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霜 叶

九彩记 月下微尘 12144 2003.12.20 01:32

    看不到尽头的回廊,没有任何变化的墙壁,和那似乎正在不停解释着绝望含义的道路,这一切随着吴霜慌乱的脚步永无止境的延伸着。

  跑,不停的跑,残存的理性让她知道在那些怪物面前,这个举动没有任何实际的意义和作用,但是为了让自己那几乎被恐惧填满的心灵不至于立刻崩溃,她需要一种行动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惨叫声,接连不断的惨叫声,每一声惨叫都代表着一个生命的消亡,只是一瞬间密集的惨叫声已经变得零星了起来,她很清楚这表示着什么,但她不明白为什么在这里只有临死前那凄戾的哀嚎能传播的如此清晰,难道只是单纯为了摧残生着那所剩不多的意志?

  她的体力是有限的,在惊恐的状态中她的体力消耗得特别快,所以尽管不愿意她仍然不得不停了下来,把身体蜷缩在一个弯道的角落里,尽量让自己觉得安全一些。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深吸了几口气,吴霜努力让自己平静了下来并试图让大脑从新运转,好理清这短短数分钟内发生的事情。

  “刚刚好像是在那块石碑前吧,王老和蒙克苏玛特先生好像争论了起来,然后被一阵光照了进去,好像就到了这里,看着那些怪物扑过来,接着就是不停的跑。”

  吴霜重新回忆着先前所发生的一切,可惜的是虽然那些场景都还历历在目,但是堪称冰雪聪明的她却并能从中得到任何解释,前前后后的一切都过于考验她的想象力了。

  可虽然她对眼前的所有都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但不管这里是什么地方,又或者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有一点都是明摆着的,这儿绝不是个轻松闲逛的好地方,也就是说能够离开的话还是马上离开的好。

  “话是这么说,可到底应该怎么离开呢?”

  随着最初的惊恐逐渐退去,冷静下来的吴霜慢慢回到了平时的状态,开始分析起眼前的形式,不过让人泄气的是不管是不是冷静了下来,她所要面对的问题还是远远的超出了她的能力范围,所以逃生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哎……难道我就要死在这里了吗?不干心啊,要是叶子面对这种场面会怎么做呢?我想他应该会……待在原地等死吧。”

  想到着吴霜微微摇了摇头浅浅的笑了笑,虽然她所要面对局面还是那么恶劣,但托白叶的福她最后的一丝惶恐不安也已经消失了。

  “如果有那个傻瓜在旁边的话,也许死在这里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一边想着吴霜下意识的把手伸向了胸前的玉坠,然而她却什么也没摸道。

  “怎么会……难到是刚刚掉了?不可能啊绳子还是好好的,等等,我记得……”

  吴霜依稀记得在被那阵光华照住的时候,胸口的玉坠似乎也一直在振动,再想一想自己睁开眼时在身边的那几个人好像都是站的相当远的那群,像自己那样站在石碑附近的一个都没有,至此吴霜已经大致猜出了原因。

  “没想到那块玉还真有护身的作用,这么说起来又被叶子救了一次。”吴霜露出了甜甜的微笑“我的骑士就算不在我的身边也会守护着我……真好。”

  短暂的放松之后吴霜不得不再次面对冷酷的现实,而此时她已经注意到一直不绝于耳的惨叫声已经完全平息了,取而代之的是那些怪物逐渐逼近的脚步声,于是吴霜不得不再次逃跑,可惜她这次的运气并没有刚才那么好,没跑多远就有一群太古凶兽追了上来,与此同时她又迎面碰上了一只落单的太古凶兽。

  “不能死,我一定要活下去,叶子……叶子答应过要保护我一辈子的,所以他一定会来救我的,我不能死!!”

  姑且不说吴霜的信念是否过于盲目且异想天开,有时极端强烈的信念确实可以创造奇迹--尽管那机率真的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卡特,对不起,打扰你的安眠了……来吧--苍雨!”

