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圣徒

九彩记 月下微尘 8459 2004.06.26 23:14

    孙强是个罪犯——不论是在他同伴的眼中,还是在他自己的认定中,他都是个罪犯,而且是个第一流的罪犯,甚至可以称为犯罪专家,但是他却未必是个坏人,至少他自己不认为自己是个坏人。

  “没错,我犯罪,我甚至违犯过三成以上的法律。但是我不是坏人,那些劫贫济富的法律也许能告诉人们什么是对的、什么又是错的,但绝对不可能区分出好人和坏人。”

  孙强曾经不只一次的对他的同伴这样主张,虽然也得到了同伴们的支持,但除此以外的应和者就寥寥无几了,纵有也多半是出于对他的畏惧而做的违心之论。

  暂且不说孙强的话有没有道理,至少抢过三次运钞车却没有杀死任何一个不反抗的押运员,绑架过二十余次人质以榨取赎金却没有一次在拿到赎镜后撕票的记录,更坚决不贩卖毒品甚至不惜因此和朋友翻脸的他,在盗亦有道的角度来看到是做得相当不错,甚至颇有古时绿林好汉之风。

  不过从来没有被警察抓到过的孙强也并非没有失过手,大约是在十年前吧,二十多岁的孙强已经犯了好几件大案子,不过由于他做事胆大心细兼且策划周密,使得警察始终没有怀疑到他身上来,这使还很年轻的孙强志得意满起来,也让他犯了一次很严重的错误。

  其实说是错误未免有些委屈孙强了,得意归得意但他始终没有忘形,那次绑架计划虽谈不到如何周密,但也制定的中规中矩,经过几周的察探,孙强决定趁他们的目标单身到郊外见一位客人的时候下手。

  本来一切都很顺利的,只可惜在最后关头,他们这些手持各种凶器的大汉,却被那位看起来斯文瘦弱的客人轻松击倒了,当躺在地上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的孙强认为一切都完了的时候,那位客人却说。

  “我可以放过你们,不过……以后我或许会需要你们为我做些事情。”

  孙强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其实他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之后那位客人竟然真的放他们离开了,再之后孙强依然进行着犯罪生涯,虽然之间也想过收手——但几次从事正当生意却都很快失败的经验,让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孙强觉得,要想把自己的生活维持水准之上,除了犯罪外同样也没有别的什么选择。

  就在不久前一个平静的夜晚,当年那位客人来到了孙强的家中,向他提出履行诺言的要求时孙强答应了,这不单是因为他说话算数的习惯,更因为那位客人如此轻易找到他的事实——当初那位客人并没有问他的住址,而且孙强这些年更般了很多次家。

  出乎意料那位客人并没有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他只让孙强做他最熟悉的事情——绑票,而对象就是逐渐走红的歌手——蓝琪。

  那位客人还表示,事情结束后不但所有的赎金都归孙强和他的兄弟们所有,他还会另外给孙强一笔十倍于赎金的钱。

  条件很优厚,虽然那位客人有不少很奇怪的要求,但事情本身并不困难,尽管这件事从头到尾都透露着“可疑”这两个字,但那并不是孙强该过问的事情,在确认了那位客人事后灭口的可能性不大后,孙强愉快的接受了任务。

  接着,按照那位客人的要求,孙强给蓝琪的公司发出了恐吓信,并开始等待对方的反应。

  一切都在孙强和那位客人的预料之中,“金石娱乐”没有报警,只是聘请了几个保镖,虽然那些保镖大都堪称一流人才——之所以是大都,完全是因为他实在不认为白叶是个高手——但还不放在他的眼中。

  本来孙强还在静静的等待机会,但今天下午他突然接到了那位客人的电话,说蓝琪只带了白叶一个人到郊外的某个墓园去扫墓,听到这个消息,孙强立即带了一票弟兄赶了过去,半路上看到了离开蓝琪的白叶后,仅存的一分顾及也在孙强心里消失了,觉得这次任务肯定能顺利的完成。

  事实也和他的估计相同,一切都很顺利,或者说在那个男人出现之前……都很顺利。

  ※※※

  “打晕他。”

  墓园外一辆白色面包车的里,听了手下简短报告的孙强——当然限于语言的问题他和他的手下都没能清,那个奇怪的外国人讲了些什么——通过微型对讲机命令到,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能出人命,但拦路者对生命的重要性似乎有另外的看法。

  “迷途的羔羊啊,去漆黑的彼端忏悔吧。”

