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逆境·绝境

九彩记 月下微尘 3921 2004.11.29 14:29

    从第一次见到谢紫韵到现,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白叶也经历了不少普通人,甚至大部分秘密世界中人,毕生都难得一见的大场面。其中更不乏相对他的力量水准而言,极为危险的情形。之所以能安然无恙的活到今天,只能说是一连串的偶然和必然相互交织的结果,而作为“必然”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到目前为止的所有事件中,白叶即非最终目标,也非制订计划过程中不可替代的要素。简单的说,就是白叶只不过是个,不在各方谋略范围内的路人甲或群众乙,这次当然也不例外。

  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考虑,袭击者虽然使用了炸弹做陷阱,但真正攻击的时候却没有使用任何现代武器,那些冲出来的人清一色的右手持剑,左手则拿着形状各异的器具。

  面对向自己扑过来的两个袭击者,白叶不得不放弃过去幻橙身边的打算,先集中精神解决眼前的麻烦。

  “真火燃长空,灵焰焚星斗,赦!”

  咒言过后,白叶手中的符咒化为奔涌的火焰烧向了两个袭击者,他很少使用这种致命的攻击符咒,可此时此刻,只能说是不得不用了,但是白叶却没有杀死对方的意思,或者说他并不认为这种程度的攻击,就能解决对方,他只希望能逼退眼前的障碍,赶到幻橙身边而已。

  然而白叶错了,足以熔金煮铁的火焰,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只见其中一名袭击者的衣袖里飞出了一粒赤红的宝珠,符咒释放的火焰被点滴不剩的吸了进去,与此同时两把长剑也已经刺到了白叶的胸口。

  危急之中,白叶手忙脚乱的架起了防御结界,挡住了袭击者的攻击,可这一耽搁他已经来不及赶到幻橙那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十多把长剑刺上了幻橙的身体。

  令人意外的是,那些长剑的剑尖刚刚刺穿幻橙的外衣,就因为某种阻力停了下来,白叶仔细看去,才注意到地上躺的,只不过是女道士的外衣而已。

  “你们这些混蛋竟然敢暗算我!想造反不成!”

  幻橙充满怒气的声音从头顶传了过来,抬头看去只见一身黑色紧身皮衣的女道士,正“站”在天花板上。不得不说此刻幻橙的堪称风姿绰约,绝对不比任何类似电影场景中的女主角稍差,但是作为袭击者的一群并没有对此表示赞叹,而是直截了当的提剑冲了上去,对于这群没有审美能力的观众,幻橙当然也毫不客气,双方就这样拳来剑往的打在了一处。

  总体来看,幻橙毫无疑问是占上方的,只见她拳脚并用,打得一众袭击者人仰马翻,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女道士始终没下重手,而被击退的袭击者们,更好像不知道疼痛似的不断再次冲上,让这场打斗无休止的进行着,不过随着更多的袭击者从各个入口涌入,局面对白叶和幻橙越来越不利。

  “我们走。”

  眼见着这么打下去也不是办法,幻橙退到了白叶身边——值得一提的是,从幻橙和一众袭击者开打起,就再没有人去管白叶如何如何了,另一方面不擅长近身搏斗的白某人,也完全插不上手,只能站在旁边干看着。

  “我们去哪里?”

  “楼顶。”说着女道士一马当先往楼梯处冲了过去。

  “去哪干什么?”跟在幻橙后面的白叶问道。

  “干什么?当然是逃跑了。”女道士没好气的答道。

  “要逃跑的话打破墙不是更快吗?”

  “那你打破一个我看看。”幻橙露出一幅你真是笨得无可救药的表情说道:“这里的墙壁、地板之类的东西都有强力防御结界保护,有打个洞的工夫还不如跑到楼顶比较快。”

  “我怎么会知道这种事,对了,那些到底是什么人?”

  “茅山弟子。”说话的同时幻橙又踢飞了两个拦路的袭击者。

  “原来是茅山弟子,那就难怪……呃!?你说什么?他们是茅山弟子?我是不是听错了?”

  “我也希望你听错了,不过这确实是事实,我从他们身上闻到了失魂香的味道,应该是被什么人控制了吧。”

  “失魂香吗?”听到这个名字白叶露出了放心的表情。

  在所有能够控制他人心智的功法、器具当中,失魂香绝对是排倒数的,不论是控制力的强度、生效的时间还是效果的持续性都谈不上好字,而制作的流程随说不上困难,却也不算容易,就是说这是一种性价比相当低的器具,然而正所谓物具百害、必有一利,失魂香也有着唯一的好处,那就是在所有同类效果的东西当中,它有着最大的有效范围。

  “这样一来就好了,即使放着他们不管,天亮前那东西也会自动失效吧,好像也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的样子。”

  “有什么好的,这才是最麻烦的情况。”

  看着白叶一脸的轻松,幻橙忍不住大声数落道,听到这话的白某人不由得一呆,但很快他就明白了女道士的意思。

  对付被敌人操控的自己人无疑是很麻烦的事情,这一点对谁都一样,可是有那么一些人——例如幻橙——如果确定了这种操控是很难解除,或者有某种严重的后遗症的话,那么就会毫无顾及的下手屠杀,以保证自身处于有利的位置。

  白叶并不认同女道士这种想法,但不可否认,这确实是最快、最有效的解决办法,然而就算是幻橙这么信奉弃车保帅理论的人,也是有着某种底线的。

  就像现在,既然已经知道眼前这些同门就算放着不管,天亮前也会自行清醒,更不会有任何后遗症,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是幻橙也很难放手大杀一场吧?