  翠绿的光华在吴霜的手中闪耀着,随着光芒掩去一把精美的老式手枪出现在了她的掌间,吴霜两手握枪向身前的太古凶兽扣动了板机,她的举动显然超乎了眼前这只太古凶兽的预期,只见绿芒闪现后那只太古凶兽已经应声到地。

  但这短暂的胜利并没有改变什么,她身后那些太古凶兽本来就越追越近,此刻她稍一耽搁便追到了身后,吴霜甚至已经听到了它们的呼吸声。

  尽管苍雨是威力非凡的武器,吴霜本人也不是通常意义上那种柔弱的女性,但要说这两者结合在一起就能对抗一群太古凶兽,那玩笑就未免开的太大了。

  不过就相那句老话说的“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天”一样,想让一个命不该绝的人就那么死了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趴下!”

  一个沉后的声音传入了吴霜耳中,那声音似乎有着某种魔力,使得吴霜想都没想就照着做了,而就在她趴下的同时一阵阳光般的光芒从她头顶闪过,吴霜转头望去那些怪物在这耀眼的光芒中逐渐干枯消融,最后只剩下了一堆白骨。

  这景象让吴霜大为震惊,她很清楚如果不是有人提醒,又或者她的动作稍微慢上一点话,她现在一定也是那些白骨中的一员。

  “王老!?蒙克苏玛特先生!?你们……你们……”

  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吴霜张了半天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着蒙克苏玛特阴冷双眼狠狠的盯着王簶,而后者则稍显不安的把目光移向了别处。

  这个场面让聪明的她立刻明白了一件事,不管王簶如何至少蒙克苏玛特决不是普通人,而他刚刚很明显的想把自己一块杀掉,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原因但估计逃不出灭口之类的理由,这让她觉得局面并没有好多少。

  “小吴你没事吧?”

  也许是为了躲避蒙克苏玛特的目光,也许是真的对吴霜有着一定程度的关心,王簶和蔼的问道。

  “啊!我没事,王老你们也没事吧?”这个问题让吴霜觉得非常多余,单看眼前这两位衣着整洁、精神饱满的样子和进来前全无分别,就知道他们决不会“有事”。

  “我们没事,到是小吴你能在这么多怪物中坚持到现在,可真是不容易啊,其他人就……”

  王簶忧伤的说道,他的言词表情充分表现出了一位长者对后辈的关心,更重要的是那种发自内心的感觉,即便吴霜现在已不那么相信这位老人,但她仍很难从这番话中找到虚假的成分,不过这篇慰问之词由于蒙克苏玛特的缘故并没有讲完。

  “罗伯斯·冯·迪亚马特最后遗作之一,和晴雪并称为链金魔装枪极品中的极品的苍雨,竟然在你的手上?”蒙克苏玛特阴冷的目光移到了吴霜身上,能得她很不自在,但她还是坦然的和阴冷中年人对视着。

  “蒙克苏玛特先生您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吗?”

  “看法吗?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它原来的主人是被誉为最杰出妖魔猎人的卡尔·格雷吧?”

  和某个根本不知道竟业、职业道德之类的词语如何解释的紫发女子不同,卡尔·格雷完全是作为她谢大小姐的对立面存在的,所有聘请过他的客户都对卡尔的职业精神赞誉有佳,所以尽管卡尔的实力未必是最顶尖的但还是被业内人士称为最杰出妖魔猎人。

  蒙克苏玛特的话让吴霜的记忆回到了那个夜晚,那个爽朗的男人即使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仍然露出了他那孩子气的笑容,如果在更早之前和他相遇也许会动心吧,但现在除了他的笑容和那份深藏的歉意之外,所留下的就只有最后的话语。

  “也许我真的不自量力吧,竟然去做这种超乎自己能力范围的事情,好了,小姑娘,它留给你,危险的时候应该会对你有帮助的,不过希望你永远不需要用到它才好……”

