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尾 声

九彩记 月下微尘 1832 2004.01.15 01:10

    马里亚那海沟最深处,宏伟的宫殿群巍然矗立着,上万米深的海水所产生的巨大压力被美丽的深蓝色结界完全抵消了,在宫殿中心的广场,一座足以让世界上绝大多数山峰自愧不如的方形高塔凝立在哪里。

  张语非延着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台阶向高塔的顶端走去,也许使用法术可以更快的到达吧,但她并不想那样做,事实上除非别无选择她是不会使用任何超越常理的力量的。

  高塔的顶端有着一座宏伟的殿堂,此时在入口处一个身披彩色鸟羽的青年正注视着刚刚迈上塔顶的张语非。

  “语非,好久不见了,真高兴能再次见到你。”

  身披彩色鸟羽的青年以罕见的热情迎了上去。

  “很高兴见到你您,伟大的不朽之王,不过,我们还是先进去吧,你应该也不想逆流约者等太久吧。”

  张语非用礼貌却十分冷淡的言词应对着,同时片刻不停的走进了大门,不朽之王苦笑着摇了摇头后默默的跟了进去。

  不算太大的房间中按照五芒星的方位摆放了五把由整块珊瑚雕成的椅子,在椅子中间是一张巨大的同样材料制成环状圆桌,张语非和不朽之王正分坐在其的两把珊瑚椅上。

  环形桌的正当中一件由半透明的纱羽制成的美丽长裙正飘浮在半空中,在长裙里则包裹着一个介于虚幻和实体之间的美丽女子。

  “按照两位的说法,整个过程除了谢紫韵一伙的出现和王簶的死,其余都和预定的计划相符了?”

  “没错,不过从结果来看的话,只是打成一个平手吧,最后谁也没有拿到那把剑。”张语非轻声叹到。

  “这件事我也有责任,如果我能亲自去一下的话,也许就不会这样了。”不朽之王道。

  “两位不要这样自责,我们在订立计划的时候不就是以解放碎宇为目标的吗,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已经成功了。”

  “可是我们并没有拿到碎宇啊。”

  “这个吗,都怪我没说清楚,我们的计划是要解放碎宇,而不是把他据为己有,换句话说只要碎宇的离开了镇锁他的森罗绝阵,不论落到了谁的手里都没有关系。”

  介于虚幻和实体之间的美丽女子看了看若有所思的两人后又接道。

  “虽然王簶的死是个损失,但总体来说还是以我们的胜利告终,这次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下面让我们确认一下接下来的计划。”

  …………

  ……

  张语非和不朽之王已经离开很久了,原本就十分寂静的房间显得越发的安静了,逆流约者仍旧一动不动的飘在她先前的位置上。

  “那两个小家伙还真是被你耍的团团转啊。”一个冷硬的声音在美丽女子的脑海中回响着。

  “我可没有耍他们,从一开始他们所有人就都知道我的目的——当然,为了团结我确实做了一点善意的引导。”

  “那有什么区别,还不一样都是欺骗。”

  “在我看来两者间有着巨大的差别,还有你这是对待打救你的同伴应有的态度吗?”

  “我可不记得有求你来帮忙。”

  “随你说吧,我并不指望你会知道感激的含意,那么你对未来有什么计划吗?如果没有的话不妨尝试一下我的剧本吧。”

  “我到无所谓,反正以我现在能动用的力量也干不出什么来, 只要你的剧本够精彩我会站在你这边的。”

  “你放心吧,我保证这次的剧本前所未有的精彩。”

  “是吗?那我就拭目以待了,不过相对与已经表明态度的我们,也许你更应该注意一下那些还没有决定立场的家伙,毕竟他们要是一意反对的话,很多事情会很困难的。”

  “这我知道。”

  “那好,我要暂时睡一下了,和那两个家伙硬拼可是很费力的事情,希望我醒过来的时候能看到些有趣的事情。”

  感觉到那位恒古相依的同伴的意识逐渐远去,逆流约者把目光移向了四壁那些抽象壁画中的一块,在那幅壁画之旁以太古时代的文字写着这样的句子。

  “不由创造者而来,

  不因破灭者而逝,

  超脱命运的束缚,

  立于一切秩序之外,

  畅翔在永恒的洪流之中,

  以无拘无束的心灵见证万有的轨迹,

  昔在、今在、永在者,

  我们称你为自由。”

  片刻的静默之后,于虚幻和实体之间的美丽女子自言自语的道。

  “没想到连你也这么快就有了消息,这可是连创作剧本的我都没想到的呢,看来一切都会变得比预期的更有趣的——是吧,自由……”

  优雅的笑声传遍了整座高塔。

  --九彩记·古剑之卷·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