  看着手提电棍扑上来的绑匪,外国男子仍然用自己国家的语言说到,虽然他的中文甚至比很多中国人说的还好,但既然他说那些话的原因本就是出于久远规定,而不是为了让对方听懂,那到底用什么语言当然就随他喜欢了。

  “说什么鬼话!”冲上来的那个绑匪骂道,这也是他这辈子说的最后一句话。

  面对堪称凶恶的绑匪外国男子笑了,银白色的十字圣光从那名的绑匪前胸后背透了出来,绑匪痛苦的张大了嘴,似乎要发出惊天动地的哀嚎,然而在惨叫声发出之前,他整个人就被纯净的银白色光芒吞噬了,光芒过后一切了无痕迹,就好像那个人从来没有存在过似的。

  这时的场面绝对谈不上血腥——因为连一丝血液都没有留下来,四周反而充满了神圣的气氛,外国男子依然展现着他那高雅的笑容,但在另外那些绑匪的眼中看来,眼前这个家伙比吃人的妖怪还要可怕。

  “怎么回事!说话啊!解决那家伙没有,解决了就赶快回来,留在这看风景啊!”微型对讲机的另一头孙强喊道。

  “老……老……老……”持有微型对讲机的绑匪已经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老什么老,到底怎么了。”孙强焦急的问道。

  “那家……家伙……妖……怪……铁……铁头……他……不……不……不见……你……你……你不要过来……要不……要不……我杀了她!!!!”

  持有微型对讲机的绑匪接接巴巴的说道,孙强完全没有听懂他在说些什么,不过他很肯定最后那句话不是对自己说的。

  “到底怎么了!?给我说清楚点!!喂!喂!说话啊!!!”

  孙强几乎是吼出来的,可是微型对讲机的另一边却再也没有回音,一阵恐惧笼罩了孙强心灵,几乎是本能的他一脚踩住油门,面包车以它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里。

  “老大,怎么回事,他们……”

  坐在孙强旁边的同伙诧异的问道,他跟了孙强好几年了,却从来没见到过自己这位悍勇的老大如此惊慌。

  “不要多话,我们要赶快离开,他们……他们没事的话会回来的。”

  在手下狐疑的目光的注视下,孙强勉强说着自己完全不相信的话,虽然没什么理由,但他知道那几个跟了他很多年的手下,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到底怎么了,那个人不是说……他在骗我吗?可为什么?他根本不需要这么做啊……不行,我一定要问个清楚!”

  面包车里中孙强下定了决心。

  ※※※

  墓园里几个绑匪已经走完了他们短暂的人生,片刻前还充满了活力的肉体和灵魂,已经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现在,昏迷中的蓝琪正被那个外国男子揽在怀里,后者正微微抬起女孩的下鄂仔细端详着,脸上露出了一种柔和了放心、喜悦、惊讶和些许恐惧的表情,这就是白叶赶到时看见的景象。

  白叶会出现在墓园当然不是因为碰巧逛到这里,在发现了那辆可疑的面包车后,虽然他仍旧不相信世上有那么神通广大的绑匪,但想来想去终究放心不下,于是就急忙跟了过来。

  由于他虽然知道墓园的名称却跟本不认识路,白叶选择了普通的交通工具——出租车,可惜认识这里的出租车司机也同样少的可怜,就这样一来二去白比绑匪完到了很多,要不是那个外国男子的出现,女孩恐怕就真被绑走了。

  迟来一步的白叶并没有见到绑匪那辆面包车——由于选择的道路不同他没有看见孙强驾车逃跑,这让他觉得先前的担心完全是自己庸人自扰,可从另一方面说却未必如此,蓝琪很明显正处于昏迷状态,而且还正被一个陌生男人抱在怀里,这给白叶一种不安的感觉。

  虽然不能因此判定那个男人是坏人,也不能因此判定蓝琪的昏迷和眼前这个男人有关,但至少不能把这些当作正常现象吧。

  “你……”

  就在白叶准备询问外国男子身份的时候,却看见对方右手似乎急快的晃动了一下,出于这段日子里养成的某种本能,白叶立即向右闪了开去。

  几乎同一时间,在他原来站的地方银色的十字圣光乍闪即逝,一击不中外国男子似乎有些惊讶,紧接着又是一道十字圣光打了过来,好在白叶见机的早十余张“强化结界符”——“太虚”活化后的新产品——组成了一道远比过去稳固数十倍的结界挡住了对方的第二击。

  “原来不是普通人啊,难怪明知道同伙凶多吉少还是赶了过来,以纯粹的人类之身在这个年纪就有这样的实力,到也还算不错,可惜……愿主接纳你的灵魂。”

  连续两次攻击落空,外国男子脸上并没有特别的反应,可在心里却坚定了杀死对面这个年轻人的念头。

  “你是什么人!”白叶高声喊道。

  “神的仆人。”外国男子用意大利语答道。

  “你在说什么?”