  这段离奇的经历一直让吴霜非常难受,在下意识的回避中她尽量不去想任何与这段经历有关的事情,并且也从没有对包括白叶在内的任何人讲过,而此时被挑动了这根沉寂已久的心弦的她,表情实在说不上个好字,但另一边刻意忽略了她表情变化的蒙克苏玛特已经继续冷冷的说了下去。

  “三年前,一个不知所谓的探险团队不听劝阻,妄想偷走多提哈罕太阳金字塔中的圣物,虽然他们并没有成功但已经是死有余辜,所以他们当夜就被原古的英灵追杀,当时也在附近的卡尔·格雷曾经不自量力的进行干预想救出一些人,结果不但完全无效自己也身受重伤不知所踪。”蒙克苏玛特平淡的说道:“现在看来他已经死了吧?不过好像还真救出了一个人。”

  “那又怎么样?他的做法难道不对吗!”

  “哼,你以为我会对这种牺牲自己,去救毫无关系的人的行为表示赞同吗?”

  “你……”

  “我也不瞒你,那个原古英灵就是我放出去的,本来以为你们早就死绝了,真没想到……”

  “你现在告诉我这些是已经准备杀我了吗?”

  “杀你?哼,真是个好提议。”嘴里这么说着蒙克苏玛特却转过了身子向前走去。

  “我没时间在这里浪费,也没兴趣第三次对一个普通小女孩出手,这里很危险,你跟紧些吧。”

  看着对方消瘦的背影吴霜愣了许久都不知道该做何反应,直到王簶拽了她好几下后才下意识的跟了上去。

  ※※※

  “千绿他们已经进去很多天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希望一切顺利才好。”

  正一道营地的中心森罗绝阵的入口前张继常蔚然感叹着,只不过他坐在竹椅上手拿茶杯慢慢品茶的悠闲姿态,让他的话显得很没说服力,而对于这一点和他隔桌对饮的幻橙也做了非常直接的反应。

  “张师兄不觉得自己的话和行为有很大的反差吗?”

  “幻橙师妹话可不是这么说的,正所谓诚心正意、不拘于行,只要我真的有那种心意到也不用对外在形势过于借怀。”张继常随口辩解道。

  “还请张师兄恕幻橙愚鲁,不过我这做师妹的到还真是第一次听人把这两句做此解释,幻橙对张师兄真是高山仰之啊。”幻橙用她那对美丽的眼睛盯着张继常道:“只不过正如张师兄所言诚心正意、不拘于行,敢问张师兄心中真做此想吗?”

  “幻橙师妹说得哪里话,大家都是同一阵营为了相同目标努力的战友,继常所说自然是出自肺腑。”

  “张师兄这话说给林师姐,又或你们家那些老古董的话他们应该会信吧,可是不要拿这些话来骗幻橙哦。”幻橙边展现了一个天真可爱的微笑边道:“说起来蕴命神仪和灵偶驻形有着相同的源头,出身相近的我们怎么会轻易被对方骗到呢?”

  “幻橙师妹不要说笑了,来,茶要趁热喝才好。”

  “张师兄不要打岔啊,幻橙可是很认真的和你谈事情呢。”

  幻橙收起笑容认真的说道,不过也正如她所说的,此刻被正一道的“九天十地封魔仙阵”以及御天门的“雷霆天网”覆盖的桥山能够完全隔绝探查法术,而除了他们附近所有的人和非人者都在打生打死根本不可能偷听他们的谈话。

  “那幻橙师妹到底想谈些什么呢?”同样收起了笑容的张继常轻轻的放下茶杯道。

  “随便谈谈了,比如人生啊、理想啊之类的东西,又比如……张师兄私下里的盘算。”幻橙巧笑倩兮的盯着张继常,而后者在听到她的话时瞳孔似乎缩了一缩。

  “幻橙师妹都和你说不要说笑了,继常一心守护神州道统哪会私下的盘算。”

  “张师兄,我也和你说了你骗不了我的。”幻橙浅浅的品了一口茶继续说道:“这次的计划是张师兄一手策划的吧,不过对于这个计划的最终目的是否真像张师兄对雷大师说的那样呢?”

