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委托

九彩记 月下微尘 3890 2003.04.29 13:12

    白叶在街边快步走着,凭借多年来因缺少交通费而练就的“无敌走路大法”,他试图在午休结束前赶回紫色之韵事务所。

  要知道谢紫韵本身虽然不是那种时间观念极强的类型,但不知为什么对白叶的时间表却相当重视,虽说这种类型的老板并不罕见,但白叶总觉得与其说谢紫韵是为了借机克扣他“微薄”的薪水,到不如说谢紫韵为了能有机会消遣他才如此做更合适。

  但不论出于什么原因,如果他回去晚了会被扣薪水却是一定的,白叶现在想来也许这才是谢紫韵今天让他取东西的目的——当然这纯粹是他自己胡想,谢紫韵不论如何也不会无聊到这种地步的。

  因此尽管看着黄娟的背影,白叶心里产生了很多的疑问,但他只是摇了摇头便也加快脚步离开了那条窄巷。

  至于那几个男人吗,如果换成其他什么人的话——例如玛格丽特又或是维丝妮亚——就算不被当常杀掉,大概后半生也只能在暗无天日的秘密实验室内,作为“新发明的第一试用者”又或者“伟大实验中最重要的参与者”度过了吧,而他们现在所要做的只不过是好好睡一觉而已,应该说他们的运气还是相当不错的。

  且不管那几个男人醒来后会怎么样,此时的白叶正在充分利用人类天赋的交通工具——双脚,努力的前进着,工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在午休结束前赶回了紫色之韵事务所。

  “那几个人是谁?”风尘仆仆的白叶注意到了大门外停着的高级轿车,以及满脸横肉的大汉。

  “难到是来追债的?”白叶如是想,但几乎是立刻他就推翻了这判断,姑且不说谢紫韵的财力不可能会被人追债上门,就算真是如此,凭这几个怎么看也不过是“普通黑帮份子”的家伙,来这里追债实在和找死没什么区别吧。

  “既然他们不但活着,而且还能生龙活虎的站在这,那就不是来追债或者干些对那个死丫头不利的事情吧。”在心里始终称呼谢紫韵为“死丫头”的白叶想道,但不知为什么得到这个结论后,他突然轻松了起来,在几个男人“热情”的注视下“平静”

  的走进了大门。

  “白叶你回来啦。”因为为期三年的留学生涯即将结束,而忙于各种事宜——例如抓紧时间和要好的同学一起狂欢之类,而多日不见的日本少女的声音传进了白叶的耳中。

  “疑?你怎么能成这幅模样?莫非后面有什么东西追你吗?不用怕,我帮你搞定它。”水野遥热心的道。

  “追我?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了?”白叶被说的一头雾水。

  再次仔细的看了看白叶后,水野遥若有所悟的“哦”了一声后,拉起白叶走到了门边的落地镜前。

  “你自己看。”

  白叶看了看镜中的自己,立刻变得无言以对,说实话看着眼前这个灰头土脸、狼狈不堪的人型生物,白叶不由得佩服起水野遥竟然还能认出自己的这份眼力。

  “白叶,其实我觉得你应该先去洗个澡比较好。”水野遥轻声提醒着白叶。

  二十分钟后……

  梳洗已毕的白叶摊坐在沙发上,向水野遥诉说的自己悲惨的遭遇,水野遥静静的听完了白叶长篇垒读的“血泪控诉”后,冷静的问道:“白叶你为什么不用缩地符呢?你应该能用太虚制造出最低极别的缩地符才对啊?那样就轻松很多了,不是吗?”

  “啊我……我……我忘记了……”终于明白之所以这么辛苦完全是因为自己不慎的白叶,受到了致命的一击,一下子垮了下来。

  “啊,不用在意啦,你还刚接触这些不久,这种事在所难免啦,对了,你去取的东西的时候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吗?”善良的水野遥急忙转移了话题。

  “啊,这个说来话长了……”于是白叶把今天的所见所闻从头说给了水野遥听,只不过他有意无意的跳过了黄娟那一段。

  “原来这样啊,玛格丽特在那打工很正常啊,毕竟她和维丝妮亚姐姐的关系很特别,至于维丝妮亚姐姐对你的反应吗……也很正常啊。”

  “正……正常!?”

  “恩,她就是那种人啦,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心旺盛的过了头,不过……你能这么轻松的离开也挺不容易的呢,这样吧,为了庆祝你平安归来,今晚你请客吧。”这一刻,白叶似乎在水野遥的双眼中看到了各种名贵料理逐一闪过。

  就在水野遥提出这个“过分”的要求的同时,白叶脑海中瞬间闪过了数十种推拒的方法,然而不幸的是过往的经验让白叶非常清楚,这些推拒的方法对眼前这位少女全都不起作用。

  于是在水野遥热切的目光的注视下,白叶的头上开始冒汗,一时间正厅里陷入了一种异样的安静。

  正当白叶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他的救星出现了,随着开门声谢紫韵和一个一脸和气、身体略微发福的中年男人从会客室走了出来,白叶和水野遥连忙站了起来跟着送客,晚餐的问题就这样被差了开去,如此白叶又躲过了一次可能出现的经济危机。