  完全没听懂的白叶追问道,却见对方浅笑着轻轻摇了摇头,跟着竟然松开了拦着蓝琪的手,白叶大吃一惊之余只觉得眼前一花,本来站在几米外的外国男子突然来到了他的面前。

  随着外国男子一拳打出,白叶身前的结界寸寸碎裂,白叶本人更被轰的倒飞了出去,而此时外国男子已经回到了先前站的地方,把蓝琪揽了回去,不过他的眼中却出现了惊讶的神色,在他面前白叶倒飞出去的身体慢慢的变成了一块墓碑。

  看着出现在那块墓碑原本位置的白叶,外国男子轻轻皱了皱眉,他对东方——特别是神州大地上的奇功异术有着很深刻的了解,那种了解的深刻程度不单是对相关资料的掌握,更是通过亲身经理体会了其中相当数量的威力后的结果。

  在他的印象中能达到这种效果的奇术在东方秘密世界只有两种,其一就是岛国日本一门叫做忍术的异术——不过眼前这个年轻人怎么看都不像那些被称做忍者的家伙,那么剩下的就是……

  “乾坤易位术吗?埃鲁卡西姆不是已经把会这东西的家伙都消灭了吗,全能的主啊,意外这东西……真是让人讨厌啊。”

  ※※※

  东方神州有一门叫做“五行遁法”的法术,可以“寻阴阳之脉络,演五行之妙理”,进而做到“四海遨游,千里往复,等闲事尔”,不过“五行遁法”虽然神奇,终究只是一门单纯的移动法术,在实战中没有太大价值。

  但据说在昔日玉虚宫全毁,碧游宫消失于众目睽睽之下;茅山、龙虎山仍未创立,五大御门震慑神洲的年代里,“御术门”中曾有一位范姓仙人,以绝世天资把“五行遁法”演化成了名列神州四大防御术法之一的——“乾坤易位术”。

  所谓的“乾坤易位术”用八个字就能概括,那就是“乾坤易位,借体代形”,当通过特殊的咒法把本来足以瞬息千里的五行流转之力,压缩在一个极为有限的空间内,并且按照一定的规则扭曲的时候,可以在极短时间里逆乱乾坤之数,使得施术者和法术范围内的某件东西互相易位,从而把施术者承受的攻击完全转嫁给那件物品上。

  换句话说在法术运转的期间施术者更本就不会被打到——至少在实力相差程度没有达到绝对悬殊的时候,会用“乾坤异位术”的一方绝对立于不败之地。

  ※※※

  外国男子用费解的眼神看着白叶,从施用的迹象和产生的效果来看对面那个小子使的确实是“乾坤易位术”,但是他很清楚那是不可能的。

  不论是在西方的教廷,又或神州御天门的记载里,都注明了神州唯一传承“乾坤易位术”的门派——清原观,已经在神州之役中被“圣乌列骑士”埃鲁卡西姆·萨尔瓦托灭门,全派上上下下三十二人连带清原观方圆十里之内的所有事物,都被这位君主级的圣骑士化为了尘埃,千古奇术乾坤易位之法已成绝响。

  “难道这些年他们又把这套东西整理出来了?还是说有什么其它的诀窍。”

  不能肯定自己想法的外国男子决定进行一下试探性的攻击,而另一边的白叶心里正叫苦连天。

  不论对面的男人对阿琪有没有恶意,白叶至少已经肯定他对自己没什么好感,而对方刚才使用的正是教廷的招牌绝技——“十字圣光”,这让白叶联想起了先前安妮、格利哈特等人的行为,以及女法师的推论。

  正如那名外国男子相信白叶是绑匪的一员一样,白叶也不认为那个男人会对女孩抱有任何的善意。

  误会通常就是这样产生的,当在场的双方都对自己的推论十分有信心的时候,争斗就已经不可避免了,然而相对于那些自以为是的推论,有一件事却是一定的,白叶决不是那个外国男人的对手,当事的双方都很清楚这一点。