  张继常听着幻橙几乎质疑的言词,脑海中不由得再次回想起了那天的情形。

  ※※※

  这次的事情自然不是任何一方单独运做的结果,不过单就神州正派仙侠来说虽然具体的规划是林千绿完成的,但计划的构想却是由张继常提出的。

  参与了黄娟--也就是恶梦魔王,亦称魇煞天魔的伊利丝·蓝·迪卡·梅迪西斯--凭着“魂移之术”借体重生一事后,张继常带着段思思回到了龙虎山。

  在哪他和一众对他这次的举动大为不满的长老“真诚交换了意见”,从而达到了某种程度的“共识”并最终“互相谅解”--不过从他们“商谈”的地点严重损毁,以及事后十二长老中的三位立即宣布“闭关”的情形来看,双方使用的大概都是肢体语言。

  数日之后张继常被当代的张天师--也就是他名义上的父亲张语初叫到了其居住的“东来精舍”,在那里他见到了那位看起来似乎永远都正值壮年,面旁坚毅却又十分秀气的长发男子--“御天弦”雷动。

  雷动和正一道之间有着长久的缘分,从他和初代的张天师--张道陵联手诛灭“畏怖天魔”借以跨界驻形的魔胎起,双方就一直维持着盟友的关系,不过出于种种原因雷动和张语初并没有任何私人的友谊。

  “见过先辈。” 张继常对张语初行礼道,后者则以微笑作为回应。

  “继常,雷大侠这次来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我大归之期将近无力再处理这等事情,你就代劳了吧。”

  张语初的话说的非常客气,客气到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而对于这奇怪的对话雷动并没有任何异样的表示,只是静静坐在一旁等待这对“父子”完成那礼貌却欠缺感情的交流。

  “继常对太阳企业的名字有印象吗?”张语初离开后雷动镇定自若的微笑道。

  “太阳企业?不朽之王!!”

  “不错,现在的政府于数日之前批准了他们资助的一个考古挖掘计划,不朽之王手下最强的神官蒙克苏玛特,已经带了他的两位副手通过符合世俗世界法律的手段入境。”

  对于秘密世界和世俗世界间的关系不同的流派有着不同的定义,其中既有像西方教廷那样对世俗世界全面干预的,也就有像东方神州这样对凭借超出常理的力量,干预神州纯粹世俗事物的行为明确定出“联敌灭之”的。

  姑且不说两者的优缺点,神州各派系确实一直格守着这条铁律,虽说“神州之役”后雷动等人加快了和世俗权力沟通的频率,但却也始终不曾左右当权者的决定。

  “雷大师认为他们这次来会有不利于我们的动作?可具继常所知不朽之王近年来经常资助各国的考古挖掘,可除了本来属于印加的古物外到也没拿走过任何其他东西。”

  “本来我也是这样想的,认为这只不过是一次不涉及秘密世界纯世俗事件。”雷动轻声道:“也就没加阻止,任由掌握世俗权力的那些人认可了这件事,可蒙克苏玛特竟然亲自前来却让我觉得十分不对劲,才让手下人细查此事。”

  “既然如此雷大师应该已经查到原因了?”

  “只是一个大致的猜测,继常应该还记得十年前那个震惊整个秘密世界的聚会吧?”说着雷动喝了一口茶,仍是一幅镇定自若的样子。

  “逆流之约吗?”

  “正是,不知继常有没有注意到一件事,不朽之王资助各国考古挖掘的活动也是从十年前开始的。”雷动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张继常则把话接了过去。

  “可即便不朽之王参加了逆流之约,也不能肯定他之前的所做所为和这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更何况他的敌人始终还是教廷,和我们为敌对他又有何好处呢?”