  以这种不杀——甚至不能让对手受到严重的伤害为前提进行战斗,困难的程度是可想而知的,不过话又说会来了,即便不能痛下杀手,可这些只凭负责联络事宜的低位弟子,是拦不住一意逃跑的幻橙的,更何况还有白叶或多或少的帮着忙,很快就被两人就冲到了楼顶天台的入口。

  把最后一个挡在门前的茅山弟子踢得从楼梯上滚了下去,在幻橙、白叶和天台的大门前再没有任何的障碍,然而女道士却停了下来。

  不论是在使用炸弹作为陷阱这点上的创意,还是控制茅山弟子让自己这边自相残杀的狠辣,都表现出了对方过人的才智,但是只依靠这种布置虽然能让自己一时间陷入被动,但要说能就这么杀掉自己,那就痴人说梦了。

  然而那个布置这一切的家伙既然弄出了这么大的场面,总不会最后搞得不汤不水的就收场吧,那么对方就应该还有最后的杀手简没有使用才对。

  “在门后等着我吗?那就来吧!”

  说着幻橙一脚把门踹了开来,跟着便冲进了门外的走廊,就在此时预期的变故发生了,幻橙眼见着一团金银相间的光芒向自己迎面打来。

  虽然是预计之中的变故,但是幻橙仍旧陷入了近乎绝境的局面,之所以陷入这种情况固然是攻击者时机拿捏的极准——就在幻橙来到走廊中间的时候,让她没有办法向两边躲闪,但更重要的原因却只有一个字——“快”。

  电光石火,用这个字形容那团光芒绝不为过,尽管幻橙已经当机立断的向后退去,尽管女道士后退的速度甚至超越了声音,尽管在她后退的同时于身前布下了道道封锁,但是这一切都没有用,那团光芒甚至在她布下的封锁完成前就通过了那里,当幻橙清楚一切努力都变成徒劳的时候,那团光芒已经击中了她的胸口。

  幻橙清楚的听到了自己胸骨碎裂的声音,也看见了从自己口中喷出的血液,跟着她向后倒了下去,不同于不久前的装模作样,这次她真真正正的倒了下去。

  “你怎么样?”随后赶到的白叶一把扶住了女道士。

  “日、日月……日月乾坤圈……”

  没有理会白叶的问题,女道士断断续续的说出了这几个字后,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鲜血不断的从她口中涌出。

  “真是聪明的女孩,一下就猜中了。”楼顶平台的尽头,一个打扮得颇为前卫的短发青年大声笑道。

  “你……”

  “怎么,我穿这样就认不出我来了吗?我的好妹妹。”

  短发青年笑着说道,但是当他说的“好妹妹”这三个字的时候,语气中却透露出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

  “你……是你……不、不可能!你……你……你应该已经死了!已经死了!!”

  白叶感到幻橙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起来,这当然是因为严重的伤势,但白叶却有另外一种感觉,女道士在害怕,害怕眼前这个男人,此时听到幻橙的话的短发青年笑了。

  “死?你是怎么想的,我的好妹妹,你这么聪明应该清楚,他们是舍不得杀我的,就向他们同样舍不得杀你一样,我们的存在,对他们来说很重要,不是吗?”

  “可、可是、可是我亲手把你……”

  “没错,你亲手杀了我,不过你真的那么确定这件事吗?你确定杀的真是我?”短发青年大声笑了起来,“你有时侯真的很蠢,我的好妹妹,你杀的,只是那些老鬼拼凑出来的假货,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用不用我来告诉你?”

  “以虎……制狼……”

  “没错!没错!没错!就是这样,我就说嘛,我这聪明的妹妹,怎么会猜不到!”

  “你……想怎么样?”

  “报复啊,不记得了吗?我可是个报复心很强的家伙,你看到乾坤圈,还不明白吗?”

  “你闯进了……无疆福地……”

  “我还杀了依云、青霞、无尘、素灵、望星那五个老鬼,所谓的茅山八大长老,现在只剩下三个了。”短发青年狂笑了起来。

  “你,现在来杀我?”不知不觉中,女道士的声音已经恢复了平稳。

  “真不愧是我聪明的妹妹,猜得真快,你是这么认为的吧?我最想杀的,其实不是那些老鬼而是你,辜负了我全部信任,甚至还毫不犹豫的亲手杀死我的好•妹•妹!”

  “如果必要的话,我还会再杀你一次。”不只是声音,幻橙她已经从白叶怀里站了起来,方才那足以致命的伤势似乎已经完全好了。

  “已经没事了?真是让人羡慕的自我复员能力,这种事就连我也做不到。”短发青年夸张的赞叹之后,又大声道:“可就算你能站起来又怎么样?你身上带得那些法器。有那样能挡得住这乾坤一掷之威。”

  随着短发青年一声大喝,乾坤圈再次飞向了幻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