  所以占据绝对优势的外国男子才有闲心去推敲白叶法术的根由,当然这种闲情逸志也给了白叶一个唯一的机会。

  ※※※

  白叶自然不会什么“乾坤易位术”,不过从另外的意义上讲他确实能够使用这门法术,这全都要归功于“太虚”制造的“乾坤易位符”了。

  望文生意“乾坤易位符”就是“乾坤易位术”的符咒版,这种能够模拟“乾坤易位术”三成威力的符咒,是当年清原观的先辈们,为了咒法还不纯属的新进弟子保命逃生苦心研制的。

  虽然制做的方法已经随着清原观的覆灭消失,但“太虚”的好处就在于只要知道符咒的名称和大概的效果就能够完全复制,当然符咒的威力越大、资料越模糊,所耗费的力量就越大,一次所能制造的符咒数量就越小,制造的速度也越慢。

  以今日“太虚”的力量和白叶“乾坤易位符”的认识程度,所能制造的也只是一张而已,想要再制造就只能等先前那张使用完毕或自动消失了。

  这在战斗中——特别是面对高手的时候——是致命的破绽,好在白叶第一次使用“乾坤易位符”不但避过了危机,更让对面那个极为识货的男人产生了犹豫,使得他有机会又制造了一张“乾坤易位符”,但白叶很清楚这种机会不会有第二次了。

  “为什么我老是碰到这样的家伙。”

  眼睛盯着对面的外国男子,白叶的大脑前所未有的飞快运转着,一个计划很快产生了,虽然风险系数很大,可白叶已经没时间细想,因为再次松开了蓝琪的外国男子,又是一拳打了过来。

  和先前的结果完全一样,由于“乾坤易位符”的作用,外国男子那充满了破坏力的一拳没有伤到白叶,但接连两次的失误并没有带给外国男子应有的颓丧,恰恰相反外国男子嘴边露出了一丝笑容。

  外国男子始终相信,已经被彻底毁灭的东西是不会再生的——如果再生了那一定是因为毁灭的不够彻底——人也好、物也好都一样,而一种奇功异术也不例外。

  做为东方阴阳五行系统顶峰成就之一的“乾坤易位术”,已经在很多年前被彻底埋葬了,所以眼前这个小子绝对不可能使用那种术法,刚才的那一击证实了他的想法——虽然白叶使用符咒的速度不慢,但还是没有逃过外国男子的眼睛。

  诚然那种能够模拟“乾坤易位术”的符咒很有趣,如果是一般的高手恐怕会被出奇不异的打败吧,但他并不是一般的高手,而对方先后两次使用这种符咒之后,也已经失去了出奇制胜的机会,他有把握在下一击杀死对面那个小子。

  ※※※

  对方笑容的意思白叶不用猜也明白个七八分,心中无奈的苦笑一声后,尽管毫无把握白叶还是发动了他刚刚想到的“计策”。

  “十方光明,诸邪灭却,敕!”

  “十方光明符”虽然本身有着中位之上的评价,但并不是什么强力的攻击用咒符,或者说这种在击中目标的瞬间会产生强烈光芒的符咒,只对特定的目标有强大的杀伤力。

  外国男子显然不是那些“特定目标”之一,而且对于精通光之术的他来说,这种符咒所能产生的效用跟本就可以忽略不计,当然那是指以他作为目标的情况来说的,白叶的目标并不是外国男子,他知道自己符咒施放速度是不可能打到对方的,所以他把攻击的对象选成了自己。

  白叶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让对面的强敌暂时失去视力,好方便下一步的攻击——或做些其它什么事,可这么肤浅的战术一般情况下是不可能对一个身经百战的高手产生作用的,所以白叶迫不得已下冒险用“十方光明符”攻击自己。

  这个举动完全出乎了外国男子的预料,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白叶身上准备给予致命一击的他,全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会来这一手,暗叫失策的同时两眼尽是一片耀眼的光芒。

  暂时失去视力的并没有对外国男子造成太大的妨碍,即便不用眼睛单纯依靠感觉他也能准确的把握白叶的动态,就像现在他清楚的感觉到白叶正在拼命的逃跑。

  “这样就想过关吗?真是个天真的小子。”

  无意就此放过白叶的外国男子朝白叶逃走的方向追了过去,几乎是一瞬间他就追到了白叶身后,刚要发动攻击却发现从他脚下的地面传来了某种能量的波动。

  “这是!?”