  “继常说的没错,但你忘了逆流之约最重要的价值就是联合了所有不甘现状的势力,相互协作完成原本不可能完成的计划,而它的另一位重要参与者就在这片土地之上。”

  “语非先辈吗。”

  “没错,特别是当我在参与这次挖掘的人员名单上看到王簶的名字后,就更肯定了我的想法。”

  “王簶?雷大师说的可是当年掌理敦煌石窟的王圆簶?”

  “就是他,他始终想报答语非,所以只要邪中圣开口哪怕是祸害苍生,他也不会有一丝犹豫。”雷动轻叹道。

  当年王圆簶私自将敦煌石窟所藏卖给西方冒险家,这种行为可以说是论罪当诛,可他对自己的作为却也有一番解释,特别是他的那些理由竟然说动了“邪中圣”张语非。

  最后看在张语非的面子上也就给了王圆簶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王圆簶这些年来确实也实践着他的诺言,努力完成着他的信念,而在他心中这一切都是张语非给他的,所以不论如何他不会拒绝张语非的请求。

  “那他们到底想要什么?值得如此兴师动众?”

  “从他们预订的挖掘地点来看,他们想要的应该是黄帝诛灭蚩由时使用的--碎宇。”雷动叹道:“语非自然知道此举困难重重,凭她的力量绝难成功才不牺如此大费周张,不过既然雷某已经知道此事……”

  “雷大师想阻止语非先辈?”

  “那是当然,怎么?继常有不同的看法?”雷动看着张继常的脸问道。

  “那到不是,只不过雷大师不觉得这样做并不保险吗?”

  “此话怎讲?”

  “以语非先辈的才智应该会想到计划被雷大师察觉的可能吧,那样她自然会有所布置,我们现在去阻止她恐怕效果不大,再说就算这次阻止了语非先辈,又怎么保证她不会再次去取剑呢,依我看来到不如……”

  “不如怎样?”

  “不如先任由语非先辈取剑,等剑被取出后我们中途抢夺觅地放置,这样做一来我们没有破坏封印便不算违背轩辕黄帝的遗命,二来剑在我们手上也可绝了语非先辈得剑的心思,三来万一日后有什么劫难有此神兵也是一大助力,正是何乐而不为呢。”

  张继常一番话讲的有理有据雷动一时也没说什么,沉思片刻后御天弦道。

  “但那段警言……”

  “依继常看黄帝是怕后人乱用碎宇才封印它的,想来黄帝的身份又怎么会用凶戾之器呢。”

  “这话到也有理,继常果然心思过人一切便依此办理吧,这件事继常自然是当仁不让的负责人,我会让小徒千绿来协助你的。”

  说完雷动又和张继常讨论了些具体的步骤和应对之策便起身告辞张继常起身相送,到门口时雷动突然又对张继常说道。

  “历代张天师皆具诛神灭魔之力、仁和守正之心,此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若任何一方稍有缺失必使天下苍生浩劫绵绵,前车可鉴继常好自为之吧。”

  话闭飘然而去。

  ※※※

  “张师兄觉得雷大师真的那么信任你吗?”

  幻橙的声音把张继常的思绪拉会了现时,再次品味过那天会面的情形后张继常又一次肯定了一件事--雷动并不信任他,否则就不会在对付张语非前特意来找他一谈,而雷动临走前的那番话更是说的可圈可点,不过这种认知绝不能在眼前这女人着表现出来。

  “雷大师对我当然是信任有佳了,要不又怎会让我负责这件事。”

  “是吗?可我怎么觉得他派林师姐来与其说是帮你,还不如说是监视你的一举一动,免得你反上天呢?”幻橙的用词颇为毒辣,而女道士的词锋也并未就此打住,而是开门见山的说了下去。

  “我就直说了吧张师兄,我很清楚你提出这个计划的目的是为了碎宇,而且我相信御天弦那边也有极为相似的认知,虽然我不知道师兄你到底想用什么方法把那把剑能到手,但是在你先前的计划里没有想到我会出现吧?如果我站在雷大师那边阻止你的话,张师兄是否还有成功的把握呢?”