  送走客人后,白叶和水野遥被叫进了书房,在开始谈话前,白叶把装着魔力结晶的盒子递给了谢紫韵,而谢紫韵扫了一眼盒子后,就随手把它丢到了一边。

  “你这么乱扔,不怕它炸掉吗?”被谢紫韵的举动吓得心惊胆颤的白叶问道。

  “炸掉?开什么玩笑,被包了七层复合结界的东西要是这样就炸掉了,维丝妮亚也就该退休了。”对于白叶忧心忡忡的问题,谢紫韵给出了明确的答案。

  “结界?这……真是……太……”

  “好了,不要说这些有的没有的了,言归正传,你们看一下这个。”说这谢紫韵递给两人一叠照片。

  这些照片的内容实在是在尺度之上的,如果按照某些标准来划分的话,绝对是那种少儿不宜的级别。

  不,也许应该说即便是成年人也不应该看吧,毕竟在通常情况下,人类对自己同类尸体的承受能力并不值得夸赞,更何况是那种整个尸体变成碎块,鲜血、内脏以及骨胳肌肉的碎屑遍布方圆十米内的场景。

  说实话谢紫韵把照片拿给两人看的时候还是颇为担心的,当然这种担心并非针对水野遥,尽管年纪不大,但遥自幼便经常面对危险的场面,已经可以说是身经百战的她,即便是更为血腥的场面也是见过的,因此这种照片对她并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问题是白叶,作为一个普通人应该很难接受这样的场景吧,不知道他能不能承受住这些画面的冲击,所以谢紫韵本来是不想把这些给白叶看的,但想到做这一行早晚都会接触到这类场面,谢紫韵本着长痛不如短痛的原则,“毅然”把照片给了白叶,同时准备好看白叶脸色大变,甚至惊叫晕倒的场面。

  然而白叶的表现大大出乎了谢紫韵的预料,他非常平静的看完了照片,没有谢紫韵预期的任何失态的表现。

  “你……看完之后没觉得那里不舒服吗?”谢紫韵一边接过两人递回来的照片,一边惊讶的问白叶。

  “不舒服?没有啊,这些照片也没什么吗,我原来在一个法医哪打零工的时候这种东西见的多了。”白叶坦然的答道。

  “这样啊……还真是没趣呢。”

  “恩?”

  “没什么,这是这次的委托人送来的……”

  “变态杀人狂吗?那不是我们的工作范围吧?”

  “当然不是什么变态杀人狂,你闭上嘴好好听我说。”谢紫韵喝斥道。

  “简单的说吧,刚才来的那位是某个暴力集团老大最信认的手下,上个星期有一个记者在他们哪意外死亡——当然这是他们自己说的,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他们就派了两个手下把那具尸体拉到山里处理掉,但是直到天亮都没见那两个人回来,迫不得已他们又派了两个人去,结果却仍是这样,所以他们不得不又派人去,总之前前后后他们也派了不少人进山,里面也有身手很不错的,最后那一拨里甚至还有一个龙虎山的旁系弟子,但结果也都是音讯全无。”

  “那这些照片又是怎么回事?”完全没有听从谢紫韵喝斥的白叶问道,不过这回谢紫韵倒也没有什么不瞒的表示。

  “那个啊,是前天早上突然出现在那位老大的床头上的,一起出现的还有四个用血写在墙上的字——在劫难逃。”

  “床头?血字?听起来应该是那个记者的怨魂在报复吧,可是既然都跑到那里去了,为什么不干脆把那个老大碎尸万断呢?”白叶不解的道。

  “谁知道,也许她认为让对方整天活在惊恐中更解气吧。”顿了顿谢紫韵又接道:“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绝不是怨魂之类的东西。”

  “为什么?”

  “我给你的书上不是写的很清楚吗,怨魂这类东西是没办法离开自己死亡地点超过五百米的。”

  “啊,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那么一定是僵尸吧。”

  “这就更离谱了,先不说北京城建于龙脉之上,四周天地玄阳之气汇聚,跟本就没有足够的地煞阴气让尸体吸收,就算她真的因为某些原因变成了僵尸,要能够做到那些违背僵尸嗜血的本性,依靠纯粹的理性思维才能办到的事情,至少也需要上万年的道行吧,你到底有没有看我给你的书啊。”

  “那个……当然看啦,只是一时忘记了……哈哈……”说着白叶急忙转移了话题,“那么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我哪知道。”谢紫韵没好气的道。

  “疑?”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一定是个很厉害的家伙呢,真好,老对付那些低级怨灵无聊死了,总算有个像样的对手了。”面对未知的对手,谢紫韵显得相当兴奋。

  “总之你们今天好好休息一下,明天上午我们去见见那个什么老大吧,啊,还有,为了庆祝这份不会无聊的委托,我们今晚去好好吃一顿怎么样,我请客。”

  于是在水野遥的欢呼声中,紫色之韵事务所的众人提前结束了今天的工作,期待着夜晚的到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