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灵 威

九彩记 月下微尘 4005 2004.06.28 13:46

    浓密的乌云,不时跃动的雷电,瓢泼的大雨,北京的夏天时不时会有这种天气,对这种能让大多数雨具失去作用的天气,人们早就学会了应付的办法——躲在屋里哪都不去,反正这种雨下不了多久。

  此时在白叶和外国男子交战的墓园入口门房里,负责看守墓园的两个工作人员正诧异的聆听着墓园深处,那透过风雨和滚滚雷声不停的传来奇异的响声。

  “那边出了什么事?”其中一个年长一点的工作人员说道。

  “谁知道,要不要去看看?”比较年轻的工作人员回头看了看窗外的大雨问道。

  然而年长的工作人员并没有回复他的意见,年轻的工作人员诧异的转回头来,却发现自己的同事已经昏了过去。

  “你怎么了!”

  年轻的工作人员焦急的起身过去查看,可他刚刚站起来就觉的眼前一黑,跟着便失去了知觉。

  “里面的事不是你们该看的,好好睡一会吧,这都是为了你们好。”

  随着声音一个身穿黑色燕尾服,头顶黑色高筒礼帽,脸上带着一个做笑脸状白色面具的男人,出现在了门房里。

  “叶子也真是能惹麻烦,幸好我救兵找的早,要不说不定会莫名其妙死在这里呢,那样很多人会失望啊。”

  说着穿黑色燕尾服的男人按动了开启墓园大门的按钮,一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墓园门前的白色跑车缓缓的开了进去。

  “这时候还要开车过来,有些人爱摆谱的毛病真是越来越严重了。”

  看着消失在转弯处的跑车穿黑色燕尾服的男人摇了摇头,转身走出门房消失在了风雨之中。

  ※※※

  外国男子卓立于半空中费解的看着刚被他一剑劈飞,正慢慢的爬起来的对手,他不得不承认单就“技巧”而言,对面那个小子绝对不在他之下,甚至在灵活——或者说“疯狂”——程度上由有过之,至少外国男子相信自己不会为了躲避攻击,拿“炸裂符”炸自己以便加速。

  不过让人奇怪的是相对于那过人的“技巧”来说,这个叫白叶的小子在“力量”上实在弱的不象话,他看得出尽管白叶已经用符咒暂时强化了身体的机能,却也不过比普通人强壮少许而已,那种程度的身体不要说和秘密世界中的高手战斗了,即便普通的搏击高手也能轻易的收拾掉他。

  外国男子一直相信所谓的“技巧”虽然重要,但那种重要性只存在于“力量”相同或者相差不大的时候,试问当双方的“力量”天差地远,一方随手一拳就能把另一方打得粉身碎骨的时候,“技巧”的价值又在哪里呢?

  如果用在战争的术语来比喻的话,“力量”就是战略,“技巧”就是战术,再精妙的战术也不可能弥补战略上的差距,只有在双方的战略处于同等的水准,战术才可能成为决定胜负的因素。

  “这一剑就送你去神的身边吧。”

  外国男子再一次举起了手中的长剑,嘹亮的圣音与辉煌的圣光再次充斥四周。

  ※※※

  看着手持“奇迹十字剑”立于半空中,背后一对虚幻之翼写意的飞舞的外国男子,白叶脑中再次泛起了“天使”这个名词,想一想不论从职责和还是姿态,这两者还真是相似的很,也许那本来就是指的相同的存在吧。

  “在这种时候还想着这样的事,可真是个坏毛病啊。”

  一边自嘲一边努力站稳,看着周围被破坏得不成样子的墓园,白叶心里五味杂沉。

  记得自己曾对谢紫韵说过。

  “我确实想有强大的力量,可是如果要为此付出巨大的努力的话……那就算了吧,现在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这句话其实是可以这样翻译的。

  “如果需要通过不劳而获之外的手段获得力量的话,那这力量不要也罢”。

  很无耻的想法吧,而且也是不切实际的想法,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是常理也是法则,想要得到超越众生的力量,就要付出超越众生的努力,如果不的话就要付出某些残酷的代价,不劳而获这种事情是不应该存在的。

  不过不应存在并不等于不可能存在,虽然概率低的可以,但也不是绝对的不可能,至少站单纯的“获得”而不是“掌握”的角度来看的话。

  “森罗万象”一战后,“太虚”产生了某种超乎寻常的变化,在白叶本身没什么长进——事实上一天到晚带着“太虚”的他也不太可能有什么长进——的情况下,竟然能够制造中位符咒的事实就说明了这一点。

  “这样一来是不是说明我变厉害了呢?”