  “所以呢?幻橙师妹你想要什么?”张继常即没有承认也没有反对幻橙的说法,而是直接盯着对方问道。

  “这个啊,幻橙只是想让张师兄帮一点小忙而已,当然师兄你可以不答应,只是那样的话……”

  “原来如此,幻橙师妹果然是为我着想啊。”张继常微笑着说道:“可我这做师兄的也有些问题想要问一下的。”

  “张师兄请说。”

  “幻橙师妹说一接到消息就赶过来了?可张某有个的习惯为了怕发出去的信件被偷总是会在上面放上些追踪的法术,当然为了不让偷信的人知道继常在那些法术上做了点手脚,如果不是有意查探是不会被发觉的,但不知为何那封信在到了茅山后又一直跑到了北京?”

  “这个……我只是顺便去购物而已。”

  “这样啊……继常还调查过谢大师离京的日子,不知道为什么正好就是幻橙师妹抵京购物的那天下午。”

  “这……是巧合吧。”

  “哦?这样的话……我昨晚见到沈青在资料室前徘徊却不得其门而入,可后来他和幻橙师妹一谈之后却顺利的进去了,想来这也是巧合了?”

  “张师兄说的没错,这都是巧合。”幻橙面不改色的说道。

  “当然继常相信这一切都是巧合,只不过雷大师会不会相信呢?对了幻橙师妹刚说有事想我帮忙,不知是什么事呢?”张继常继续微笑着说道。

  “只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罢了,幻橙刚想好了应对的办法,不用再劳动张师兄的大架了。”说着幻橙举起茶杯道:“来,张师兄,你都说了这茶要趁热喝才好。”

  “是啊,趁热喝总比凉了再喝有味道许多呢。”

  说着两人相视一笑举杯一饮而进似乎再无芥蒂。

  ※※※

  森罗之心——任何能够来到这里的人都应该为自己的成就感到骄傲吧,不过对于一些稀里糊涂的就跑进来,兼且对森罗绝阵的厉害又一知半解的家伙来说,并不会对这件事有什么特别的成就感,特别是某个以“偷窃”为职业的人更是以观光客的心情看着四周的一切。

  “这里还真的没什么危险啊,不过叶子你是怎么知道的呢?”沈青奇怪的问白叶。

  一路走来别说超出常理的生物又或仙符法阵了,他们甚至连普通的滚石和尖木棍都没见到,而原本诡异的四壁也突然变得富丽堂皇起来,这一切都让沈青觉得这个“森罗之心”与其说是一个危险法阵的核心,到不如说是座空无一人的宫殿。

  “感觉。”白叶回答得简单扼要,不过这样的回答和不回答实在没什么区别,但沈青似乎十分满意这个答案--也可能是因为他并不在乎这个问题,把话题转到了另外的事情上。

  “恩……这么说的话到也还可以,不过叶子啊,我们到这里来有什么用吗?你不会以为小霜也能打过那头麒麟吧?”