  这时外国男子的视力已经恢复了正常,低头看去只见脚下的石制路面现出了褐色的符咒纹路,坚硬的石块突然间变成了半流质的东西,并以相当快的速度往他身上涌来,而那些流质化的石头一旦接触到他的身体就又化为了原本的形态,外国男子才一愣神的工夫桼盖之下的部分已经被石头牢牢的锁住寸步难行。

  深得处变不惊之道的外国男子,心里虽然惊讶但还是不慌不忙,圣力摧动下岩石流的在他身上蔓延的动作立刻停止,就在他准备一鼓作气摆脱困境的时候,本来应该趁机逃跑的白叶却又转了回来。

  对于白叶来说这也实在是不得以的事情,就算他能狠下心丢下蓝琪自己逃走,外国男子摆脱困境所用的时间也不足以让他跑出安全的距离,与其到时候束手待毙到不如趁着机会搏上一搏,所以转回来的白叶二话不说就甩了一张符过去。

  外国男子冷哼了一声,继续阻止岩石流的蔓延的同时,一记手刀照着符咒就打了过去,就在外国男子的手刀和符咒接触的瞬间,白芒闪动中符咒化为万千冰丝,把外国男子缠了个结结实实。

  随着白叶一个手势“冰晶缠丝符”咒力所生的冰丝开始全力绞杀,外国男子两线作战下一时间不但无法摆脱冰丝的缠绕,就连原本已被他截制的岩石流也开始继续蔓延。

  另一边白叶也没闲着,他知道单靠“石化流形”和“冰晶缠丝”这两种中位符咒,是很难——或者说不可能——一举收拾掉眼前这个强敌的,当下趁着对方不能活动,白叶取出一张“定身符”就往外国男子身上帖了过去。

  正常情况下尽管“定身符”效力卓绝,但由于必须帖到目标身上才会有用,所以也只能当做比较方便的绳锁,或者临时监狱之类的东西来使用。

  但这会儿情况却很特殊,外国男子被困住不能移动,只能任由白叶不停的在他身帖“定身符”——我们的白大公子怕一张符效力不够——片刻之后外国男子已不但从头到脚全被岩石覆盖,更被冰丝困了个结结实实,上上下下更是帖了百多张“定身符”,远远看去就好像一座怪异的雕塑。

  “这样一时半会应该动不了了吧。”

  看着眼前的“雕塑”白叶放心的出了一口气,虽然趁此机会一劳永逸的把对方干掉是更好的办法,但如果连“冰晶缠丝符”都不能伤到对方,白叶一时间也想不到有什么其他符咒能一举解决对方。

  “总之,看这家伙的实力早晚能挣脱开吧,还是趁现在赶快离开才好。”

  白叶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来到了昏迷在地的蓝琪身边,看着女孩恬静的面容,白叶突然觉得刚才的危险都是值得的。

  “人长的漂亮就是有好处,像我这样甘愿做苦力的可怜人应该不少吧。”

  做着这样感慨的白叶弯腰把蓝琪抱了起来,准备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就在此时他身后的“雕塑”却发出了一阵异响。

  白叶大惊之下转头看去,只见覆盖在外国男子身上的岩石已经遍布裂痕,裂痕中更隐有圣光透出,白叶刚刚暗叫不好,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覆盖在外国男子身上的各种“杂物”已经化做满天尘埃,全身沐浴在瑰丽圣光中的外国男子再次出现在白叶的眼前,一对美丽的虚幻之翼正在他的背上徐徐展开。

  “那个就是神之羽翼吗?果然……很漂亮啊。”看着慢慢升到半空中的外国男子白叶轻声道。

  “能问一下你的名字吗?”外国男子今天第一次使用中文说道。

  “白叶。”

  “白叶?”外国男子搜索了一下自己大记忆,并没有找到使用这个名字的高手。

  “先前我确实小看你了,接下来不会有这样的事了。”

  “那到没什么,可能的话……我希望你能继续小看我。”白叶苦笑着说出了心中真实的想法。

  外国男子微微一笑没有理会白叶的心声,只见他右手在身前画出了奇异的图案,一阵光芒过后一把精致的长剑出现在他的手中,正是圣骑士的专用配剑——奇迹十字剑。

  “希望神收留你的灵魂。”

  奔腾而出的圣光与嘹亮的圣音笼罩了四周,仿佛为了配合外国男子动作,乌云翻滚的天空暴发了一声沉闷的雷音,酝酿已久的豪雨终于落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