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初遇黄娟

九彩记 月下微尘 4009 2003.04.29 13:12

    “这么说你就是紫韵的新助手喽,恩……怎么看也不像很强的样子,为什么你能通过那些测试呢?”听完了白叶的自我介绍后,眼前的女子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那个……大概是因为运气好吧。”白叶的回答相当符合当时的情况,但这个说法很明显的不能让以好奇心著称的某人满意。

  “这个理由也太没说服力了吧。”一边说着眼前这名女子一边上上下下认真仔细的打量着白叶,那种眼光与其说是在看一个人,到不如说是在看一件即将被解剖的活体标本--至少白叶是这样解读对方意图的。

  “啊,请问您是不是迪亚马特小姐。”为了避免眼前这个女人真对自己做些什么,白叶决定尽快办完事离开这个地方。

  “对,就是我,不过,你叫我维丝妮亚我会更高兴的。”由于自幼开始进行严格的礼仪训练,维丝妮亚不论是回答的内容还是语气表情,又或肢体动作都无懈可击。

  不过还是有一点美中不足,即便是在说话的同时维丝妮亚眼中那对未知事物的狂热仍旧没有消退,反而更加炽烈了,而作为被这种目光凝视的对象,白叶的感觉实在是说不出一个好字。

  “那个,我是来取我的老板订购的东西的。”被看得手足无措的白叶颇为狼狈的说道。

  “老板?啊,你是说紫韵吧,呵呵,老板,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称呼她呢,你是个很有趣的人啊。”维丝妮亚笑道:“来,你先坐一下,我去拿给你。”说着维丝妮亚向房间一角的工作台走了过去

  于是白叶略显紧张的坐在房间一角的沙发里,等着维丝妮亚“交货”,过了好一会维丝妮亚才拿着一个手掌大小的盒子走了回来。

  “哪,就是它了。”说着维丝妮亚把盒子递了过去。

  “多谢你了。”白叶随手接过盒子道谢着。

  “谢谢就不用,不过你要注意哟,不要让里面的东西受到剧烈的挤压撞击,要不可是会暴炸的。”

  “暴炸!?”

  “对,这里面是架设强力结界,并且为它提供能量用的高纯度魔力结晶,遇到剧烈的挤压撞击会炸的,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啦,暴炸的威力不是很大,最多也不过炸掉一栋二、三十层的楼而已。”面带灿烂笑容的维丝妮亚轻松的说道。

  “这……这样啊,好,我会小心的。”等于在手里拿着个炸弹的白叶紧张的道: “那么我这就告辞了。”

  说着白叶已经向外走去。

  “啊,这就要走了啊,再坐会吗,至少喝杯茶在走,而且你不想做个全面的身体检查吗?免费的哟。”维丝妮亚相当热情的说道,面对这种等级的超级美女的邀请,一般的男人都不会拒绝吧,然而,凭借本能感觉到强烈危险的白叶,却恰恰做了另一种选择。

  “这个……我最近刚体检过,而且我回去还有不少工作要做,所以下次……啊,不,以后有机会再说吧。”说着不等维丝妮亚有任何表示,白叶以近乎逃跑的方式离开了维丝妮亚工作室。

  “真是差劲的男人啊,怎么能拒绝一位淑女真诚的邀请呢。”工作室内,没有达到目的的维丝妮亚愤愤不平的道。

  “可是我认为,如果从自身安全来考虑,他做了最正确的选择。”一个混厚的男音在室内响了起来,随着声音一个中国男子出现在工作室的正中。

  面对突然出现的男子维丝妮亚没有任何惊异的表示,而是温和的说道:“韩,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好像我是个怪兽似的。”

  “说实话,我觉的和你比起来,怪兽的危险程度要低很多。”被称为韩的中国男子不紧不慢的说道。

  “算啦,随你说吧,总之这次看在紫韵的面子上先放过他吧,下次……”维丝妮亚微笑着耸了耸肩没有对这件事再说什么,转而对韩不无期待的道:“你来我这不是为了说这些的吧,到底有什么事,快说吧。”

  “约你去吃晚餐,然后……”说着韩拿出了两张门票晃了晃道:“去听你期待已久的演唱会。”

  “晚餐?现在是上午啊,而且我说过要跟你去吗?”

  “我可以和你一起漫漫等待美丽夜晚的到来,至于演唱会吗……”韩好整似暇的道:“你去还是不去呢?”

  维丝妮亚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以一个热吻回答了韩的问题,于是某些少儿不宜的镜头开始在工作室内上演。

  而此刻的白叶则刚刚和坐在柜台后收费的玛格丽特道别,在她温柔的目光注视下离开了宇奥网巴的大门--当然,伴随玛格丽特温柔的目光,目送白叶的还有无数利箭般怨毒的眼神。

  ※※※

  也许白叶不愿意承认,但实际上从小到大他都是个和麻烦事极为有缘的人,而偏偏白叶虽然嘴上不断叨念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之类的人生格言,但内心里却是个相当热心的人,这就使他经常的陷入各种各样的麻烦之中。

  其实白叶是知道自己能力的极限,所以他也尽量让自己不牵扯进能力之外的麻烦中--不过效果并不明显,但好在白叶面对这类问题时运气好的出奇,每每都能逢凶化吉才生存到了今天。