  “当然不会,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里会有解决问题的办法,而且……”说到着白叶突然停了下来,脸上露出了颇为怪异的表情。

  “而且什么?”看着白叶欲言又止的样子,沈青好奇的问道。

  “而且我总觉得这里有我很熟悉的气息。”

  “这里?你很熟悉的气息?”年青的侠盗睁大眼睛问道,白叶的回答显然不在他的预计之内。

  “我知道这很不可思议,我自己也不太相信,可就是有这种感觉啊,再说只要能救小霜什么东西我们都应该试一下不是吗。”白叶认真的说道,这时他们来到了一个三岔路口的前边。

  “是没错,咱们现在应该往哪走呢?”沈青对白叶的说法是认同的,说到底与其一筹莫展到不如把所有的可能都试一下--虽然这个可能听起来非常荒谬,就连说的人自己都不太相信。

  “左边。”白叶在三岔路口的前张望了一会儿后说道。

  “啊,那还等什么,快走吧。”沈青一边说一边向前走去,看着他的背影一阵暖意流过了白叶的心头。

  ※※※

  不论是现实的建筑物还是某些抽象的理论,凡是能贯以迷宫这两个字的都存在这样一种情形,有时侯穷尽一生的精力也很难走出去,但有时侯却能极为迅速的通过,这种极端的差别与其归咎于技巧、恒心之类的东西,到不如归咎于缘分更合适。

  就像眼前的这两位,百分之百的按照白叶的直觉前进的他们,竟然很快就通过了那座相当复杂的迷宫,来到了一扇雄伟的黄铜大门前。

  “在这种地方造这种东西要花多少钱啊,祖先们的生活真是奢侈啊,真该让那些老把勤俭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挂在嘴边的老家伙叫来看看。”面对三人多高刻满龙形浮雕的黄铜大门年青侠盗感慨着。

  “话不是这么说,勤俭确实很重要的,有钱人的自传不都这么说吗?”

  “你肯定那不是贫困者生存守则上写的?”沈青对白叶“陈旧”的经济观念并不赞同。

  “有钱就应该花出去才对,要不怎么促进市场流通啊,大家都不花钱的话,那些自称为人民服务的领导同志可是会很头痛的。”年青的侠盗借机给同伴上起了他自己编著的经济学课程。

  “我说的是勤俭,不是吝啬,胡乱花钱不知道勤俭节约的家伙是不会一直有钱的。”对于偷换概念的好友,白叶大声重申了自己的观点。

  “这就很难说了,就像你那位有钱的老板,似乎从来就不知道勤俭节约是什么意思吧,可她好像一直都很有钱。”

  “过于超出常理的生物不在讨论范围内。”

  “你这算狡辩吗?”

  “不,我说的是真理。”

  嘴上一直在胡撤的两人手上并没有闲着,他们不停尝试着各种开门的方法,但很可惜没有一样成功。

  “这门到底是谁修啊,还让不让人进去了。”面对我自巍然不动的大门白叶无力的抱怨着。

  “通常你想进别人家的时候应该怎么做?”又在门口转了两圈的沈青说道。

  “敲门啊。”白叶不解的看着沈青。

  “恩……好主意。”年青的侠盗笑道:“可我们刚刚敲门并没有人开,所以……”

  “所以怎么样?”

  “就这样……”说着沈青又展现了一个笑容,跟着他大喊道:“芝麻开门!”

  “你以为这是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的故事吗?”看着好友疯子般的举动白叶无力的唉叹道。

  “我只是娱乐一下,反应这么大干吗……”沈青的话还没说完,就见那扇紧闭的大门竟然在他们的眼前慢慢的打开了。

  “叶子,我是不是在做梦。”

  “我想……不是吧,我们交情是很不错,可我想还没到做同一个梦的地步吧。”

  两个被眼前的景象能得有些发蒙的男人感慨道。

  “原来这么简单啊,到底是哪个白痴设计的,这么喊一声就能打开的门到底有什么用,难道真的只是为了摆阔吗。”年青侠盗不满的抱怨着,不过由于某人的原因他并没有把不满痛快的发泄出来。

  “不用抱怨了,单凭你的叫声就算再过一百年也打不开它的。”

