表示了感谢后又道:“大人,请允许我告退一下。”

  “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只不过我刚看到希隆和一个空姐一起离开了,以他的一贯表现应该不会有什么好事才对,为了维护教会的声誉我想应该阻止他。”

  “既然如此你就去吧。”格利哈特说道:“不过记得不要把飞机拆掉,我们还要坐它去中国呢。”

  “是的,格利哈特大人,请您放心我不会和那个下流的男人一般见识的。”

  说完安妮向格利哈特微微嵌了嵌身便转身离开了。

  “恩……我和希隆说这话的时候,他好像也告诉我不会和那个死脑筋的老处女一般见识的……还真是非常优异的默契啊,我好像有点明白梅特罗斯为什么非要把他们两个一起派出来了。”

  看着安妮的背影格利哈特微笑着想,接着他叫住了刚走过来的空中小姐又要了一份快餐。

  安妮站在飞机的洗手间门口已经有一会儿了,如果是平时她早就破门而入“搭救那个落入恶魔手中的无知羔羊了”,不过她的理智告诉她,这样做的唯一结果就是像往常一样和那个下流无耻的男人大打出手--事实上希隆之所以能在梵帝冈拆了那么多建筑物,安妮也有相当的功劳--情况真发展到那个地步的话,恐怕这架飞机是非拆不可了,前思后想之下安妮采用了一种相当温和却极为有效的做法。

  “里面的人好了没有啊,快一点外边还有人排队呢。”

  洗手间确实是做某种活塞运到的好地方,不过这个场所却存在着天然的弱点,就像现在被安妮这么一喊里面的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继续进行他们的互动了。

  很快洗手间的门打开了,一个衣着稍显零乱脸红红的一双眼睛更好像要滴出水来的美丽空姐走了出来,看到安妮后空姐慌张的点了下头就急从从的离开,安妮看了看空姐的背影再把头转会来的时候已经充满了怒气。

  “希隆·塞罗特,我们是在执行任务,希望你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安妮对着穿着主教服饰的年轻人说道。

  “怎么?我做了什么让你困扰的事吗?安妮·波德莱尔女士。”希隆露出了满怀恶意--至少安妮是这么认为的--笑容说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实在是太高兴了。”

  希隆说完就要离开,但安妮并没有就此放过他的意思。

  “我最后再给你一次警告,如果还有类似的事情的话,就等着接受制裁吧。”

  “哦?谁会制裁我呢?上帝?教会?还是你呢?”希隆轻蔑的笑道:“如果只是你的话,我看还是算了吧,凭你怎么能制裁的了我呢。”

  就这样双放不断的用激烈的言辞互相攻击着,而这样做最后的结果就是引发肢体上的冲突,就在安妮一巴掌打在希隆脸上的时候意料中冲突爆发了。

  “格利哈特大人他们这样不会有什么问题吗?”听着洗手间方向传来的叫骂与搏斗声,带眼睛的斯文男子把头凑了过来道。

  “啊,没关系,他们应该不会把飞机拆掉的。”伸头看了看正像两个流氓一般互相殴打的圣骑士后,格利哈特点了点头道:“年轻人吗果然还是活泼一点的好。”

  “您这么说的话我就放心了。”

  “还真没想到法师工会能派你过来,真是让我们非常感激啊。”格利哈特把话题转到了别的地方。

  “您过讲了,应该提出感谢的是我们才对,不瞒您说我这次还有别的任务,如果没有教廷的帮助我们可是很难到那片土地上的,您知道的我们之间从来没什么交往。”带眼睛的斯文男子谦逊的说到。

  “这才对吗,本来我就不认为单单凭教廷的请求就能劳动像你这样伟大的法师,不过你可要小心啊,在那片土地上我并不是个受欢迎的人,你和我在一起说不定会被人追杀呢。”

  “您说笑了。”

  “说笑吗?也许吧。”

  格利哈特再次伸头看了看两位互相撕打的圣骑士--这会儿周围的人正试图把他们两个拉开,不过以普通人的力量想要拉开两个暴走中的圣骑士实在有些难度。

  “还没到目的地就这么热闹了,看来这次的旅程会格外的精彩呢,中国……没想到我这么快就要再次踏上这片土地了。”