  不过要是按白叶最好的朋友--周强的说法,白叶之所以在上至工作恋爱,下至日常琐事中都同样无差别的倒霉,归根结底都是因为在管各种闲事的时候把好运气都消耗完了。

  虽然白叶对这个说法提出了强烈的质疑,但也许这才是最接近事实的说法也不一定,总之不论是过去、现在又或着在他日后漫长的生命中,各种各样的麻烦始终对他情有独忠。

  就像此刻正有一个大麻烦在等待着他,而与之相比白叶从前的那些所谓的“大麻烦”实在已经变得不值一提,而关于这个事件白叶在若干年后,和墨言--他一生中最重要的知己也是最可怕的敌人--做过这样的对话。

  “如果我当时没有为了赶时间而抄近路的话,也许一切都会不同吧。”

  “是这样吗?我一直以为自从你遇到谢紫韵起,一切就已经不同了。”

  “话是没错,不过遇到紫韵只不过是一切的开始,那时候我仍然能够随时退出这个世界,但是从那件事开始我真正迷恋起这种生活了,终于越陷越深、欲罢不能。”

  “不要说的好像是吸毒一样,难到你现在过的还不够好吗?依我来看这种生活更适合你吧。”

  “也许吧,至少普通人的那种生活不会如此多姿多彩。”

  ※※※

  姑且不论日后白叶对此的评价,此刻的他为了赶在中午前会到紫色之韵事务所,超进路走在一条僻静的窄巷内--当然在赶路的同时白叶也对谢紫韵完全不报销交通费的做法,和紫色之韵事务所附近竟然没有公交车的事实,发出了毫不留情的控诉,只不过听众只有他自己罢了--完全不知道命运之轮转动方向的他,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小丫头,看你还往哪跑。”

  “嘿嘿,没想到你跑的还挺快的,差点就让你溜了,算你倒霉竟然跑到这种死巷子来。”

  “和她那么多话干吗,赶快带她回去交差,老板那边还等着呢。”

  只听对话的内容,就大概可以勾画出某种罪恶行径的画面和其前因后果吧,如果是以往,白叶在有所动作之前--当然这包括了冲过去见义勇为,又或者明者保身的偷偷溜走,不过白叶通常选择的是前者--一定会经过一番思想斗争的。

  但此刻白叶摸了摸左腕上那个古朴的护腕,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转过一个弯儿,一如预料的画面出现了--四个横看竖看都不象好人的男子,正把一个瘦弱的女孩围在一条死巷子中。

  “给我住手。”

  白叶大喊一声已经冲到了四个男人的身后,然而四个男人的反应着实果断,就在白叶想按照一般的惯例说些什么的时候,四个男人中的两个已经各出拳脚向他打了过来,看架式、力道分明是练过功夫的。

  如果是以前的白叶此时一定手忙脚乱,但现在的他却大大的不同,这一个月来在谢紫韵手下的工作,虽然没能让白叶本身的力量有什么提升,但至少他已经熟练了 “太虚”的使用,也能清楚了各种“符”的用途和使用方法。

  虽然这并不足以让白叶对付厉害的妖魔鬼怪,但如果对手只是赤手空拳的普通人的话就另当别论了,因此两个男子堪称凌厉的攻势自然也就毫无威胁了。

  只见白叶右手一挥,一张结界符飞了出去,两个男人的拳脚通通打在了凭空出现的防御结界上,就在四名男子对眼前的情景莫名其妙的时候,白叶手中又出现了另外一张符。

  “敕”

  随着白叶的喝声,一阵淡绿色的光包围了四名男子,于是四名刚刚还凶神恶煞般的男子,转眼间像婴儿般的熟睡了。

  白叶看看了看倒在地上熟睡的大汉后,不仅对自己的成绩非常满意——其实连自己都没有想到会这么容易的就把这些男人搞定,所以在对那位“受害者”表示关心的同时,白叶不仅也有几分自得。

  “小姐你没事吧。”在说话的同时白叶第一次望向了那个女孩子,其实虽说是女孩子,但实际的年龄应该不比白叶小多少吧,只不过那无比青纯的脸膀和秋水般的双瞳让她看上去小了很多,当然这并不代表她缺少女性的魅力,事实上即便白叶最近一个月来见惯美女,仍旧为她的美貌所震惊。

  见到是如此出色的佳人,白叶不由的也像所有正常男人遇到这种情况时,那样胡思乱想起来,虽然他还不至于想得太出格——至少他还没有幻想那些三流电视剧的情节,但想到至少这位美女会亲口向他道谢,就已经然白叶相当高兴了。

  然而眼前这个女子的回答,大大的超出了白叶的预料。

  “多管闲事。”

  做了如此绝情的回答后,这女子看都没再看白叶一眼就径自走开了,不过就在那个女子马上要离开这条窄巷的时候,却又停了下来,在原地默默的站了片刻后,头也不回的对白叶说道:“对付这么几个人也要费这多手脚,实在是太差劲了,为了安全着想,在下次打抱不平之前,还是先提高一下自己的实力吧,还有……”说到这她略微犹豫一下后接道,“我叫黄娟,再见了。”

  说完再没有片刻停留就那么走了,只留下目瞪口呆的白叶望着她动人的背影久久无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