  白叶偶尔会这么想,但一直没什么证实的机会,不过现在白叶已经确信了,自己的确变厉害了,只不过证实这件事的代价着实大了些,因为作为交换白叶很可能因此死在外国男子的剑下。

  当然白叶可以选择逃跑,只要他能跑到一个人多的地方——事实上这并不难,墓园附近就有一条车来车往的公路——外国男子就不可能继续追杀他。

  要知道虽然标志“神州之役”结束的“南海和约”都签了很多年了,双方的关系也已经大为改善,但神州大地上对教廷满怀敌意的仙人仍然比比皆是,只要外国男子不想一挑无数的话,他就不可能明目张胆的追杀他。

  如果只有白叶自己的话他早就这么做了,可是他实在没有把握能带着蓝琪安全的跑掉,至于丢下女孩自己逃掉的想法,白叶也认真的考虑过,但最后还是狠不下心来这么干。

  “中午才和人说过,保镖的职责是在事件发生的时候确保雇主平安无事,现在就要兑现这句话……看来有些话真是不能乱说啊。”

  白叶看了看倒在一边地上,被自己用结界包裹起来的女孩又自言自语的道。

  “希望你和我的运气加起来能达到足够好的标准,那样说不定今天还能过关,否则……不管你怎么样,恐怕我是要去见我老爸他们了。”

  抬头看了看已经举起“奇迹十字剑”的外国男子,白叶右手一翻一张符咒出现在指间。

  “紫电划长空,雷霆震九宵,敕!”

  东方法术自古讲究阴阳五行自然之道,在适当的环境中使用适当的咒法,往往能发挥出远远超过咒法本身极限的威力。

  此刻由于同质同源,白叶一张“天翔奔雷符”硬是把天空中奔腾不息的紫电金气撤下来了少许,虽然只是不到百分之一,但已足使咒法本身威力大盛,巨大的电光雷刃径直打向了外国男子。

  “圣裁·正义之铭刻”

  与此同时外国男子一剑劈出,嘹亮的圣音响彻云霄,耀眼的圣光更像阳光一样挥撒而下,两股能量正面相撞,奔腾的雷电就像暴露在春天明媚阳光下的残雪瞬间便彻底消融。

  “正义之铭刻”的力量却并未因此而停歇,一鼓作气冲破了白叶身前一十八道防御结界,其后的余威扔把白叶击得飞了出去,白叶只觉得一阵强烈的疼痛感冲击着他的大脑,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看着失去知觉的白叶外国男子不满的摇了摇头,他本来很有把我凭这一击让白叶彻底消失的,可没想到白叶的反扑竟然如此凌厉,更在最后关头架起了如此多的防御结界,再加上先前残留在他身上的一些防御咒法,竟然让他虽伤不死。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既然白叶已经失去了知觉,那他再随便补上一剑就好了,这样他就能彻底摆脱这个虽然不是很厉害,却极端难缠的家伙了,想到这里外国男子高兴的再次举起了剑。

  ※※※

  “虽然应该尽量满足远方客人的要求,不过有些人不可以随便乱杀的。”

  一把略显阴柔的男声在四面八方同时响起,随着声音凭空出现的万千阴魂开始围绕着外国男子旋转,理应净化一切的圣力竟然对他们毫无作用。

  “什么人!”外国男子大声喝问道。

  “不记得我了吗?难道说加入教廷让你连记忆力都变差了吗?卡巴拉的调和之王。”那个声音停顿了一下又道:“还是说,你比较喜欢现在的称号呢……黎明之空。”

  说话的同时那万千阴魂迅速的收缩着,圣光和圣音完全不能阻止他们的步伐,就在这几句话的功夫阴魂们已经离外国男子——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他就是希隆·塞罗特——的身体不足一米。

  希隆冷哼一声,原本天蓝色的双瞳变得比血液还要鲜红,身后那对美丽的“神之羽翼”骤然消失,原本澎湃的圣力也化为了炽红的血焰,瞬间就把百米之内的阴魂尽数焚灭。

  “韩虚!”

  不再理会仍旧游荡在四周的阴魂,希隆转过头对着正坐在自备的阳伞下悠闲喝茶的韩虚道。

  “你为什么在这里?”

  “来救人。”

  “男的还女的。”

  “两个我都要。”

  韩虚一边为自己续茶一边道。

  “如果我拒绝呢?”

  “你不会。”韩虚开朗的笑了。

  “如果是行事莽撞、纵情酒色的黎明之空也许会拒绝我,但卡巴拉的调和之王不会做出这种愚蠢的决定。”

  “你知道吗,韩,我不喜欢别人太了解我。”

  “喜好可以慢慢培养,来,我的朋友,说说你目的吧,也许我们可以合作呢。”

  雨逐渐小了,当第一丝阳光透过云层照亮大地的时候,墓园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宁静,所有被破坏的东西都已经回复旧观,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人物卡:

  姓名:格利哈特·费鲁奇

  种族:人

  性别:男

  国籍:梵帝冈

  年龄:14岁(从外表来看)

  身高:140cm

  体重:35kg

  爱好:美食

  职业:修士

  秘密职业:圣灵导师

  所属势力:教廷

  专署武器:无(圣灵导师被禁止使用物质化的武器)

  能力总评:S

  人物卡:

  姓名:赛蒙·哈瓦里安

  种族:人

  性别:男

  国籍:法国

  年龄:35岁(从外表来看)

  身高:189cm

  体重:65kg

  爱好:读书

  职业:大学教授

  秘密职业:白袍法师

  所属势力:法师工会

  专署武器:哈拉尔之杖

  能力总评:S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