  格利哈特微笑着把手中的橙汁一饮而进。

  紫色之韵事务所

  白叶推着除草机在院子里到处乱转了一番算是完成了每周一次的剪草任务,把除草机随手放在了墙角后,轻松的拍了拍手回到了屋子里,在他身后留下了抽象绘画般的草坪。

  来到了正厅的白叶看了看表发现还不到他的老板大人起床的时间——虽然已经十点多了,便悠闲的坐了下来随手拿起了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白叶很少看电视就算看也大多集中在放天气预报的时间,早年他家中的电视机大部分时间都是用来打电玩的,后来由于他不断的创造失业纪录的原因,更是没有时间和心情坐在电视前看那些只看第一集就能知道结局的电视剧,久而久之这种行为成了习惯,所以虽然他最近日子过的比原来好了不少,但电视这种东西在他家里也只是个摆设罢了。

  电视里正在播放着一个明星访谈的节目,看了一会儿后虽然他还是完全不知道那两个东拉西扯的女人是何许人也,但他不得不承认其中的一位女性不论是外貌还是气质都极为出众。

  “相信都是名人吧。”

  这是白叶得到的唯一结论。

  “叶子,这么有闲啊,竟然在看电视。”吴霜的声音从他身后传了过来。

  “小霜你来啦,那个女人还没起呢。”

  “叶子,你这样说自己的老板不太好吧。”

  “这有什么关系,她不会计较这种小事的。”

  “你对她的性格还……真了解啊。”

  “还好拉,这可能因为我们在某些地方非常相似吧。”

  “是吗……”

  做为白叶从小到大都在一起的好朋友,吴霜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当然不是指她的外貌和能力,放弃了舒适的高薪工作而立志成为历史学家的她,在她第一次的工中被卷入了秘密世界中人争夺被黄帝封印的“荒剑·碎宇”的战争,在一连串的事件之后那场秘密战争因“碎宇”自行破空飞去而结束,但之后平安无事的吴霜却向谢紫韵提出了工作的请求。

  对此谢紫韵的结论是:

  “生活在平凡世界中的普通人,一旦看到了这个只存在于想象中的世界,就会像吸毒一样明知危险也会奋不顾身的跳进来。”

  不过作为另一位当事人的吴霜却有不同的解释:

  “看当时那群道士的架式,就知道他们打定主意要杀我灭口,我想只有这里能保护我吧,我知道这儿很危险,可相比之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这两种解释确实都说的通,但作为旁观者的白叶却有着另外的说法:

  “小霜应该是为了那疯女人收藏的稀有文献、古籍、文物才来的吧。”

  姑且不论到底是为了什么,反正吴霜最后还是来紫色之韵开始了新的工作——她代替了为了应付家族压力而忙得不可开交的水野遥,负责起了和客户接洽的工作。

  北京时间11:22,某个紫发女子终于完成了她“还算充裕”的睡眠,此刻谢紫韵正穿着她那身半透明的睡衣,毫无顾及的坐在白叶和吴霜的面前,吃着不知道算是早餐还是午餐的食物。

  “……以上就是最近的一段时间的收支状况,总的来说我们的状况还算不错,不过我认为有必要减掉一些不必要的开支,或者再增加一些委托数量。”

  吴霜眼睛看着谢紫韵还算优雅的吃相,嘴里则流利的报告着最近的财务状况,以她在跨国公司练就工作效率,短短的几天内就把“紫色之韵”因水野遥的离开而乱成一团的帐目、文件、客户资料之类的东西整理的井井有条。

  “恩,小霜你果然很厉害,比某个白拿工钱却什么都不干的家伙强太多了。”说着谢紫韵斜眼扫了白叶一眼,而后者则“碰巧”在看外面的天气。

  “那么我们应该减少哪些不必要的开销呢?你说把某个吃闲饭的家伙的工钱减半怎么样?”