  白叶和沈青顺着声音看去,只见蒙克苏玛特正站在他们身后,阴冷中年人的右手正握着一快散发着紫色光芒的石符--很显然这才是大门开启的真正原因。

  突然在这里看到蒙克苏玛特确实让白叶两人大吃一惊,但他们又哪知道蒙克苏玛特心中的惊讶决不会比他们少。

  说起来如果蒙克苏玛特在这里看到的是任何一位神州强者,他都不会这么惊讶,这个任务的危险程度他是很清楚的,会遇到怎样的阻力他也事先盘算过,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上白叶和沈青--两个他听都没听过的家伙。

  如果在平时对于这种只比普通人强一点的无名之辈,蒙克苏玛特看都不会看一眼,但眼前这两个小子能安然无恙的来到这里的事实,却让他不能等闲视之,稍一盘算之后蒙克苏玛特决定采用最简单也最有效的办法--灭口。

  “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过来的,不过以你们的程度能来到这里应该死而无憾了。”嘴里一边说着阴冷中年人一边举起了另一只手,那太阳般的光芒开始在他手上凝聚,就在这时一连串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接着一个充满了惊喜的身音传了过来。

  “叶子!!”

  随着声音一个纤细的身影从蒙克苏玛特的身后冲了出来,毫不犹豫的扑到了白叶的怀里。

  “叶子!叶子!你终于来了,我就知道你会来的,我就知道……”

  扑到白叶怀里的吴霜兴奋的叫着,一直到刚才都很坚强的她终于再不需要掩饰内心的感受,两行泪水从她眼框中缓缓的流了下来。

  “小霜!太好了,太好了,你果然没事,我就说吗,一定不会有事的……”

  白叶紧紧的抱住吴霜高兴的喊道,说起来这种激烈的表达方式对于个性沉静的他来说实在是相当罕见。

  “我说你们两个不要太旁若无人好不好,这事说到底也有我一份功劳啊。”

  被忽视的侠盗不满的提醒着白叶二人。

  “沈青!?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来偷东西吗?”凭吴霜和沈青的交情,年青侠盗的真正职业并不是秘密。

  “喂,我说吴大美女,这就不太好了吧,我可也是舍生忘死的来救你啊,你就算不像抱叶子那样抱着我,怎么也得感谢两句吧。”

  “你胡说什么!”吴霜红着脸道,腾出一只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不过她另一只手始终没有放开白叶,向沈青钩了钩手指笑道:“想要我感谢你就过来啊。”

  “呃?是什么样的感谢呢?不会是想借机打我吧。”

  虽然嘴里这么说着但沈青还是把头探了过去,只见吴霜轻轻的的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

  “这样满意了吗?自哀自怜的侠盗先生?”

  “当然,能得到淑女的吻就算再危险也值得。”

  “你还真是……”

  ※※※

  在离白叶三人不远的地方蒙克苏玛特静静的看着他们,手中那太阳般的光芒始终没有放出去,这时王簶来到了他的身边低声说道。

  “还是不要打扰他们吧。”

  蒙克苏玛特斜眼看了看王簶又看了看白叶他们冷哼了一声,信手一挥光芒散尽,接着大步走进了早已敞开的黄铜大门,王簶隐约听他自言自语道。

  “无聊的友情。”

  听到这话的王簶轻轻耸了耸肩,又看了看仍旧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三个年青人,微微一笑转身跟上了蒙克苏玛特的脚步。

  ※※※

  人物卡:

  姓名:幻橙

  种族:人

  性别:女

  国籍:中国

  身高:170cm

  体重:保密

  爱好:看电影、购物

  职业:影评人

  秘密职业:法器御者

  所属门派:茅山

  专署武器:多种强力法宝

  能力总评:AA

  成长可能:不明

  人物卡:

  姓名:蒙克苏玛特

  种族:人

  性别:男

  国籍:巴西

  身高:182cm

  体重:52kg

  爱好:雕刻、为不朽之王工作

  职业:太阳企业执行总监

  秘密职业:大神官

  所属门派:印加神术

  专署武器:太阳祭刀(短刀)

  能力总评:S

  成长可能:不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