  见到白叶有意躲开自己的目光紫发女子相当的不满于是刻意将了白叶一军,看到后着一脸苦瓜象谢紫韵不由得暗自得意,然而……

  “这确实是个办法,不过叶子的工资只是小数字,我所说的不必要的开支是指每月都要购置的数万元的高级服装,还有那些昂贵的化妆品——例如每毫升都要上千美元的香水,以及那些特别设计制造的珠宝首饰。”

  “啊,小霜你在说什么啊,那些都是最必要的开销,不能节省的。”

  紫发女子大声抗议着,可一旦涉及到这种类似于高级白领的工作,基于过往的经历吴霜立马就变了一个人,不但对于自己的意见——特别是那些明显正确的意见寸步不让,更散发出一种摄人的气势,这种气势甚至能让不讲理如谢紫韵者乖乖的按道理行事。

  最后无论如何不肯减少那些“必要开销”的紫发女子,不得不答应了吴霜增加工作数量的请求。

  “不过工作也不是说来就来的,现在我们还是先轻松一下吧,白叶你上次说的那场球赛怎么样了。”

  “那个啊,票都买好了,前排的哟,就明天下午……”

  就在不务正业的老板和她那不知上进的雇员,准备继续像往常一样胡混一天就各自下班的时候,吴霜一言不发的拿出了一张委托合同。

  “小霜……这……这是什么?”预感到大事不妙的紫发女子不情不愿的问道。

  “委托书啊,因为早知道通情达理的谢姐会答应我增加工作数量的合理请求,所以我已经帮你签了。”

  “你怎么能……哎……算了,说把,是对付什么东西,僵尸还是怨灵。”

  “都不是。”

  “那是某些妖怪又或是凶兽吗?”

  “不是。”

  “难不成是像那个京城名记一样的古代恶魔?”说到这里谢紫韵兴奋了起来甚至连眼睛都在放光。

  “不,是绑匪。”吴霜冷静的确认道。

  “绑匪?”谢紫韵诧异的追问道。

  “对,绑匪。”吴霜再次冷静的确认道。

  “你是说……电视里经常出现的,随便抓些人然后向那些倒霉鬼的家里索要赎金的绑匪?”谢紫韵的脸开始有点抽处。

  “就是他们。”吴霜又一次冷静的确认道。

  “小霜你开什么玩笑,我为什么要干那样的工作!”谢紫韵激动的大声喊道,然而吴霜并没有因此退缩。

  “因为谢姐你注册的是保镖公司,找上门来的生易条件又很优厚,我当然不能把人家拒之门外了。”

  “可是……我明天还要去看球啊,后天也约好了幻橙去看电影,大后天还要和维丝妮亚去买衣服,大大后天又……我哪有工夫去等那些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出现的绑匪啊。”谢紫韵痛苦的自言自语着,不过她抱着头想了一会儿却突然高兴了起来。

  “我决定了,这件工作交给你了白叶。”

  “啊,我吗?”

  “当然了,这里还有别的叫白叶的生物吗?”

  “别逗了,那些可是绑匪啊,电视里经常出现的绑匪啊,我哪对付得了那些家伙。”基于某些普通人的常识和一些惯性思维,白叶大声的拒绝了。

  “开玩笑的是你吧,再凶恶的绑匪也是普通人啊,到时你随便扔两张炸列符过去,什么样的绑匪死不了啊,反正就这样了,一切都交给你了,我要去睡午觉了。”说着刚起床不道半个小时的紫发女子又向自己的卧室走去了。

  “怎么能……”看着谢紫韵的背影白叶无力的呻吟着。

  “那一切都拜托你了叶子,今晚记得穿帅一点啊。”见到白叶一幅垂头丧气的样子吴霜皿着嘴笑道。

  “今晚?”

  “对,今晚咱们一起去见委托人和保护对象。”

  “我知道了,到底要保护什么样的家伙啊,一定是个又丑又坏的老家伙。”白叶恶毒的诅咒着委托人。

  “这你可说错了,要保护的对象是个年青的大美女呢,而且相当有名哦。”吴霜一边收拾着桌子上被谢紫韵丢下不管的碗筷,一边递了张照片给白叶,正如她所说的照片上女性不论从任何标准来看都是个美人儿。

  “确实满漂亮的,不过为什么觉得有点眼熟呢?”白叶盯着照片奇怪的道。

  “真受不了你的记性,你不是刚在电视看过她吗。”

  “啊,原来是她啊,那她的名字是……”

  “蓝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